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四十八章 彝族村寨,强取豪夺

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骆大兵是骆家屯里一霸,在我们这一带地方也是有名有姓的,很厉害,而且他还有五个异性兄弟,他们六人在我们小凉山一带横行无忌,被称为小凉山六狼,连我师门都有些忌惮。”
少年抹着眼泪说道:“我爷爷在山里的小溪里捉到了一条赤练蓝蛇,这蛇十分罕有,毒性十分强,便带回了家里来,结果给骆家屯的骆大兵一伙人知道了,非要逼着我爷爷把东西交出来,以一千块钱收购——这赤练蓝蛇的毒液十分特殊,只要养着,每年产出的毒液都能够值十万以上,我爷爷自然不愿意。他们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借故打伤了我叔叔,然后说今天还要过来……”
大光头抱着膀子笑,就好像在看戏一般,而少年黄石被爷爷痛哭流涕地劝解着,没有办法,只有咬牙忍着,驼背老头劝完自己孙子,然后带着大光头来到了自己的卧房,点了煤油灯,走到了床尾处的一个大陶缸前,打开盖子,往里面一照,结果愣住了。
少年似乎被我劝动了,点了点头,说也、也行吧,我回头去问问师门,看看他们能不能帮着养一下。
这一回我接着月光,倒是瞧清楚了对方模样,原来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而他手上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刀具,而是一根削尖了的竹子。
我这边刚刚开始,突然间就听到前面一阵吵闹声,黄石转身离去,我则事儿http://m.hetushu.com进行到了一半,不得不等了一会儿,解决完毕之后,草草处理,然后走到了房子前面来。
他刚刚这般说,那少年黄石顿时就忍不住了,站出来,说骆大兵,你这是欺负人。
我说既然如此,你肯定是打不过对方的,既然如此,又何必与其玉碎呢?少年人,来日方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我瞧见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大光头,脑袋上有好几个狰狞的疤痕,左眼吓了,露出发白的眼珠子来,十分可怖。
小样儿,我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分愤怒来,瞧见对方刺来的那东西并不算锋利,连后退的想法都没有,而是侧身移开,然后施展出十三层大散手,朝着对方抓去。
驼背老头对自家这孙儿有些无奈,瞧见他这般坚持,也就改了口,说两位客人,真的不好意思,碰上这样的事情,也是没法子的,一会儿那骆家屯要是来了人,你们站在旁边瞧着就是了,别管这事儿,可曾晓得?
我也只是旁观者,路过说句话而已,听他这般说,不由得好奇起来,说既然如此,那你准备怎么办呢?
我们满口子答应,然后被黄石引到了他的房间里来,刚刚坐下不久,便端来了两碗苞米饭和一小碟咸菜。
他一连串地问,让少年有些晕,而老头则摇头说道:“你别以为跟顾老西他们学了点儿本事,尾巴就翘上了天和*图*书,只要我没死,这老黄家,就得由我来做主!”
我眯着眼睛,说我瞧你这身手,有点儿功夫,是哪里学的?
我吃得有些撑,让老鬼帮忙看着小米儿,便问黄石厕所在哪里。
大光头满脸狞笑,说就是欺负你,咋了?
黄石带着我们来到村东头的一栋房子前,房屋老旧,黑乎乎的木板,房门紧锁着。
那人没想到我居然会还手,下意识地一避开,然后又朝着我刺来。
刺杀?
老头说那也只是你说说而已,这点儿毒液,哪里可能卖那么多钱?
老鬼耸了耸肩膀,说估计是认错人了吧?
黄石一听到这个,顿时就气炸了,说凭什么啊,明明值千百倍的东西,一千块就卖了?
路上的时候,他告诉我们,他叫做黄石,而他的师门星岩坡是一个以彝族人为主的宗门,最早是由一个彝族土司创立的,是滇南一带挺有名的修行门派,当然,比起太上峰等处,却又弱上一些。
那少年眼睛里面还流着泪,怒气冲冲,我想着也是认错了人,往后又退了两步,牵着小米儿的手,说孩子,我们只是路过的游客,一时间迷了路,想在这寨子里找个地方歇一歇,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一愣,瞧了老鬼一眼,说什么意思这是?
