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四十三章 威尔的势力

我撞得脑袋生疼,而就在此时,老鬼突然低声说道:“不好,有麻烦。”
唐尼伯爵没有再跟他扯,而是指着我和老鬼介绍了一下,然后问安排运送出城的车准备好了没有?
黑暗中,老鬼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闪亮了起来,幽幽地说道:“老王,你别忘记了,当初我们可是发过誓,要顶替一字剑,成为下一代南海一脉的领军人物。些许磨难,对于我们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唐尼伯爵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宽敞的大办公室,请我们坐下之后,指着外面说道:“这儿是威尔阁下位于巴黎的信息交流中心之一,我受威尔阁下所托,负责这儿的基本工作。”
穿过这些倒吊着的可怜牲口,他打开了一个夹层,指着里面有限的空间说道:“你们先藏在这里,离开大巴黎区,随后安排两位前往德国,最后经过捷克,抵达斯洛伐克。”
唐尼伯爵跟我们介绍完了这儿的基本情况之后,按动了办公桌上的电话,说叫杰克到我办公室来。
听到从老鬼口中冒出那纯正的法语,我都有些懵圈了。
那家伙看起来挺有势力的啊?
却是两个化妆师。
品了两口红酒,便感觉身子开始发热了起来,老者唐尼微笑着敬我们:“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你们二位,当真是后辈之中的佼佼者啊,敬两位!”
我们点头,说谢谢。
这可是血族之中的大人物了。
我和老鬼有些弄得不太和_图_书明白,不过还是接受了安排,那两个化妆师在我们的脸上一阵摆弄,又是抹油彩,又是涂泥膏,完了之后,还在我们的头上戴了两个发套。
老鬼诧异,说这话儿怎么讲?
还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那门就被打开,两位化妆师居然脱得只剩下三点,径直就冲到了我们的怀里来,春意盎然,一脸迷离之色。
得,这人看起来能力不错,就是嘴欠了一点儿。
伯爵?
瞧见他身上好多天没有洗、还散发出味儿的花衬衫,唐尼伯爵皱着眉头说道:“我亲爱的杰克,世界上怎么会有像你这么邋遢的血族?你的存在,完全玷污了血族的高贵血统。”
杰克说还有半个小时。
唐尼点头,说让他们进来吧。
杰克离开之后,唐尼站起来,给我们介绍起了今夜的情况。
几秒钟之后,房车的车门被打开了,走进了两个警务人员打扮的人来,一男一女,打量着车里的一切,我和老鬼不管,端着高脚杯,搂着身边两个火热如蛇一般的女郎,而唐尼则轻蔑地望了一眼对方,用法语交谈着。
我伸了一个懒腰,嘿然而笑,说你倒是想得开。
这车厢夹层之中,反而给了我们许多的轻松,两人随意聊着天,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车陡然一停。
唐尼带着我们下了车,双方来到了一栋看着普通的住宅里面,穿过冷清的门廊,就来到了一个满是人www.hetushu.com的大厅。
两个人躺在里面,并不算拥挤,而等到车子发动,朝前行驶的时候,也没有感到太多的颠簸。
这是一个不眠夜,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失眠。
这里面的人在这深夜还忙忙碌碌,不过当瞧见唐尼的时候,都毕恭毕敬地向他躬身问好:“伯爵阁下,你好。”
弄完这些之后,那两个化妆师便到了前面去,把门关上,而唐尼则端来了高脚杯,请我们喝酒。
这刹车弄得突然了,我和老鬼都没有防备,脑袋却是撞到了车壁。
而且还是很珍贵的葡萄酒,一股难以言叙的味道在舌尖围绕,指不定要多少钱呢。
幸亏我和老鬼现在都是光头,戴上去倒也并不违和。
被这么一通劈头盖脸的批评,那年轻人也不害怕,嘻嘻笑道:“伯爵,你又不用跟我睡一个棺材,何必介意?”
他的话音刚落,车子里突然传来一个人的话语:“老板,警察说要查车,是否需要开门?”
我说进步了,那又如何?
回答完了唐尼伯爵的问话,杰克走过来与我们握手,对我们说道:“嘿,伙计们,我是这个该死的伯爵大人的助手,负责两位逃到斯洛伐克的相关事宜,有任何疑问和需要情报支持的,都可以找我。”
这家伙,真的会了啊?
这个外国老人天生一副好骨架,长得高大威猛,不怒自威,我和老鬼伸手与他相握,感觉他的手掌冰冷,http://www.hetushu.com便知道应该也是血族。
杰克说别客气,我们都是给威尔大老板打工的,为了亲爱的安吉列娜小姐能够回到老板的棺材里面而奋斗。
我的意思是,这么大的一个信息中心,居然都是威尔的?
