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六十七章 小虎,王童

罗大叔瞧见我们下来,便跟我们介绍:“你们来得正好,介绍一下,这位是王童,青城山的,他父亲是努尔的朋友,与西熊寨也是世交。”
罗大叔笑了笑,却没有回话。
呃……
相对于父亲的热切,罗小虎本人却显得十分腼腆和内敛,他告诉我们,他从小就是听着努尔哥和龙家岭陈志程故事长大的,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够如他们一样,为国效力,然后为寨子谋取福利。
不过即便如此,对于一个出生半年不到的小孩儿来说,这已经是一场奇迹了。
那年轻人长得端正,剃着个小平头,十分精神,看那穿着打扮,应该是从外面来的,瞧见我们,还冲我们礼貌地点了点头。
路上的时候,我们说明了来意,罗大叔告诉我们,说康妮不在。
两人说着话,我和老鬼也回到了房间里来,把小米儿给叫醒,我问她昨天晚上找我说了什么,小米儿奶声奶气地说道:“爸爸,呼噜太响了,睡、睡不着……”
来到了寨子前,已是傍晚,按照规矩,我和老鬼如同当日黄养鬼一般拜山,很快罗大叔就赶到了寨子门口来,引我们入寨。
王童说那就麻烦您了。
罗大叔说道:“我这里还有一间客房,你若是不嫌弃,就住我这里吧。”
长棍起舞,一时间棍影如山,环护周身,棍势如长虹饮涧,拒敌若城壁,破敌若雷电。
小米儿给我们带来了最大的惊喜,这惊http://m.hetushu.com喜让我和老鬼的心思都变得开朗了起来,也使得路途变得那般的短暂,不知不觉,便到了麻栗山的西熊苗寨。
而我们,则是奇迹的见证者。
罗大叔是个好客的人,说那当然可以,你们是康妮的客人,也是寨子里的贵客,住多久都可以,我回头给你们收拾房间。
那罗大叔冲着儿子呼喊,说就你那点儿三脚猫的本事,能去干嘛,还得多学点儿本事才行!
小米儿在房间里面呼呼大睡,灶房里面,四个男人正喝得热火朝天。
罗大叔是少数知道我和蛇婆婆约定的人,知道我的女儿也将会拜蛇婆婆为师,心里面便有些热,想着能不能让自己的儿子也搭这么一班顺风车。
罗小虎初生牛犊,喝了酒,就来了劲儿,说我的棍子,天下皆可去得。
老鬼在旁边吃醋,冲着小米儿说道:“叫叔叔,叫老鬼叔叔!”
老鬼显得也很激动,反手拽着我,猛地点头,说对,我听到了,她会说话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等等!
西熊苗寨十分闭塞,这儿与外界几乎是完全封闭,所以在这儿暂居几日,想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这孩子在镇子上的高中读高一,寄宿,平日里很少有回来,不过别看他才十六岁,但是那体型却魁梧得很,而且天生神力,自小就一直跟寨子里面的榔头修行,算得上是文武兼备,西熊苗寨里年轻http://m.hetushu.com人里面的出类拔萃者。
罗大叔领着他十六岁的儿子罗小虎给我们收拾出了一个二楼的房间来,然后吩咐婆娘做饭。
这个时候,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一把抓着老鬼,指着我怀里的小米儿说道:“老鬼,听到没有,你听到没有?小米儿她会说话了,她在叫我爸爸,她让我别哭……”
那年轻人很有礼貌地与我们点头寒暄,互道久仰。
我瞧见他这般,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语有些失礼,便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跟着罗大叔来到了他的家中。
罗小虎毫不扭捏地舞完了一套如风雷一般的棍法,又回到了酒桌前,继续饮酒,然后问我们,说按照他这棍法,在江湖之上,能够排得上几流?
众人一致认为,罗小虎的资质,未必会比努尔差。
他冲着那挂着的小瓮口子轻声讲了几句话,又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往里面滴了几滴油脂,点燃之后,双手合十,拜了又拜。
听到她略带埋怨的话语,我和老鬼忍不住哈哈大笑。
所以他想等自己十八岁之后,去找龙家岭出去的黑手双城,通过他的关系,进入国家机关,为国效力。
他冲着我微微一笑,说两位,外面满世界都在找你们,一千万的身价呢,没想到居然躲到了这儿来?
