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三十九章 雪崩涌入第三国

就在我打量那场中的战斗时,我的手被人一拽,扭过头去,却是老鬼,冲着我低声喊道:“你傻愣着干嘛,赶紧趁乱进去,然后我们别的不说,直接离开玉龙第三国,这儿的恩怨情仇,干我们屁事?”
当年蒙古灭了大理,段氏一脉都逃入其中,然而今天,他却要将这一切,都给毁灭掉,用来给他曾经含冤受屈的女儿作为祭奠。
他的目标并不是我或者老鬼,又或者对他有杀女之仇的海龙,而是带给他无限屈辱的整个玉龙第三国。
我们没有任何犹豫,奋力向前狂奔而走,小米儿骑在了白虎的背上,兴奋地吱吱呀呀大叫着,仿佛为这雪景欢呼一般。
就在我们刚刚跑进来没一会儿,突然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炸响,我忍不住回头望去,却见有如雪崩一般,无数的积雪竟然从那青铜门之中,如奔马般狂涌而出,朝着这边蔓延而来。
那家伙浑身银装素裹,唯有冰雪之下,方才露出隐约的黑红色肌理来。
我从地上爬起来,眼睛一瞪,吼道:“为什么?”
他每挥一回剑,便有漫天风雪飞扬而起。
我摇了摇头,说我去就好。
我们绕开着村寨走,然而瞧见这雪景,我的心中一跳,对老鬼说道:“你带着小米儿先走,我去瞧一眼!”
就在这时,林子深处传来了马疯子的大笑声:“别吵了,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众人纷纷围上了青铜门,而就在此刻,却听到一声厉喝。hetushu.com
这是一场恐怖的战斗,旁人纷纷被殃及池鱼,修为低一些的,给掀翻倒地,甚至给冻成冰坨;而修为高的,则纷纷朝着后面躲避开去。
她在白虎队的威望甚高,既然开了口,那些人倒也不敢再阻拦。
说话的却是白虎队的领头段宝婷,她也是刚刚从地上爬了起来,瞧见我们强冲青铜门,顿时就出手阻止。
国师冷冷地说道:“你们两个人的来历十分蹊跷,莫名其妙就进入了我玉龙第三国,刚刚把你们给流放到了雪山异域,那雪原领主却又被放了出来,谁知道你们到底跟马疯子有没有联系,所以……”
然而他嚅动了一下嘴皮,却说道:“大兄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马疯子来了。
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老鬼便冲着海龙喊道:“海龙先生,我们之前可是有协议的,你快点跟国师解释一下啊?”
还好小米儿并无大碍,睁着眼睛四处打量着。
我明白老鬼的担心,看这情况,未必鹿死谁手呢,要是马疯子给人弄死了,他们一定会回过头来找我们的。
这仇恨不是杀一两个人就能够解决的,他要毁灭了这么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
冰雪在一瞬间将整个青铜大门给冻住了去,无论是国师,还是海龙都变得惊慌起来,说啊,赶快,快把这东西给解冻,别让马疯子那家伙有可趁之机。
用一国,给你陪葬,这便是马疯子作为一个http://m.hetushu.com父亲,所能够做的。
这气息划过之后,我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胯下白虎,结果发现它的皮毛都是硬邦邦的,全部都是雪沫子。
话音刚落,突然间那青铜大门的基柱竟然变得一阵寒霜。
他举起手,指着老鬼和我说道:“别人可以,这两人不行!”
老鬼的话语说得我茅塞顿开,顿时就趁着这高手交战,硬着头皮就朝着那青铜大门之中冲去。
此时整个聚集点已经感受到了那股汹涌而来的雪崩之势,到处都乱成了一团,我们毫无阻拦地冲进了段府。
我胯下的那畜生一跳,却是将我给颠了下来,而在那青铜大门的白虎队则纷纷有人落地,唯有段宝婷没有,稳稳地骑在了座下白虎之上,不过却下意识地将腰间长刀给拔了出来。
气息在划过的一瞬间,风声骤起,我听到那国师的怒吼声:“马疯子,你是不是脑壳坏了,居然敢与雪原领主勾结?看我不将你给拿下,让你死无全尸……”
众人将目光都投向了海龙。
国师的脸色一变,将手中一根青绿色的木杖举了起来,高声吼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心中一喜,与老鬼、骑在白虎身上的小米儿一起往里面挤,这时还有人想来拦我们,结果段宝婷却吩咐道:“让他们离开吧!”
我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她却是将刀子给移开了,急声说道:“你们快走,赶紧离开这里!”
“马疯子!”
