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十八章 长室里的刀光

在三人的夹击之下,我身子扭曲,如同灵蛇一般,避开了他们三人致命的一击,然后一记十三层大散手的奔雷手,拍在了其中一个白人的胸口。
那个家伙看着年纪不大,米娅告诉我一年多前还在跟她谈恋爱呢,不可能拥有爵位的。
至于这些黑暗成员的构成,有五个拥有爵位,其余的则都是侍者身份。
这是一场屠杀,而且完全是体力活儿。
兄弟归兄弟,但是他这样弄,我挺恶心的。
是的,前天将云陌阡和米娅随意丢弃在了塞纳河边之后,他们继续找寻我们,并无结果,于是回到了这儿来。
处理完了看守的人,我和老鬼很快就找到了入口,是在书柜的后面,拨动机关,就有一个径直向下的通道。
黑乎乎的房间里,一点儿光都没有,他却看得津津有味。
当我冲到他们跟前的时候,这三个家伙也动了起来,两人持刀,而另外一个身高超过一米九的黑人则直接一个鞭腿就甩了过来。
不过凭着走廊透来的光,我能够瞧见房间里面,有四个人,三人凑在一起低声说些什么,还有一个,则一个人在角落里看书。
那家伙是个直肠子,全部撂完,没有什么保留,然而这个时候,老鬼却开口了:“米娅,前天的事情,他有参与么?”
这人说的,却是英语。
即便是伯爵给予的初拥,也很难,除非有特别贡献。
这棺材并不是黑漆实木,而是白色的大理石。
那廓尔喀www•hetushu•com刀造型十分古怪,有点儿像那狗腿,米娅不敢接,低着头不看老鬼。
我不是。
这声音像狼。
这是一个黑乎乎的房间,厚厚的窗帘布将一切光芒都给遮挡住。
两人缓步而行,那长廊是如此的寂静,我将阿三哥死之前说的话跟老鬼说起,说有个很厉害的家伙在,老鬼摇了摇头,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管怎么说,先杀几个人,给我去去火。
说完,他张开嘴巴,一口咬了下去。
这些人,都是有过实战经验的猛人,出手果断狠辣,都是一击必杀的手段,没有太多的留手。
当我这边处理完毕的时候,老鬼直接将那个看书的小子头颅斩下,还把他的心给挖了出来。
先杀一人,我没有半点儿停歇,空手夺白刃,将另一人的匕首给捉了下来,上下翻飞,如同那毒蛇出洞,稳、准、狠,三字兼备,将剩余两人也都给解决了。
砰!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就有一个浑身都是毛的巨大黑影从地下室的内厅里冲了出来。
我知道有的时候,弧线比直线更加快,这种违反了物理常识的手段,方才是我所修习的道。
呃,我的英语学校的时候过了四级,工作多年都在用,倒也没有丢,这回来欧洲也苦练了一番,不知道是因为修行者脑子变好了的缘故,学习效率变高,勉强能够对话,于是由我来审问他。
死侍。
他的心脏被肋骨的骨刺扎和图书中,瞬间就失去了气息,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鲜血就从口中喷了出来。
不过这些人来来去去,都是最直接狠戾的拳术,毫无玄妙所言。
就在这栋大楼里。
我打量那家伙,只见此人身高两米,浑身都是乱糟糟的黑毛,脸上的模样,简直就是一头直立行走的野狗,或者……狼!
我们推门而出,按照印度阿三交代的情况,朝着走廊的尽头那边走去。
所谓奔雷手,一是快,二是重,一击得手之后,我瞬间收回手掌,将旁人递过来的匕首给隔开。
米娅强忍着心头泛起的呕意,咬着牙说道:“好,我知道了。”
老鬼将那家伙的心脏给吃掉了,当着我的面,一口又一口。
我按住了他的头,把匕首往横向划拉,将起切了下来。
挥完刀之后的米娅浑身战栗,紧紧地握着廓尔喀刀,然后不断地深呼吸,脸色惊悸。
吼声充斥着整个房间,我身边的石棺开始抖动,而这个时候老鬼则朝着我喊道:“老王,守门口!”
米娅额头的青筋猛然一跳,抢过那把廓尔喀刀,朝着印度阿三的脖子陡然一划,半边脖子都给砍了下来,那话儿自然也给终止了。
一声不吭。
我看着溅得一地的鲜血,忍不住苦笑,说老鬼,能不能讲点儿公德心,人家阿姨还要扫地的,你弄成这样,多难搞卫生啊?
