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三十六章 万物,轰动

海龙踏着滑雪板,远远地望着我们,冷声喊道:“这雪崩,是你们弄出来的吧?”
海贝图和苟智望着后方狂奔而走,一刻也不停留,而海龙则冲到了裂缝的口子处,试图去就那个被拽入冰冷湖水里的寇然。
瞧见那无数的雪豹、雪狼、白虎、野熊还有跟人长得几分相似、直立行走的雪人,我的心开始往下沉去。
他居然可以操控这雪山异域里面的生灵?
他告诉我,他的目标,是毁灭玉龙第三国。
老鬼说你是觉得,他能够把我们两个都给杀掉么?
暴动了!
我冲着那家伙大声喊道:“海先生,在马疯子这家伙面前,我们或许应该合作,你说呢?”
我很无奈地摊开手来,说拜托你们以后制作地图的时候,能不能稍微也写点儿汉字呢,那个什么东巴文字,我愣是一个都没有看懂。
因为紧张和恐惧,他的声音似乎都变音调了,透着一股子尖厉,而我也想到了什么,驱使着白虎,与小米儿向着那永冻湖面上狂奔。
这般想着,海龙没有再试图救人,而是转身,朝着自己的儿子和苟智逃跑的方向奋力追去。
而海龙那边则惊险很多,因为他们正处于裂缝的边缘处,结果那宛如章鱼触手的肉色长鞭一出现,就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惊喜”,手忙脚乱地往后逃离。
然而他最终还是犹豫了一下,没有跳入里面去。
旁边的海贝图气愤地大叫,说你手上不是有地和_图_书图么,跟我们装什么傻啊?
我们这儿早有准备,离得又远,很轻松地就避开了去。
我说道:“当下之计,只有离开这儿,将此事汇报给玉龙第三国的高层们,集齐众人之力,将马疯子给镇压了,要不然,整个雪山都将崩溃,而你我也都荡然无存……”
这声音,好像来自于脚下的冰层。
如此跑了一段距离,身后传来轰隆隆的响声。
就在这个时候,我座下那狂奔的巨大白虎也变得无比的狂躁了起来,喉咙里不断发出低低的嘶吼声,浑身不自然地战栗,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把我给甩飞一般。
“是他,就是他!”
我想起之前马疯子拖延我们的时候,曾经说过的话语,不由得冷笑了起来,说海龙,在几十年前的时候,你曾经糟蹋了一个姓马的女孩子,并且逼得她投井自尽,可曾有这么一回事儿?
这个时候,我们也都已经明白过来,这十几条突然出现的古怪长鞭,其实是听命于马疯子的,他曾经狂妄地说起过,整个雪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我说原来那里叫做封印峰?
我们匆匆跑下雪峰,简单商议了一下,突然间身后传来一阵宏大的钟鸣,前后来回,共有九声。
我抱着小米儿,看了老鬼一眼,摇头,说不是。
海龙拔剑救人,腾空飞起,一剑斩落了那根满是吸盘的长鞭,然而另外一根却是半空接力,将寇然给拽入了冰冷的湖水和图书里。
远处传来了一声尖厉的叫声,我循声望去,却见出声的人,却正是之前朋友被击杀,结果自己却一人逃走的苟智。
而就在此时,从树林的深处突然传出十几头雪狼犬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就将慌张掌控滑雪板的海贝图给扑倒在了地上。
在我的南海御兽术和小米儿的双重安抚下,那白虎终于没有再受到影响,而这时我们也追上了海龙一行人。
他显然对此事十分介怀,然而海龙却伸手拦住看了他,对我寒声说道:“然后呢,那钟声是马疯子给敲响得咯?”
我和老鬼没命地跑着,然而是小米儿第一此瞧见这般恢弘的雪崩之景,忍不住摆手,兴奋地叫着。
救不活了,既然如此,也就别再搭进自己的性命进去了吧。
海贝图和苟智心慌意乱,这使得海龙有些照顾不及,听到我的呼喊,终于抛开了面子和仇恨,回答道:“你说该怎么合作呢?”
此刻的他正和海龙一行人在一块,瞧见了骑在白虎之上的我,慌忙指向我,朝着海龙倾述着。
海龙一行人的速度飞快,很快就赶到了永冻湖的湖边边缘处,然而这个时候,那雪原之上,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点,有黑的,有白色,也有灰色的,仔细一看,居然是各类千奇百怪的野兽。
那叫声短促,持续了不到三五秒钟,就骤然停止了。
海龙不想在晚辈的面前提起这种羞耻的往事,不由得hetushu.com眉头一扬,说怎么,你们是想出头么?
