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五十六章 清理,门户

势如猛虎,刀如山倒,疾如闪电。
这一下,我却是感受到了龙脉之气灌注进逸仙刀里面之时,那刀身传来的反馈,就好像是高频振动的机器,有一种格外奇怪的韵律,让我仿佛读懂了它一般。
他摸出缴获而来的匕首,递到了马拜庭地脖子处,低声说道:“吸气,闭上眼,很快的……”
脖子裂开了一个大口,鲜血“嘶、嘶”喷了出来,这个有着神秘追踪技法的传奇杀手,终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三刀过后,那逸仙刀却是微微模糊起来,仿佛我手中的刀并非实物,而是一道光芒一般。
我心中发怒,而对方被这逸仙刀给拦住,也是惊骇莫名,失声喊道:“飞剑?怎么回事,你怎么可能会有飞剑呢,请报上没有的啊,这不应该啊?”
死亡是如此的可怕,他仿佛第一次知道一般。
面对着这个家伙的无耻,老鬼没有跟他废话,只是简单地问了一句话:“你现在是南海一脉的了?”
去死吧!
得,敢情他现在记起来了。
就是干,不能怂!
啊!
为了活命,马拜庭惊惶地高声大喊道:“对,对,我是南海一脉的!”
额头拔刀,这事儿对于很多人来说,估计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
马拜庭到底是个厉害角色,定然也是获得了亭下走马的诸多传承,即便是在左臂被斩、剧烈失血的情况下,依旧能够对周遭的敏感性,当老鬼冲到跟前的那一瞬间,他朝着旁边挪开两步,反和图书剑刺向了老鬼的胸口。
马拜庭单臂拿剑,另外一只手鲜血喷出,一边踉跄往旁边走着,一边恨声说道:“你们两个使诈,居然偷袭我,算不得本事。”
年刀月棍,一辈子的枪。
马拜庭踉跄倒地之后,在一瞬间跳了起来,朝着旁边扑去,结果老鬼却挡住了他的后路,狞笑着说道:“终日打鸟,今被雁啄,这感觉,应该还不错吧?”
他跑得迅速,几乎眨眼就到了眼前,而这个时候,我们也终于跑到了断崖边。
一劈。
哦……
逆袭反杀,能成功么?
他的剑,刺空了。
不过相对于腰间的位置来说,从额头拔刀,其实有许多好处——刀与剑不同,那剑刚柔并济、吞吐自如,有诸多手法,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搅、压、挂、扫,威力皆是不错,但是刀,讲究的就是一个雄浑、豪迈、挥如猛虎,讲究的是一个猛。
我闭上眼睛,避开了他的故技重施,很快睁开眼睛来,瞧见逸仙刀正浮在半空之中,将马拜庭给留在树林中,并没有给他任何逃走的机会。
我估摸着,估计百分之九十,应该是后悔吧?
当下我也是刀势不减,陡然一下反撩。
唰!
这种刺在空气之中的感觉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失误,而我没有浪费老鬼为我苦心孤诣制造出来的机会,将所有的气息凝聚在了一点,陡然刺去。
老鬼一愣,说你说啥子咧?
http://m.hetushu.com我们离开的时候,他应该还活着,不知道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马拜庭听到我的话语,身子一缩,那剑却是朝着胸口摸去。
老鬼招呼我,说走水路!
他这倒是真倒,因为强行扭转原来的轨迹,使得他在瞬间失去了平衡。
刀身在半空中发出一道气力的破空声,紧接着叮叮当当,却是有清脆的响声出现。
马拜庭被割去喉咙的一瞬间,我拔出了钉在他大腿上的逸仙刀,招呼着老鬼,而老鬼则不慌不忙地抽身后退,瞧见马拜庭回手过来,紧紧地捂住了自己脖子处的刀口,试图阻止血液的飞速流逝。
老鬼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以南海一脉嫡系弟子的名义,清理门户,执行家法吧!”
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出口,因为老鬼已经冷漠地将他的咽喉给割断了。
要万一被那流矢给咬到了,那可就真的是倒霉透顶了。
劈!
有人弯弓搭箭,随意射来,而更是有人快步而冲,试图追上我们。
那刀刺向他的胸口,结果最终却没有如意,而是插在了他的左腿之上,长刀锋利,连着腿带着人,将他给钉在了地上去。
我伸出右手,通过龙脉之气与其相牵连,然后冷笑着说道:“请报上没有说我有飞剑,但是却没说我不能有飞刀啊?”
