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二十三章 名刀与堕落拉结尔

我们都诧异,那孩子抿着嘴,微微笑道:“哦,我没有告诉过你么,我自小就被教堂收养,被当做牧师培养么?”
孩子轻描淡写地说道:“没有,我后来杀了我的教父,还有其他人……”
徐淡定耸了耸肩膀,说以前一老朋友送的,算不得什么,物尽其用而已,我估计就要离开了,这个,算是告别的礼物吧。
眼镜男再帮我做刀鞘,瞧见了,不由得嘲笑道:“你一熊孩子研究这个干嘛,那么多的人,过了几百年都没有弄明白,你难道还能够解开那封印?”
Kim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只是觉得它封印的法子,跟我的教父给我的一本书上,描绘是一模一样的。
宁檬十分好奇地说道:“你们两个到底做什么去了啊,一会儿又说可能不会再回来了,一会儿又给徐先生亲自送回来,闻大哥还伤了这么重?”
徐淡定担忧地说你确定自己真的可以?
我点头,说没事,你若是有兴趣,拿起玩儿呗,反正我暂时用不上。
眼镜男嘿嘿一笑,说还能干嘛,肯定是去扬我国威了,对吧?
他交到了老鬼手中,低声说道:“这东西,可以掩盖住你身上的某些气息,你贴身带着,别让教会的人找到。”
我笑了笑,说没事的,睡一觉就好了。
娈童癖?
两人惊讶之极,而我则显得有些纳闷,说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英国威斯敏斯特圣彼得牧师团教堂血案又是什么啊?
宁檬说既然如此,那你为http://m.hetushu.com什么不在教堂,而跑到了这儿来?
他说得传奇,然而旁边的宁檬却不信,说这玩意的造型这般现代,明显不是那种老东西好吧,你骗人的吧?
看着这个长相乖巧、有点儿秀气的少年,我们都明白了,宁檬忍不住说道:“Kim,老考他有些过分了,我们是说……”
Kim有些担忧地望着老鬼房间,说闻大哥没事吧看,看他好像脸色不对。
眼镜男说什么原因,竟然能够让你把连同自己教父在内的六名德高望重的教士都给杀死?
少年冷冷一笑,说德高望重?都是些有着娈童癖的伪君子而已。
宁檬也惊讶了起来,说你就是堕落拉结尔?
啊?
见我过来,眼镜男轻轻弹了一下刀身,有嗡嗡的声音发出来,如同蜜蜂飞舞,在这声音之中,他说道:“王明,你这把刀,是从哪儿弄来的?”
我背着他下了车,一路穿堂过户,来到了我们上一次住着的房间里。
我将腿搭在了那桌子上,说你还是把刀鞘给我做好吧,不过我穷,兜里也就几百欧元,不知道能不能付给你工钱!
教父?
这时眼镜男下意识地吸了一口凉气,看着那少年Kim,大叫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堕落拉结尔,英国威斯敏斯特圣彼得牧师团教堂血案的制造者,对不对?天啊,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眼镜男大叫一声,说宾果,猜对了——公元1191年9和-图-书月3日,英格兰王国的狮心王理查带领着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主力部队,在雅法城与另外一位威震天下的穆斯林君主相遇;这人便是阿育布王朝的开国君主萨拉丁,当时萨拉丁君主便是拿出了这把刀,硬生生地斩了八百多名十字军骑士,一时间伏尸数万,流血漂橹。但是在上帝荣光的照耀下,十字军最终还是成功了,这把刀也就被抢了过来。
进了房间,吴妈端了热水过来,问是否需要开刀动手术,在得知不需要之后,便离开了,只留了我和徐淡定在这里。
老鬼接了过来,打量一番,抬头说道:“这东西,很珍贵吧?”
