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四十四章 额头,爆开

那剑受到国师处心积虑的一击,在那一瞬间,居然也碎成了一节又一节,不过国师也不好过,被巨大的反震之力给击飞,人朝着那边的山壁上摔了过去。
在那一刻,世间仿佛只有我和他两人。
他猛地一下,双手抓住了头,皱着眉头说道:“不对,不是这样子的……”
他一双眼红通通的像兔子,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为什么要杀他?”
在那一瞬间,我没有利用段宝婷给我争取的时间而逃走,而是没有任何犹豫地冲了上去。
我挥舞着弯刀就冲了上去,而这时段宝婷刚刚被马疯子一剑劈飞,跌落到了旁边。
你特么的说自己已经是魔了,我也就不当你是那个失去女儿的可怜父亲了。
然而我最终还是顶住了压力。
走?
事实上在瞧见那玉龙第三国的国主在我面前身首分离的一瞬间,我差点儿都有种想要放弃抵抗的感觉,然而在瞧见段宝婷那种类似于自杀一般的攻击时,我却突然间脑中开了窍。
刀剑相搏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股排山倒海的恐怖力量,浑身都为之一震。
她拼命缠住了马疯子,用自己的身子抵挡着那狂魔的攻击,老鬼则个时候对我喊道:“老王,快走啊?”
马疯子仿佛也没有再理会别的人,而是一挥手,将那鬼胎少年的尸体给抓到了手里来,扔在了我的跟前来。
来人竟是国师,他身上的袍子变成了无数布条,撕成碎片,不过却也表现出了十二分www.hetushu.com的悍勇。
我不知道他刚才还准备将我碎尸万段,此刻却这么有耐心地对我提起问题来。
对啊,既然是死,我为何不死得有尊严一点呢?
终于,我真的爆开了,从额头处有一道金光陡然射出,插入了马疯子的胸口。
马疯子长剑一挥,不为所动地吼道:“别争了,反正你们都得死!”
我气血上涌,顿时就来了劲儿,冲着他疯狂喊道:“他只是一个孩子,你却让他做这种血腥之事;孩子的脑子里没有是非对错,他只是相信你不会害他,但是最后害死了他的人,不就是你么?”
他是真的疯了,脑子出了问题。
马疯子出现在我身前的一瞬间,我就将老鬼朝着小米儿的身边推去,厉声吼道:“照顾好你闻大爷!”
既然是这种赤裸裸的弱肉强食,那么大家就拼死吧,不管怎么样,老子王明也不枉来这世间走一朝!
唯一能够做的,也就只是让自己死得比较有尊严一些了。
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弱,作为南海一脉传承的我,诸般手段术法都是世间一等一的,尽管修为并不算强,但是拥有了南海降魔录和轩辕内经的我,却能够通过磨炼妖丹和龙脉之气洗刷而迅速强大。
我不得不高度集中精神,然而即便如此,还是有些疲于应付。
就如同拍打一只蚊子。
他手中的剑高高举起来,四面八方,却有白霜迅速蔓延,m.hetushu.com朝着他的身子迅速集中,而在这个时候,有人从天而降,拿着法杖砸落而来。
我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说道:“我不杀他,就跟那些躺在地上的人一样,被他给杀了。”
我当时的心中也是凭空生出一股勇气来,冲着他喊道:“对,你女儿是无辜的,是可怜的,那么你有本事,就把海龙杀了,把当初包庇他的人也给杀了,这些我都支持你,但是其余人,跟这个又有什么关系?你这般胡乱杀人,是非不分,跟你憎恨的这些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集齐了玉龙第三国五大高手之力,都没有办法困住的马疯子,已经不是我这个级别所能够抗衡的了,遇到这样的家伙,要么就远远地避开;若是避不开,那么……
我没有走!
我之前工作时,闲着无聊,看过一些关于精神疾病和心理健康的书籍,瞧见他几乎崩溃了的模样,觉得或许能够将这入魔的疯子给拉回来。
拳头与身体接触,发出了一声闷响,我一口鲜血喷出,却并没有死去。
说着话的,却是段宝婷的父亲段侯爷,他走路的姿势踉跄,显然是受了伤,不过还有一个老者却是宛如猎豹一般地冲了出来,朝着那马疯子一剑刺去。
结果马疯子毫不犹豫地挥手,将其拍飞了去。
战!
那法杖之上,有无数青色气息凝聚,却是正好击中了马疯子手中的剑。
不过不管为什么,我都不会让自己死得太过于猥琐。
十招不到,m.hetushu.com对面一剑西来,用刀一挡,人稳住了,而刀却在这一刻碎成了数段。
他手中利爪锋利,冲着那人高声喊道:“杀你孙儿的人,是我,没看到脖子上面,有两排牙印呢?”
