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四十一章 各为,所爱

马疯子别看人疯狂,其实心思细腻得很,早就准备了这一切,而这个鬼胎少年,则是封堵出口最关键的所在。
同样站在我们身边的,是老鬼。
这般想着,我冲着前面的小米儿喊道:“宝贝,你送两个姐姐先离开,爸爸等一会儿再过来。”
我明白了,而老鬼在开了口,指着啃尸的少年说道:“那是什么东西?”
他没有胆子跟那鬼胎少年决一死战,却有胆量朝着我们叫嚣,说你别以为我父亲死了,就可以欺负我!我海家在玉龙第三国,是一等一的名门望族,我大伯还在朝上当着国师,是顶尖的高手,等回过头来,信不信我让他给你们治罪,让你立刻就去死?
李静静沉默了几秒钟,她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突然间,她的恐惧在一瞬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憎恨,咬牙切齿的憎恨。
我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说你滚开点,别挡路……”
海贝图和苟智两人,本来是玉龙第三国年轻一代的高手,自小就得到传承,接受着最正统的修行者教育,然而他们却并没有将修心作为一门功课来做,而是心思淫邪,屡次三番地出外掳人,满足自己的兽欲。
海贝图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朝着人群里面挤过来,也许是感觉人多了,就会有安全感一些,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拦在了他的面前,冷然说道:“滚开去!”
他要让这里的所有人,都死。
她死死地盯着海贝图,说道:http://www.hetushu.com“我们在爬玉龙雪峰的时候,他带着人,二话不说就冲过来,拽着我们的头发就打,打完就拖着我们走;我们哭闹,求他,跪着求,忍受着前所未有的屈辱恳求,招来的却是一顿毒打,他是虐待狂,我身上现在还有着他咬出来的伤口……我若是有机会,恨不得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瞧见海贝图和苟智被追得到处乱跑,我和老鬼站住了脚步,而小米儿则适时地叫停了那头白虎。
我看了一下护送段家的护卫领队段保保,没想到他居然低下了头去。
“鬼胎!”
海贝图一愣,说你说什么?
就在苟智被那并非人类的少年给啃去了半边脖子的时候,海贝图也终于跑到了我们的跟前来,开口说道:“救救我……”
他说话的时候,那少年从苟智的胸口抬起了头来,一脸的血污,并且露出了残忍而恐怖的笑容来,望着我们。
苟智大声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苟智倒下的时候,目光还是瞧向了我们这边,至死,他的眼睛都没有闭上。
李静静吓得抖如筛糠,不过听到了老鬼的话语,却咬着嘴唇,点头,说是,就是他!
老鬼在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不动声色地站了过来,一副随时准备开打的架势。
我们没有理会这边的纠缠,而是由我、老鬼和段保保等人的警戒下,护送着这一队人进入了祭堂,走进那通道里面去和图书
狭长的通道口,每隔十米的油灯忽闪忽闪,地上散落着人的尸体,想必是前人离开的时候,被这个鬼胎少年给杀害的。
这声音凄惨恐怖,在这样的环境下,充满了惊悚之感,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为所动,眼睁睁地瞧着他被啃去了半边脖子。
或者说很差。
这时我已经瞧见苟智应该是受了些伤,后背不断在滴血,跑动的时候,身子有些歪。
他要让玉龙第三国的一切,来为自家女儿陪葬……
而海贝图到底还是家学渊源的缘故,别的不说,逃跑的功夫倒是一流的水准。
这鬼东西的眼中没有善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逃走的人,所以我们若是想要护送着其它人离开,就得拦住它。
海贝图扭过头去,瞧见原本伏在苟智身上啃噬血肉的鬼胎少年,此刻居然扑到了他的身后来,下意识地举刀去挡,结果被一把拍开,然后胸口被那少年恶狠狠地撞到了,一个踉跄,却是倒在了地上。
听到李静静这一番满是怨恨的话语,老鬼回过了头来,认真地对海贝图说道:“知道么,其实在我们的心中,像你这样的杂碎,比马疯子更加可恶!”
上等人啊……
说这话的时候,他完全没有了先前的公子哥儿形象,而是小姑娘一般的楚楚可怜。
白虎之上的两个女人瞧见了他们,顿时就响了起来,另外一个女孩儿对李静静说道:“姐,你看,那是不是把我们绑到http://www.hetushu.com这里来的恶棍?”
