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四十六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段宝婷与我挥手,说好,这一次不算,下回一定热情招待你们。
段宝婷笑了笑,说你不要觉得我们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里的桃园中人,外面什么样子,其实我们是知晓的。
显然,这国主虽然在我看起来不咋地,但是在玉龙第三国众人的心目中,却是个不错的头儿。
身边人来人往,而我则没有闲心管得太多,而是盘腿坐下,行了一遍气息,感觉到之前的龙脉洗刷,将我的身子强化不少,不过我到底还是修为有限,并不能容纳那种强度的气息。
画面转动,那黑影便浮现到了我们的眼前来。
我点头,说请讲。
段宝婷跟他们解释,纷纷诧异,说原来如同一麻风病人,现在这般,却好像天神下凡一般,实在了不得。
她这般一说,我也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笑了笑,说也对,我只是提醒一下你,如果你们有办法的话,那是最好不过。
一番静坐,不知不觉就过了许久,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睁开眼睛来,却瞧见是那段宝婷。
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只不过在什么山,唱什么歌,你们躲进小楼成一统,自立为国,也无人说你们什么,但倘若出到外面去,可能就需要遵守别人的规矩,这个你可忍得?
我一愣,回忆了一番,有些难以置信,说不会吧,我们之前逃入那通道里面的时候,分明是瞧见海贝图已经被那鬼胎少年给扑倒了和-图-书的啊?
我说那你们是怎么决定的?
玉龙第三国之中,倘若说还有谁能够让我尊敬,也就只有这大理后裔、段氏父女了,瞧见那段侯爷向我行着大礼,我慌忙摆手,说侯爷何必如此客气,大家不都是为了活命么?
段宝婷瞪了我一眼,放下东西之后,转身就走。
随着咒诀念出,前方的空气变得一阵浮动,模模糊糊的,随后画面清晰了几分。
啊?
篮子里面有馒头,还有一些烤羊肉,味道其实不错,不过小米儿惯于吃带毒的虫类,老鬼刚刚饱饮一顿血餐,至于李静静两位姑娘,受到了惊吓,食欲也有一些不振,稍微吃了一些,浅尝则止,只有我一人胡吃海嚼,将食盒里面的所有东西都给塞进了肚子里去。
对于这个,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而李静静两女归心似箭,我也是理解,不过外面出去之后,也是连绵的雪山,凭着她们两人,根本走不出去,只有拜托她们耐心等待。
我与他客气两句,而这时周围的人则聚拢了来,那段宝婷瞧着我,说你还真的是扮猪吃老虎啊,这般厉害,竟然还跟我装得那般低调,差一点儿我都给你骗了呢。
有人认不得我,低声问这人是谁啊?
我说这个我知道,要不然海贝图等人也不会出去强掳女子。
没有死的海贝图,正在与一群来意不善的家伙说些什么,不时朝着外面指了过去,情绪非常狂m.hetushu.com躁的样子。
她没有了胯下白虎,不过个儿还是挺高的,提着一些食物来到了我们的面前来,说你们饿了吧,这里有一些吃的,你们将就着吃一点儿。
她咬着嘴唇,最好还是开了口:“海贝图没有死。”
我下意识地眼皮一跳,说你们确定要出去?
之前的时候马疯子用秘法堵住了出口,不过此刻被玉龙第三国里面的老学究给恢复了,我们很轻松地就离开了那秘境,回到了玉龙雪山附近的山谷之中。
龙脉之气。
原来使用这逸仙刀的办法,就是使用龙脉之气与其产生勾连,最终让它变得如同我的手臂一般。
段宝婷叹气,说马疯子这边一乱,却是将整个玉龙第三国的生机抽尽,我父亲问了国中老人,得到的答案,是这个地方将会慢慢荒芜,草不长、树不生,牛羊都会灭绝,变成一处不毛之地,即便是重建家园,也是没有什么用处。
我四处打量了一番,瞧见出口这片的草地上布满了帐篷,灯火阑珊,到处都是火把,不由得疑惑,说这是怎么了?
听到我话语里面有刺,段宝婷的眉头皱了一下,不满地说道:“海贝图、苟智他们与你有恩怨,你找他们去便是了,又何必来我这里发生么牢骚?”