突然间,我感觉自己整个人就仿佛要爆开了一般,怒火中烧到了极致,而龙脉之气在这一刻狂涌到了头顶去。
马疯子早有防备,挥剑斩去,却与那高速而来的黑影对拼了一记,这时我方才发现,这个半路冲出来的家伙,却正是白虎女子段宝婷。
陷入迷茫之中的意识很快就败退了下去,魔化之后的马疯子抬起了头来,浑身浓黑如墨,散发着仿佛有腐蚀性的黑色气息。
马疯子使劲儿地摇头,说不对,不是我害了他,我是为了让他得到救赎,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他眯着眼睛,静静地打量着我,冷笑着说道:“巧舌如簧啊,既然如此,一会儿就将你的舌头给拔下来吧?”
白虎带着巨大的威势,从半空中落下,而她则是满脸通红,显然在刚才的那一下之中,受了太多的力道。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突然间想明白了过来。
他提着那把骨节打磨的长剑,缓步向前,我下意识地往后一步一步地退开,瞧见他毫不犹豫地踩着自己死去外孙的尸体,朝着我慢慢靠近了来。
在正面战场上,背后中枪和胸口中枪,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是懦弱的逃跑者,而后者,则是无畏的勇士。
他平静地将手中的长剑高高m.hetushu•com举起,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旁边冲出一人来,朝着他猛然撞了过去。
砰!
在一片尘埃之中,她挥舞着手中的弯刀,与马疯子对拼着。
尽管这道理怎么都说不通,但是他却说得一本正经,好像再跟我商量一般。
玄武金刚劫遇强则强,给我保留了最后一丝气息,而就在这时,一个黑影飞了过来,想要阻拦他。
然而很快我就失望了。
然而她并没有放弃,反而是驾驭着白虎,再一次朝着马疯子冲去。
三四拳、七八拳……
砰!
我的上前拼命,正好拦住了他对段宝婷施加毒手。
战吧,那就!
我全身僵硬,被他控制,唯有使出玄武金刚劫,顶住了一下。
尽管我不知道马疯子为什么没有我想象中的厉害,但是在对拼的一瞬间,却突然有了一丝希望来。
不管怎么样,至少他在生命结束之前,都是充满了光荣的,而即便是死,也受人尊敬。
他转瞬即至,然而马疯子却避开这一剑,一把抓住了他。
我想着是否能够跟他讲一下道理,于是先前一步,然后说道:“他是个孩子,而我在你面前,也是一个孩子,那些死者,也都是些孩子。你让这孩子去屠杀其他的孩子,难道不是一种罪过么?”
那黑影,是小米儿。
砰!
马疯子一拳不奏效,又打了一拳。
我向后飞跌而走,而就在这时,老鬼也终于缓过了神来,从侧面牵扯。
铛!
事实上,这些日子以来,我的修为已经出现了成倍的增长,m.hetushu.com比起当初从荆门长湖狼狈而逃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紧接着他双臂一展,那老者却是被撕成了两半。
马疯子这个时候,却仿佛一个失去了孩子的老人,有些偏执地对我说道:“他还只是一个孩子,若是要杀你的话,你尽管跑就是了,何必与一个孩子计较?”
又有人从朦胧的风雪之中走了出来,冲着我们大家喊道:“此獠已经被我等击伤,功力大损,不要让他回复,将其击杀!”
入魔之后的马疯子人格变得四分五裂,此刻的他,估计是切换了模式,没有了之前的戾气。
他的轻描淡写,让我怒了,真怒了。
漫天的血光飞舞之中,他越过无数距离,冲到了我的跟前来,举起拳头,朝着我的胸口砸落而来。
南海一脉用剑,然而刀剑到底还是有相通之处,我与这又高又壮的魔头交手着,使出了浑身解数,拼死抵挡,没想到那家伙越打越快,越打越疾,人如闪电,化作幻影。
我让小米儿照顾好老鬼,是因为不想她傻乎乎地搀和进来。
马疯子猛然摇头,说不对,是因为你们害了我的女儿,我才会报复的,我要让整个玉龙第三国来为我女儿陪葬……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杀了就杀了,既然为魔,又何必在乎这世间的规则呢?”
我喊道:“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要让他在做这种九死一生的任务呢?那些无辜的平民跟你又有什么仇,为了滥杀一帮无辜的人,你却把自己外孙的性命给贴了上去,值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