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九章 米娅和云陌阡

说是老街,不过古香古色的,十分有历史的风韵,人来人往,环境其实挺不错的。
忙完了这些,大家回到了沙发前来,聊起了之后的打算,我告诉她们,说别管我们,我们明天自己去第十三区找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云陌阡这姑娘虽说一开始的时候对我们表现出十分防备的态度,不过也仅仅只是出于不信任感而已,在我们出示了相关的证件之后,倒也没有太多的敌意。
啊,没有这个人?
谈话一直进行到了深夜,两个女孩子才生出了困意来,跟我们道了晚安之后,各自回房休息。
聊了一会儿,米娅的肚子咕噜噜地响了,一拍大腿,说好饿啊,我们出去吃饭吧?
看得出来,这两位女孩儿的家境应该都挺不错的,公寓是两室两厅的设置,里面一应俱全,什么都有,米娅犹豫了一下,对我们说道:“今天我和陌阡一起睡,你们就睡我的房间吧?”
我说大使馆那边说没有人,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去找一趟的。
我拿了起来,冲着米娅笑了笑,说谢谢你,米娅。
我说你确定没有一个叫做徐淡定的人?
啊?
看得出来,她们不但是不擅长厨艺,而且也不爱做家务。
她激动地说道:“天啊,我以后要是吃不到这排骨了,该怎么办啊?”
我跟着来到了门口,瞧见冰箱里面有一盒排骨、肉还有一些疏菜之类的,也不知道她们不会做饭,冰箱里和图书怎么会有这些东西的。
听到这话儿,云陌阡也赶忙跑到了餐桌前来,手也没有洗,伸手就抓了一块热腾腾的排骨,放在嘴里,眯着眼睛,露出了幸福的微笑来。
我摇了摇头,说他们说没有这个人。
大家在沙发上歇了下来,云陌阡又询问起了我们被偷窃的具体事宜来,显然还是有一些怀疑,不过我和老鬼到底还是老江湖,三阳两语就将这谎言给圆了过来。
米娅说回去的时候,上网查一下大使馆的电话,到时候一问便知。
四人围在一块儿,也是随意闲聊,说完我们,又聊到了米娅和云陌阡,谈及了她们在国内的生活,以及在巴黎求学的经历,对于我和老鬼来说,也算是一份新鲜的经验。
在这异国他乡里,能够得到两位女性同胞的帮助,实在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我和老鬼有意活跃气氛,跟两人说了一些自己的见闻,逗得她们哈哈大笑,彼此的关系倒也融洽。
我赶忙问道:“你好,请问一下你们大使馆里,没有用一个叫做徐淡定的同志?”
老鬼说那我们明天还得低调一点,天知道他们有没有我们的资料……
米娅还在回味刚才的那一顿饭,笑着说你们若是找不到的话,那就回来,这里永远欢迎你们——前提是还得做饭给我们吃。
她还告诉我们,说大使馆的话,一般应该在第十六区,那里有著名的巴黎第九大学多菲纳,教堂与博物http://www.hetushu.com馆也不少。
米娅甜甜一笑,说不客气,出门在外的,谁都有一些难处,都是中国人,咱自己的同胞,兄弟姐妹,能帮就帮一下——我们明天不上课,要不要帮着你们一起去找?
米娅又客气了一会儿,这才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就睡沙发吧。”
米娅和云陌阡兴高采烈地伸出了手来,纷纷拉着老鬼去了厨房。
米娅眨了眨眼睛,突然低声说道:“你们两个,不会是我们国家的间谍吧?”
我小心翼翼地按着按键,然后拨打了过去。
米娅惊喜地喊道:“帅哥,你会做饭?”
我点了点头,而这时老鬼那边也完工了,端了一盘酱香排骨、一盘红烧肉,还有一盘疏菜杂烩出来,再加上一锅蘑菇汤,香气弥漫。
这个消息让两个妹子惊喜过望,表示没有白把我们给捡回来。
云陌阡一愣,说啊,那怎么办,你们除了这个徐淡定,在法国就没有其他的朋友了么?
我说应该是在搜寻我们的。
两人低声说着话,而这时客厅里传来了脚步声,我下意识地扭头过去,瞧见米娅拿着两袋衣服,放在了沙发前,对我们说道:“看你们连行李都没有,这衣服是我前男友的,他一直没有过来拿,就让你们先将就着换一下吧?”
