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五十章 黄老头,有杀气

然而一想到跑,我的心里又犹豫了一下,毕竟做完坏事,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跑了,其实也是一件麻烦事儿。
这回事儿也太诡异了,荆门黄家,怎么会跟这一个居住在深山老林子里彝族村寨的驼背老头还有联系呢?
有杀气!
他答应了那人,会帮忙找到那两个小畜生。
说话的那人,却是刚才追击小凉山六狼的黄老头儿,而跟他讲话的人,从那话语里面揣摩,却是追逐我们的黄家杀手。
黄老头儿是跟黄门郎的父亲有一些私人恩怨,因为自己修为低微,也就自己离去了,跟其他的兄弟却还算是挺亲的,特别是黄养天的爷爷,当初他走的时候,十里相送,那情分,绝对是亲兄弟。
做了坏事逃逸的感觉真的不是很好,我们趁黑而逃,离开了这个彝族村寨,一路想着西北方向逃去,走了二十几里山路,爬到了一处高山险峰之上,已然是半夜时分。
小米儿正津津有味地啃着那长蛇呢,听到这个,顿时就委屈地流出了眼泪来,呜呜一哭,却是将那长蛇给扔到了地上去。
看得出来,这玩意真的很珍稀,连这残羹冷炙,老鬼都止不住吸了两口。
这才是关键,如果我们搞不清楚,不管逃到哪儿,身后的麻烦都会不浅。
老头子一遭觉醒,心头恶念横生,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碰到了尾随而来的黄家追兵。
我和老鬼两人商量一阵,越发感觉头疼,知道这儿不能久留,倘若夜间和-图-书一过,到了白天,对方筹集了人手,即便这洞子在隐秘,也会被找到,而到了那时,妥妥的瓮中捉鳖,哪里有逃脱的机会。
我正纳闷着,突然听到老鬼催促道:“走了走了,不要再停留了,我们本来就是一屁股的麻烦,你还准备再招惹一些么?”
我靠近了洞口之前,竖起了耳朵,便听到有人在不远处低语着,一开始的时候模模糊糊,过了一会儿,当我集中精力捕捉那声音,便能够听得清楚了。
我故作不解地说道:“哦,是么?”
老鬼笑了,说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那熊孩子带我们回家,就指望着那骆大兵过来耍横的时候,我们能够站出来“见义勇为”,也就是说,他准备用一顿饭,收买我们当打手,小小年纪,能利用道德绑架来算计,也算是不错的人才了。
我不知道黄家追兵的领头人到底是怎么跟黄老头儿描述当时的情形,总之残暴狡诈这四个字,是安在了我们的头上。
在兄弟面前,我毫不隐瞒,点了点头,说对,我觉得人家带我们回家,给我们饭吃,不回报也就算了,还把人家的宝贝给吃了,这事儿有些欠妥。
我耐着性子听了一会儿,越发地心惊胆战。
当下我们也是叫醒了小米儿,摸出了洞子。
老鬼嘿嘿笑,我觉得良心受扰,不过到底还是没有什么办法,只有闭目修行,不知不觉运行了十几个周天,精疲力竭之后,昏昏沉沉地睡http://m.hetushu.com去。
你这是在孝敬老人么?
强取豪夺是真小人,而偷奸耍滑是伪君子,更加遭人憎恨,他将自家孙儿黄石摇醒,问清楚了来龙去脉之后,止不住地心头冒火,准备要拿住那两个逃跑的小子,教训一下他们。
三人都有些疲惫了,老鬼在这儿找到了一个山洞,先进去查探一番,然后带着我们进去歇息。
老鬼说你别自责了,事情既然已经出了,那就这样吧,总不能叫小米儿重新吐出来吧,你也别怪她了,这事儿,我也有一份。
老子一身修为,怎么可能被你们这些乡野的粗鄙汉子欺负了?
关键的问题在于,黄家的追兵,为什么能够这么快地确定我们的方向,并且照过来。
这些人离去之后,我和老鬼低声交流,得知了这大概的情况,止不住地心中发冷,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来。
商谈完毕之后,他们开始搜山。
我睁开眼,瞧见老鬼俯身蹲在洞口位置,却是早已醒来,而我则悄无声息地走到了他的身边,老鬼回头瞧了我一眼,将右手食指竖在唇上,示意我安静,不要出声。
我感觉一阵蛋疼无比,而老鬼则走到我身边来,对着我低声说道:“那啥,老王啊,要不然,咱还是跑了吧?”
