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四十五章 形势严峻

听到杰克的讲述,我不由得一阵冷汗冒起,想起那个抱着小狗、开口闭口叫大叔、笑吟吟的金发女孩儿,怎么看都不像是杰克描述的这么恐怖啊?
这话儿刚刚出口,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声喊道:“我想起来了,徐淡定找我劈头盖脸一通臭骂,就是因为那个家伙;你是说,他真的解开了这血刀的封印?”
威尔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说这样的人才,难怪徐淡定会那么失态,倘若是能够带回国内去,对研究西方天主教和东正教体系,肯定有很大的帮助——对了,他现在人呢?
我点头,说对。
山峰之上,有一个千年古堡,那儿就是茨密希的大本营,也是藏着威尔女友安吉列娜的地方。
这是一把将实用和艺术相结合在了一起的完美作品。
这个大本营,在黑暗中世纪的时候,宗教裁判所曾经组织了包括教士、猎人、士兵、流氓和职业雇佣兵在内的一千人的大军,对此进行进攻,然而最终却以失败告终,无数知名人物死于冰层之下。
他匆匆离去,没一会儿拿了两瓶国民女神老干妈过来,放到了陆左面前来,威尔赔笑着说道:“吃不下的话,蘸点儿辣酱吃吧。”
杰克没有停下来,还在继续,说除此之外,有消息显露暗黑议会也在蠢蠢欲动,所以必须防范这帮小人有可能会在背后插刀;另外教会方面也没有闲着,我们在罗马附近的人传来消息,说宗教裁和*图*书判所频频异动,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我们此次前往斯洛伐克的喀尔巴阡山,这儿是阿尔卑斯山脉的东部延伸,山脉足有一千五百公里,穿过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波兰、乌克兰和罗马尼亚等国家;西喀尔巴阡山那儿是结晶岩山体,山势挺拔险峻,而我们前往的格尔拉赫峰,则是整个喀尔巴阡山最高的山峰。
陆左一脸苦闷地撕下面包蘸老干妈吃,而威尔则招了招手,叫我到了他的身边来。
解开了?
威尔摇头,说也许他有自己的考量吧,只希望以后不要成为对手的好。
说罢,他对杰克说道:“你过来,把接下来的局势跟大家讲解一下吧。”
强攻不行,唯有智取。
威尔想起一事儿来,对旁边的杰克说道:“对了,叫你买的东西带了么?”
威尔告诉我们,我们前往格尔拉赫峰的茨密希古堡人员里,除了我们在场的所有人之外,还会有四个伯爵,和他新近发展的四名后裔。
我们能够组织起一千大军么?
威尔先是一愣,继而说道:“不可能,你都说了,那可是教皇和五大红衣主教封印的,一直到它后来落到了魔宴同盟的勒森魃一族手中,数百年来,无数博学的血族长者都尝试过,没有一个能够成功——你那朋友,有多大?”
我无奈,撕扯了两块又硬又干的面包下来,吃得直噎,突然听威尔说道:“我听说,和-图-书我哥哥艾伦,是你亲手杀的?”
我见他不信,便说道:“那人叫做Kim,中文名杜晓坤,而最近不久,他有一个外号,叫做堕落拉结尔。”
不过,按照这位樱桃小姐的履历,的确有可能跟Kim是青梅竹马呢。
杰克在威尔面前,到底还是比较严肃,换了一身西裤白衬衫,倍儿精神,闻言回答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呢?”
显然没有。
十字军血刀一出鞘,立刻迎来了众人的赞叹,却见此刀的刀身之上,布满各种花纹,如行云似流水,美妙异常;而锋刃之间,却是雪白,隐隐之间还有一股血光寒意。
不过,话说就这几个人,你们真的敢去强攻茨密希的古堡?
杰克点头,说哦,原来是她——七年前的时候英国伦敦爆出了一起修女院娈童案,这个Cherry就是在那一起案件中失踪的小修女;等到她再一次在世人面前露面,已经是暗黑议会议长阁下奥斯瓦尔多的私人秘书,据说她拥有不弱于暗黑议员的恐怖力量。当然,那只是据说,因为见过她出手的人,都已经去了地狱。
陆左瞧见了也是欲哭无泪,说能不能弄口米饭啊,我可真是想疯了。
威尔伸手,从陆左的手中接了过来,仔细打量一番,然后摇头说道:“好像有点儿不对啊?”
