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五章 你居然敢打小妖的主意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听到有人说起王红旗这个名字了,不由得心生好奇,而那虎皮猫大人则狐疑地瞧着我,说你不认识王红旗?
虎皮猫大人哈哈大笑,说你这人真会聊天,正在我手中,你可想学?
小妖姑娘一愣,说啊,你也没有得罪它什么啊,为什么要跟它道歉啊?
这是个闲不住的话痨子,也特别爱听八卦,我有心与它结交,也不嫌浪费口水,便将我和老鬼在泸沽湖畔与荆门黄家的交手聊了出来。
虎皮猫大人点头,说想。
虎皮猫大人仔细地打量着我,过了一会儿,突然问道:“那宋家的火焰狻猊,也在你的手里?”
虎皮猫大人打量了我一眼,嘿嘿而笑,说没想到你也是性情中人。
我摇头,说黄帝内经是黄帝内经,那玩意是战国医家假托黄帝之名而做;我说的这轩辕内经,可是黄帝本人关于练气方面的经诀,与你口中所说的《金篆玉函》,传与同一人之手,至于它经历了多少历代名人,这个我不得而知,但是我就问你,可知道它现在在谁手上?
我说不是,我想跟虎皮猫大人道歉。
我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那肥鸟儿方才姗姗来迟,挥舞着翅膀,停在了我的眼前,说找大人我啥事?
我勒个擦,居然这么拼?
我和老鬼两人,就好像霉运加身了一般。
它说不懂就直接说不懂,别在这里跟我装,有意思么?实话告诉你,那奇书可是从黄帝老儿那里留下来的和*图*书秘籍,在中国的历史上依次被周朝姜太公、战国鬼谷子、苏秦张仪孙膑庞涓所习,后来秦末传于张良,三国传于孔明,宋朝传朱熹,明朝传刘伯温,个顶个儿都是牛波伊人物,你说这玩意厉害不厉害?
威尔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说你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虎皮猫大人?
而且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发生的。
死不悔改的老鬼让我有些搞不懂,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跟一破鸟儿较什么劲儿,想着他刚正不屈,我却不能,总得有人来做和事老。
虎皮猫大人说这尼玛是三个字,那《金篆玉函》经过四千年的流传,散佚增删,分作山、医、命、卜、相五术,你可知道,它现在在何人之手?
我点头,说对。
我瞧见它放下了戒心,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与它保持平视,然后说道:“知道轩辕内经是啥不?”
威尔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说哦,也对,我这是固定思维在作怪——总之,不管怎么说,你们自求多福吧,我也帮不了你们……
我和老鬼一脸苦相地蹲在了澡堂子里,欲哭无泪,感受到了这个世界上满满的恶意。
我说一个字,碉堡了!
我说我虽然是王家一脉,不过爷爷早就与王家断了联系,所以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我这一套,完全就是学着它刚才的话语所说的,结果它吃了这憋,顿时就气愤异常,哇啦啦大叫,说你小子真的http://m.hetushu.com以为我是骗人的呢?
我眯起了眼睛来,说大人你还真的是见多识广。
我一愣,说王红旗是谁?
这情形让我们有些莫名其妙,一直到威尔和龙魔儿出现,他拉着我们来到了角落,低声问道:“听说你们昨天把虎皮猫大人给抓住,差一点儿就将大人的羽毛都给拔光了?”
再接下来就是睡午觉的时候床上突然多出了几条毒蝎子,给扎得屁股青肿,虽说很快就找到陆左帮忙解了毒,但那肿痛却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消去,坐都坐不得。
虎皮猫大人倏然站直了,冲着我嚷道:“什么,你居然敢打小妖的主意?哈、哈、哈、哈、哈……”
我说依稀听说过,但不知道是啥。
不管我们如何防范,总是会陷入到各种莫名其妙的倒霉事儿里面去,就连我盘腿坐下修行,都差点儿走火入魔。
虎皮猫大人说上一次?你讲讲,我来听一下。
我说不是,我相信您有《金篆玉函》,而你相信我有《轩辕内经》么?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所有人瞧见我们,都露出了奇怪的笑容来。
如此一通话语聊下来,不知不觉就聊了一晚上,那肥鸟儿伸了一个懒腰,说啊,听了你一晚上的故事,实在美妙,不过大人我从来不欠人情,不如我来给你算一卦吧。
威尔郑重其事地告诉我和老鬼,说以后对大人客气一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虎皮猫大人就是陆左和萧克明和图书两人的精神导师,是他们最为尊敬的人。
我说不行,上一次跟人交手的时候耗费了,现在叫不出来了。
虎皮猫大人一阵激动,说快点儿弄出来瞧一下。
虎皮猫大人口中喃喃自语,念叨了一会儿,突然大声叫道:“我知道了,你姓王,轩辕诀……天啊,你是龙脉守护家族之中,黄金王家的人——你小子跟王红旗有什么关系?”
