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三十五章 仇恨,化魔

我停下了脚步,说那拜托你跟我讲一讲,这玉龙圣碑之上,到底又有什么东西,可以推翻玉龙第三国。
那场景十分的诡异,老鬼终于忍不住了,对我低声说道:“不行了,咱不能在这里跟他耗着,得过去跟他干一架,然后瞧一瞧到底怎么回事。”
老鬼说哦,然后呢,怎么没有见到过她?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又叩了一下头。
我干笑着,缓步上前,说怎么会呢,我们前几天还在一个洞子里和平相处,现在怎么又会杀你呢?
马疯子说对,就在这玉龙圣碑上。
老鬼同意了我的意见,两人便没有再隐藏身形,而是沿着那陡峭的山路,朝着上面攀爬而去。
老鬼说对,我还跟他交过手。
我们很快就冲到了半山腰,在回路上疾奔,而老鬼在凌空的一瞬间,变成了无数蝙蝠,紧接着又飞落下来,与我汇合。
此刻的他足有两米多高,浑身上下尽是破碎的布条,冒着滚滚的黑色气息,手掌之上的指甲宛如利刃,朝着前面一挥过来,老鬼避开,飞出了一脚,踢向了对方的胸口处。
这家伙太厉害了,跟他较量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马疯子呵呵一笑,说当然不是,雪山异域虽然是流放之地,但也是玉龙第三国顶尖高手的试炼场所,并非那般容易进入,我为了报仇,就不得不隐藏起自己的心思来,装疯卖傻几十年,就是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能够变成掀翻整个玉m•hetushu•com龙第三国的机会。
我们在上山的过程中,那马疯子一直漠然无视,自顾自地叩拜着。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儿针对的是寻常人,而那受了惊的白虎却不一样,它如雷霆万钧一般,俯冲而下,厚厚的肉掌使得它能够抵御住大部分的冲力,三两下,却是跳下了山涧,将那马疯子甩脱到了后面去。
老鬼瞧见这个,哪里还敢在此停留,一把拽着我的胳膊,就朝着白虎的背上扔了过去。
他这一下速度快如闪电,然而却被马疯子给一把抓住,然后朝着旁边的悬崖之下猛然一甩。
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而那马疯子则疯狂地大笑着,指着我说道:“我给过你机会,让你成为我的附庸,我可以给予你力量,给予你安全,给予你一切,然而你却无情地拒绝了我,那么,就不要怪我对你下手了!”
他哈哈大笑,双手猛然举了起来,大声喊道:“三天,整整三天了,我磕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头,终于得到了被封印的雪原领主回应,成功了,我成功了,我即将成为雪原领主的仆人,获得巨大的力量,可以惩戒世间一切不公的力量。哈、哈、哈……”
他既然说自己跟海龙有仇,那就让他们狗咬狗去吧,我们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马疯子说因为你觉得我是一个残暴而不讲道理的人,对吧?
马疯子头颅贴地,一动也不动,声音却从雪地和图书里传了过来:“在玉龙圣碑的面前,请不要用谎言来玷污它的纯洁——我感受到了你们内心之中的杀意,你们两个,想必对我已经恨之入骨了吧?”
老鬼狠狠地捏了一下拳头,说马疯子太厉害了,跟他斗,死路一条,为今之计,只有找到海龙,看看能不能找到回去的路。
老鬼叹气,说事已至此,就不用自责了,他是真的疯了,这回应该是入了魔,被人给利用,变了心性,他既然说盯上了我们,肯定就会找过来的,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得想办法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那马疯子终于站立而起,然后回过身来,我瞧见他的脸几乎都冻得僵直,口鼻之中全部都是黑红色的鲜血,眼神泛红,脸上却浮现出了狂热的笑容来。
我说翻不过这雪峰,那么只有返回玉龙第三国,这方法,我估计海龙应该有。
我的心中一跳,说什么意思?
我说你所说的机会,就在这石碑之上?
除了磕头的时候。
那黑影凝如实质,就好像一个戴着翅膀的恶魔一般,先是陡然出现,紧接着又缩回了他的体内去,将他的肌肉、皮肤和血液在短时间内不断地混合熔炼,身子陡然间就增高了几十公分,人也变得模样,全身都是黑雾缭绕。
我说然后呢?