我、老鬼和小米儿三人在那少年的带领下,朝着这个夜幕之中的彝族村寨走去。
话还没有被说完,那黄石就上前来打断,说他们是我m.hetushu.com请来的客人,你不接待,我接待;走,去我房间里,回头我给你们送吃的过来。
他过去敲门,说爷爷,我回来了,开下门。
少年黄石有些不好意思,搓着手说道:“家里就这些吃食,两位将就一下。”
他说完这些话儿,方才注意到我们,说不知道几位是……
黄石他找了点儿草纸给我,带着我到了后院去,那厕所和猪圈在一起,农村里常见的那种茅坑,环境十分差劲儿,我有点后悔问这事儿了,早知道的话,随便找个山林野地里解决就可以了。
我们拱手,说这个理解,我们另外找地方……
我说骆大兵的身手怎么样?
少年咬牙说道:“我才不呢,东西是我们抓到的,凭什么送出去?”
粉雕玉琢、呆萌可爱的小米儿成为了最有力的证据,那少年手忙脚乱地丢开竹枪,说啊,对不起,对不起……
大光头瞧见他身子僵直,赶忙三两步走过去,伸头一瞧,顿时就怒了,说那蛇呢,跑哪儿去了?
瞧见对方并不是什么厉害角色,我反倒是冷静了下来,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喊道:“小孩儿,别乱来,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一愣,瞧了老鬼一眼,说怎么?
他没有二话地把我们往里面推,我有心想瞧一眼那恶霸骆大兵,便半推半就,与老鬼进了屋子里。
少年黄石就像个火药桶,一点就着,扬起拳头就要冲上去,结果被他爷爷死死拦住,苦苦和-图-书哀求他,让他不要冲动。
这莽莽群山之中,自有草莽深藏,这少年能够藏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并且在最初的几下子,还给我极大的威胁,就知道这个地方的民风彪悍得很,我了解之后,对他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既然你爷爷没有办法拿住那什么蛇,不如找个大价钱给卖了,又或者你拿去你师门之中,或许还能混点资历!”
我们穿过那彝族村寨,一路走着,不时有鸡犬相闻,这寨子在深山里面,都没有通上电,除了一部分人家点了煤油灯之外,许多的房子里都是漆黑一片。
老鬼笑了,说没所谓,旅途中人,有什么可讲究的,能有一口热饭吃,一个地方睡觉,就已经足够了。
我听着,感觉应该跟丽江十三镖差不多。
我瞧着这少年应该并不是有意偷袭我们的,便出声问道:“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他说我在星岩坡那里跟人学艺,听到这事情,特地跑过来的,没想到没有等到骆大兵,还把你们给误伤了,不好意思。
不过当着黄石的面,我也不好这么说,再说我也是农村出来的,这点儿倒也是可以忍受的,便硬着头皮进去解决。
老头说你能走,我和你叔能走么?这些田土能走么?我们老黄家的老宅和祖坟,能走么?
我上前拱手,说老大爷,我和朋友是进山旅游的驴友,一不小心就迷了路,想着在寨子里找个地方歇息,正好在寨子口那儿跟黄石遇到,和_图_书他便带我们来了。
驼背老头点了点头,说哦,这个啊……若是平日里,你们都是贵客,不过今天不行,小老儿家里出了点事情,不想连累诸位。
敲了两声,那门从里面打开,一个稀疏头发的驼背老头儿提着灯走了出来,冲着他喊道:“石头你总算回来了,你刚才吓死我们了知道么,虽说你在星岩坡学了些本事,不过那骆大兵一伙人可都是豺狼虎豹,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们咬牙吃亏算了。”
那人正在冲着驼背老头呼来喝去,问那条赤练蓝蛇在哪儿,老头儿先是求饶,结果被骂得狗血喷头之后,只有老老实实地认栽,说那行吧,我去拿。
这人便是骆大兵,而他身边还有五个同样凶悍的汉子。
少年捏着拳头,说我要跟骆大兵那伙人拼了。
那苞米虽然是粗粮,不过吃起来却很香,配上老坛子的咸菜,我和老鬼这几日风餐露宿,也是饿了,三两下便吃进了肚子里。
少年紧紧握着手中的竹枪,冲着我们吼道:“滚,你们不要来了,那东西是绝对不会卖给你们的!”
黄石瞧见老头不以为然,说我在星岩坡学过的,这东西能够治疗癌症,黔阳、锦官城和渝城的那些老板过来收,能值大价钱的,爷爷,你不能给他们,实在不行,就把蛇送星岩坡去,我求师父罩着咱们家。
瞧见劝动这少年,我们便准备进寨,他招呼我们,说你们若是要找地方吃饭歇息的话,不嫌弃的话,便去我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