两人吓得都有些骑不住了,差点儿都要摔下来,这时我走到了她们的身旁,拍了拍白虎的身子,对她们说道:“相信我,我不会让他们再伤害到你们的。”
吼!
他最终死于了别人的冷漠,如同别人死于他的冷漠。
老鬼叹了一口气,说倘若有机会,你会怎么对他?
海贝图不怕我,但是却怕屡次三番救过他的老鬼。
三人扼守住这条通道,让那些我们所关心和爱着的人,先行离开。
我注意到了段家这十几个人里面,除了有些小孩儿吓得低头不敢看之外,其余的人,脸上都没有半分同情。
他这显然是要把决定权交到我们的手上来。
我们没有任何停留,在那满是壁画的通道前匆匆而走。
李静静再一次坚定地点头。
我轻轻叹着,指着他的身后说道:“上等人,不知道你的肉,会不会比别人的鲜美?瞧你的背后吧!”
他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对着老鬼说道:“大哥,你救过我两次,就不能救我第三次么?”
我对这家伙本来就没有好脾气,瞧见他挥舞着弯刀,就露出了冷酷的笑容来,说我不知道你大伯会不会让我去死,但是现在,我却可以让你去死——所以,滚开!
我忍不住笑了,说说起来,这孩子还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你们哥俩儿,就慢慢叙旧情吧,我们走了……
鬼胎少年一声嘶吼,像野兽一般,朝着我们飞扑而来,www.hetushu.com而战斗,则在这一瞬间爆发了。
这样的行径,使得他们虽然拥有了不错的修为,却并没有得到同样强悍的心。
海贝图乃玉龙第三国之中最有权势的二代子弟,就连侯爷府也不得不委屈自己小姐嫁给她,以作联姻,哪里受过这等屈辱,眼睛顿时就是一红,拔出了腰间的弯刀来。
他或许并没有想到,大部队就在眼前,众人却眼睁睁地瞧着他被杀,而作为自己最好的兄弟和狐朋狗友,海贝图却甚至连回头瞧一下的动作都没有。
他朝着我们这边跑了,而苟智则慢了一步,被那浑身青紫的少年给一把扑倒在地,紧接着那少年居然张开了嘴巴,朝着苟智的喉咙咬了过去。
走了几分钟,突然间我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惊叫声,心中一跳,却是赶紧跑了过去,却见那一身鲜血的鬼胎少年居然追了过来,将一个段家护卫给残忍的分尸了。
我在旁边点头说道:“马疯子不过是暴政之下的屁民反击而已,那是自家女儿被人坏了身子、又死在井底之时爆发的绝望;而你呢,这世间没有人对你有所不公,你从出生起就享受着比别人好得多的一切,然而这一切竟然成了你作恶的理由——我还是那句话,世间定有公义,倘若无人管,我和老鬼来管!”
可见这苟智在玉龙第三国的风评,应该并不算好。
听到我们三人的话语,原本一直表现得楚楚可怜的海贝图脸色一下子就狰狞了起来,冲着我们吼道:和*图*书“去你妈的!你们都是他妈的贱民,贱、贱!就该让我们这些上等人欺负……”
或者杀掉他。
我的出现,让两女的心中稍微稳定了一些,而这时海贝图和苟智也瞧见了我们这边的一大堆人马,狂奔而来,恐惧地大声喊道:“救命啊!”
不能让任何人,逃离这一场等待了二十多年的审判。
没有强者之心的修行者,最终不过是一头看上去比较凶的土狗而已。
李静静浑身发抖,恐惧地说道:“是,就是他!”
那眼神,仿佛瞧见的并不是人,而是一堆食物。
段保保也吩咐几个兄弟将人给送走,却与我在此并肩而立。
老鬼说对你图谋不轨、毁你清白的,也是他?
一如在雪山异域之中,阿莫干被杀之后,他逃走时的决绝。
海贝图给那鬼胎少年给纠缠住,忍不住地绝望了,厉声喝道:“你们真的见死不救?”
海贝图惊恐地说道:“之前的时候,我一直听人说起过,讲马疯子的女儿跳井身亡之后,肚子里面,其实是有个野种的,马疯子去收尸的时候,发现这野种还有一口气,就用秘法将他给剖了下来,然后开始饲养。为了这事情,马疯子被抓起来过好几次,结果一直都找不到证据,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在做——这鬼胎天生自带着一股戾气,凶煞无比,实在是太厉害了……”
老鬼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过了头来,一脸平静地对着李静静两女说道:“这个人是将你们掳到这儿来的主谋,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