段宝婷犹豫了一下,说族人吵了一下午,现在还是没有什么头绪,不过我听我父亲说,既然如此,那就暂时封存起玉龙第三国来,我们这些人,hetushu.com都搬到外面去住。
既然是重创,一时半会也是没有办法好转的。
如同杯子,不管接再多的水,都会溢出去。
众人悲恸,而那边的通道处又涌出了来人,却是得到了通知之后,从尽头回来的段府众人。
段宝婷说对啊,怎么了?
作为白虎队的队长,段宝婷昨日就已经打听清楚了,对我说道:“他的确是有被那鬼胎扑住,不过却并没有死。”
这事儿应该是挺隐秘的,段宝婷肯跟我们讲,已经是十分难得了,我也没有为难她,对她挥挥手,说道:“那我们走了,你多保重,以后若是在外面安了家,我过来找你玩儿。”
宋家人不希望我与那火焰狻猊有任何联系,而它偏偏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变成了不得不交房租的可怜租客;而黄金王家就是不肯教我那逸仙刀的操纵之法,结果却最终还是让我误打误撞通晓了。
辞别段宝婷,我们往山下走,一直来到了我们之前藏身的冰缝附近,刚想找过去,结果老鬼突然停下了身子,手一挥,让我们都停下,并且藏好。
老鬼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们便找到了在玉龙第三国主持大局的段侯爷,向他告辞。
众人围着我们夸奖一阵,这才停歇,回过头来,瞧见地上身首分离的国主,许多人的心中忍不住就生出了继续悲凉来,有人甚至直接跪倒在地,悲恸大哭了起来。
然而此刻却是不同,我能够感觉得到,只要m.hetushu.com我恢复了足够的气息,便能够再一次操起这把刀。
我耸了耸肩膀,招呼大家过来吃东西。
世间事,当真是奇妙到了极点。
在此之前,我虽然行气之时,能够感受到逸仙刀的存在,不过终究还是外物,譬如阑尾,没有办法有任何联系。
当然,至于他们离开了这里,到底会怎样生活,就不关我的事了。
我还瞧见了那头被我们降服了的白虎,它的身上是李静静两女,毫发无损。
此人却正是之前段宝婷告诉我的家伙。
段侯爷过来与我打过招呼之后,便与自己女儿组织人手,前去救人。
我说为什么?
入目处是一片皑皑的白雪,山风如刀子,飕飕刮过,段宝婷与我们挥手告别。
大灾过后,一片狼藉,仔细回望整个玉龙第三国,发现万物枯萎,整个聚集地已经被风雪掩盖,到处都是一片死气沉沉,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去,又有多少人需要救治。
段宝婷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也许那鬼胎真的把他当做哥哥了,所以就没有杀他,我也是后来的时候段保保说起的,他告诉我,说海贝图跟他大伯在一起,屡次想要对你们不利,结果最终还是被拦住了,然后被国师给送出了这个地方,至于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我瞧见那画面上,有七八个穿得严严实实的男人,有人持剑,警戒洞口,而有人仿佛是首领一般,正在对角落里的一个黑影在说话。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和-图-书那冰缝下的熊窝,让李静静两女扭过头去,然后开始施展起了“镜花水月”的手段来。
我与老鬼都需要时间恢复,因为无论是老鬼对鬼胎少年,还是我对马疯子,都是遭受过重创的。
而他们则会在不久以后的一段时间里,陆陆续续地迁出玉龙第三国。
老鬼在旁边瞧见了,笑,说人姑娘挺不错的,特地过来给我们送吃的,你多少也给点儿好脸不是,何必这般呢?
段侯爷恭敬说道:“可那贼人到底还是给你斩杀了的,就这一点,足以让我玉龙第三国的众人感激不尽。”
所以大部分的龙脉之气消散在了空中,而另外一部分,则在我与逸仙刀之间,搭成了一道桥梁。
老鬼凝望了好一会儿,张口对我说道:“黄家的杀手,来了。”
他之前阻止我们离开,是因为尊重廷议,而此刻那最终拍板的人都已经身首分离,而马疯子又是我给亲自宰杀的,段侯爷自然没有约束我们的道理,便让段宝婷送我们离开这里。
临行前的时候,段宝婷低声对我说道:“有件事情,父亲不让我跟你讲,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知道的好。”
我与老鬼两人相互搀扶着,来到了那祭堂附近的一个角落,瞧见那洞顶之上垂落下来的尸体,然后开始努力地回气,让自己尽快回复状态,免得又有什么新的变故在。
如此又过了一个夜晚,次日清晨的时候,我已经将身体里面的淤毒都给排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