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四十九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一人应对骆大兵,算得上是游刃有余,然而其余人一同冲上来,顿时就有些手忙脚乱了,一不小心,后背给人拍了一掌,火辣辣的,突然间也恼了,说你们这是来真的了?
不光是骆大兵,还是其余的五个结拜兄弟,不由得都哈哈大笑了起来,骆大兵更是笑岔了气去,揽着黄石的肩膀,说小子,那劳驾问你一句话,老子横行霸道这么多年了,苍天什么时候有空理我过?
我说现在的问题就是蛇不见了,你们再怎么逼,还不是没有?
说罢,我伸手去抢黄石,结果骆大兵抬腿就朝着我踹了过来:“有你特么的什么事?”
他一动手,那忍耐许久的少年黄石顿时就爆了,一下子就冲到了跟前来,朝着那家伙的后背砸去。
我和老鬼也挤在卧室门口,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愣住了,而那大光头更是一把揪住了驼背老头的领口,恶狠狠地骂道:“黄老头,你不肯卖就不肯卖,拿我当傻子骗有意思么?”
果然不愧是小凉山六狼,单个儿拎出来,或许并不算很强,但是合在一块儿,却产生了质变,无论是配合,还是进攻,都变得十分强势起来。
有一个长头发的汉子伸手拦住了我,不让我进去。
所谓强者之心,信心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构成。
我和老鬼不想显露身手,也不想拼命,只得在院子里不断地腾挪跳跃,避开对方凶狠的攻击。
骆大兵一把推开了黄老头,按着黄石的嘴巴,http://www.hetushu.com冷笑着说道:“我就强取豪夺了,怎么的?”
瞧见这两边一触即发,准备要打起来一般,我瞧了老鬼一眼,走上前去,伸手说道:“哎呀,你们两边都消消气,谈生意嘛,不是这个样子的……”
骆大兵一声厉喝,然后冲着周围的五名大汉喊道:“兄弟们,咱可不是过来玩儿的,给我一起上,拿下这个家伙!”
短暂的时间,狭小的空间,两人的手掌噼里啪啦地拍打着,而在那一瞬间,我便差不多能够估量起这骆大兵的修为来。
他话音未落,却也给人偷袭了一把,回过头来,却是一直挨在门边的老鬼动了手。
他气势汹汹,然而却不知道大光头骆大兵早有准备,反手一抓,拿住了黄石的拳头,回过头来,恶狠狠地冲着他说道:“小逼崽子,老子忍你很久了,听说去星岩坡那边学了点儿本事,就自以为翻天了对不?别说是你,就算是顾老西在老子面前,你信不信我照样扇他?”
黄石口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叫声,顿时就给掐得死死,双目似乎都快要凸出来了一般,显然是骆大兵那儿用上了劲。
我说我就一路过的游客,看不惯你横行霸道,怎么地?
我说不是,人黄大爷不是不卖给你们,只是那蛇不丢了么,我觉得大家与其在这里僵持,还不如赶紧去找蛇呢……
骆大兵挟持着少年黄石,然后扭过头来,看着驼背老头,一字一http://m.hetushu.com句地说道:“黄老头儿,咱们也是乡里乡亲的,你对我想必也应该有过一些了解,应该知道我能够下得了多狠的心。现在我把你孙子的生死,让你来做选择——想他活,那就把蛇交出来;想他死,没关系,那蛇你留着生崽,不过这人,可就救不活了!”
那人瞧见是黄老头,不以为意,随手抓去,然而那棍子似缓实疾,骤然而至,却是一下子将其撂倒。
一屋子的人又轰然笑了起来,笑过之后,那几个人将门口的我和老鬼给团团围住,一个斜眼汉子冲着我说道:“怎么着,是不是皮子痒了,准备强出头啊?”
黄老头一旦出手,绝对不留情,骆大兵等人仓皇逃离,他直接拎着棍子就追出,朝着寨子前方扑了去,我们并没有跟着,而是扶着地上的黄石回到了房间里。
闭嘴!
听到他的挑衅,我并不畏惧,反而是血一下子热了起来,哈哈一笑,说好,我也想领教一下,你这横行乡里的恶霸,到底有什么本事。
骆大兵眉头一挑,说真的当我是傻子?那蛇有多重要他不知道,怎么可能丢了呢?
对方的无耻让黄石有些难以招架,他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最终才憋出了一句话儿来:“苍天有眼,你们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骆大兵露出了一排雪亮的牙齿,说哎哟,还真的有人敢跟咱骆爷较劲?那好,既然你要作死,我也就成全你了,小子,来吧,使出点本事m.hetushu•com来,让我看看你这多管闲事,到底是哪儿来的底气。
他打量过了之后,淡淡地说道:“三只眼,看着眼生啊,什么来路?”
