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六十四章 决战,交易

我说你看到我们没有,两个人差一点儿就死在了你爷爷的手里,倘若是把他交还给你,日后他恢复了实力,还会过来杀我们的。
我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若是回过头来,再追杀我们呢?”
我学了逸仙刀的斩人诀,立刻解了那禁闭术,然后开始感应起了逸仙刀来。
我又说,你若是拿那假的刀诀来骗我呢?
说罢,我也点了头。
黄老头儿说其实你我之间,并无仇怨,只不过是被荆门黄家牵扯进来了而已,并非你死我活、不死不休的局面,不如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
不倒翁啊!
听到他的讲述,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当真是骇人听闻得紧。
我说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双方达成交易,两人便各自发下毒誓,然后黄老头儿便没有再顾忌什么,给我传授起了那逸仙刀的斩人诀来。
我心中惊骇,却想起他将逸仙刀失手落入了泸沽湖中,便问他在我的刀上动了什么手脚,让我感应不到?
黄老头儿说道:“逸仙刀本来是唐代道士黄冠子李淳风于五台山遇仙所赠,后来因受皇恩,将其供奉大内,落入了你王家先人之手,作为历代传承;此刀著名的一役却在宋朝,大宋仁宗,嘉祐三年,洪太尉受皇命前往龙虎天师道,却是误放走了那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一百零八妖魔;后来那妖魔横行中原齐鲁之地,最终一役,却是都被逸仙刀斩落仙台……”
听到他这话儿,我不和图书由得好笑,说什么意思啊,老子叫王明没错,可是身单影只,王家是个什么鬼?
黄老头儿冷冷一笑,说我既然必死无疑,又何必教你?
我想起之前在玉龙第三国的时候,听马疯子好像说了这么一回,说应有此事。
在我们的注视下,少年从脖子处摸出了半块玉珏来,小心翼翼地解释道,我这里有半块,我爷爷那里有半块,两个合在一起,就是完整的;这两个之间是有联系的,所以我就一路追过来了。
而就在我准备召唤回那逸仙刀的时候,突然间,感受到了一股森寒莫名的阻力出现。
我说郑重其事地点头,而他正是想让我说出这话儿来,赶忙确定道:“你得发毒誓!”
就在湖底深处。
与之前那天神降世一般的威猛相比,此刻的他半边脸,一对手都给烧焦,捆得紧紧,浑身无力,显得有些落魄。
不过他的眼睛,却一下子就瞧见了自家孙子,惊慌地喊道:“石头,你怎么过来了?”
黄石慌忙摇手,说不会,不会,我爷爷除了筋骨强壮一些,并不会修行的……
黄老头儿浑身一震,怒吼道:“你们敢?”
我说你什么意思?
老鬼瞧我望来,并没有太多怨恨,而是洒然一笑道:“不打不相识,我没意见。”
我说对,有多厉害,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骆大兵等小凉山六狼你应该知道,连你们那星岩坡都有些畏惧,结果你爷爷赶得他们和*图*书满地乱跑——这样的角色,我们怎么可能放虎归山?
他说你若是能够放了我,我便将逸仙刀的斩人诀传授于你,你看如何?
黄老头儿说刀诀是真是假,你自己一试便知,用不着疑神疑鬼。
我说那你以为骆大兵是被我们赶走的?
我眯起了眼睛来,说你知道你爷爷做了什么事么?
黄老头儿冷笑一声,说你王家乃龙脉守护一族,却不知道我黄家也是其一,只不过当年满清入关,黄家顺应时势,迎接清帝登入大宝,而王家则不识好歹,宁死不做贰臣,于是便分道扬镳,两家从此皆为死敌;就在那一劫之中,黄家却是得了半部刀诀,乃斩人诀,一直传于族中重要子弟,人人习得,好有备无患。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盯着他,说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黄老头儿的右眼被烧得不成模样,睁着左眼瞧我,说你既有逸仙刀,又有火狻猊,敢说自己不是龙脉守护家族的人?
黄石支支吾吾,解释不了,我对他说道:“你爷爷跟这一帮追杀我们的家伙,是同宗同门的;他这些年来隐居在南疆之地,只是因为跟家族闹了一些矛盾而已,现在跟他仇敌的那人死了,他自然不必再这么自我折腾。”
黄石说能不能让我把我爷爷带走?
我点头,说对。
呃,不是,这个黑影冲到跟前来,却是黄老头儿的孙子黄石。
我与黄老头儿两人相斗,他打得我一身内伤,而我则弄得他人不人鬼不和_图_书鬼,两不相欠,而老鬼却是给这老头儿折磨得几乎快要死去,对他最恨的、也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老鬼才对。
他眼睛一亮,说此时可当真?
