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三十二章 跗骨之蛆

我摆了摆手,转身离开,而就在这时,Kim却出现了,拦住了我。
吴妈没有理会我,而是来到了客厅,朝着门口的宁檬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对着楼上喊道:“进地道,有人来了。”
我说对不起,当时一慌张,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我现在正准备离开。
我回头看了吴妈一眼,她将头扭了过去,说你若是不介意,今天就留在这里歇息一天也没事的。
什么,保罗其实也被蒙在了鼓里?
吴妈说是给徐先生打电话么?
我微笑,说我兄弟还关在教堂里面呢,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我哪里有闲心等待?
电话很快就通了,不过接的人并不是徐淡定,而是一个女人,在得知我找徐淡定之后,她告诉我,说徐先生正在跟接替他的赵武官办交接手续,让我过一会儿再打过来。
我说对,他在过桥的时候,撞翻了车子,掉进河里,我正好跟他同一个囚车,他打翻了看守想跑,我也跟着跑,后来想着这家伙留着也是个祸害,就顺手料理了。
Kim仍然拦住了我,说王大哥,你的十字军血刀,要解封么?
说完,我从衣服里摸出了一封半湿的信封来,递给了她。
吴妈平静地点了点头,说亡夫以前是练这个的,也就跟着学了点儿皮毛。
吴妈逐客,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我收起了换下来的衣服,对她躬身说道:“这些天,多谢吴妈你的照顾。”
这是之前保罗给我们的行http://m.hetushu.com动经费,老鬼这人顶不爱管钱,所以就扔我这儿了,后来也没有给搜了去。
我接了过来,刚想说话,突然间吴妈的脸色就是一变,快步走到了窗子边缘,朝着外面瞧了一眼。
吴妈将门关上,然后用法语朝着外面招呼着,而眼镜男则从橱柜里打开了一个暗道。
我转身欲走,宁檬摇头,说不,我要跟你走。
宁檬紧张地问道:“怎么了,怎么回事?”
Kim点头,说给我半个小时,我将那凶兵给你解开封印,套上缰绳,你以后想干什么的时候,都能够有个助力。
眼镜男不耐烦地说道:“你别着急啊,我这不是正听着么?”
我说你上次给我的通信器,我掉水里了。
给了钱,我披着衣服走了出来,来到了眼镜男的门口,敲了敲门,说考小哥,心脏给我,哥得去救人了。
地下室并不算大,不过麻雀虽小,一应俱全,不但有两张高低床,还有大量的干粮和饮水,眼镜男关了通道之后,最后一个下来,立刻来到了桌子前面来,对着一个黑匣子一般的仪器摆弄了一下,紧接着将旁边的耳机给戴上。
宁檬说你帮我报了仇,我可不得找你感谢么?
Kim这半大小孩儿反倒是比我淡定许多,平静地说道:“王哥,现在是法治社会,这帮人没有证据,是不可能拿吴妈怎样的,你别担心。”
宁檬在旁边安慰我,说和_图_书你别担心,我们这个地下室修建的十分隐秘,对方绝对不会找到我们的。
我执意递给了她,笑了笑,说没事的,规矩便是规矩,能不破,就不破;再说了,我这一去,是死是活都不一定,拿着钱也没有啥用,您说是不?
宁檬眯着眼瞧我,说艾伦·冈格罗·卡帕多西亚,正是你杀的?
我苦笑,说您就别给自己身上揽事儿了,谁能够想到教会那帮人这般无耻?
他打开门来,讶异地说道:“这就走?”
我点头微笑,说对,走了。
我点头,说对,我杀的。
我说你找我干嘛?
我解下画筒,扔在了他的面前,说你先研究,我回头再拿。
我说这都不说了,您能帮我打听一下,老鬼被他们给押到哪儿了不?
话音一落,眼镜男和Kim便从楼上悄无声息地跑了下来,跟着吴妈进了旁边的储物间,我和宁檬也跟着走了进去,这时大门口那儿传来了敲门声。
对了,对了,他将自己的随从阿里都调给了我们,按理说是挺有诚意的,只可惜那帮宗教裁判所的人最终把事情给办砸了。
眼镜男调试了一会儿,朝我们嘘了一声,方才开口说道:“来的是一个叫做菲尔普斯的老东西,他正在跟吴妈盘道呢。哦,是在找你呢,王明。”
徐淡定苦笑着说道:“我这边已经在办理交接手续了,手上的资源基本上都上交了,跟你一样,都没有了耳目,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和图书很难打听到;不过你也别着急,我去沟通一下,尽量帮你打听清楚,回头打你电话。”
徐淡定说任何组织,都会有持不同政见者,那个负责此次任务的黑执事叫做菲尔普斯,是教廷之中赫赫有名的左派,也是刚刚调到法国教区的,恐怕在这件事情上面,连跟你们接洽的保罗都做不了主,都被这个家伙给绑架了。
我并没有告诉那女人我的姓名,而徐淡定却能够猜得到,我说对,他问我现在在哪里,我告诉他,说我在吴妈这边,他立刻就急了,说你怎么能去那儿呢?现在满世界在找你,你去那里,教会的人很快就能够找过去的。
过了五分钟,电话打过来了,徐淡定问道:“是王明?”
