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四十五章 逸仙刀,二郎神

我这一抓,就握到了那根木头。
我缓缓地拔出来,然后看到了刀刃。
他疯狂地冲了上来,就像一台高速行驶的东风卡车。
没有任何意义的蛋白质。
我的手握住了这把刀,然而却发现自己不用握,也能操控它。
然而下一秒,我却发现随着那金光射出、脑袋炸裂而去的,并不是我的灵魂,而是马疯子加诸于我身上的所有痛苦。
然而此时此刻,我再一次瞧向他的时候,却发现他胸口处有滚滚黑气冒出,脸色苍白,右手被齐肘削下,正用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我。
事实上,从我的脑袋炸开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的精神都有些不正常了,那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这些我都感觉到太虚幻了,一点儿都判断不出来。
难道,逸仙刀又回到了我的脑袋里面去。
我给吓到了,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而同样向后退的,则是我的对手,这个时候,我终于回过了神来,发现我面前的这个对手,居然就是刚才横行整个玉龙第三国、无人阻挡的马疯子。
喏……
这声音不是马疯子的,而是带着一种苍凉雄浑的回音:“逸仙刀、逸仙刀……这就是传说中斩杀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逸仙刀,对不对?”
听到他激动的话语,我忍不住捏了捏手……
第三只手,逸仙刀。
所有的劲力在那一刻突然击中了起来,精神也放弃了妥协,而是联系到了那刚刚获得的肢体。
那个鬼胎少年hetushu.com也没有先前的狰狞,而是腼腆地躲在了姥爷背后,一言不发。
雪原领主的代言人,入了魔的马疯子恐怖起来,连玉龙第三国的五大高手合力,都对付不了。
简单地讲,就是把刀高高举起,在对手来临之前,掌握好时机,往下一劈就是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剩下来,我唯一能够做的,恐怕就只有祈祷自己不会被一掌拍死了。
轰!
我越看越熟悉,越看越亲切,突然之间,我想起了它的名字来。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过了好一会儿,我耳边的鸣叫声方才消失,我皱着眉头听了一下,才知道他再问我,说感觉怎么样?
伴随着一声畅快的响声,那手掌并没有拍在了我的额头上,而是掉落了下来。
不对,不是木头,而是……
等等,我的刀呢?
哦,不,是刀柄。
这是一把并不算很长的刀,只有三尺青锋,青色剑身应该是金属所制,但非金非铁,流光潋滟,光华内敛,表现出了温润如玉的性质来,然而我提在手中,却又一种可以斩尽世间一切的信心。
啊……
那一刻,我感觉脑袋都要爆开了,气息从缺口处喷涌而出,心中恐惧,暗自喊道:“完了完了,我完了,脑袋炸开了,我可怎么活?”
它仿佛我的第三只手。
意识在迅速蔓延,在我的身体之外,似乎还有一样东西,如同手一般,可以让我把握。
我的目光随着那道金光http://www•hetushu•com瞧去,却见它落在了马疯子的胸口处,竟然凝结成了一根木头。
力量在快速增长,那轩辕内经在没有经过我意识引导的情况下,居然飞速地运行起来,那玉龙第三国地下仅存的龙脉之气,在这一刻疯狂地涌到了我的身体里,并且开辟出了一条通道来。
龙脉的气息烘托着我,让我迅速地成为了风暴的中心,大地在枯萎,草地、树木,一切植物在这一刻都变得那般苍白,那气息疯狂地涌入了我的身体里来,而在那一刻,我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朝前一抓。
对方想要一击致命,几乎没有留手,因为他有信心将我给当场击毙。
就在我为了这把美轮美奂的长刀而陶醉之时,突然间感觉到了有一股劲风扑面而来。
说真的,在那一刻,我的耳中似乎出现了幻听,一种急促的鼓点声似乎从无尽的虚空之中传递而来,击打在了我的心头。
老鬼指着旁边说道:“不在这里么,你瞎啊?”
再一次响起那声音,却有漫天的鲜血扑面而来,我居然将这个恐怖的马疯子,从中间,给一刀劈成了两半。
然而他显然没有预计得到,这逸仙刀无论是出刀的角度,还是速度,都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间放弃了。
什么鬼?