老鬼是见过马疯子的,在听了我的话语之后,已然将此人列入必杀的名单里,但是在这种诡异的场景下,却没有立刻上手去拿http://www•hetushu•com他,而是想着看一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是亲眼目睹马疯子提着血淋淋的脑袋四处杀人的,尽管他后来跟我讲,杀人并不是目的,只是进入此处的一种手段而已,然而就是这一句话,越发地让我气愤。
白虎跑到了雪峰的下方时,老鬼方才气喘吁吁地赶上了我们,一脸懊恼地说道:“早知道那个家伙在做什么,就应该过去打断他了;要是我们不拖的话,说不定他也成功不了。”
做完了这一切,他方才说道:“想必你们已经见过海龙了,对吧?”
我抓着小米儿的手,没有说话了,而旁边的老鬼则开口说道:“马疯子,我听老王说起了你的事情,对你一直很好奇——雪山异域是一个流放之所,你为什么会不择手段地进入其中呢?”
马疯子语气平静地说道:“哦,跟他交手而逃脱生天,看得出来,你的修为还算不错。事到如今,我倒也不怕你们知道,我很久以前,有个女儿,长得很美,他们说她是玉龙第三国的天鹅,没有女子的美丽,能够比得过她。”
这种漠视生命的态度,才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他在那一刻显得十分痛苦,有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冒出来,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开,却见一股黑影从他的身体里汹涌而出。
马疯子说:“她被海龙给糟蹋了,然后投井自杀了。”
我想起之前自己所说的智取,心中也懊恼,说都怪我,和图书妈的!
我一愣,说啊,海龙既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为什么不跟你们的国主还有那帮闲人找个说法,而让他一直到现在,都还逍遥法外?
他狂笑着,紧接着脸上的肌肉开始变得扭曲,那青筋一会儿凸显,一会儿又黯淡下去,显得十分的恐怖。
马疯子这时却是直起了身子来,然后又朝着石碑拜了下去。
仅仅只是这一下,就让我感受到了马疯子的强悍。
老鬼腾身于半空中的那一瞬间,我已经抱着小米儿,骑着白虎朝着山下狂奔而走。
一直等到我们与他不到十米,一个冲刺就到跟前的距离时,额头贴在雪地里的马疯子方才平静地说道:“你们是过来杀我的么?”
就在我骑到了白虎背上的时候,那马疯子却是已经冲了过来。
他是那般的虔诚,我和老鬼两人躲在拐角处,瞧了十几分钟,而他的身子却是一动不动。
如此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他依旧是不温不火地在那里跪拜着,仿佛天地之间,就只有这石碑一般。
我一边说话,一边向前走,而走到五步之外的时候,他终于有了反应,伸出手,冷冷地说道:“不要在前进了,不然我就要出手了。”
我们滑不溜手,跑得飞快,那马疯子并没有对我们穷追不舍的兴致,只是在山峰之上,得意地笑道:“不要以为能够逃得脱我的手掌心,我现在是雪原领主的仆人,这偌大的雪原之上,任何生物,都在我的视野之中……”
www•hetushu.com他的眼里,那个可怜女人的性命一文不值,仅仅只是他实现目的的工具而已。
马疯子跪倒在了那巨大的石碑面前,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已经冻死在了这里,而后才发现他还活着。
想起之前与马疯子在藏身地相遇,并且共处一夜的情形,我便低声对老鬼说道:“过去的时候,先别露出敌意来;等套出了他的话,再动手偷袭,这才是最简单的办法。”
因为他每隔一会儿,就会郑重其事地磕一回头。
一叩、一起,世间就这般简单。
伏在地上的马疯子肩膀微微发抖,积雪落下,而他却笑了,说那小朝廷到底是什么模样,你们又不是没有见识过,为什么还会问出这样幼稚的话语来?
马疯子仰起头来,激动得浑身发抖,说了一句话:“信仰。”
这声音来回晃荡,一直到我们冲到了山下,还能够听到回响。
我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否认道:“怎么会,我们……”
马疯子说道:“海氏一族,在玉龙第三国的地位十分崇高,仅次于王族,以及南迁避难的大理段氏一族,而我马家不过是养虎人出身,根本就拿他没有办法,我马疯子更是底层一个,又拿什么资格跟他们拼呢?”
我说这就是你性情大变,然后肆意屠杀别人的理由?
啊……
此刻的他,跟之前的马疯子几乎判若两人,实力倍增无数,倘若是以前的马疯子我还有信心跟他大战几十回合,而此刻的他,我连迎战的勇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