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三十九章 亚伯拉罕的祝福

菲尔普斯将我压得几乎跪倒在地,力量越来越恐怖。
菲尔普斯猛然一挥权杖,我感觉到一股无可抵御的力量陡然传来,我和老鬼在空中翻滚,一齐摔进了一大堆的蔬菜之中。
我能够瞧见菲尔普斯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单词和音节,都念得格外痛苦。
咚!
堕落拉结尔杜晓坤!
他们的精神已经崩溃了,我断后撤离的时候,随手一刀,朝着旁边一个活着的黑牧师头颅斩去。
两败俱伤。
就像中学运动会上,体育生投出自己的标枪一般。
而这个时候,他发出了一声怒吼:“堕落拉结尔,没想到你居然也在这里!”
老鬼已经将身前的三个黑牧师给砸飞了,冲到了我的身边来。
菲尔普斯的这种行为,用我们中国人的说法,应该叫做神打。
此时的我正在疯狂地吸收着龙脉的气息,这种充满了异样气息的龙脉之力洗刷着我的身躯,然而却并不足以让我将逸仙刀调动出来,而我被那家伙的权杖死死压住,却根本没有办法解禁十字军血刀上面的封印。
死!
老鬼踢开了仓库的门,前方又是一个狭长的通道,一直走到尽头,那儿便是地宫的出口,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通道旁边突然有一扇门被打开,有一个男人闪了出来,冲着我们喊道:“走这里!”
他像一条离开了水里的鱼儿,身子弓起,仿佛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两个声音,仿佛是二重唱。
这个时和-图-书候,我感觉到一股恐怖到了极点的气息从虚空之中,附着在了那菲尔普斯的身上来,而在此之前,老鬼已经顾不得身上燃烧的余火,冲到了菲尔普斯的跟前,却被他身边的黑牧师拼死抵住。
说完第一句,他又开口说话了。
一直表现得镇定自若的Kim在菲尔普斯爆出一大蓬银色炫光来的时候,突然间惊慌地大声叫道:“拦住他,别让他念出三句话,不然当‘亚伯拉罕的祝福’降临他身时,我们所有人都得死!”
就在这个时候,浑身一片狼藉的老鬼突然就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地上那个蜷缩成了一团的小男孩,朝着愣住的我和眼镜男大声吼道:“走啊!”
那标枪是如此的缓慢,仿佛每行进一寸,我们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一般,然而在下一秒,它却洞穿了菲尔普斯的胸口。
就在菲尔普斯说话的时候,整个仓库之中所有的黑牧师都一脸狂热地唱诵这赞歌。
我们不知道,因为那儿除了一个碗口一般巨大的黑洞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有事后,有人专门去数一下,方才能够知晓。
不过是三对。
我愣了一下,朝着那人眯眼望去,却见此人居然就是一直没有露面的保罗。
Kim发出了冷冷的笑声,脸上却显得无比的圣洁,口中喃喃自语两句,突然间就抬起了手中的长矛来。
就在Kim说话的同时,菲尔普斯已经念了第一句话。http://m•hetushu.com
是么?
这句话是:“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百姓诚然是草。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上帝的话,必永远立定!”
就在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那气息却并没有降临到了菲尔普斯的身上,而是落到了他身后一个矮小的身影之中。
我从一堆蔬菜之中翻了出来,瞧见浑身充斥着圣光的Kim丢掉了手中的利刃,而是从胸口之中,直接抽出了一根长矛来,朝着菲尔普斯大步走去。
所谓神打,就是请出某位与其有着特殊关联的传说神灵来,那一位大佬存在于我们所不可知的世界之上,因为某种召唤而降临于这个世界,虽然不可能带来他本体的力量,但仅仅只是神念降临,就已经不是凡人所能够理解和抵御的了。
轰……
他没有说法语,而是用英语说的。
不闪不避!
两人交战的结果,是菲尔普斯死,Kim昏迷。
也充斥着温暖迷人的光芒。
咚!
