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三十一章 马疯子,不简单

我趁热吃了几口,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处传来了一阵动静。
这个时候,我开始感觉到了身子有些痒。
如此周天行运完毕,我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
呃,我是说左手上面的火焰狻猊,这家伙跟我已经达成了初步的合作关系,所以散发点儿热力,给我热一下饭这种事情,倒也并需要费多少工夫。
昨天的事情,我并没有来得及多想,此刻听他这般一提,顿时就疑惑起来,说那你是为了什么?
我眉头低垂,说我可没有那个本事。
我重新穿回衣服,看了一眼熟睡中小米儿的小脸蛋儿,傻乎乎的,忍不住会心一笑,然后爬出了洞子里去,往外面一看,发现天色已经变得一片昏暗,头顶上有星辰月亮,不过感觉像是假的一般,分外的古怪。
修行是一件很辛苦、很孤独的事情,然而并不痛苦,但是此时此刻,我却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疼痛,仿佛全身的肌肉都不是自己的,被人给揉成了面团。
既然他们来过这儿,又出现在了玉龙第三国,那么就一定有路途回返的。
而且还得找到老鬼。
我感觉到十分难以抉择,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我想起昨夜他提着那可怜女孩儿的脑袋,一身鲜血的模样,声音不由得变冷,说难道不是么?
我在猝不及防之下,给一下子冲得气血不平,胸口一阵憋闷,嘴一张,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马疯子仰头看向了头顶的岩壁,呵呵笑了两声,然后说hetushu.com道:“我碰见苟智了,他告诉我,说你杀了阿莫干——同样是杀人,为什么你会觉得我疯了呢?”
这家伙居然闻着味就跑过来了,而且冲到了跟前,也不管旁边的事务,专心致志地抓起了那烤羊肉,大快朵颐起来。
他点了点头,目光转移到了躺在毛皮上面的小米儿身上,打量了一番,他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而我则赶紧跑到了马疯子的跟前来,伸手拦住。
我也有这种强烈的想法,不过很快就抑制住了。
思索了许久,我再一次的盘腿而坐,重新利用轩辕内经,吸收起了地下的龙脉之气来。
有过受伤经验的人都知道,伤口处结痂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去扣,享受那种又痛又痒的古怪快感。
海龙?
就在我心中疑惑,有着诸多猜测的时候,从那隐秘的洞口里,突然冲进来了一人。
不是野兽,而是人。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回话。
很快,一大包的烤羊肉就给吃完了,这时他方才左右张望,当瞧见持刀的我时,他指着我。大声喊道:“你,你不就是那个私闯玉龙第三国的家伙么,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长舒一口气,缓缓地站了起来,回忆着刚才那龙脉之气冲击而来的感觉,闭上眼睛,仔细地感受着,生怕错过任何一点儿细小的细节。
想到这个,我就止不住地一阵兴奋。
我是瞧见过他杀人时的凶戾模样,哪里敢让他靠近小米儿?
而这眼睛一hetushu.com闭,突然间我又瞧见了那个身首分离的女孩儿,她一双痛苦和惊惧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看。
马疯子缓缓地说道:“不管我什么目的,反正不是针对于你;而如果你选择和我合作的话,或许会完成你的计划,并且逃离这个鬼地方——你先别急回答我,等到明天天亮的时候,再说也不迟。”
马疯子高深莫测地笑着,说不谈这个,我想问你,你是不是打算在这雪山异域之中,找到海贝图、苟智等人,将他们给杀了,好给那些女孩子报仇?或者说,如果条件足够的话,我也会是你的目标,对不对?
我强忍着极度的痛苦,也得咬牙坚持,先是吸收龙脉之气,用这股劲力来冲刷妖丹尘垢,等到身子已经容纳不了的时候,又换了南海降魔录,用来镇压蟆怪儿的残魂意志。
似乎感受到了我又惊有疑的情绪,本来已经闭上眼睛休息的马疯子突然睁开了眼睛来,说你搞那么多虚头巴脑的东西,是不是怀疑我会趁你睡着了,然后过来杀你?