徐淡定这时也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激动,放缓了情绪,对我说道:“你们的遭遇,我已经知道了,在这件事情上面,我愧对你们,没有给你们做一个正确的参考。”
我说对,总得给他说一声,吴妈说好,去我房间吧,安静。
眼镜男折回了屋子里,把那玩意给拿了出来,他拿了一塑料袋包裹住,又冰冻过了,倒没有先前的血腥,而我拿着,一转身,就瞧见宁檬一身行装,等在我跟前儿,说这是要走?
宁檬说他的本事,可比天大。
我心中一跳,想着这帮家伙怎么来得那么快,有些着急了,说怎么办?
那人犹豫了一下,然后答应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叹了一口气,说我也是慌和_图_书了,真不该回来,给你们惹麻烦的。
原来这个黑匣子,竟然是一个窃听器。
只一眼,她便一把拽着我,说道:“跟我来!”
我说怕只怕对方强行搜查,要是那样子,我留在这儿的旧衣服一定会被找到,那样子即便他们找不到我,也会连累吴妈的——我已经很小心了,打出租车的时候不但隐蔽了脸容,而且还故意在附近下的车,这帮人怎么来得这么快?
半个小时?
我说可以么?
我依旧笑,说再厉害的人,总有走背字的时候,我杀他的时候,他已经被巴黎教区宗教裁判所的人弄成了重伤,在塞纳河里逃命,我就顺手给宰了,没怎么反抗,就跟宰一小鸡崽似的。
宁檬被我拒绝,焦急地说道:“我父亲虽然死了,但我宁家还是巴黎洪门的当家,我可以帮你的。”
我忍不住笑,说各位,我现在麻烦缠身,待在这儿久了,只怕会给诸位惹麻烦,走了。
我说好,挂了电话,这时旁边的吴妈递过来一个通讯器,说你拿着吧。
吴妈瞧了一眼,摇头说道:“你在巴黎没亲没故的,手上得宽绰一点。”
我说我这里有急事,能不能帮忙通告一下徐先生呢?
宁檬说我可以帮你,你相信我,我们洪门在这地头,还是有些产业和人手的。
我随着吴妈来到她一楼的房间,推门而入,却见内中檀香幽幽,角落处有用来打坐的蒲团,墙壁上挂了阴阳鱼,还有两副字,一副字上面写着“道m.hetushu.com”,另外一副字上写着“忍”,我不由得好奇,说吴妈你也修行?
他引着我们通过夹板处的通道,来到了一个地下室。
我摇头,说我活不过这几天,不想连累你。
我说病死的老虎不如猫。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说咋了?
宁檬听完,咬着嘴唇说道:“亲自动手,杀我父亲的人,就是这个卡帕多西亚!”
徐淡定说没事的,吴妈那里有备份的通讯器,你跟她拿一个就是了。对了,我听说你把艾伦给宰了?
我没有再问,而是拿起了电话座机的话筒,开始拨打号码。
Kim坚持,说你就等我半个小时,可以么?
我一愣,继而微笑,说得嘞,既然这人已经死了,那你也就甭想太多了,赶明儿你就回国内去,踏踏实实地过小日子,别搀和这些破事了,不值当!
我一愣,说这可不行,我这回惹到大麻烦了,用老话讲,叫做黑白两道都得罪了,能不能活过明天还两回事儿呢,这送死的事儿,就不带你玩了。
徐淡定说不管怎么说,你的水性算不错,若是我再年轻十岁,真忍不住跟你在水中较量一番啊。不说了,我去盘盘道,回头给你消息。
徐淡定说那可是个卡帕多西亚啊?
宁檬眉头一挑,说你要是不回来,我去哪儿找你去?
我点头,说谢谢,能够借电话用一下么?
我摇了摇头,还想说些什么,这时眼镜男突然一拍大腿,说吴妈干得漂亮,那帮人居然给她吓走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