铛、铛、铛……
我慌忙趴下来,手抚摸着它脖子上面的毛发,而小米儿也感受到了它的不安,趴在那虎头之上,对着它的耳朵吹气。
我下意识地骑着白虎,与老鬼、小米儿尽量远离,而海龙却脸色不变,试图找寻着这古怪声音的来源,突然间,他脚下的冰层在一瞬间就裂开了去,露出巨大的裂缝来。
结束之后,我们停下脚步,为刚才突如其来的灾祸而感到惊悸,而就在此时,有一队人马赶到了这儿来。
海龙瞪着我们,怒声喊道:“不是你们,那又是谁呢?”
这钟鸣声,一声比一声更加宏大,在整个天地之间来回晃荡,仿佛所有的生物都能够感受得到那钟声之后的威严,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并不在意,然而到了后来的时候,老鬼的脸上陡然变色,冲着我狂吼道:“跑,快跑!”
我大声吼着,而海龙则陷入了沉默,显然是在计较着这里面的得失。
我说我就问是与不是?
等等!
这玩意的范围十分宽广,一部分卷向了海龙一行人,而另一部分,则朝着我们蔓延而来。
那永冻湖的湖水,终于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然而还没有等我们仔细打量,里面便生出十数条挥舞的肉色长鞭,朝着周围卷了过来。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我想出头,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你或许都已经忘记了,但是那女孩儿的和*图*书老爹却还记得,他通过种种手段,最终还是进入了雪山异域,并且在那雪峰半山腰的玉龙圣碑面前,磕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头,最终感动了神灵,获得了雪原领主的认可……
海龙猛然一挥手,说那儿哪里是什么玉龙圣碑啊,那是五煞夺魁炎阳锁魔碑,封印着极北之地来的雪人领主曼因哈,那魔头可是当年集齐了玉龙雪山、哈巴雪山两位山神之力,以及金沙江、怒江、澜沧江三大水系女神的祝福,方才被封印于这秘地的;而整个雪山异域,都不过是它的囚笼而已。没想到马疯子居然有本事从千万般封禁之中,与那魔头取得联系,获得传承。
海贝图恼怒地喊道:“既然没有看懂,为什么能够找到补给点,并且把它给付之一炬?”
啊……
她不会说话,吱吱呀呀,恨不得跳出来,朝着那雪崩迎了过去。
犬决?
海龙不由得冷笑起来,说五神灵的封禁,哪里是那般容易打破的,那马疯子,再厉害,又能够厉害到哪儿去……
我忍不住回头一瞧,却见那个叫做寇然的年轻人却是被卷着腰间,然后高高地抛去。
我忍不住回头一看,却瞧见漫山遍野的积雪,从雪山之巅滚落而下,朝着下方轰然砸来,那气势,简直比奔跑的马群还要恐怖十倍。
我点头,说应该是,我们离开的时候,马疯子已经获得了那玉龙圣碑的认可,整个人已经变成了背上长着翅膀的怪物,我们不敢与他http://www.hetushu.com交手,只有跑下来了。
是破碎的冰块声。
这些野兽在瞧见了海龙一行人和我们之后,就好像打了鸡血一般,疯狂嘶吼着,然后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这装波伊的话还没有讲完,突然间,我们的脚下就传来一阵古怪的声音。
那么他的意思是……
我没有跟他争执这些,只是平静地告诉海龙,说我之前跟马疯子有过短暂交流。
老鬼看了我一眼,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们追上他,也许能够找到逃出这个鬼地方的办法。”
我都不敢往深处想,越往里面想,越觉得惊悚,只有骑着白虎,与老鬼绕开了冰缝,在永冻湖上飞驰着,然后担忧地说道:“你说的只是一种可能,而另外一种,则是他会趁机把我们给杀了,好让知道当初丑事的人都消失不见。”
恐怖的雪崩整整持续了三两分钟,方才停止,从山上砸落而来的石头封堵了原路,有的甚至跌落到了永冻湖上面,将那不知道冻了多少年的坚冰给砸出一个又一个的窟窿来。
它们眼睛通红,张嘴就咬。
当我们跑到了安全距离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一声凄厉无比的叫声。
我摇头,说我只是提醒你而已。
海龙高声喝止住了我,焦急地喊道:“你是谁,马疯子已经去了封印峰?”
原来马疯子所说的毁灭玉龙第三国,居然是这样子的。
海龙的脸上一下子就不自然了,故作平淡地说道:“那么多年过去了,陈年往事,谁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