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五十二章 兄弟,同心

瞧见这伙人突然出现,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我们在村子里找到了一户无人居住的房子,在二楼的通风处找了个地方躺下休息。
我心中疑虑,而老鬼则伸出手来,搭在了我的肩膀之上,一字一句地说道:“老王,你不是说,总有一天,我们能够取代一字剑,成为南海一脉的领军人物么?那么咱俩的成名之战,就在这个地方吧——”
所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生死,彼此不分离。
老鬼点头,说我们不逃了,被人追得满世界乱跑,从滇南追到了西川来,如果继续跑,不过又是被追到黔州去,他们不累,我累了;既然我们在这里占着地利,不如就花些心思,将这帮人,包括那狗日的马拜庭,一起解决在这里吧?
老鬼瞪了我一眼,将小米儿递到了我的背上来,然后冷冷说道:“要走一块走!”
黑夜中,我和老鬼对视一眼,毫不犹豫地跳进了冰冷的河水里面去。
我随着老鬼来到了二楼的东边,朝着远处瞧去。
通过气味,再辅以卦术之类的推演,使得他自始至终地一直准确把握着我们的逃离的方向,若是想要避开他的追逐,就必须先考虑到气味的扩散。
这一次的追逐,远远要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来得惊险,对方一直在我们的身后死死咬着,根本就不给任何放松的机会,好在小米儿现在已经能够自己走动,用不着我一直抱着,倒是给我省了很m.hetushu.com大的一块负担。
我说不是,要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们……
我心中有些悲观,说老鬼,我求你一事儿。
马拜庭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就在我即将要被这刀锋斩落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一阵金石之声,那人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声,却是抽身后退了去。
我挥刀去挡,感觉这玩意四面八方,根本就找不到落点。
老鬼眉头紧皱,对我说道:“我们得快走,这儿并非他一人,黄家的追兵和先前那个老头儿,都是十分厉害的主儿,倘若是给他们堵住了,只怕我们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然而,就我们两个刚入江湖没多久的小角色,真的可以办到么?
话还没有说完,他说起了下一句来:“要死一块死!”
这大湖的西北方向有一座雄伟壮丽的高山,巍然矗立,东南与草海连接,浅海处茂密的芦苇随风荡漾,蔟蔟的花草迎风招展,许多动物出没其间。
我的脑子转了一圈,顿时就猜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定然是马拜庭趁着我们失去光明的那一瞬间对我进行斩杀,而这个时候小米儿却是站出来,替我挡了一刀。
他话语说得豪气,然而我却止不住地担忧,说一个马拜庭我们都对付不了,对方还有黄家的精锐追兵,还有那个人不可貌相的黄老头儿……这么多人,我们怎么动手?
我们在那槐树落水的根系深处藏着,度过了一整天,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和-图-书再一次地潜游朝上,又游了大半夜,最终找了一个乱石滩上岸,然后往东南行走,等到了天亮时分的时候,我们到达了一个村子里。
走!
我和老鬼对视一眼,忍不住击掌大笑,真是天助我也。
这是一个自然村,只有十几户人家,而且大多都是些老人和小孩,并没有什么青壮年。
我没有去管飞速逃离的马拜庭,而是一下子跪倒在地,抓着小米儿,瞧向她左边的身子,那满是五彩光芒的鳞甲上,却是有一道深深的刀痕。
他张开手掌,对我说道:“对方看似强大,然而如果我们能够让对方不能集中,利用我们的优势,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斩断,便能够打痛对方。”
我收起逸仙刀,背起了小米儿,两人朝着山路的另一边飞速而走。
这是受了内伤。
因为隔得远,只能够瞧见微微的黑点,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也能够猜得到,那就是黄家的追兵。
当小米儿的鲜血从口中溢出的那一刻,我顿时就有一种拔刀杀人的冲动。
老鬼望了我一眼,说啥事。
简单来讲,他凭借的,就是一个气味。
怎么回事?