我照顾着接近昏迷的黄石,刚刚把他放到了侧厅的凉床上,这时老鬼突然在房间里叫我,说老王,你最好过来一下。
骆大兵摇头,说那可不一定,人这东西呢,都贱得很,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不给他们一点儿厉害瞧一瞧,还真的就给蒙混过关了。
我说敢杀我么?
眼看着黄石就要给骆大兵掐死,我终于耐不住了,使了些手段,一下子就挤到了跟前来,冲着骆大兵说道:“买卖不成仁义在,何必闹出人命官司呢?”
两人在这狭窄的房间里电光火石地拼了十几个回合,胜负不分,那骆大兵顿时就两眼冒光,来了兴致,说好啊,我说黄老头你挺老实的一人,怎么会耍弄这些花花肠子,原来是请来了帮手啊?
而在她的手上,则有一条被咬得稀烂的长蛇……
黄老头给逼到了角落去,听到这话儿,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我真的不是……”
我这话儿一说出口,那骆大兵顿时就来了兴趣,将黄石丢给了旁边一个汉子,眯眼打量了我一番。
骆大兵斜眼瞧了我一下,说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就纳闷了,你们两个一脸衰样的家伙,到底是谁啊?这有你说话的地方么?
骆大兵冷笑,说老子现在就杀了你,教你做人……
我没办法,抛下黄石,走到www.hetushu.com了房间里来,结果瞧见小米儿正蹲坐在地上。
被人给蔑视了,我略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说道:“我们是谁不重要,但有事的话,好商量,没有必要动手动脚的吧?再说了,强买强卖,破坏市场规律,这个在我们国家,是犯法的,你们可知道?”
他说着,一把就掐着黄石的脖子,将他给高高举了起来。
驼背老头费力解释,说不是,我说的是真的……
报应?
整个过程,我和老鬼都有些呆滞,弄不明白那黄老头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驼背老头一脸焦急,说那蛇我明明养在缸里面的,之前的时候还看过一眼呢,怎么好端端的,就不见了呢?
一棍之后,驼背的黄老头仿佛打了鸡血一般,一根棍子上下飞舞,却是将骆大兵一群人给打得鼻青脸肿,最终落荒而逃了去。
那骆大兵眉头一皱,伸手探来,我毫不犹豫地就是往前一搭。
双方形成僵持,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屋子里传来了一声厉喝。
我和老鬼两人都动了手,一时间屋子里一片喧闹。
黄石的拳头给捏得紧紧,挣脱不开,一张脸憋得通红,不过少年人就是嘴硬,说你们这样强取豪夺,就是不对。
他这一脚又快又疾,我给踹到,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顿时就来了火气,说骆大兵你是不是在这一片横惯了,真的以为没有人敢治你对不?
到底是横行一方、还让那星岩坡为之顾忌的土豪恶霸,这家伙的修为十分雄厚,显然是修炼多年hetushu•com的老手,而且手段挺足,即便是我用了十三层大散手,与其交手,也能够感受得到对方宛如泥鳅一般的油滑。
山野之中有草莽,这是一个挺厉害的高手,不过我也没有半分惊慌,而是耐下性子来,跟对方交手。
黄石给骆大兵牢牢地控制着,挣扎无效,整个人都有些憋足了,牙齿咬得咔咔响。
原本畏畏缩缩的黄老头却是拎着一根磨得油光水亮的长棍冲了出来,他没有二话,直接一棍扬起,朝着抓着黄石的那家伙给冲了过去。
两人的手掌触碰,在一瞬间立刻交起了手来。
啊!
骆大兵冷冷地望着我,说你不怕死?
骆大兵说看不惯可以啊,不过你确定你敢管这事儿?你能够承担得起这里面的后果么?
一伙人从屋里打到了屋外,双方的实力算得上是均等,不过对方到底人多势众,不一会儿,就将我和老鬼给围住了。
犯法?
骆大兵见他还是这般嘴硬,冷笑了一声,说你真的把我当傻子了对吧?
这分明就是一顶尖高手啊?
我说啥后果?
我说等等,老鬼很坚持,说你过来。
在玉龙第三国里,我最大的收获,就是与颅内的逸仙刀产生了联系,并且能够将其纳为己用,随之而来的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信心,那是在斩杀了马疯子之后所感受到的。
黄石双脚离地,一下子就呼吸困难了,他拼命挣扎着,然而就他这点儿修为,与骆大兵相差得着实太远了,最终还是没有能够逃脱得了对方的魔掌。
赤练蓝蛇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