他点到为止,然后离开,这时吴妈走过来,说看起来你需要再换一套衣服了。
我没有隐瞒,打了一个响指,说你猜的没错。
瞧见我们回返,宁檬、Kim和眼镜男考玉彪三人都大为惊讶,特别是看到老鬼受了伤,都纷纷围了上来。
眼镜男说道:“威斯敏斯特教堂,一直是英国君主安葬或加冕登基的地点,在中世纪的时候,还曾经是英国教区的主教座堂,即便是现在,也是英国乃至整个欧洲最为著名的宗教圣地;不过在三个月前,却出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教堂里有六位牧师被人残忍杀害,而凶手,则是英国教会里被誉为神童拉结尔的华人少年,不过现在却被叫做堕落拉结尔。”
眼镜男将长刀摆在茶几上,然后说道:“因为地域文化的原因,欧洲的名m.hetushu.com刀很少,劈砍的话,有重手斧,突刺的话,又有双刃剑,所以这刀虽然看着造型不似东方,但也绝对不是欧洲的;我看了一下这钢口很特别,这种美丽到极致的花纹,除了用乌兹钢锭的大马士革刀之外,别无其他;再看这刀柄上面的纹章,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它应该是萨拉丁之刃,又被称作十字军血刀。”
我摇头一笑,有的事情,不太好说。
眼镜男无奈听着,而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拿起来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了米娅的声音:“王明,我是米娅……”
眼镜男夸张地吸了一口气,说这样的好货给你抢了,那失主可真的是心疼死了。
Kim也帮腔,说对啊,这把刀看起来也就普普通通的,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
他们说要过来帮忙,被徐淡定给婉拒了,我背着人,手上不方便拿东西,将衣服包裹的长刀递到了考玉彪的手中,说你要是有空的话,帮我做一个刀鞘,谢谢。
我说我擦,你的意思是,这把刀还有八百多年的历史呢?
少年站了起来,将那把刀小心翼翼地拿了起来,然后回了房间,而宁檬这教训起眼镜男来:“考玉彪,Kim在这里这么多天,一直中规中矩,就像我们的小弟弟一样,你至于这么说么?再说了,徐先生既然把他接到这里来,自然有道理的……”
老鬼摇头,说不用,我睡一觉就好了。
眼镜男挥了挥手,说不用,能够给十字军血刀制作刀鞘,http://www.hetushu.com这是每一个手艺人的荣幸。
我说抢来的,怎么了?
眼镜男耸了耸肩膀,指着那刀柄处的凿孔和暗红色痕迹,说道:“你看这个,它是被封印住了好吧,如果有人能够解开封印,这玩意绝对能够排得上欧洲的十大凶兵之一;王明,你可赚大了,这玩意你卖不,交给我代理吧,我可以让你成为亿万富翁的,相信我。”
他急着要离开,后续毕竟还有一堆事情要亲自处理,我送他到了楼下,徐淡定告诉我,说那帮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你伤的那个刀锋女是个大人物的后辈,如果那人出面,事情可能会变得更糟,所以你们这几天修生养息,千万别再惹事了。
仿佛时间重演,我们再一次回到了吴妈这儿,老鬼已经是有些走不动路了。
抢来的?
被眼镜男直接将老底都给扒开,少年并没有恼怒,而是平静地说道:“我杀人,是有原因的。”
我苦笑,说您觉得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在惹事?
在这儿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既然这般说了,宁檬便也不再追问,而那个半大小子听到眼镜男的掰扯,却是信了,拿着一个放大镜来,仔细地研究着那把十字军血刀上面的封印来。
我对于西方文化了解不多,说没想到这玩意还有一些历史渊源啊?
老鬼休息去了,我和徐淡定走出了房间来。
老鬼给自己洗了一个脸,说让我睡个囫囵觉,差不多就可以了,你放心,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眼镜男说当http://m•hetushu.com然,萨拉丁之刃被带回来之后,因为杀了太多忠贞的十字军骑士,使得刀身之上有着最为浓郁的血气,抵抗力稍微低一些的人,触之则病,所以被称为十字军血刀;后来被当时的教皇阁下和五位红衣大主教联手封印,方才平复,后来中世纪时期,教会与暗黑种族全面开战,此物就流落到了血族之手。
我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打量着那做到一半的刀鞘模子,说哦,你说来听听看,这刀到底有什么讲究?
眼镜男说当然,这把刀的名气很大,如果我猜得没错,它现在的主人,应该是暗黑议会的黑骑士刀锋女艾薇儿吧?
考玉彪接过来,说好。
徐淡定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年轻人有斗志是好事,但是要注意分寸,不管怎么样,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只有活着,你才能够在很久之后,回想起现在自己所作的事情,到底是否值得。
Kim挥了挥手,然后对我说道:“王大哥,你如果信任我的话,把这刀给我研究一下,好么?”
我洗过澡,回到了二楼客厅里来,闷在别墅里的三人都在,正打量着我从刀锋女艾薇儿手中抢来的那把长刀。
徐淡定点头,说好,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兽牙磨制的挂坠来,这玩意通体白色,上面篆刻着两个小篆文字,金色的金属连接,然后用一根粗麻绳串起。
啊,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乖巧礼貌的少年,竟然也这么大有来头啊?
望着脸无血色的老鬼,徐淡定略微担心地说情况还好么,是否需要通知威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