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六十一章 决战,第一枪

避开了即将劈中额头的刀锋,却没有办法移动得太多,让那刀锋一顺,竟然将左手的臂膀,给捎着卸了下来。
啊……
这情况是黄坚没有想到的,而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逸仙刀的刀锋已经划了他的身上来。
然而黄坚却也并不好受,龙脉之气御使的逸仙刀有着犀利无比的锋芒。
就在此时!
这一人是黄老头儿,他整个身子都绷得挺直,双手虚张,而在他的面前,则有一大蓬的蝙蝠在空中。
历史仿佛重演,马拜庭曾经的遭遇,却是又落在了黄坚的身上来。
我并没有等到黄坚彻底虚弱,因为那个时候是他最为警戒之时,而是在这转变的过程中,身子突然一下就突进来去。
一声震响,我感觉自己握剑的手掌发麻,震得疼痛不已,而那家伙则趁着这机会,想要将我给扑到身下。
显然,他也是将修为提升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半空之中,在那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硬生生地拼了三下。
它虽然失去了豪勇惨烈的气势,却多了几分飘逸和诡异来。
他避开了。
老王飞刀!
然而当他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瞧见孤孤单单一把刀,顿时就愣住了。
在人生的最后时刻,黄坚口中吐出了三个字来:“飞你妹!”
他迎着我的刀锋而上。
最先创造之时,只有八式,等到晚年时期,弥留之际,又积累了一世经验,补足了五式。
他将手中的残剑朝着我猛然一掷,趁着和图书我避开的时候,用要穴锁血的办法,处理了血流不止的伤口,紧接着身子猛然一震,上半身的衣服全部绷成了碎布条,零零落落地挂在了身上。
那满满的肌肉,跟看健美比赛冠军一般,每一处的肌肉都充斥着爆炸的力量。
和他杀马癞子的情形一般,那刀锋从他的胸口透体而出。
因为它,飞了起来。
一刀、两刀、三刀!
又是一记,黄坚不得不再挡。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我在地上滚作一团,然而逸仙刀的攻击,却并没有停下来。
对,逸仙刀脱离了我的手掌,便停滞在了半空之中,而黄坚在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那刀锋就落了下来。
即便如此,我的资历和修为也终究还是太过于浅薄。
他几乎是用了咆哮的话语吼出来的,然而我却表现得十分淡然,一边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一边挥舞右手,让逸仙刀乘隙而入。
我没有给这家伙近身的机会,往后一跃,退出了他的扑击圈。
在我的感觉中,十三层大散手,其实是所有南海一脉中,唯一能够与南海剑技相提并论的顶尖手段,就连南海龟蛇技都未必能够比得上。
那剑并非凡物,黑黢黢的,却又一股流光游弋,不过即便如此,在于逸仙刀硬生生地拼了好几个回合之后,剑身终于抵挡不住那传奇的法器,断成了好几截。
对方单手来挡,而这个时候,早有准备的我陡然使出了十三层大散m.hetushu.com手。
倘若没有火焰狻猊,没有逸仙刀,躺在这地上的,绝对是我王明。
然而人生就是这般奇妙,荆门黄家怎么想,都想不到一点,我居然是龙脉守护家族的一员,虽然没有被承认,那黄金王家和离水宋家的宝贝,却都在我的身上。
他不要命了?
两人的动作保持着惊人的一致,这情况是让人为之动容的,就好像两个孤独的角斗士,凭借着意志在战斗。
总共十三层。
左臂被劈去,黄坚的口中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来,整个人一下子就疯狂了。
双掌对一手,我那一双手宛如双龙夺珠,陡然绞住了黄坚的右手,那家伙抬腿来踹,被我给闪过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逸仙刀如期而至,刺穿了黄坚的胸口。
对于他的话,我回答道:“且看刀!”
黄坚气势汹汹,对我进行了好几次扑击,差点儿就将我给搂住,一爪拍死,然而我凭借着南海龟蛇术那灵活油滑的动作不断走位,让他不能如愿,顿时就愤怒了,口中怒吼道:“王明,偷偷摸摸,算什么英雄,可敢与我一战?”
落下来的时候,我已然是滚落到了地上去,因为三记全力而为的剑芒已然将我给击溃。
放下了黄坚,我没有任何犹豫,穿村过户,径直朝着湖边那儿狂奔而去,十几秒钟之后,我到达了这儿,瞧见湖边散落着几具尸体。
黄坚口中爆发出了野兽一般的怒吼,然后纵身飞www.hetushu.com扑,朝着我的这边冲了过来。
他失声喊道:“飞剑?”