咚、咚、咚,咚、咚、咚……
这声音虽然充满了无边无际的大法力,然而给我的感觉,却凭空生出一丝恐惧来。
m.hetushu•com的手没有动,但是逸仙刀却动了,它在一瞬之间,从我的手中跳了出来,然后朝着那只拍向我额头上面的手掌斩去。
马疯子的脸上,还带着笑容,他对我平静说道:“我的想法,是毁掉玉龙第三国,而现在,你帮我做到了——你吸收了玉龙第三国核心的所有龙气,这儿将会变得不毛之地,寸草不生,那些享受着祖先荣光和权力的家伙,终于得离开这个地方,变得一无所有了,哈哈哈……”
在他面前,几乎没有任何对手。
玉龙第三国的国主被斩杀当场,身首分离,国师被击飞到了山壁上去,生死不知,段侯爷重伤,另外一个老头子居然被手撕成了两半,还有一个,不知所踪。
我试图抓着他爬起来,结果一个踉跄,又跌落在了血泊之中,感觉那些龙脉之气已然消失一空,此刻的我浑身无力,仿佛一个大病初愈的人一般,不过意识却迅速回来。
这一招,叫做力劈华山。
啊!
我愣了一下,说还好,我很好啊?
对方来得非常快,整个时候我避都避不开,能够做的,恐怕只有疯狂运转着那玄武金刚劫,用来抵御这致命的攻击。
他仰天大笑着,然后缓缓升空,消失在了我不知道的空间里去。
一掌毙命,妥妥的。
此时此刻,所有的语言都变得无比的苍白,我张大着嘴巴,无意识地大叫着。
如同男人的第三条腿一般。
我用手指摩挲着这疤痕,越摸越觉得有可能,而旁边和-图-书的老鬼则笑了,说老王,你特么的一天三变样啊,刚才还像是个娘们,现在又是二郎神了——不过,多了这么一个“三只眼”,反倒显得爷们一点儿了。
我左右一望,说小米儿呢?
老鬼在旁边也十分激动,说对啊,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老王,你居然还把那家伙给杀了,一刀劈成了两半,简直是碉堡了!
逸仙刀。
当马疯子变成了两半,中间的内脏和鲜血飙射的那一刻,我感觉浑身一阵发软,一屁股坐在了血泊里,意识游离。
我低头一看,瞧见我的右手上面,可不正牵着小米儿么,瞧见这小宝贝儿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和满是关怀的表情,我的心中就是一阵温暖,不顾身上的污秽,将她给抱得紧紧,深深吸了一口她头发里的香气,忍不住说了一声脏话:“妈的,真没想到我们居然活了下来。”
我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使劲儿甩了甩头,果然耳中轰鸣,眼前一片空白,什么也瞧不见。
好漂亮的名字,好霸气的名字,中山先生的字,便也是叫做逸仙,它竟然能够跟国父的名字相重叠,仿佛隐隐喻示着什么一样。
啪叽一下,那张仿佛笼罩了全世界的手掌,就变成了一坨血肉。
唰!
那些所有的伤害和恐惧,在一瞬间都全部爆发了出来,使得我通体舒畅,竟然有一种在津门水牢之中,打通了任督二脉的那种畅快之感……
斩杀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当我抬头看向他的时候,他终于张http://www.hetushu.com口了。
恍惚间,我似乎瞧见了没有化魔之前的马疯子,他飞到了半空之中,牵着他的外孙子。
我松开小米儿,在四周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逸仙刀的踪影,不由得一阵错愕,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额头,才发现那儿出现了一个疤痕。
听他的话语,我有一种照镜子的强烈想法,而这时,那段侯爷却终于走到了我的面前,冲着我躬身说道:“段某人在此,多谢王小哥对我玉龙第三国所有人的救命之恩!”
这刀柄是木头做的,而那木头则温润如玉,虽然有木头的纹理,却如同女人的小手一般柔滑。
是刀柄!
过了好一会儿,我感觉有人在推我,下意识地朝那人望了过去,却见此人竟然是老鬼。
这个时候,我才从自己的世界里挣脱出来,瞧见一只手掌,将整个空间的炁场都给封锁了,然后突然间就出现在了我的额头之上,将我所有的气息和生机都给锁住。
从马疯子的体内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就好像狗熊的咆哮,而紧接着马疯子身上的黑气狂涌而出,他本人也张口说道:“你这个规则破坏者,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在对方发力的一瞬间,在我身边疯狂游弋的龙脉之气,在一瞬间锁定在了我的右臂之上,我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那悬空浮动的逸仙刀,然后朝着前方,猛然一刀斩落。
我虽然弄不明白,不过却还是知道什么叫做淡淡的装波伊,于是冷冷地说道:“刀,确实是逸仙刀……”
是个人都会。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