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十三章 安置屋的人们

我说没有,被我一记香港脚给踹飞了,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徐淡定说谁追杀你们?
听到他这般说,我下意识地闭上了嘴,不再做那好奇宝宝了。
下了车,徐淡定带着我和老鬼来到了别墅门口,开了门,有一个六十多岁的中国老妇人走了过来,冲着我们施了一礼,我们慌忙回礼,那徐淡定对我们说道:“这是吴妈,是这屋子的管家,你们在这里的日常饮食和住宿,将有她来负责。”
我们连忙过去开门,只见吴妈捧着睡衣、毛巾和一应洗漱工具在门口,递给了我们,然后带着我们参观了一下独立别墅的几个区域,并询问我们是否需要吃夜宵。
我们表示不用,路过二楼客厅的时候,房间里面有三个人,一个抱着枕头看电视的年轻女人,一个窝在沙发里玩手机游戏的半大小子,还有一个自己跟自己玩国际象棋的眼镜男,吴妈给我们介绍,说年轻女人叫做宁檬,少年是Kim杜晓坤,眼镜男叫做考玉彪。
我听到他对于整个计划的批评,有些郁闷,毕竟我们只不过是过来逃难的,具体的战略制定,跟我和老鬼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听到电话那头一个沉稳的男中音说起了我和老鬼的名字,我浑身一震,看了老鬼一眼,方才缓声说道:“你好,我就是王明。”
徐淡定冷笑,说什么密党同盟?你听说过怀璧有罪没,他手中的东西实在是太过于划时代了和_图_书,我得到的消息,是已经有两个密党氏族转变了立场,而且教会方面也蠢蠢欲动,准备将威尔这个叛逆给拿下。
我忍不住反驳他,说威尔不是说他身边还有密党同盟么?
我们跟着这位大叔往回走去,我没话找话,说我也认识两个茅山宗的高手,一个叫做萧克明,还有一个,叫做陈志程。
老妇人慈祥地笑了,说什么管家啊,我就是帮你们做饭的老太太而已。
老鬼不想弱了气势,点头说是。
徐淡定抬起了头来,从后视镜那儿望了我们一眼,然后平静地说道:“威尔并不是我的手下,我们只是同盟而已,他做什么事情,无需与我报备,而我所需要作的,就是安顿好你们,等到他们确定了行程,再将你们给送过去而已。至于其他的问题,请不用来为难我。”
如此寒暄完毕,老妇人给我和老鬼安排了房间,在二楼东南角那儿,白天阳光充足,十分不错。
电话那头的男子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说你好,我是徐淡定,你们两个今天去大使馆找我了?
老鬼大概是心中有些不服,说外国人的戏法没学过,不太懂,不过咱中国人的老行当,无论是围棋还是象棋,我都懂一些。
我看了一眼那木头雕的国际象棋,摇了摇头,说不会。
原来他并不是和我们住在一块儿。
我们在国内的时候,好歹也只是得罪了荆门黄家而已,那家和图书伙在国内处处树敌,如果我们足够努力,还可以在夹缝之中求存,然而来到了这欧洲,简直四面都是敌人,这可怎么办?
啊?
我说应该是同一伙人,我瞧见了一个穿着皮衣皮裤的金发美女,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家伙是中国的留学生,叫做张海洋的……
我和老鬼下了车,出租车一溜烟开走,而这位大叔则伸手过来,自我介绍道:“鄙人徐淡定,目前任职于外交部。”
徐淡定笑了笑是,像我这样身份的人,怎么可能随意告诉任何人?其实只要你们有相关的暗号就可以受到招待,只可惜威尔应该是没有告诉过你们。
车行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了一处建筑稀疏的地区,周围的树木远比房子要多得多,最终我们停在了一个独立别墅的车库里。
我恨恨地说道:“对,我们两个的确是一无所知,谁知道那帮人半路就发动攻击了呢?”
我们表示明白,而后徐淡定当着我们的面给威尔那儿打电话,结果没有接通,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然后告诉我们,让我们在这里待着,他需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
徐淡定摇头,说没有,他们现在已经启程出发,前往东欧的乌拉尔山脉了,我受他们所托,给你们找一个地方安置好,等他们回来。
听到徐淡定的话语,我全身一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一个长得颇有韵味的大叔从车上走了下来,他人很精神,只是两鬓有些和图书稍微斑白,戴着眼镜,蓄着些许胡须,平添了几分沧桑,走到出租车前来,与那司机讲了两句话,掏出了一张钱来,递给司机,然后冲着我们说道:“两位,跟我走吧。”
徐淡定说威尔和其他人都没有出事,目前已经转移到了大巴黎区的卫星城里去了,你们两个在哪里,我过来接你们。
哦……
徐淡定告诉我们,那个金发美女应该是刀锋女艾薇儿,暗黑议会的黑骑士之一,擅长快刀——她有没有为难你们?
