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二章 那个男人

瞧见这女子防贼一般的样子,董仲明不由得苦笑道:“你告诉他我来了,他自然就会过来的。”
而就在这时,威尔也开门下了车,冲着朵朵喊道:“我的朵朵宝贝儿,你瞧瞧谁来了?”
威尔显得很客气,说您事情这么多,还劳烦你亲自跑一趟,真的是怪不好意思的。
从本质上来说,威尔并不是一个讨厌的人,他跟龙泽乔这样的家伙,有着根本的区别。
士为知己者死。
然而这所有的一切,在遇到了两个人之后,就变得不同了。
那两人就是传说中的陆左和萧克明。
老鬼也没有与他聊过一句,双方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那就是对于龙魔儿的归属,表达了一种闭口不谈的态度。
那小女孩儿瞧见了威尔之后,一下子就冲到了他的怀抱里来,威尔将她高高举起,转了一圈,大声笑道:“我们家朵朵,真的是越来越漂亮了呢。”
董先生点头,说好,我送你们。
一路上,那个龙魔儿沉默寡言,显得十分低调,我甚至都没有听过他说话。
车子一直在走小路,七拐八拐,来到了一个蝎子养殖场。
威尔冲着那男人张开双手,两人抱在一起,他说道:“我的老板,好久没见。”
除此之外,威尔确确实实救过他。
我还没有从与小米儿分离的悲伤之中走出来,心思乱糟糟的,不过此前就已经有过深思熟虑,知道荆门黄家一旦回过神来,将那黄家和_图_书家主身边的得力助手黄汉以及那秘密部队猎鹰派出,只怕我们很难能够再如之前那般轻松应对。
面对着威尔的邀请,老鬼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然后回过头来看我。
威尔与那人相拥,称呼他为董先生。
尽管这事儿老鬼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然而随着自己对于这东西的理解越来越深,最终还是认识到了。
董仲明说你是二春吧,我们找陆左。
除了这些,威尔还跟我们谈起了许多血族的隐秘往事。
那是一个沉闷到了骨子里的男人。
不过作为一名密隐同盟的成员,他遵循着隐世的规则,不食活人之血。
两人聊了几句,男人的目光注意到了我们这边,最终落到了老鬼的身上,眉头一扬,惊讶地喊道:“唉,你不是闻铭么?”
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男人,他给我的感觉,更像是好莱坞电影里面那种麻省理工毕业的高材生,或者博士之类的高智商人物,而不像是一个血族。
然而这样的药剂,由于原料的关系,只有三管,他服用了一份,给他的爱人安吉列娜用了一份,最后一份,准备用来进行研究,找到替代品,从而量产。
我们有点儿弄不清楚这个男人的来历,与他握手寒暄,那人瞧见我们有些拘谨,不由得笑了,不过也没有多说话,而是问威尔,说需要去跟陈先生打声招呼不?
有了这两层关系,使得老鬼和-图-书在那个最黑暗的时候,最终还是活了下来。
威尔在欧洲大陆上掀起了一场风暴,甚至引发了隐世不出的十二氏族那关系的重新定义,现如今,是他第二次返回中国求援。
那个小女孩儿抬起头来,小脸儿精致无比,就好像瓷娃娃一样,可把我给惊艳到了。
那男人走到了我们面前来,与董先生握手,然后朝着威尔哈哈大笑:“你可算来了。”
在确定了行程之后,我们离开了麻栗山,乘车前往湘湖省,然后坐飞机抵达南方省的白云机场。
双方客套一番之后,驱车朝着东官方向行进,这个地方对于我和老鬼来说,那是十分熟悉的,车子一路行进,并没有进市区,而是来到了莞城郊区的一处山区附近来。
男人挥了挥手,说事务所都已经解散了,我可不是你老板了。
我和老鬼并不是他唯一的帮手,还有两个人,也将随我们而行。
那个董先生年纪看着也就比我们大几岁,但是气质却十分沉稳,戴着一双黑框眼镜,与威尔交流过后,转过头来看我们,微笑着伸出了手来,与我们相握道:“你们好,老早就听说过你们了,现在才见到真人。认识一下,董仲明。”
这话儿听得我好想让老鬼咬一口——当年的秦始皇要是能够遇到一个血族,哪里还用费心找徐福出海?