老头儿大发神威,打得小凉山六狼抱头鼠窜,一番追逐之后,心中的愤怒却又冷却了下来,回到家中,才发现孙子带来的客人已然不见和-图-书了踪影。
跑?
经过寨子外的一条阴沟,我们顺手将那条蛇尸丢进了里面。
我说你就惯着她吧,为了分摊责任,居然也跟着吸了两口血……
那黄家老头儿跟荆门黄家有关系,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但这并不是最让人头疼的。
我擦咧,当瞧见小米儿手中那条脑壳被咬得稀烂的长蛇居然还流出了蓝色鲜血来的时候,我心中顿时就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老鬼开解我,说你不能这么想,事实上那少年领着我们到他家,应该也是另有目的。
然而刚刚出来,突然间一股冷风就在耳边轻轻吹拂着,我的心中一跳,暗道不好。
正好带队的那中年人知道这老头儿,而且还是很近的关系,双方一见面,并没有打起来,反而是平添了几分“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戏码,然后黄老头儿得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他二哥的孙子黄养天,就是被那两个小子给残忍的杀害了去。
然而这誓言最终还是破了,当他发现自己最爱的孙子被别人拿捏在手中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
他活了那么多年,人老成精,都不用多想,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呃,咱可没有那么多闲钱来赔,数一数钱包,算上白天在集市上吃粉时补的零钱,我和老鬼两个穷光蛋的兜里面加起来,还有二十二块五毛。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凛冽而又森寒的杀气,直指人心!
对,刚才那驼背黄老头突http://m.hetushu.com然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我们也是瞧见了,小凉山六狼个个凶猛,论实力,加起来绝对超出了我和老鬼,然而即便如此,还给他打得满地乱窜,这要是给人家知道了咱女儿将那蛇给偷吃了,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黄老头儿一辈子住在这大山里,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熟悉无比。
即便是疲惫不堪,我也仍然坚持修行,照顾小米儿熟睡之后,我盘腿而坐,闭目修行,而老鬼则在我附近不远的地方半躺着,过了一会儿,幽幽说道:“老王,你心里面不舒服,对吧?”
老头儿曾经发过毒誓,此生也不会再用黄家手段,故而能够一辈子隐忍,安安稳稳地做着一个无害的山中老头儿,即便是别人欺负到了头上来,也丝毫不想着反抗。
她渐渐长大了,已经听得懂了人话,这是我第一次骂她,心中自然悲伤。
一年十万,十年百万,百年千万……
小米儿是个懂事孩子,一边委屈地抽泣,一边点了点头,胖乎乎的小手儿伸到了我的嘴里,却是想要我舔舐她手中的蓝色鲜血。
我叹气,说他倒也没有什么错,也许他只是更愿意相信人心里面的善良而已。
呃……
他倒也是有些手段,很快就在寨子外面的阴沟处,找到了那头已经变成干尸的赤练蓝蛇。
我低头一看,瞧见这家伙居然捡起地上的蛇尸来,深深吸了两口,也是一嘴巴的蓝色鲜血。
利用别人的感情,这事儿实在是太可恶了。
这还得http://m.hetushu•com了?
我说这个驼背老头儿怎么这么凶猛,原来此人居然是荆门黄家的一份子,在多年之前的时候,因为跟当时的主家,也就是黄门郎的父亲闹矛盾,于是就远走了南疆,最后在这个地方安下了身来。
呃?
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间我听到洞子外面有讲话的声音,下意识地就从深度睡眠之中苏醒了过来。
不过这一回,他倒是将那玩意给吸成了一条干尸,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我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领着两人走出了堂屋,先是查探了一下少年黄石的情况,发现他只是短暂昏迷,并无大碍,于是便离开了这房子,奔着寨子的西侧走去。
我犹豫了一下,瞧见小米儿还在吧唧嘴呢,顿时就气不打一处儿来,板着脸冲她低声吼道:“你以为这儿是你家呢,见到好吃的就随便拿,知不知道给我们惹了多大的麻烦啊?”
当听清了那声音时,我忍不住心脏跳动了一下。
我是个孩奴,她不哭还好,倒也还能够板着脸来训斥几句,这一哭,心中顿时就跟百爪挠心似的,自己个儿也都忍不住了,走过去,抱着她说道:“哦,哦,小米儿乖,咱不哭啊,不哭——不过爸爸得给你讲一个道理,那就是别人的东西,咱不能随便拿,这个需要征得被人的同意,你知道不?”
万万没想到,这一帮大人为之折腾拼命的赤练蓝蛇,一条每年能够产出十万以上财富的玩意,居然被小米儿当做了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