我下意识地把食物放在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然后站了起来,握着缴获而来的弯刀,小心翼翼地靠近那洞口处,然后静静地等着。
马疯子说你别装了,一个回合就将阿莫干给拧死,别的不说,光这份心志就足够可怕,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雪山异域除了用来当做流放地,还会有很多高手选择在这里修行,而海贝图的父亲海龙,可也在和图书这里。
马疯子大大咧咧地说道:“今天我就睡这里了。”
让这些血痂自然脱落,方才不会留疤。
看得出来,这龙脉之气虽然汹涌,甚至有点儿霸气,不过效用却是十分强悍的,已经将蟆怪儿的妖丹气息给稳稳地压了下去。
他吃得又快又急,满嘴的羊油,眼中却充满了幸福。
之前在五毒教地底祭坛时的那种感觉,再一次的重现。
可以预见,如果我在这里多待一段时日,必然能够重新恢复之前的模样来。
倘若说之前的那种冲击,就好像站在水蓬头下面洗澡的话,这一次,就如同站在了那落差极大的瀑布之下,承受着那恐怖的水流跌落。
马疯子说比擒住你朋友的国师还要厉害几分,你说呢?
我在地上滚了几圈,方才停下,挣扎着爬起来,瞧了一眼被我安置在皮毛毯子上面的小米儿,这小妞儿还在熟睡着,几天的时间里,她仿佛又长了个头,跟三四岁小娃娃差不多了。
而即便是运气不好,正好被撞到,只要不是三四个人,我也可以守在这儿,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听到马疯子拿我与他相提并论,我心中顿时就是一阵厌恶,不假思索地说道:“因为你是非不分,滥杀无辜,而我不是。”
我点头,说对,是的。
不过马疯子并不是想要对小米儿干嘛,只是一脸笑容地说道:“小孩儿很可爱啊,是你的么?”
不过当我躺在地上片刻,等那汗水将身子给浸润了的时候,一骨碌和*图*书爬了起来,却又感觉到有澎湃的气力在身体里古荡不休。
瞧见小米儿,我的心中一暖,身上的痛苦反而减轻了许多。
良久之后,他方才说道:“我昨日本来可以把另外两个女人给一齐弄死的,我早就知道苟智把她们给锁在那个房间,但是却一直没有动手,你可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它是如此的近,以至于我几乎不用借助于龙脉图,都能够感受到。
原本感受得十分疏远,仿佛在地心之处的龙脉,实际上就在这个雪原之下。
他来到了洞穴的另外一个角落,扯了一团兽皮垫在身下,然后直接仰头就睡,没有一点儿客气的心思,我将小米儿给抱了起来,远离这个怪人,免得到时候他趁我不备,耍些什么坏心眼,我可就都注意不到。
这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居然就是那个被同样流放雪山异域的马疯子。
原来就是在这里。
这是因祸得福。
他说完,便直接睡去,没一会儿,鼾声居然就响了起来。
夜里出行,并不安全,而且我也是十分疲倦,所以决定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凑合一宿,反正那藏身之地有二十七个,他们未必会找到我这儿来歇息。
只是我需要变得无比强大才行。
他对我,完全没有防备。
如此想着,我解开了之前打包的食物,油纸包裹,都已经冷冰冰的,冻得僵直。
我滚落在一旁,感觉浑身的经脉就好像被钢刷弄过了一番,疼痛欲裂。
那人不言不语,进洞之后,径直朝着我m•hetushu.com丢在地上的那包烤羊肉扑了过去。
我愣了一下,说他很厉害?
我说我也被流放了。
修行无岁月,我感觉好像才修行了不多一会儿,没想到天色就已经变得昏暗了。
我之前就是在洞口外伏击别人的主儿,自然不会如苟智和阿莫干那般不谨慎,而是静静地守在洞口。
而这一次来的,比之前要汹涌不知道多少倍。
依旧痛苦,然而在我可以地疏导和引流之下,却终于没有那般的狂暴。
油纸包裹的烤羊肉被这热力一阵发,油脂的香味顿时就弥漫在了整个洞子里。
至于如何离开,这个我也并不担心,因为来之前的时候,那个段保保就曾经告诉过我,说现在玉龙第三国的国主、国师和他们家的段侯爷,都曾经来到过这地方试炼。
洞子里除了熟睡的小米儿,再无旁人,我没有任何顾忌地把衣服脱光,发现身体上面的那些燎泡居然都已经结痂,从开裂的地方轻轻一撕,就能够剥开,露出下面细嫩的嫩皮来。
还好我有左手。
我痛苦极了,在地上打着滚,一直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知道了之前龙脉之气的来源方向。
他又问,说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疯了?
他的目标,也不是我,而是一包残羹冷炙,这情形让我松了一口气,再定睛一看,顿时就愣在了当场。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瞪了起来,说原来你什么都知道,那么你到底又是什么目的呢?
马疯子依旧在呵呵地笑,仿佛嘲讽我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