每一个血族都是知识渊博的学者。
威尔说不是老板,那就是兄弟,是http://m•hetushu.com朋友。
当然,这样仅仅只是开玩笑而已,作为血族,其实也是一件很困扰的事情。
老鬼是陆左的同乡,而且还是他堂弟陆言的同学。
威尔找到了这儿来,并没有跟我们聊太多的东西,上来就直接赋予了老鬼自由的身份,只承认了彼此的传承,而并没有要求他如传统的血族后裔一般,进行封建式的效忠,这是一份很大的人情。
此时此刻的情况,国外对于我们来说,或许危险,但毕竟比面临荆门黄家这头江湖巨鳄要来得轻松一些。
毕竟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威尔叔叔!”
听到这两个人,我下意识地一愣,继而想了起来,当初威尔之所以对老鬼进行二次初拥,就是因为陆左的关系。
说罢,她匆匆离开。
他伸头去亲朵朵,那小姑娘一把推开,奶声奶气地喊道:“陆左哥哥说了,不能随便给人亲。”
他从而变成了一个全新的种族,甚至重新定义了血族。
这两人,一个叫做陆左,一个叫做萧克明。
威尔告诉我,他通过不断的研究,终于配制出一种叫做“该隐的祝福”的药剂。
这种药剂能够让血族能够如同寻常人一般正常行走于阳光之下,并且不嗜鲜血,与此同时,还不会丧失作为血族而拥有的一切力量和手段。
对于我的印象,威尔解释,说通常来说,血族是一种拥有漫长生命的种族,为了打发时间,他们通常都会m.hetushu•com学习很多的知识。
如此亲热一番,那个胖妞大概也看出来了,便不再拦我们,而是引导着车进了养殖场,在门口附近停下,然后说道:“我师父他现在应该在蝎池那边取毒呢,我去叫他。”
得到了我们的点头,威尔表现得十分高兴,不过他不得不提醒我们,说此次前往欧洲,并非度假,而是需要面临着十分艰难的斗争,与那势力庞大而恐怖的魔党较劲儿。
毕竟我跟老鬼说过,一人力短,这漫漫长路,需要风雨同舟,并肩走过。
这一路畅通无阻,有人帮着我们安排好了一切,看得出来,威尔在国内混得还算是不错,而到了南方的白云机场之后,有个男人开了一辆商务车过来接人。
董先生微笑,说冈格罗先生是我们的亲密盟友,地主之谊,还是该尽的。
没多一会儿,有一个穿着个大裤衩子、人字拖的男人就匆匆赶了过来,那人穿着随便,不过举手投足的气质,却给人一种深邃的感觉。
董仲明说我过来找你陆左哥哥有事。
威尔一脸无奈地大声喊道:“威尔叔叔不是别人啊。”
威尔说这是当然,不过已经约好了陆左,过两天再登门拜访吧。
然而消息走漏了,威尔找到了追杀,而他的女友安吉列娜则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这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希望我们能够有所预见。
有些话,现在说,总比事到临头了说要好得多,对于这一点,我们表示了和*图*书理解。
那小女孩儿走到了车前来,瞧了董仲明一样,咧嘴笑了,说秘书叔叔,你怎么有空过来啊?
他的左脸之上,眼睛附近的区域,有一个很细微的疤痕,娃娃脸,不过却没有给人予幼稚的印象,反而多了几分帅气和成熟。
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她甚至已经变成了昏迷不醒的植物人,即便如此,还是被人给抢夺了去。
是一个满身肥肉的女子,一脸警戒地看着我们,说你们找谁?
一路上不断有危险的标志,而到达了门口的时候,那铁门紧闭,好像废弃了一般,喇叭响了好久,方才有人过来开门。
不过威尔与我们倒是挺多的话,他告诉我们,在此之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冈格罗血族,崇尚自然与返璞归真,常年都在原始丛林、荒野和雪山之上独自行走,磨砺自己的内心,害怕阳光以及一切灼热的东西,也渴望鲜血。
那二春警惕地又问,说你们找他啥事儿?
女子将门一关,说你们等着,刚刚回身准备走,这时有一个梳着可爱西瓜头的小女孩儿从远处走来,董仲明连忙挥手喊道:“朵朵、朵朵,我是董叔叔!”
想清楚了这一点,我也没有再多的思虑。
这种药剂的作用,是终日里生活在黑夜和阴冷地下的血族,说不能够想象的,它的出现,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朵朵笑了,说那也不行。
我忍不住地心中就想着,回头的时候,我也给自己家的小米儿,也弄一西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