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六十八章 君子,之交

这日子其实一点儿也不无聊,平日里就逗弄着小米儿,教这小丫头说话,没事的时候我们三人就在一起比试切磋。
我点了点头,刚要解释,她自顾自地说道:“我一猜就是,为这事儿我师父特地赶过来了,你跟我去祭堂吧!”
喝过酒,划过拳,大家也算是熟识的朋友了,那王童是第一次过来,也没有认识的人,便与我们凑在一起厮混。
我瞧见他一副遇难而上的斗志,不由得叹气,说你这人真是贱,非要给自己找不自在。
当天我们拖着那只黑毛大野猪回来,三百多斤,罗小虎一人拖着,倒也是天生神力,罗大叔特别兴奋,叫了村子里的好多人过来杀猪,不但办了杀猪菜,而且挨家挨户还送了肉,显得特别欢乐。
王童哈哈一笑,说荆门黄家这些年来,做得确实有一些太过于霸道了,我们这些人都看在眼里,自然也是有人心生不满的;不过黄家此刻势大,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而已,此刻跳出你们两个这般胆大包天的人物来,莫不希望你们能够活得舒畅,让那荆门黄家难受一阵……
不过此事无关野猪,有着四个精神抖擞的修行者在,那野猪倒是逃不了我们的手掌心。
他若是江湖人物,我们或许会忌惮几分,但是有着这一层的关系,到底还是值得信任的。
老鬼听出了他话语里的调侃之意,说王童你别在这里胡乱纠缠啊,信不信老子跟你拼命?
官二代啊和-图-书
我看了老鬼一眼,瞧见这兄弟的眼皮直跳,顿时就抓狂了,说我擦,别啊,你这是听的哪门子八卦,我跟黄养鬼是绝对纯洁的男女关系,你是你想象的那样。
然而直到此刻,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的龙脉之气,居然有一些枯竭了。
王童笑了,伸出手来,与我正式相握道:“再次自我介绍一下,王童,家父青城王朋,见过隔壁老王、神秘老鬼。”
我摸着鼻子说道:“你这么说得,咋让我有一种明星偶像的感觉,飘飘然了都?”
小米儿似乎有些害怕凶巴巴的康妮,瞧见这怪阿姨走过来,慌忙抱住我的大腿,口中叫道:“爸爸,爸爸……”
康妮回来了,最先处理的不是我们,而是王童。
罗大叔让自家儿子领着我们去山里打猎,那猎犬给力,当天夜里摸到了一头体型健硕的野猪,激动得我差点儿就祭出了逸仙刀。
小米儿怯生生地看了一眼凶巴巴的康妮,小声喊道:“姐姐。”
王童洒脱而笑,说那是,与人斗,其乐无穷,我还就真的跟她耗上了。
王童一脸古怪地说道:“这隔壁老王不是你自己喊出去的么?还是说,你隔壁当真住了不少的美丽人妻,祸害得别人不要不要的?”
再过一天,罗小虎出去上学了,而我、老鬼和王童则天天在一起,等着康妮的回返。
如此过了足足一个星期,罗大叔终于找到我们,说康妮小姐和*图*书回来了。
我们瞧见他的时候,眼圈都红了,我瞧得心中不忍,说你没事儿吧,要不要替你报警?
他这话中规中矩,那罗大叔裂开嘴笑了,说我这崽子要是真的能够考上你说的那个大学,也是不错的,到时候可能就要麻烦你了。
临走前,还捏着小米儿的脸蛋亲昵一番。
王童正神伤,此刻却忍不住地笑了,说好嘛,我还以为老爹给我找了一软妹子呢,寻思着过来见一面就行,还琢磨着怎么给推了,结果给这小辣椒一通骂,小爷还真的就不服了,容我回去办几件事情,再过来缠着她,反正我有婚约在身,她也拿我没办法……
送走王童,我和老鬼牵着小米儿,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来到了那小院门口,敲响了门,推门而入,径直来到了堂屋前,推开门,瞧见康妮正一脸晦气地在那儿生闷气呢。
他说得有趣,我不由得耸肩说道:“事实上,某家已经单身快两年,魔法师的技能都已经点满了……”
逸仙刀需要靠那龙脉之气推动,然而我这些日子以来修行的龙脉之气,大部分都熔炼进了经脉之中,化作了修为,而其余的则都被用来屡次三番地使用了逸仙刀,已然被消耗一空。
一开始的时候,我和老鬼对此人多少还有一些防备,不过当得知了他的身份之后,却也收起了一些心防来。
可惜,小米儿骄傲,就是不给这个家伙亲一下。
我死死地盯着http://www.hetushu.com他,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慢悠悠地说道:“王童兄弟既然当着我的面说这些,想必不会为了那一千万而动心吧?”