与小米儿逗弄了一会儿,这时房门给敲响了,我去打开门,只见那个王童出现在门口。
如此三下,m.hetushu.com他方才回过身来,对我们微微笑道:“话已经传过去了,至于康妮小姐什么时候回来,这个就看她的意思了,两位请。”
到了神婆院子,那院门果然是紧锁。
太快乐了。
当天我们就在罗大叔家里吃的,罗小虎前两天从山里打了一只狍子,本来准备做腊味的,这会儿倒也豁开了出去,煮了一大锅来,汤熬得又白又鲜,再加上几把老酸菜,那滋味,简直没法提了。
罗大叔似乎不太欣赏儿子的想法,父子两人在酒桌上就起了争执。
呃……
小米儿给我转得一阵咯咯直笑,瞧见老鬼殷切的目光,笨拙地开口说道:“猪猪、猪猪……”
一场酒喝道了后半夜,那苞谷酒后劲挺足,我和老鬼有些不支,回房昏昏沉沉睡去,我仿佛还记得小米儿跟我说些什么,不过却也没有精力倾听,一直到了次日中午,方才起床来,刚刚清醒一些,听到楼下有人在说话。
我点了点头,问那能不能让我们在寨子里暂时借住几天,等待康妮小姐回来?
他那棍,有着少年人猛虎一般的凶性,力不虚用,握也坚固,挪展身形、只在数尺之地进退闪让,让人眼花缭乱。
这是我们第一次与罗大叔的儿子罗小虎一起喝酒。
好在老鬼比较精明,哈哈一笑,说我觉得是挺厉害的,不过我们也是江湖新丁,实在不知晓。
什么,这王童是康妮那个凶婆娘未来的男人?
爸爸…http://m.hetushu.com
接着又介绍我们:“这是王明,跟你算是本家,还有这位,老鬼。”
我有些发愣,说康妮小姐到底去了哪儿,这小瓮也能传话?
罗大叔来到了门口的一处小瓮前,用旁边的小锤子轻轻敲打那小瓮,叮叮回响。
在度过了最开始的兴奋期后,我和老鬼便开始测试起了小米儿的语言能力来,才发现她大概只会说一些最平常的简单对话,大部分都是叠词,并没有完全的表达能力。
我和老鬼爬起床,草草收拾一下,下楼洗漱,瞧见堂屋那儿,罗大叔正陪着一个年轻人在说话。
老鬼也是来了兴致,拍着手说好,耍一套来瞧瞧。
我和老鬼在旁,瞧得热切,忍不住猛然拍手,大声吼道:“好,好棍法!”
我问大概什么时候能够回来,他有些犯愁,说这个啊,不知道,她最近总是出门,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一时半会儿,谁也说不清楚。
只可惜蛇婆婆自从找到康妮作为衣钵传人之后,就罕有露过面,要不然能够拜入蛇婆婆的门墙之中,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小米儿艰难地开着口,牙牙学语,然而却显得十分明确。
真的,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比小米儿开口说话,跟让我们开心。
那罗小虎受不住起哄,老鬼一说,少年人的心性就起来了,一大海碗的苞谷酒就喝下了肚子里,然后冲出了灶房,来到前院,从黑暗中抽出一根光溜溜的榆木棍,便开始演练起来。
听到小http://m•hetushu.com米儿的话语,虽然口齿不清,并不流利,然而在她开口说话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就愣住了。
除了野味,还有自酿的苞谷酒,初尝并不浓烈,然而后劲十足,口感绵长,让人越喝越起劲儿,越喝越热。
我和老鬼胡看了一眼,没有说话,而那王童则坚持地说道:“没事,我会在这里等,一直等到她回来的。”
尽管这口音着实有些不对,但是对于老鬼来说,却是莫大的安慰,之前一片阴霾的心中顿时就变得阳光灿烂来,罕有的笑容也浮现在了那苍白的脸上。
这话儿问得我们一时哑口,不知道如何回答,要知晓罗小虎虽说是自小修行,一身蛮力,不过那棍子凶狠,却不带杀气,也无实战经验,贸然去排,还真的难说得上什么。
我们与他寒暄两句,然后去洗漱,回来的时候,听到那罗大叔与王童说道:“你与康妮的婚事,我倒是听蛇婆婆提过一次,不过不知道她老人家的具体意思;至于康妮,她这一时半会儿,可能也不会回来……”
我抱着小米儿,将她给高高抛了起来,兴奋地转了好几个圈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幸福感笼罩在了我的身上来。
我抱着小米儿,激动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哽咽地喊道:“宝贝,你叫我什么?”
要知道,寨子里面的老人可是经常拿罗小虎来跟当年的巫门棍郎努尔相比。
“爸爸,爸爸……”
罗大叔在旁边打击他,说你这棍子打狼合适,打人欠了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