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五十一章 南海,同门

那人被我的一番话给说懵了,有些犹豫,而我则举起了双手,说马拜庭,你仔细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南海剑魔与南海剑妖,虽然都是南海一脉,但是门下传承却到底还是有一些不同,面对着这个凶猛而无情的“师侄”,老鬼也是恼怒了,纵身扑来,将其缠住。
我点头,说对,就是我……
我说南海降魔录,这心法亭下走马可曾有跟你讲过,还有南海龟蛇技,瞧你刚才的手法,应该也是懂的吧?
然而此刻我紧紧凭借着体内积累下来的龙脉之气,哪里能够和这个修行了几十年的马拜庭硬拼?
他说我管你们是谁。
伴随着老鬼的提醒,那家伙却宛如一头猎豹一般陡然冲了过来,我心中一惊,往旁边退开,那人的刀锋却抵临我跟前,冲着我胸口刺来,而他则发出了寒冷到极点的话语来:“杀手就要有杀手的职业道德和修养,只要是接了单,别说是南海一脉,就算是我师父死而复生,老子照样会把这刀插在他胸口去的!”
不过好在我并非一人在此,旁边还有一个老鬼。
感受到杀气的一瞬间,我身子宛如游蛇,朝着旁边滑了过去。
对方将信将疑,缓步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凝望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再确认一下,你叫做王明,对不对?”
她自然没有踹着,因为那大树的前方突然间就是一阵扭曲,有一个黑衣人浮现而出,手握黑色刀刃,朝着小米儿的头上斩落而和图书来。
我说的确如此,我刚才所说的话,绝对不是诳你,马拜庭,你我其实都是南海一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不如放下执念,通力合作可好?
铛!
他终于震惊了,说你们两人,真的是南海一脉?
我说你若不信,为何不问一问我们是否懂得南海传承呢?
我心中一跳,冲着那人说道:“阁下可是马拜庭?”
我往后退了几步,心中疑虑,而马拜庭却仿佛也受到重击一般,朝着旁边退去。
然而对方确定是亭下走马的传人无疑,对于南海龟蛇技也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总是能够瞧出我下一步的动作,将那锋芒递到了我的身边,让我在一瞬之间,就险象环生。
那人被我打断,心中十分不爽,不过他对于传承一事,还是十分自豪,所以也是耐着性子说道:“自然知道,我师父亭下走马的授业恩师,是南海一脉的南海剑魔,与当今天下十大一字剑,是同一个师父!”
那人用刀脊反撩,将老鬼给一下挡了回去,身子如同流水,仿佛又要隐入虚空之中,老鬼冷笑一声,说还想玩障眼法?
那家伙是个没有人性的东西,尽管小米儿不过是一孩子,在他眼中却并无区别,手中的长刀一扬,却是朝着旁边的小米儿给袭杀而去。
他倒也坦然,讲完这一句话,准备动手,我却开口说道:“慢着,你既然是亭下走马的传承,那么可知道,他的师父是谁么?和-图-书
他能够找到这里,并且在我们出现的那一刻出手,显然是有着很充足的信心击杀我们。
瞧见对方真的是下手不留情,我的心中也是一股怒火生出来,想着我与老鬼之所以拿他没有办法,一是对方神出鬼没,突然一下就没有了影子,二则是他有着兵器之力,随手一挥,便能够将我们给逼开。
我说那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砰!
我指着老鬼说道:“那人名叫老鬼,是南海剑魔的关门弟子,算是你的师叔,而我王明的师父叫做南海剑妖,论起辈分来,也是你的师叔辈——听到这里,你还准备动手?”
话语未落,旁边的老鬼突然惊声叫道:“老王,小心!”
他就是那个擅长追踪的高手。
那人站直了身子,抱着刀,傲然而立,说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唰!
老鬼的手段犀利,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他的速度,那是一种超出了肉眼反应的急速,给这人产生了极大的牵制。
面罩将那人的脸容给遮掩,让我们瞧不见他的表情,而他在愣了一下,却是回答我道:“你怎么认得我?”
我与其交手,总有一种慢半拍的感觉。
对方出手凶猛,那刀锋凌厉,宛如暴风骤雨一般扑面而来,我没有办法硬撼,唯有利用南海龟蛇技灵活的走位躲避。
对方一开口,我心中就确定了七八分,冷然说道:“我不光知道你是马拜庭,而且还知道你是以前天下第一杀手亭下走马的和图书传人,是不是?”