徐淡定之前提醒过我们,说住在这屋子里的,大部分都是过来避难的,让我们不要打听对方的身份,不过也要好好相处,于是我们朝着三人打招呼。
司机将车停在了路边,过了五分钟,一辆黑色奔驰从街角那边驶了过来,停在了我们的前面。
这位帅气的中年大叔离开之后,我和老鬼聊了几句,门被敲响了,吴妈在外面问道:“我可以进来么?”
“你好,我是徐淡定,请问王明和闻铭在么?”
徐淡定说你们两个,是不是对我还抱着怀疑?
徐淡定说刀锋艾薇儿并非血族,不过她身后是暗黑议会的某位议员阁下,那家伙应该也有参与猎杀威尔的相关事宜,所以才会如此——你们实在不应该就这么冒冒失失地来到了欧洲,这里不是华夏,有着许许多多你们所不知道的奥秘和恐怖人物,仅凭着几人就想要挑战全欧洲的地下势力,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hetushu•com狂妄了。
在这非常时期,我对一切都充满了怀疑,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低声问道:“你好,请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
我疑惑道:“那为什么我们找你,使馆方面说没有这么一个人呢?”
这独立别墅有三层楼,大大小小十几个房间,挺宽敞的,经过吴妈的打理收拾,十分温馨,挺有氛围的。在我的房间里,徐淡定告诉我们,这个地方,是专门用来收容一些如我们一般的人,所以如果碰到有一些奇怪的人,不要惊讶,也不要去询问别人的身份,老老实实在这儿待着就是了。
我放松下来,瞧着附近的街景,小心翼翼地问道:“我们这是过去与威尔汇合么?”
眼镜男说那好,我们先来玩象棋吧,吴妈这个时候笑了,说我这里可没有象棋,眼镜男挥了挥手,说没事,给我几块木头,我可以自己来做。
黑色大奔里面空无一人,我们坐在了后排,徐淡定绑了安全带,开始驾着车往大街上行去,听到我的话,便开口说道:“萧克明入山的时间晚,交往不多;至于你说的陈志程,他是我的大师兄,我以前在宗教局的时候,他还是我的领导。”
我擦……
徐淡定说既然没有,那就赶紧告诉我位置,我就在你们附近,过来接你们。
我和老鬼赶忙又躬身行礼,而徐淡定也给吴妈介绍了我们,说他们两个在这里暂住几天,还请吴妈帮忙照顾。
一个人再猛,也不可能和-图-书跟全世界为敌。
电话那头说道:“你们出机场不久就被袭击的事情,我昨天就知道了,威尔也找过我,说让我帮着他找寻失踪的你们,不过我主要的精力是在调查到底谁在这后面主事一切,目前已经能够确定并非茨密希族,而是勒森魃一族;回到大使馆的时候,听说有两个人过来找我,便猜到是你们……”
我皱着眉头,说他们去乌拉尔山脉干嘛?
眼镜男拖长了语调,好像有些不屑一般,说这样啊……
说着就没有了话语,又自顾自地低下头去。
我们与他握手,感觉他的手掌软中有硬,并不是寻常人的手。
眼镜男大喜过望,站起身来说道:“是么?”
我说在出租车上,现在正被人追杀呢。
我和老鬼都表示惊叹,于是就着黑手双城的这个话题深入下去,聊了一会儿,彼此也都熟悉了一些。
宁檬和Kim反应都挺冷淡的,点了点头就算过去了,而那个眼镜男却跟我们打了招呼,然后问道:“会下棋么?”
这是一个修行者的手,至于有多厉害,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我说没有。
瞧见我和老鬼看着他的手有些发愣,那位大叔笑了笑,说我是茅山弟子,以前曾经在宗教总局工作过,后来才平调到的外交部,所以你们不用猜度什么。
我看了老鬼一眼,他点了点头,于是便用结结巴巴的英语跟那出租车司机沟通起来,结果半天无果,只有将手机递给司机,让徐淡定跟他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