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五十八章 声东,击西

在他的想法里,那两个小贼应该是没有胆量到这么多人待着的据点来闹事儿的。
这里讲一个小常识,那就是关于炁场的波动。
一开始的时候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里面有人走到了院子里,不耐烦地说道:“谁啊?”
中年人说老叔,一条赤练蓝蛇并不足惜,关键是此人就像打不死的小强,刚刚出江湖并不久,结果一下子就蹿了起来,我听说这王明可是江湖上最为神秘的南海一脉传人,如果放任其成长,日后必成大害!
对方知道自己人手不足,居然用那阵法来弥补,我下意识地朝着旁边的那院墙望去,瞧见上面隐隐有黑气缠绕,显然也是有着充分的准备。
虽然他说得轻松,可以让荆门黄家的秘密精锐猎鹰接过这任务,万无一失,不过这事儿对于他来说,其实是一个打击。
中年人马上劝道:“老叔,黄家是棵大树,不过还是需要咱黄家人相互扶持,同气连枝,才能够日益茂盛,我觉得你不要再等待了,赶紧回归吧。就算是不为你,为了石头他们这些下一辈,都应该这么做啊?”
老头儿也叹了一口气,说坚娃子,这事儿可能不太好办啊。
这是一帮真正的亡命之徒,也许我和老鬼还在玩泥巴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为荆门黄家干脏活儿了,见过的鲜血,绝对要比我们强许多。
随着老鬼蹑手蹑脚地离开,朝着那两个倒霉的背尸人摸去,我表现得更加谨http://www.hetushu.com慎,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藏好,然后瞄着那边的小院子,努力回忆起今天伏击马拜庭之时的感悟,让自己完全地融入进那环境之中。
我犹豫了一下,而这时村口处却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我瞧见了院子门口,有一个铜镜。
黑暗中老鬼伸出了手来,我与他轻轻一搭,然后两人重重相握在了一起。
所以我藏在这里,然后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气息,并不害怕会有人找到我。
两人刚刚离去,我就从角落的阴影处站了起来。
这样的事情,我哪里会胆怯?
坚娃子?
黄老头儿还是犹豫,说甘于贫穷,并不是什么坏事,只是……
这两人,居然就是那个领队的中年人,和彝族村寨的黄老头儿。
就在我们两个收回手的时候,这时那小院子的门开了,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前面的那人用手电在照路,而后面那人,则背着一具尸体在慢腾腾的走着。
所以中年人吩咐了院子里一声,然后气势汹汹地与黄老头儿冲向了村口湖畔处。
他们是一群强大的对手,是我们出道以来碰到最大的挑战。
我们就两人,还要分兵,这事儿说起来有些愚蠢,不过也符合我们的主要思路。
我们的心情,难免有些沉重。
中年人说当然不是,除了我们之外,荆门黄家还有一支最精锐的秘密队伍,叫做猎鹰,这帮人个个都hetushu.com是经过家主亲手培训的,骨干都是我们荆门黄家的本家子弟,由家主的亲卫黄汉率领,如果我这边失败了,估计就会由猎鹰亲自执行,到了那个时候,只要他们还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就让他们逃脱不了。
黄老头儿叹了一口气,说现如今的黄家,可比当年昌盛许多。
这么久来,我们打完就跑,往湖里面一钻,弄得他憋屈不已,空有一身本事,却施展不出来,心中的愤怒已经积累到了顶点。
黄老头儿说我的那赤练蓝蛇,肯定就是那个女娃子给吃了的,一开始我就不想让他们掺合进来,结果石伢子非要挽留,没想到……
在中年人的想法里,这儿是一屋子的人,然而在我的心中,真正需要面对的并不多,要知道他们这儿有活动能力的,两个在湖畔放哨,两个去埋尸,估计已经被老鬼偷袭了,这两个大BOSS刚刚离开,那么我只需要考虑两个人。
对于危机感受十分强烈的顶级高手,往往能够在那一时半会的片刻间,感受到杀机和危险,然后就会瞬间察觉到周遭的不同,这时方才会感受炁场的波动,从而发现藏在黑暗中的袭击者。
但是对于一般高手来说,随时随地保持对周遭炁场的波动和变化,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因为那需要极为强大的神经,方才能够满足这样的强度。
不但不胆怯,而且我还有一种强烈的紧迫感,因为只有赶紧将这儿m.hetushu.com的事情给办妥了,方才能够给老鬼那边减轻压力。
中年男人问怎么了?