如此四处转折,我们以为自己已经将那人给甩脱了,然而睡到了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老鬼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河水能够掩藏住一切的气味和信息。
这房子坐落在半山腰,能够瞧见有十几个人从那边的山弯子里转了过来,为首的却正是之前我们在熊窝和*图*书里面瞧见的那个中年人,另外我还瞧见了黄老头儿,唯独没有瞧见前些日跟我们有过交手的马拜庭。
老鬼微微一笑,将右手伸了出来。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那就是化被动为主动,主动将这帮追兵给吞了。
而在大湖周围,则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朝着草海那边望去,阡陌纵横,田园万顷,木摞房舍,炊烟袅袅。
两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跳入湖水之中,一阵潜游,来到了湖心处的一个岛屿上,刚刚藏身在一块茂密的林子里,便瞧见远处的湖边上,出现了十几个黑影子。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我一直跑得鞋子都磨破了,如此又走了两天一夜,突然间前面一空,漫山遍野的群山消退,前面出现了一块宛如碧玉的高原湖泊。
他指着远处一块大石头的字迹,大声说道:“就在今天,就在泸沽湖!”
我从熟睡中睁开眼来,瞧见他一脸严肃,立刻就清醒了大半。
这个马拜庭虽说也是我南海一脉的,不过在他的眼中,并无交情,只有利益,倘若是就此放过我们,绝对会对他的杀手事业和信誉产生重大影响,所以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对我下手。
对方毫不留情,甚至冷血的态度激怒了我,也将我心底里的那股杀气给勾引了出来,然而望着那人几个鹊起,飞入了山坡之下,却也无力追击。
经过这些日子的逃亡,我们也基本上掌握到了那马拜庭的追踪手段了。
我们来到了湖水边缘和-图-书,身临其境,瞧见那水天一色,清澈如镜,藻花点缀其间,缓缓滑行于碧波之上的猪槽船和徐徐飘浮于水天之间的摩梭民歌,使其更增添几分古朴、几分宁静。
不过他还是一刀将小米儿给劈晕了去。
光芒还未消散,我流着泪睁开了眼睛来,瞧见小米儿躺在了地上,而那马拜庭则跃身,朝着远处逃去。
如此一路狂奔,当天就离开了滇南境内,然而我和老鬼却能够感觉得到追兵越来越近了,甚至仿佛听到了对方的脚步声来。
我说如果一旦我们身陷重围,你帮我一个忙,那就是别管我,带着小米儿突围出去,把她交给蛇婆婆,可以么?
看得出来,马拜庭不除,我们就永远都得过上这样被追得到处逃窜的日子。
听到老鬼这短促而又铿锵有力的话语,我终于不再说话了。
漫天璀璨的光芒让我们在一瞬间失去了视线,而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有无数刀锋寒芒朝着我的周身罩来。
如此过了几天,而就在我们有些走投无路的时候,突然间前面出现了一条大河。
那湖泊挺大,内中有三五个岛屿,各岛婷婷玉立,形态各异,林木葱郁,翠绿如画。
他们一定就在附近,有人甚至都已经追上了我们,只不过在等待机会,将我们一网打尽。
在河水里泡了大半宿,当天光大亮的时候,我和老鬼在一处河湾处浮出了头来,旁边有两颗大槐树,是鬼槐,根深叶茂,将这一大片的河湾给遮掩得格外阴森www•hetushu.com
这两天一夜的时间里,我们都没有休息过,完全就是在凭借着毅力在支撑着,刚刚爬上了那岛屿的树林中,即便是追兵就在眼前,我们也忍不住疲倦,轮流放哨,稍微打了一个盹。
没有任何话语,老鬼开路,而我则拍醒了小米儿,三人悄无声息地朝着后山撤离。
即便是三五岁小孩儿模样的小米儿。
杀!
我一愣,说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不逃了?
老鬼的精力比我要旺盛一些,他让我先睡。
这种感觉是让人绝望的,特别是马拜庭那家伙是个顶级的追踪高手,不管我们怎么掩饰行踪,他都能够找寻过来,就跟一条野狗一般,死死咬住,这事儿让我和老鬼头疼不已。
我们并没有随着河水漂流,往下行走,而是在水底里一路潜游,朝着上游的方向逃去。
下水,这事儿就是对他最大的限制。
我眯了半个小时,睁开眼睛来,换老鬼去休息,他摇了摇头,对我说道:“那些人应该去了湖边的人家搜寻,暂时不会上岛,我在想一个问题——追兵之中,水性比咱们好的,应该不多,我们得想个办法,将这帮人给解决在这里去。”
而任何阻挡他的人,都将会是他的下手对象。
老鬼最是心疼小米儿,瞧见小东西昏了过去,慌忙上前过来,掐了一把她的人中,又捏了她几处要穴,小米儿终于醒来,结果开口却是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来。
马拜庭那一刀倾尽全力,不过到底还是破不开小米儿的鳞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