段保保m.hetushu.com不疑其它,指着旁边的侧院,有些担心地说道:“人在那里,有个女的几天没吃饭了……”
我瞧见他,赶忙叫住了他,说前些天被留在这里的两位姑娘呢?
我眯眼一瞧,那人却正是段侯爷。
不好,马疯子还有手段,这会儿可算是炸了!
此时此刻,只有他能够证明我们与马疯子没有关联,也只有他能够说服这位国师,毕竟他叫国师做“大兄”,应该是最有说服力的。
这人是段府的家仆,为人还算不错,我被流放之前,还跟我说了许多生存之道。
啊……
老鬼眉头皱起,说能不去么?
海龙深知那雪原领主仆从的恐怖,快步冲到了跟前,对着国师说道:“大兄,别的事情,都别讲,先让我们进去,然后把青铜门关上,可不能让这雪祸蔓延到第三国去……”
一路狂奔,在半路上,我却碰到了段保保。
他并没有撒谎,在这雪山异域之中的一切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即便是我们的逃亡,也被他紧紧掌握。
砰!
我听到,赶忙冲过去,而那侧门打开的时候,却有一个威严的男子站在那里,对我黑着脸说道:“人你们不能带走!”
我们顺利地通过了青铜大门,往前冲了十几步,发现前方居然是夜火阑珊的村寨,竟然回到了玉龙第三国的国境之中来。
身后的战斗千变万化,多停留一秒,就多一分危险,老鬼脸色一肃,正准备来强的,而我却一把拉住了他,对段和*图*书宝婷说道:“段小姐你应该知道,我们都是无辜的,对于这一切不过是适逢其会,所求的也不过是一时的公义;我们会离开玉龙第三国,永远不回头……”
他的手中有一把骨节长剑,正在于国师和海龙两人斗成一团。
尽管心中已经有过准备,但是听到国师的话语,我还是觉得一阵恶心,而老鬼的反应却更是激烈,冲着他怒声吼道:“亏我还屡次三番地搭救你们,原来这良心,都给狗吃了……”
我吓得一跳,循声望去,却见那国师与海龙两人齐出,却是一同抵住了一个背生双翅的高大怪人。
我来不及跟他多做解释,告诉他,说马疯子解开了雪原领主的封印,化身为魔了,正在和国师、海龙和白虎队交手呢,段宝婷放我们回来的,让我们找那两个女孩,她们在哪里?
但做事情就得有始有终,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救人的,倘若是最后自己又逃开了去,到底还是留有遗憾。
老鬼苦笑,如当日孤身一日潜入那村子时的情况一样,叹了一口气。
我们都跟着海龙涌到了门前,国师的目光越过了海龙、海贝图和苟智,一下子就注视到了老鬼身上来。
我们狂奔着,身后的积雪却在迅速蔓延,一直冲向了下方处的村寨去,似乎要将这个延续了数百年的世外桃源,给全部淹没了去一般。
轰!
老鬼扭过头来,问我道:“你干什么去?”
又或者说,他一直都在。
什么?
他之所以含而不发和_图_书,又或者说会让我们一直逃亡这么久,并不是找不到我们,而是因为……
那尖厉的声音由远而近,却是带着一大股的寒霜扑面而来。
凌厉的剑风如刀子一般扑面。
然后他告诉我,说要走一起走吧,我们不能分散了。
我心中陡然一惊,跳到了刚刚被小米儿给安抚了的白虎背上去,一把抱住小米儿,感觉到严寒倏然而至,整个身子都冻得一阵哆嗦,要不是在这时候,身体里陡然传来一阵灼热的气息抵御,说不定我就已经变成了一大团的冰坨子。
吼!
一声苍凉恐怖的声音,从雪峰之巅远远地传了过来,包括我们降服的这头白虎在内,在场的所有兽类全部都变得无比狂躁了起来。
段保保骤然瞧见我们一行人,顿时就大为惊诧,没有回答,而是质问:“你不是在被流放么,怎么回来了?”
我说我们过来这儿准备搭救的那两个女孩儿,就是李静静她们,现在应该还在段府呢,我想过去接她们,一起离开。
我们从侧面进入了那聚集点,因为蔓延而来的雪崩引开了众人的注意,所以我们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拦,很快就来到了聚集点中心最大的几处宅子前,并且锁定了段家的所在。
一声巨大的炸响陡然而起,刚刚从那一股阴风中缓过气来的我又觉得前方传来一阵冲击波,下意识地紧紧抱住那白虎的身子,方才没有被掀翻倒地。
不准动!
我们刚刚跨入其间,突然间就有一把刀拦在了我们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