房车在巴黎城区行驶着,差不多大半个小时之后,来到了一处寂静的住宅区。
老鬼瞧了这小子一眼,说你跟我们一起走?
什么?
警方瞧见这场面,顿时就退缩了,毕竟不管在那个国家,有钱人都是不好惹的。
捷克咧嘴笑了笑,说对。
我们点头,还待再问,这时房车突然停了下来。
哦,错了……
我们谦虚饮过,然后问唐尼与威尔之间的关系。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家伙作为血族,为什么可以带着我们穿过封锁线,不过瞧见他们自信满满的样子,便也没有多问,与唐尼伯爵挥手告别之后,钻进了那空间里去。
半个小时说久不久,没一会儿,邋遢杰克又过来敲门了,说车已经到了,就在后门,随时等待出发。
说起来还真的是讽刺。
这房车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好大一圈沙发,坐在上面,感觉身子都快陷入其中,舒服得难以言喻,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那高脚杯中殷虹的液体是鲜血呢,闻一下有酒味,便小心翼翼地品尝了一下,果然是葡萄酒。
我有些不敢相信,从刚才过来的时候,我能够瞧见大厅里差不多有二十多人在忙碌,有的对着电脑分和*图*书析数据,有的则在打着电话,怎么看,都像一个诈骗集团。
老者唐尼谦逊地说道:“我只是威尔阁下最忠诚的仆人而已。”
半分钟不到,一个邋里邋遢的年轻人敲门而入,朝着唐尼伯爵报到。
唐尼跟我们招呼过来,叫我们上车,说这边的风声比较紧,最好赶紧离开。
不但是教会,大巴黎地区的地下势力纷纷活动,间谍、黑帮分子、毒贩集团、人蛇集团、军火走私、色情大亨、暗黑议会、邪恶力量……
唐尼跟我们最后交代了一下需要注意的东西,然后送我们来到了后门。
这儿看着很狭窄,不过钻进去之后,发现里面有特别布置过,不但有独立的通风和悬挂系统,而且还挺安静的。
我和老鬼随着他上了车,发现房车里面有两个金发碧眼的女郎,朝着我们躬身,然后掏出了两个箱子来,给我们装扮上了。
我说在国内的时候,咱俩就被人追得满世界乱跑,好不容易出趟国,心想着这回能够安安稳稳地过点儿好日子了吧,没想到最后居然藏在这个鬼地方跑路,你说我们俩个,是不是长了一张嘲讽脸?
两人并肩,躺在黑暗中,我打量了一下旁边闭目养神的老鬼,忍不住说道:“我们两个看起来有毒啊?”
事实上,他们的情报人员也接到了关于圣母院的相关异状,有消息显示巴黎教区的红衣大主教奥尔巴赫大发雷霆,下命令从全国各郊区抽调高阶教士前往巴黎汇集和-图-书,还有巴黎郊区的宗教裁判所四处出动,频频接触法国警方,而且还将我和老鬼的头像挂到了网上,标注是最危险的杀人嫌犯,准备集尽力量,对我们展开抓捕工作。
我有些意外,下意识地想要推开,这时唐尼却轻声说道:“别动,装个样子。”
这儿果然有一辆冷藏车在此等待,邋遢杰克打开了后门,里面一扇又一扇被斩成两半的猪。
唐尼哈哈大笑,说时间仓促,我也是没有办法。
唐尼说一会儿安排我们从一辆改装过的冷藏车内出发,沿途自然会有人安排的。
听完唐尼伯爵的讲述,我忍不住想笑,因为在樱桃小姐来之前的时候,我们这些始作俑者,的确是睡得呼呼噜噜。
冲突并没有持续多久,两位警官道歉之后离去,当车子再次启动的时候,老鬼一把推开了那个黏着他的金发女郎,冲着唐尼说道:“就不能找个没狐臭的么?”
我诧异地看着这个精神矍铄的老者,没想到他居然是一名伯爵?
不过那女的比较执着,还准备继续,不知道她那句惹到老鬼了,表现得有些酒意的老鬼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冲着那女人一通喊。
我们其实只是想套一下这个气度不凡的老头儿,到底有多厉害,是个什么爵位,然而他这般一说,倒也不太好继续了,便问起我们接下来,该如何离开巴黎。
老鬼忍不住笑了,说我觉得挺好,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倘若是太过于安逸了,我们怎么可能有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