我们这才反应过来,朝着仓库的尽头狂奔而去,而这个时候,那帮黑牧师仿佛失去了一切斗志似的,纷纷跪倒在地。
这句话是:“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
我看到了http://www.hetushu.com光,无数的光芒浮动,菲尔普斯身上宛如太阳一般的乳白色光芒骤然收敛,在他的背上化作了两对光翼,而最后抵达的那股恐怖气息,则凝聚在了那个瘦小的身影身上,也凝成了那种乳白色的翅膀。
声音再继续:“……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上帝,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
他朝着我们招手,一脸急躁,而抱着Kim的老鬼却没有任何犹豫,捏紧了一个大拳头,就朝着那个家伙猛然砸了过去。
在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所有的黑牧师都放弃了拼斗,双手朝天举起,口中大声喊着:“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在第三句念诵出来的一瞬间,我心中突然掠过了一丝绝望,虽然我并不懂得为什么Kim会说菲尔普斯念完了第三句,我们就必死无疑的话语,但是却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是一种让人为之恐惧的气氛,而在最后一个音节结束的时候,一股充斥了整个空间、我相信估计整个巴黎市中心都为之震撼的气息,从无尽的虚空之中传递了过来,灌涌到了……
第一句。
不过新出来的那一个声音,明显要比菲尔普斯念得要快上一点,这一“点”,很难用时间的量词来计算,一秒或者一毫秒,都不足以描述它的状态,但是给人的感觉却终究是快上那么一点点。
当二重唱出现的时候,菲尔普斯的脸上除了www•hetushu.com痛苦,还有惊讶。
我整个人已经跪倒在了地上,只有苦苦支撑着。
气息在不断地凝聚着。
长矛越过了菲尔普斯,射进了仓库的墙壁之上,并没有停歇,而是继续向前。
他居然没有躲开。
是的,那个瘦小的身影,居然就是Kim。
风暴的中心,菲尔普斯又说了第三句话:“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
一颗头颅飞起,鲜血飙射。
这是一种类似于咒文的东西,需要很特殊的发音方法和频率。
菲尔普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吼声,猛然一震,将那长矛挡飞,愤怒地用英语吼道:“你这个下贱的臭虫,亚伯拉罕的祝福,本应该是应验到我身上的,是被你这个小偷给破坏了!”
他身后的三对翅膀并没有消失,却萎缩成了巴掌大,然后灌注进了他的身体里。
我整个人憋到了极点,却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而就在这个时候,空间之中突然传出了与菲尔普斯一般的言语来。
我操!
他们的脸上变得无比疯狂,双目之中的瞳孔都变成了乳白色。
简单、直接,有力!
放肆!
在菲尔普斯胸口被洞穿的那一瞬间,仓库之中突然爆发出了一股绚烂的光芒出来,那种恐怖的气息仿佛在一瞬间就消失了去,菲尔普斯身后的两对翅膀骤然崩溃,整个人直接飞了起来。
这个时候,有一层气息附着而来,附在了菲尔http://www.hetushu.com普斯的身上。
呃?
它不知道捅穿了多少的墙壁与空间。
蓝宝石权杖如同一座山峰一般,陡然砸落下来。
那根长矛通体乳白色,与他们身后的翅膀几乎一模一样的颜色。
Kim横着长矛去挡,结果两者交击,却是发出了如同铜钟鼎鸣一般的沉重响声来,震得整个空间“嗡、嗡、嗡”地来回共振,而这个时候Kim也抬起了头来,淡淡地说了一句话:“我不是异端,而是你们的先知,伟大的亚伯拉罕,也是未来的教宗阁下!”
一股光芒从蓝宝石权杖上陡然生出,朝着他笼罩过去,疯狂到势不可挡的老鬼也终于停止了脚步,与我一般,被这个恐怖的宗教裁判所猎手给死死压制着。
简单的讲,这就是打不过,叫家长。
他说了一句话:“我又专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这也是捕风。因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
菲尔普斯没有任何畏惧地迎了上去,怒声吼道:“我要杀了你这个异端,为了我的挚友哥林多报仇!”
而投出长矛的Kim,在扔出去的那一瞬间,已然瘫软在了地上。
他身上的光芒越发地浓烈起来,就好像是太阳一般。
这段话语,每说一个单词,他身上的翅膀就亮上一分,而整个儿说完了之后,他投出了手中的长矛。
或者说是请神上身。
而越是这个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却表现出了极度的痛苦来,显然他的身体也承受不住这种力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