这帮人昼伏夜出,白天的时候,自然是蹲在阴暗的角落里休息。
她出刀的角度并不和*图*书太好,溅了自己一身血不说,连旁边的我也给沾到许多。
除了黑暗成员,还有一部分受雇于茨密希家主的雇佣兵,他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大部分人都出外去找寻线索了。
他们信奉的,是简单明了的杀人技。
米娅的手一直紧紧抓着那把手枪,听到招呼,便点头,说对,我记得他插了一根管子进了陌阡的肚子里。
米娅惊慌地说道:“那你们呢?”
走到了长廊尽头,我和老鬼小心翼翼地贴着门,然后缓缓地往里面推。
我翻了第一个,是个卷发男子,还没有等他睁开眼睛来,我便将匕首插进了喉咙之中去,然而这显然并没有能够让他毙命,那人伸出手来,紧紧抓着我的手。
三哥的节操显然没有刚才那个大胖子多,就在我和老鬼将凶狠的眼神注视在了他的身上时,这印度阿三立刻大声叫道:“我合作,我合作!”
老鬼看了我一眼,说我们啊,去拼命了,可能照顾不了你。
我说与你并肩而战,是我这辈子的荣幸。
我们走下了地下室,那儿到不是一点儿光都没有,墙壁上有幽幽的烛火,不多,却能将空间都给照亮。
当我翻到了第六个的时候,发现那石棺里面是空的,我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上面可还有一个呢。
走廊尽头的屋子那儿,有一个地下室的入口。
好兄弟,同生,共死。
老鬼把屋子里的那把冲锋枪拿过来,检查了一下,然后给她,说你在门口守着,和_图_书有任何人冲过来,直接用这个扫射,如果见到不对劲,立刻离开屋子,往外面逃走,知道么?
直到此刻,他方才没有再动弹。
很快,阿三交代了张海洋他们的去向。
南海龟蛇技。
每一口棺材都封闭得严严实实的,不过老鬼看都不看,径直朝着里面走去。
可惜被老鬼宰了。
紧接着我用同样的方法又宰了四个血族死侍,从沉睡中醒过来的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强势,使得我没有半点儿成就感。
猛!
然而我却停在了这里,然后开始推开了沉重的棺材盖子来。
我伸出拳头来,与老鬼碰在了一起。
那家伙冲到了大厅门口,四处一望,然后扬起了脑袋,使劲儿吼了一声:“嗷呜……”
阿三交代,他们这儿一共有十七名黑暗成员,领头的是刀锋女艾薇儿,至于张,他是华威堡伯爵派过来的联络员,并不属于茨密希一族。
因为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有张海洋。
这情形,就好像我老家以前过年的时候,帮着父亲杀鸡的那种感觉。
这些人,比外面的那些雇佣兵强不了多少,老鬼才会不屑于顾,而我们的对手,则是那五个有爵位的人。
我们推门的一瞬间,他也是第一个抬头,朝着我们望过来的,而老鬼拎着米娅刚刚砍过人的廓尔喀刀,朝着那人径直冲了过去。
老鬼在房间里找到了一把锋利的廓尔喀刀,递到了米娅的面前来,平静地说道:“血债血偿,你来吧!”
印度阿m.hetushu.com三似乎瞧出了老鬼的意思,慌忙大叫道:“我错了,我说了谎,其实这里还有一个很厉害的家伙……”
那人的胸口被一掌击中之后,直接就塌陷了半边。
而这个时候,老鬼则走了过来,对米娅说道:“听着,你现在跟以前的留学生米娅,不是一个人了,你知道么?你身上背负着云陌阡的仇恨和道路,只有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够在这个世界上舒舒服服的活下去。”
那个家伙,是个血族。
我的目标,是另外三个人,他们应该是茨密希家族请来的雇佣兵,浑身都散发着硝烟的气息。
老鬼听不懂,而是恶狠狠地瞪着米娅,厉声说道:“你忘记了么?告诉我!”
我想拦,没有拦住。
老鬼抓着那颗跳动不已的心脏,凝视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我只是想记住,茨密希家族的鲜血,到底是什么味道。”
地下室分了好几个房间,外间大厅那儿,摆放着十二副棺材。
当我准备继续时,突然间里面传来了一声野兽一般的怒吼,我抬起头来,瞧见老鬼给人扔了出来。
外面的这些,躺着的应该都是侍者,所谓侍者,就是刚刚入门不到十年的血族,这些人级别最低,不但个人能力很差,而且有的人甚至还可以在阳光下行走几个小时,属于进化不完全的那种,这使得他们能够融入到人类社会里面去。
我刚要扭头,长室之中,刀光乍现。
与米娅交代完这些,老鬼回头看我,说老王,你准备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