那攻击来得蹊跷,而人却是来无影去无踪,出手过后,很快却又隐藏了起来,而老鬼和我则在一瞬间背靠着背,左右打量,正暗自心惊的时候,突然间旁边的小米儿却是一个箭步前冲,朝着旁边的一棵大树踹了过去。
如此一番激烈交锋,那家伙的身子扭动了几下,却是又消失在了半空之中,无论是肉眼,还是炁场,却都难以捕捉到他的身影,而就在这时,小米儿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
想到这里,我当下也是将轩辕内经陡然运行,左手与心脏一齐发力,血液涌入头顶,一股气血喷薄,那一瞬间,一道金光就从我额头上的疤痕中射了出来。
对方除了诡异的身法和宛如幻象一般的手段之外,使出的招式其实我也都明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对于南海一脉诸般手段的理解,似乎要高出我们一筹,使得同样是一般地手段,在他的手上使出来,却变得更加恐怖一些。
小米儿一脚正中对方,那人跌落倒地,我也终于举起刀,朝着那家伙斩落而去。
只有跟这样的强手交战,我方才能够感受到自己的不足。
不过你有兵刃,我便是空着双手么?
那家伙偷袭再一次失败之后,终于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能够识破他障眼法的小米儿身上来。
我在围住对方的时候,还有意地四处打量了一番,发现周围并没有别的埋伏,也就是说,只有这个家伙在这儿。
和图书、老鬼和小米儿三人正好呈现出一个三角形,将这人死死封住,这时方才瞧见此人穿着一身全黑的劲装,蒙着面,脸上只露出一双凶狠的眼睛来,又黑又亮,身子习惯性地低伏着,挽着一把涂得漆黑的长刀。
那玩意在受到了我体内龙脉之气的滋润,就好像打气的充气娃娃,一下子就变长变粗,落在了我的手上来。
这就是袭击我们的凶手!
一刀在手,我没有任何犹豫,朝着前方就是猛然一扑,长刀由上而下,重重劈向了对方。
那人浑身一僵,说你想说什么?
不过那马拜庭本就是成名了十几年的杀手,最得意的也正是自己的速度,当下也是以快打快,展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来。
小心!
并非逸仙刀不厉害,而是因为我身体里的龙脉之气并不充足。
话音刚落,一大把沙土砸落在了对方的身上,使得他整个人都现了形状出来。
这是老鬼右手之上,浮现出了一大团的冥火,朝着他的后背印去,马拜庭挥剑来挡,而被他一直欺负了的小米儿却在这关键时刻飞出了一脚来。
我低头一看,却见一道锋芒竟然从地上伸出,朝着我的胯下刺来。
小米儿瞧见这家伙来势汹汹,慌忙躲闪,没想到那家伙杀心浓重,却是刀刀致命,将小米儿追得到处乱窜。
马拜庭感觉到了危险来袭,放弃了对小米儿的追杀,反手来挡。
逸仙刀!
我说既然如此,那么你就不该找我们麻烦。
我一个愣www.hetushu.com神,身子就是踉跄朝着退去,待那家伙将长刀一卷,朝着我扑过来的时候,我这才想明白了。
刀锋闪过,我踏着罡步走移。
三方一齐出手,而就在此刻,那家伙突然间身子一扭,一大蓬的光芒从胸口爆开了来,紧接着我们眼前一片刺眼的明亮,一瞬间失去了所有视力。
一道冷风贴着我的身边划过,我下意识地用余光打量,瞧见那山壁之上,居然有一道深深的印痕,直入其中。
那人冷然笑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做杀手的,对任何人都无仇无怨,只是替钱办事,两位对不住了,日后到了黄泉,自己知道,是荆门黄家找你们的茬,与我马某人无关。”
混蛋!
先前之所以能够将马疯子给一句斩杀,并不仅仅只是逸仙刀的作用,而是我将玉龙第三国所有的龙气都吸收入了体内来,在那一刻,形成了一种势不可挡的刀势。
那人冷笑连连,说两个信口雌黄的小儿,屁大点儿的年纪,还敢在我面前诓骗,真以为我刚出来闯江湖的?
我这时正好封住了对方的去路。
一声清脆的响声铮然而起,我感觉右臂一阵酸软,下意识地一愣,想着老子这把刀,好歹也斩杀过成魔的马疯子,那人活生生地斩成了两半,怎么在这儿,却感觉好像扛不动对方呢?
我大声喊着,而小米儿却似乎有所感应一般,身子骤然落下,躲到了一旁,这时老鬼却是在对方现身的一瞬间冲了过去,从侧面飞起一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