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十六章 这仇怨咱得报

老鬼说无妨,即便是身体纯洁的宿主,也只是一定比例,还不到十分之一,而如果宗主能够舍弃自己的精血,给予初拥,缔结后裔的话,就几乎是百分之百。
我谨慎地问道:“你确定自己可以吃?”
挂了电话话之后,我瞧见上面的事儿一时半会儿完成不了,于是便围着这房子大概地熟悉了一下,知道这儿应该算是巴黎郊区,人流并不算多,而这儿则有种快要被废弃的感觉,外面一片荒凉,寻常人很难会来到这儿。
当然,即便是血奴,她的身体承受能力也远远要比之前要强大许多,所以这才是老鬼一上车之后,就给予她初拥的原因。
我说那米娅该怎么办?
我说那你还饿么?
我说米娅即便是醒过来,跟之前的她,估计也会有很大的变化了。
我这时方才明白,原来需要经过换血的步骤,米娅方才能够获得重生。
我一边把这方向盘,一边哀怨地说道:“还不都是因为有你这个家伙,我才会那么上心;赶紧的,给我答疑解惑吧!”
啊?
米娅摇了摇头,说算了,就坐在这里吧,我们说说话。
米娅摇了摇头,说错不在你,都是那该死的张海洋。
米娅迷茫地抬起了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有血食么?”
老鬼说呃,你对于血族的典故,知道得还真多……
老鬼上了楼,我则拿着徐淡定给的通讯器,给他打了电话。
我一愣,说啊,你怎么会想和-图-书到吃血食?
我说那个啥,听说只有童男童女,才能够变成血族,而其余的人只能成为食尸鬼,米娅和牛娟不同,她可是有过男朋友的?
我站了起来,说米娅你饿了么,需要给你弄点吃的么?
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呢?
那凄厉的尖叫声并没有喊出来,而是被老鬼给捂住了。
而此刻,她只不过是一名浑浑噩噩的血奴而已。
老鬼说你倒是知道得挺多。
我说到了,老鬼现在正在救人,让我问一下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人下楼梯的声音,睁开眼睛,瞧见脸色惨白,表情有些木然的米娅走下了楼来,而老鬼则跟在了后面,一副困倦欲死的模样。
老鬼说你说的那个,其实没错,一般来说,被血族咬过的人,会分为三种,第一就是食尸鬼,已然死了、完全只能凭着生前本能行动、嗜吃人肉的食尸鬼;第二种就是血奴,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还有自己的意识,不过也是弥留人世;最后一种,也就是你所说的处男处女,因为身体的纯洁,有很大比例会变成新的血族……
米娅略显得有些僵硬地扭过头来,瞧了我一眼,半天没说话,反倒是老鬼开口了,说她还没有熟悉现在的感觉,有些僵硬,老王你看着点儿她,我不行了,可能需要睡一觉,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谈。
徐淡定说已经被发现了,医院报了警,米娅她学校的和-图-书老师和同学围在医院,要警方和医院给出一个说法来,现在正在僵持着,等米娅清醒过来之后,最好让她发一个声明,让她的朋友不要太担心。
我说已经做得很好了,感激不尽。
我说不是,你获得了新生——另外,对于你的遭遇,我表示很抱歉,如果不是我们,你就不会变成这个模样,而陌阡也不会死,对不起。
我刚刚打过去,徐淡定就接通了,问我到了么?
老鬼依旧没有下来,我吃过饭之后,便在沙发上盘腿而坐,闭目修行。
他说着话,那米娅的浑身抖如筛糠,仿佛里面有个小马达在抖动,过了几分钟之后,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方才恢复了平静,我瞧见老鬼抱着米娅没有再有动作,不由得奇怪,说你怎么不换血啊?
我说君子一诺,驷马难追,说了要给她们报仇,若是中途而至,我们岂不是没种的货?