那些蝙蝠仿佛死去了一般,一动也不动地被禁锢在了半空之中。
我瞧见了他浑身的黑毛,就好像一个直立行走的大猩猩。
砰!
整个过程中,逸仙刀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进攻与试图进攻的模式之间切换。
我心中疑惑,不过却没有任何犹豫,挥刀就朝着他斩去,没想到他居然用右臂护住了面门,猛然一甩。
那是一种让人抵挡不住的气势,马疯子挡不住,他也未必能挡,只不过这刀身之上承托的龙脉之气过于浅薄,方才没有对他产生太多的作用。
我本以为这一刀能够将对方的右胳膊给卸下,却没想到他的右臂之上,居然装得有护手,金属材质不说,而且隐隐之间还有黑光游弋,显然也是一件法器。
没有底蕴,撑不起那种派头来。
这人倒是执念,即便是死了,也不肯承认是败于我的手下,而是暗指自己是死在了飞剑之上。
面对着即将闭上眼睛的黄坚,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不是飞剑,是飞刀,我王明的飞刀!”
阖目。
这恶魔之力,难道也是荆门黄家的手段么,怎么看着都觉得好邪门啊……
这是他的骄傲,然而我却并没有让他如意。
游击之术。
一刀出!
我如同打不死的蟑螂,再一次地飞劈而下,黄坚再次举剑来挡,不过他整个人已然变得黑气缭绕,脸上的长毛开始往四周弥http://m.hetushu•com漫,就如同一头狗熊一般。
即便是我有无数奇遇,肚子里还吞了那盘蛇祖丹和蟆怪儿的妖丹,特别是后者,可是有好几百年的修为。
黄坚在那一刹那表现出了极为牛逼的反应力来,尽管不知道这道金光从何而来,是啥玩意儿,却能够凭借着炁场捕捉,硬生生地与那流光相交,抵御住了那致命的三刀。
望着黄坚变得冰冷的尸体,我突然间生出了一种极不真实的虚幻感来,仿佛这一切就如同做梦一般。
然而此刻的黄坚已经是将气息攀升到了最巅峰的状态,所以对于这意外之后的必杀一击,却也做出了最及时的防范。
这个为荆门黄家做了一辈子脏活的黄家高手,终于在此时闭上了眼睛。
铛!
他的气势宛如一头恶魔,双眼赤红,就好像要流出血来一般。
我反正是有着逸仙刀,也不急,人往后,刀往前,让那逸仙刀腾空而起,寻找缝隙,对他进行攻击。
我劈的是头颅,倘若是对方不闪不避,估计也会如同马疯子一般,变成两半。
左臂一失,黄坚就已经陷入了落败的困境之中,我不能够在这个时候与他硬拼,而是要等到了他虚弱的时候,再想办法与他进行最后较量。
这就是我敢于与之一战的底气。
铛!
我凌空抓住了那逸仙刀,再一次腾空而起,陡然劈了下来,厉声吼道:“错,是飞刀!”
所以我跌倒了。
我到底还是不如黄坚。
而就在我试图靠近的时候,http://www.hetushu•com一支箭射在了我的足尖处,黑暗中有人厉声喊道:“别动,再动,就射死你!”
黄坚砰然跪倒在地,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盯着我,口中鲜血狂涌而出,几秒钟之后,他那满是鲜血的口中吐出了六个字:“好厉害的飞剑!”
所以黄坚也跌倒在了地上。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我在攻击,心中胆颤。
一鼓作气势如虎,再而衰,三而竭,黄坚那大猩猩模样、黑气萦绕的状态并没有能够保持多久,随着我的拖延,黑气渐渐消散,满脸的黑毛也缩回了毛孔离去,露出了他苍白的脸孔来。
绞龙手。
传说中他的创始者宁道奇是取之于庄子的《南华经》,感受那“逍遥无为,神游天地,无为有为,玄通万物”的真义,招式随心所欲,全无定法,如天马行空,不受任何束缚规限,其况犹如逍遥乘云,御气飞龙,妙不可言。
然而就在黄坚准备大发神威的时候,他的剑断了。
我将逸仙刀拔了出来,环顾四望,发现现场一片狼藉,那院子已然给大火烧得满是灰烬,周围一阵冷清,那些伤员也不知道爬到了哪里,周围的屋子黑乎乎的,不过却能够感觉得到,黑暗中有无数眼睛正在往这里瞧来。
这些都是普通的村民,与我无关。
然后还有一个人。
吼!
唯一不同的是,刀柄之上,空无一物。
我所学的,只有变化万千的招式,而并非得到起真谛,然而这感觉却随着不断的练习和对敌,慢慢地浮现于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