一开始的时候,是忙音,过了一会儿,那电话方才接通,是个女声,开口就说了一通法文,我听得直发晕,问http://m.hetushu.com道:“请问能说中文么?”
米娅是个很开朗的女孩子,目前在巴黎一所大学里学服装设计,而另外一个女孩子叫做云陌阡,跟米娅是室友,来自南方省。
老鬼点了点头,而这时,街道上突然有一个身影快速跑过,我们瞧见了,下意识地往里面走了两步,退了回来。
云陌阡笑了,说这个简单,你朋友叫什么名字,现在网络很发达的,只要知道一些大概信息,就可以通过脸书和GOOGLE把人给找出来。
两个妹子夸张地说着,然后我们开饭了,因为心情缘故,我和老鬼吃得都不多,而她们两人却表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来,别说菜,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一滴不剩。
我摇头,说有的,不过只知道在十三区,不知道具体地址。
老鬼也赞同,说只要不睡马路牙子,我们就已经很满足了,这沙发挺好的,真别客气。
电话那头的女子用标准的中文亲切地问候道:“可以的,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么?”
云陌阡瞧见我忧心忡忡,不由得好言安慰我,说你放心,会有办法的,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你说对不?
寄人篱下,就得多干活,老鬼做饭,我便帮着收拾桌子和洗碗,忙忙碌碌,而两位妹子则半推半让,幸福地哈哈大笑。
老鬼微微一笑,点头说道:“自己没事的时候,倒是爱做一些吃的,毕竟能省则省吧;不过我只会做中餐,西餐这些高hetushu.com级的东西,我也不会。”
老鬼瞧了我一眼,低声说道:“这人,跟那帮人是一伙的,可能。”
老鬼瞧过之后,表示这些食材完全够一顿饭。
瞧了一会儿,我叹了一口气道:“不知道陆左他们在哪儿?”
威尔现在应该是处处树敌,最好还是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免得给自己惹上祸患不说,而且还给这两位好心收留我们的人带来麻烦。
米娅在厨房那儿帮老鬼打下手,而云陌阡则回到了客厅里来,搬出了一台苹果笔记本,然后打开了网站,开始帮我们查起了中国驻法国巴黎大使馆的电话来。
那个叫做米娅的女孩儿兴奋地喊道:“陌阡,你知道么,我们这回可真的是幸运了,闻大哥的这手艺简直棒极了,我刚才吃了一口排骨,比我妈做得还好吃呢……”
米娅抱着脑袋,难过地说道:“我不要吃面包和泡面!”
云陌阡苦笑着说道:“米娅同学,你的信用卡已经超支了,我们还是在家里吃吧……”
老鬼摇了摇头,说以他们的身手,应付这些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不过之前没有想到会分散,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人而已。
走了大约十几分钟,终于来到了米娅和云陌阡合租的公寓,是在一处老旧街道的楼上。
电话那头的女子平静地回答道:“对不起先生,我们大使馆里并没有一位叫做徐淡定的同志,请问他现在担任什么职位,您知道么?”
我瞧了一下房间格局,连和图书忙摆手,说不用了,女孩子的香闺,怎么能够让我们两个大男人住着?我们睡沙发就可以了。
旁边的云陌阡一脸期待地对我说道:“怎么样,找着人了没有?”
米娅说这怎么可以呢,没事的,哪有那么多的讲究?
云陌阡耸了耸肩膀,说还是我来吧,至少我还会一手蛋炒饭……
我摇头,说不用了,这事儿有一些复杂,把你们牵扯进来可不太好。
我摇了摇头,对她说道:“算了,我们明天自己去找人吧。”
她说没有。
我沉默了,手拿着电话,半天不知道说些什么,电话那头“喂”了几声,然后把电话给挂掉了。
女子说对的。
路上的时候,她在听说我们是第一次来巴黎之后,很热情地跟我们介绍起了巴黎的风物来。
网络社会,一切的信息都是公开和透明的,很快云陌阡就找到了电话号码,然后把手机递给了我。
这个时候老鬼举起了手来,说可以参观一下你们的冰箱么?
我愣了一下,有些焦急地问道:“你们这里真的是驻法国大使馆么?”
我上前过去,瞧见那袋子上面写着英文“William Zhang”,旁边还备注得有一个中文,叫做张海洋。
应付完了这两个好心的留学生,我和老鬼来到了客厅的阳台上来,朝着外面的街景望了下去,发现繁华的街道也陷入了平静之中,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在,偶尔一两人,还行色匆匆。
老鬼拍拍手,说这个自然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