我的心情变得沉重了起来,说你放心,作恶者,肯定会得到教训的。
徐淡定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那个叫做云陌阡的姑娘,我听他们说,这个姑娘特别勤奋,再学一年就能够回国了。”
我本来准备参观一下具体的过程,不过瞧见老鬼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便也没有强求,任他离去。
米娅突然抬起头来,咬牙切齿地说道:“张海洋那个畜生,他昨天对我和陌阡……我、我要杀了他。”
徐淡定说你们确定要把事情闹大?这可http://www.hetushu.com是别人的地盘。
鲜血从米娅雪白的脖颈之间流了下来,而沉睡中的她也突然一下就醒了,双眼猛然一睁,仿佛承受了莫大的痛苦一般,歇斯底里地叫了一声:“唔……”
米娅双手捂住了脸,声音从她的指缝之间流淌了出来:“真没想到,在公园里随手捡了两个人回来,居然是传说中的吸血鬼。”
米娅摇了摇头,说不行,闻铭之前给我立了六诫,并且跟我讲述了传承和戒律,所以我知道有些东西,是血液里面的欲望,而不是我的本意。
稍微检查了一会儿之后,老鬼扶着米娅上了二楼,说他需要安静地独处一段时间,让我在下面等待着,并且联系一下徐淡定,看看我们的行动,是否有造成什么影响。
我回头瞧了一眼,老鬼说专心开你的车,我是怕她喊得太大声,惊动了旁边的车;开快点儿,我怕后面有人在跟着我们。
米娅问我,说陌阡死了?
我一愣,说啊,对了,我昨天不是叫你赶紧离开,找个地方避难的么,为什么你们还会被抓到?
徐淡定考虑事情,还真的是周全。
米娅舔了舔嘴唇,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想,就跟以前想吃巧克力和麻辣火锅一样……
一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状况,我拿钥匙开了铁门,进了小楼里面,发现外面看着破旧,里面的装饰倒是一样没差,有电,水龙头里也有自来水,打开冰箱里一瞧,里面的食物和图书也塞得满满。
徐淡定说我知道,老鬼是威尔的后裔,对吧?
她有些难以启齿,而我则郑重其事地点头说道:“嗯,我帮你。”
米娅说:“吸血鬼,不就是血族么?其实我已经死了,对不对?”
徐淡定说好,我这边会给你们提供一部分的帮助,不过也仅仅只是情报支援而已,以我的身份,不可能亲自出手。
我站了起来,说米娅你现在怎么样?
老鬼吩咐完了之后,往二楼走了过去,而米娅则一步一步,像小孩儿学走路一般,艰难地走到了沙发前面来,然后坐在了我的对面。
我听得刺耳,纠正道:“是血族。”
我并不惊讶徐淡定清楚我们的身份,事实上这家伙估计是已经把我们的老底都查得一清二楚了,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于是说对,所以说如果米娅醒过来,到底准备过怎样的生活,这个还得她自己来决定。
我说上次不是瞧见你给牛娟换过么?
老鬼跟我解释,说这么跟你讲吧,血族呢,就我自己的感觉,应该是一种类似于癌细胞的东西,只不过这玩意不会有肿瘤,虽然扰乱了人体的免疫功能,不过却能够诞生出另外一套强大的系统来,老派血族也有缺陷,比如惧光、比如需要鲜血维持生命,等等等等,不过新冈格罗族的血液里却已经客服了这个基因——但是不管怎么说,有一个病变的过程是最好……
不过像我这种刀丛之中讨生活的老油条来说,倒也能够从另外和-图-书一个角度来欣赏这种“美”。
我点头,说挺好,有什么想说的么?
我点头,说对,你们是在塞纳河边被人给发现的,当发现你们的时候,陌阡就已经死了,而你只剩下一口气,我们将你带出来之前,你一直待在重症监控室里面,随时都可能死掉,所以老鬼才会让你变成他的后裔……
呃,算了,让我们忽略这古怪的声音,事实上这并不是我瞧见老鬼给人初拥,这场景着实有些血腥,承受能力稍微弱一些的人,或许还会留下心理阴影。
我一愣,顿时就一肚子的火生出来。
徐淡定之前是有经过细心挑选的,留给我们的临时停留点相隔医院并不算远,我一路开到了地方前,那是一个偏离聚集区的老旧建筑,外面还有一个宽敞的小院子,不过看样子好像很久没有打理过了,老鬼将米娅脖子上面的鲜血擦干净,然后背着她下了车。
米娅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和陌阡昨天夜里躲在了一个朋友的家里,没想到张海洋给我所有的朋友发短信,说我们吵架了,不知道我去了哪儿,请求朋友们帮忙,如果知道我的消息,请务必告诉他,不要让他担心——我虽然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那位朋友,但是她并不相信,反而偷偷地给张海洋发了消息,结果张海洋带人过来,把我们给抓走……”
这声音有点像是……
这儿暂时来说,应该是安全的,我回到了房间,从冰箱里面翻出一些食材来,稍微做了一顿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