刀势不止,连绵而上,锋芒无人可挡,仅仅只是稍微顺带了一下对方的左臂,m.hetushu.com就在一瞬间,将那马拜庭的臂膀都给卸了下来。
人称草丛小王子,蹲这儿等了这么久,难道就是给你秀手段的么?
这家伙杀人之心不死啊,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能够拖延到援兵到来么?
这三点算准了,刀可就要饮血了,不过马拜庭到底是常年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杀手,对于危险的预知有着出人意料的迅速。
学刀比学剑容易,然而我一脑门的剑法,全部都是南海传承而来,却并没有什么刀式,唯有知道一点,那就是得猛。
那把涂得黑漆漆的长剑刺在了空处,而且还是用着九分九的气力。
又或者别的什么温情场面?
鲜血飙射的一瞬间,我没有半点儿犹豫,趁胜追击,再次斩出一刀。
快、准、狠!
就在马拜庭自以为这一剑简直是如有神助、老鬼不管怎么样都是避之不及的那一刻,而他的对手则化作了一大蓬的蝙蝠,消散无踪。
一刀、两刀、三刀!
他让马拜庭冷清,然而那家伙在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陡然间生出了极度的惊恐来,猛然挣扎,口中大声骂道:“我操你……”
即便是凭借着惊人的意志和超强的修为,他避开了最致命的一击,不过到底还是没有逃脱落败的命运,老鬼在半空中骤然凝结成形,落到了地上来,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他拿剑的手,将其按到在了地上。
走!
我是谁?
讲一千道一万,那马拜庭从我的藏身之处交错而过的www.hetushu•com时候,我没有任何犹豫,陡然跃了起来,刀势凌空而起,朝着那人的侧身劈砍了过去。
我与老鬼两人,一前一后,将这家伙给堵住,我冷声说道:“偷袭?你当杀手的,偷袭目标,没有一百回也有八十回,在我们面前,你好意思说着话儿么?”
所以剑由下而上,那叫做诡异,而刀却不行。
那利箭在半空中飕飕而飞,尽管我知道在这黑夜里,对方肯定也是瞧不清楚,几乎没有什么准头,不过想起白天的那玩意,我就止不住地害怕。
马拜庭再一次地躲了过去。
光!
老鬼有些无语,而这个时候,头顶上传来了小米儿嘤嘤的叫声,我知道定然是援兵赶到,赶忙对老鬼说道:“来人了。”
老鬼在旁边筹谋许久,待那人被我的逸仙刀给吸引,从旁边陡然冲了出来,恶狠狠地撞到了马拜庭的右侧。
唰!
就在逸仙刀即将抵达了他的后背之时,他居然在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微微一错足,朝着旁边倒去。
光芒在那一瞬间从他的身上闪耀出来,而在他施展出来的一瞬间,我便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将手中的逸仙刀朝着对方猛然投掷过去。
它最大的威力,是由上而下。
它在渴望鲜血,渴望胜利,逸仙刀有着封存已久的辉煌历史,而到了今天,终于到了它大展神威的时候了。
马拜庭急切地喊道:“师叔啊,我师父是亭下走马,他的师父是南海剑魔,而您的师父,不也是南海剑魔么?这http://www.hetushu.com样算来,你是我师叔啊,我也是南海一脉的,我们是一家人呢……”
幡然醒悟过来的马拜庭喊出了一个他从来没有说出嘴的称呼:“师叔,王师叔,老鬼师叔,剑下留人!”
人在那一刻,飞了起来。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腾身一跳。
然而想凭着这个,就避开我的突袭,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不过我也瞧见他居然趁机发射了一个信号弹,在半空中照耀着。
援兵来得比想象中还快,我们刚刚抽身撤离不久,就感觉有人从山下快速接近而来,那脚程飞速,倘若我们往山上跑,估计很快就给追上了。
右臂被按,左腿被钉,马拜庭是彻底落败了,眼看着我们即将要夺他性命,这个做了一辈子杀手的男人心底里,突然间流出了一丝恐惧来。
刀比剑简单易学,因为来来去去,就只是劈、砍、刺、撩、抹、拦、截与裹胸,训练不多的士兵也能够用得着,这使得它成为了冷兵器战斗时的主力。
他这是呼唤追兵赶过来。
事实上,我也是过了许久,方才勉强接受的。
在离悬崖还有两百米不到的时候,终于有人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不远处,却是彝族村寨里的那个黄老头儿,瞧见我们两个,口中厉喝道:“你们两个小偷,给我站住,偷我的蛇,我要让你们偿命。”
两人早就有了计划,朝着不远处的断崖飞速跑动而去,冲出了杜鹃林,不远处的人也正好瞧见了我们。
十八兵器之中,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刀排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