我沉默了,看向了老鬼。
一直按了好几回,那黄老头儿方才悠悠醒转过来。
我冷冷笑了一声,说你觉得一个普通寻常的老头儿,能够把我们弄成这样?
黄石没有动,而这个时候,我则蹲下了身子来,平静地说道:“黄大爷,你先前告诉过我,说杀人不问缘由,那么我现在再问你一句,因为你要杀我们,所以我们杀了黄石,算不算是秉承了你的精神呢?”
我表示可以,并且照着做了,那黄老头儿方才开口说道:“其实很简单,刀诀之中,有一招禁闭术,只要解开了,你和它自然就会恢复联系。”
别杀我爷爷……
我说你讲来听听。
万万没想到,这荆门黄家,却就是当年那个叛变了龙脉守护的家族,而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时候,它居然还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来,还成为了当今江湖的第一豪门世家。
黄老头儿那半边安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释然的表情来,说我说你怎么连逸仙刀都掌控不住,原来是这个原因——黄金王家没有给你逸仙刀诀吧?
黄石无语了,而这个时候老鬼则开口说道:“老王,你先把人弄醒吧,你再如何解释,又怎么能够比他自己现身说法更加有用?”
黄老头儿说这逸仙刀专斩神魔,犀利无比,然而需要配以刀m.hetushu.com诀方可,只可惜当年王家祖先在那一役过后,因为此物太过于锋芒毕露,便将那斩神诀埋藏,只有些斩魔、斩人两诀留存,唯有历代族长知晓。
我说你若是合作一点,黄石自然不会死。
这刀诀只有几百字,言简意赅,字字珠玑,我本来就已经有了操控逸仙刀的经验,此刻再听在耳边,很快就水到渠成,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明悟。
黄老头儿被我这么破口大骂,陡然一愣,过了好一会儿,绷得紧紧的身子突然松弛下来,长声而笑道:“哈哈哈,这就是命啊……”
来人是葫芦娃么?
很快我就意识过来,这家伙已经是头被拔了爪牙的猛虎,再也不能兴风作浪了,我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他的面容十分可怖,我竟然不敢与他对视,还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我眯着眼睛,说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有什么想法,直说吧。
黄石惊讶地说道:“你是说,我爷爷很厉害?”
黄石依旧苦苦哀求,说怎么可能,我爷爷要是能够对付骆大兵他们,又怎么可能平白受他们欺负?
我看了一眼黄石,然后说道:“这句话,倘若是换了一个场景,我被捆着,而你在我的面前,我或许不敢这么说;但是现在,我有何不敢?”
那少年风尘仆仆,一身露水地赶到了我们的跟前来,伸出双手,举起来,表示自己并无敌意,然后小心翼翼地恳求道:“求求你们了,别杀我爷爷……”
这般想着,我深吸一口气,说是和_图_书,不过我的来历,与你一般,长辈早就出了王家,现如今也与龙脉守护并无瓜葛;只是因为机缘巧合,代为保管这两件物品而已——本来我都不会用这些,若不是你们苦苦相逼,让我屡次濒临死亡,估计这辈子都用不上……
黄老头儿说你我之间并无恩怨,现如今两败俱伤,又何必纠缠不清呢?我可以向你保证,此事之后,我们再无瓜葛,你看如何?
他不提荆门黄家还好,一提起这事儿,我顿时就是一肚子的火,一把揪住了他,说老子要是怕了荆门黄家,就不会杀了黄养天!实话告诉你,荆门黄家为非作歹,强取豪夺,迟早有一天,老子就把它给灭了!
黄石举起了手中的半块玉珏,说我用这个找过来的……
黄老头儿怒声骂道:“难道你们就不怕荆门黄家的报复么?”
他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很快,我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一点亮光。
黄石与此事并无关系,所以我们方才会这般苦心解释,我想想也是,蹲下身子来,在黄老头儿的肚子按了几下,一声雷鸣,他的口中顿时就有喷泉一般的水柱冲了出来。
话还没有说完,黄老头儿就大声喊道:“走,快走!”
我拉着小米儿,说黄石,你我之间有些情分,我不想伤你,你走吧。
黄老头儿缓缓说道:“黄家和王家斗了几百年,而我黄君今日死在你的手里,不过也只是命运轮回而已;罢了罢了,你动手吧,死去了,便什么也没了,何必再担心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