我们能够活着回来么?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那黄老头儿下意识地朝着我的这个方向瞟了一眼,不过我却是低下了头来,不敢看过去,只是竖着耳朵听。
我没有说话,而是又敲了几下门,方才闷着嗓子喊道:“阿巴、阿巴……”
我和老鬼两人将自己藏在了那院子附近的角落中,让阴影将自己给遮挡住。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在那一刻再也没有犹豫,而是避开了那铜镜,伸出手来,在那门上轻轻扣动了几下。
对方走到了门口来,有些警惕地又问了两声,我依旧敲门不停,那人犹豫了一下,吱呀一声,将门给开出了一条缝来。
中年人豁然站起,对黄老头儿说道:“老叔,你在这里守家,我去提那两个家伙的头颅过来。”
在不断的奔波之中消磨对手的实力和精神,通过制造伤亡打击敌人的士气,然后迎来最终的决战。
谁不想风风光光地将任务完成?
老鬼走了不久之后,小院子里又走出了两个人来,我瞧了一眼,止不住地心脏狂跳了起来,不过很快又强行按捺了住。
唉!
因为这正好凸显了他的平庸和失败。
瞧见这场面,老鬼犹豫了一下,对我低声说道:“我去处理这两个人,顺便闹出动静来,将院子里的高手引开,然后你进去找机会料理那些家伙……”
中年人深深吸了www.hetushu.com一口烟,然后将它给徐徐地吐了出来,叹了一口气,没说话。
突然的袭击,对于任何人都有着巨大的杀伤性,除非是一些常年拼斗、杀人如饮水的顶尖高手。
运动战。
那中年人说对,之前的时候没有整明白,想不通两个初出茅庐的江湖菜鸟,怎么敢把黄家往死里面得罪,后来深入一了解,才发现对方大有来头——那黄小饼就不说了,这家伙居然跟天下十大一字剑有关系,据说是那杀猪匠的侄子,动不得;那好,不动他,就动这王明呗,没想到这小子也不简单,他居然是锦鸡蛊苗的蛊胎鬼母,就他身边的那个小女娃子,就是苗疆一带传闻颇久的蛊胎,而他居然生了蛊胎之后,竟然没有死……
我快速地冲到了那小院子里来,然而在刚刚准备进门的一瞬间,身子突然一僵。
黄老头儿说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们?
除非是正好撞到了。
尽管那个家伙已经被咬了,不过到底还是有一些意识的,能够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将自己人给杀了,这帮人倒也真是狠心。
中年人叹了一口气,说我们现在死了三人,六人受伤,重金请来的杀手也横死于此,包括你我在内,就剩下八个人了,只要对方不露面,根本就组织不起像样的搜索来,估计这一次追杀要暂时告一段落了。
而倘若是对方再专业一点,布了一个暗哨在村子里,那么我更是只需要对付一个。
埋尸这事儿挺晦气的,这两人显然也是和_图_书平日里不受待见的主儿,一出门,嘴里面就颇多怨言,两人穿过村子,朝着左边的芦苇地走了过去。
倘若是有可能,将王明那小子给弄死了,把尸体带回去,绝对要比带着残兵败将灰溜溜离开要强上无数倍。
人终究不是雷达,即便是修行者也不是。
黄老头回答,说没事,感觉有点儿心神不宁……
千言万语,道不尽其中辛酸,就在黄老头儿这一声长叹之时,突然间湖边处传来一声哨响,两人浑身一震,中年人恶狠狠地将手中烟头往地上一扔,说他们居然还敢露面?看我不弄死他们!
我这是被逼到了没办法,只有装哑巴!
那具尸体,想必就是被老鬼咬过的家伙。
黄老头儿有心回归黄家,自然想立些功劳,好增加颜面,所以也高声喊道:“同去!”
在这个时候,唯有兄弟齐心,方才能够活着生还。
好奸诈!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提出异议。
黄老头儿说对,本以为拿下这两个家伙,轻轻松松,没想到他们的反击居然这么凌厉,而且恶毒。
两人出来之后,那中年人点了一根烟,然后要递给黄老头儿,给拦住了,那老头儿从腰间摸出了一根旱烟杆子,说抽不惯你们那个,太淡了,还是我这个够味儿。
怎么办?
老鬼动手了!
因为真正的距离相隔不远,所以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落进了我的耳朵里。
这铜镜应该是新装,上面还有红线缠绕,应该是黄家追兵在这里做的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