我没有跟她争执什么,而是拍了拍小米儿的脑袋,说要有礼貌,叫姐姐。
我与他相握,说现在江湖上都这么叫我们?
王童与我们年纪相等,这里面的梗却也知晓,不由得笑了,说道家有云,“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撸多伤身,这事儿还是得谈个女朋友,正正经经地阴阳协调的好,你说对不?
没有龙脉之气,就暂时用不了逸仙刀。
相对于我们,罗大叔招待这王童更加热情,请自家婆娘使劲了十八般解数,整了一大席,盘盘碟碟,着实丰富。
说完这些,他过来与我们相拥告别,说他让我过来叫你们进去呢——妈的,搞得像是医生叫号一般,真的有意思……
我在旁边微笑,点头说对,现在能够说一些简单的话语了。
那王童听出了意思,倒也没有大包大揽,而是说道:“今时不比往日,没有文化,着实会吃亏一些;不过也无需太过着急,现在宗教局在几个大学设立了民族学院,有专门的选拔体系,小虎若是读到了高三,有这个想法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忙联系考试……”
王童说这句话的一瞬间,我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什么,蛇婆婆也来了?
我指着老鬼,说事实上,跟黄养鬼有些暧昧的,是我兄和_图_书弟老鬼。
康妮没有抱到小米儿,略微有些尴尬,埋怨道:“你这小丫头,就是认生,想当初我还抱过你呢!”
可是,这世间哪儿还有那残余的龙脉之气吸收呢……这般一想,烦心事还真的不是一点点儿啊。
罗小虎在山外读过书,想法跟自家父亲并不一样,对于拜入蛇婆婆门下这事儿并不热切,但倘若是去读大学深造,诱惑力却十分大,当下也是端起一碗酒来,恭恭敬敬地敬了一碗,一口干尽。
不过与我印象中的官二代不同,这王童为人不但豪迈爽朗,而且丝毫不摆架子,反而是把姿态摆得极低,与我们称兄道弟,十分热络。
我这才晓得,原来有胆量娶康妮的人,背景竟然这么不一般。
那王童不愧是名门之后,虽然路子不同,但是修行之中的很多讲究和细节,做得却比我们好得多。
其间我们也知道了一件事情,这王童的老爹,叫做王朋,可是黑手双城进入宗教局的领路人,就是他介绍进的国家部门,他一直都在总局担任重要职务,后来外放到西南局,算是一方封疆大吏。
王童最先被叫了进去,过了没十分钟,给骂得灰头土脸的出来,狼狈不堪。
王童说不对啊,听说你最早跟荆门黄家闹翻,就是因为勾搭上了人家的大小姐黄养鬼而不负责任,这不是挺厉害的么?
这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然而听在了那康妮的耳畔,却宛如仙乐一般,让她顿时就忘记了先前的烦闷,和图书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来,走过来抱住小米儿,开心地喊道:“哇,她居然会说话了?”
席间罗大叔再一次把话题引导到了自己儿子罗小虎的身上来,说这孩子自小如何如何,只可惜他没有啥本事,给不了他一个好前程。
她倒是不会跟小孩儿生气,抬头看我道:“你是准备提前把孩子送过来?”
我说自从踏上这条不归路,整日里到处奔逃,哪有时间勾搭妹子?
我这时方才发现,自己的杀手锏,居然又少了一份。
王童呵呵而笑,说都男女关系了,还怎么纯洁?
这家伙在这里等待了一个星期,结果就逗留了十分钟不到,故作洒脱地离去。
王童以手扶额,说啊,还是三角恋,咋这么复杂呢?
黄老头儿传我的“斩人诀”只是刀法,而非基础的操纵之术。
王童哈哈大笑,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朝着我和老鬼拱手说道:“两位现如今身陷危难之中,危机四伏,按理说贸然找上门来,着实会引发误解,只是王某人对两位胆敢挑战荆门黄家的风骨实在是太喜爱了,遇到这样的人物,若是不能坐在一块儿,开怀畅饮几杯,实在是人生遗憾。还请两位满足一下王某人的请求,谢谢……”
她瞧见我们进来,没好气地说道:“咋了,这个时候过来,又有啥事儿?”
这王童是一个妙人,好是一番劝解,使得我和老鬼推却不过,虽说昨夜已经有些宿醉,中午围着那热腾腾的火炉,却又再一次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