小妖姑娘同情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你等着吧,我去找它看看,不过大人的性子一向很古怪,不一定会见你啊……
我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说对啊,我是没得罪它啊,抓住它的,还有要拔光它羽毛的是老鬼,凭什么我要陪着一起受罪?
老鬼抿着嘴不说话,而我则小声解释道:“我们不知道它就是虎皮猫大人。”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我方才感觉到了恐惧,跟老鬼商量,说实在不行的话,我们还是找虎皮猫大人道个歉吧,请求得到它的谅解。
我想起那明艳动人的小妖姑娘,止不住心中痒痒,说大人,不如你给我算一算姻缘吧。
再接下来,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停水了,当水再次从喷头出来的时候,我的是血,老鬼的是尿……
我有意跟这家伙掰扯,说看不出来啊,没想到大人这么厉害?
首先是在早餐面条里面,那炸酱里面吃出了鸟屎来,而二春指天发誓,说自己绝对没有动手脚。
我说我得替老鬼帮它道歉,要不然这还消停不聊了。
和-图-书心想你倒是知道,嘴上却说道:“哦,我错了,应该是听说了大人您的光辉事迹,忍不住找您过来瞻仰一番,并且聆听一下您对我们这些晚辈的教诲。”
我有些无所谓,说一只会说话的鹦鹉而已,能够翻出多大的天来呢?
对于我的提议,老鬼不屑一顾,表达了拒绝。
于是我就找到了小妖姑娘,跟她说能不能帮我找一下虎皮猫大人,我想找它聊一聊。
我说这么牛波伊的东西,除了大人您能够有德者据之,我很难想象得到还有别人可以拿着。
虎皮猫大人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过了好一会儿,突然说道:“我想起来了,你说的,可是轩辕诀?”
匆忙之间拿过来的毛巾将头上的泡沫擦完之后,才发现这玩意比用过的姨妈巾好不了多少——那黏黏糊糊的玩意,又腥又臭,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虎皮猫大人哈哈大笑,说逗你呢,这玩意学过之后,有通天彻地的能耐,怎么可能随意传授于你?
那肥鸟儿骄傲地仰着头,说跟我道什么歉啊,你又没有得罪我。
我也学它一般,尖声哈哈大笑,说逗你呢,这玩意学过之后,有通天彻地的能耐,怎么可能随意传授于你?
它瞪了我一眼,说被跟我拽文啊,轩辕内经不就是黄帝内经?这玩意分作《灵枢》、《素问》两部分,是中国最早的医学典籍,也是传统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一,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威尔点了点头,说你们最好记住这和图书句话,不然我很难在你们之间平衡。
聊完这个,又说起了玉龙第三国里面的事情,又说起了五毒教。
没想到我这么一通马屁拍下来,它倒真的是受用了,眯着眼睛,嘿然笑道:“说那是,大人我在这地界上面混的时候,你爷爷都还不知道在干嘛呢。”
再然后,上厕所的时候,纸巾突然就没有了,而且房门还被紧锁,不管怎么呼喊求救,都没有人搭理,一直到我浪费了一条内裤出来之后,才发现这厕所居然被人布上了隔音结界。
小妖姑娘说那不就得了?
小妖姑娘以为我想报仇呢,便劝我,说可不能再打它的主意,不然朵朵会生气的。
我依旧觉得问题应该不大,然而虎皮猫大人的报复很快就来了。
它得意地说那是,《金篆玉函》知道是啥不?
我说然也,你这人真会聊天,正在我手中,你可想学?
我郁闷地说道:“我们刚来,怎么可能知道?”
我改变了策略,没有再提昨天晚上的事情,而是对它好是一通奉承,将这家伙夸得飞上了天。
他说对方倘若是一女人,也就算了,他低头就低头了,就一鸟人,他就算是咬牙盯着,也不认错。
说完了五毒教,那家伙倒是来了兴致,拉着我,不让我走,非要听一下我是如何得罪的荆门黄家……
我说单身日久,难免爱慕美女,你说那小妖姑娘……
我点头,说想。
我说给您道歉。
虎皮猫大人小心翼翼地问道:“你?”
我有些意外,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