我愣了一下,说可能不行,听Kim说如果贸然解开封印的话,会引来附近教会力量的注意,惹和-图-书来麻烦。
杰克这才想起,说带了带了。
杰克摇头,说不,现在的问题在于除了茨密希和与它同盟的勒森魃之外,有消息表明,几个中立家族、甚至密党同盟的人也开始对威尔阁下感兴趣起来,如果得不到足够的利益,他们也许会毫不犹豫地加入猎杀队列之中,另外死亡之族卡帕多西亚也已经出现……
众人哈哈大笑,移步到了古堡的长桌餐厅。
我用食指轻轻弹了一下刀身,一股“嗡嗡嗡”的声音浮现出来,而我则低声说道:“在巴黎的时候,碰到了一个朋友,他出手,帮我把当初教皇和五大红衣主教的联手封印,给解开了,成为了一把我专属的佩刀……”
好刀!
杰克谈完了整个大环境,开始说起了此次行动的纪要来。
再加上向导什么的,满打满算,二十人不到。
我点头,说对,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吧,反正我感觉他是挺有信心的,胸有成竹。
那儿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角峰、冰斗、悬谷等冰蚀地貌处处可见,而在内部的斯洛伐克矿山,则是茨密希掌控最重要的产业。
威尔听完,以手扶额,叹了一口气,说还真的是内忧外患,四面楚歌啊。
我不敢说,害怕被他们嘲笑。
我听得心惊,想着不会吧,难道我们需要面对在欧洲盘根错节几千年的整个血族?
威尔忍不住笑,说拉结尔,十翼智慧天使?
那长桌足有十来米,我瞧了一眼桌上的食和*图*书物,依旧是面包加浓汤,加上一些玉米沙拉,顿时就有些郁闷,跟咱中国比起来,老外吃得倒真是有些太委屈了。
杰克聊完了基本情况,这时古堡那个穿着燕尾服的管家便过来招呼,说已经安排了午饭,是否可以用饭了,陆左摸着肚子,说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我们吃饭去。
他们的态度弄得我本来满腹疑问,结果都藏在了心底里去。
威尔将刀递回给我,哈哈一笑,说没事的,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并肩而战,总能够看到这刀染血的时候,何必着急呢?
陆左听到,有些失望地说道:“这样啊……”
杂毛小道一脸怨恨地说道:“你大爷的,要是想我一个星期下不来床,我倒是不介意开开荤!”
我说走了,跟一个叫做樱桃小姐的小女孩儿离开了,说是不想连累我们。
谈完了Kim,陆左问我,说这刀能不能解开封印,给我们瞧一眼?
我说叫做Cherry,英文樱桃的意思。
众人离开房间,而威尔则对躺在床上的木乃伊说道:“老萧,要不要给你安排两个水汪汪的大洋马,伺候你吃饭?”
威尔对欧洲典故最是熟悉,博学的他一眼就认出了这刀的来头来,冲着我疑惑求证道:“这是萨拉丁之刃?”
啊?
威尔皱眉,朝着门口的邋遢杰克喊道:“你听说过樱桃小姐的名字么?”
听到威尔的吩咐,杰克下意识地将领带摆正了一下,然后走到中间来m.hetushu•com,朗声说道:“经过前一阶段的事情之后,茨密希家族已经开始显露颓势了,首先他们的四位侯爵大人已经有三位战死于拉脱维亚,大量的家族成员被击溃,而安吉列娜的父亲马奎斯伯爵已经被监禁了,现在我们需要面对的茨密希,估计也就之后茨密希大公和查宁侯爵了。”
听完威尔的话语,我的心中顿时就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是躺在床上的杂毛小道,还是陆左,都显得特别镇定,好像这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一样。
而威尔听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王明你们这件事情办得不漂亮,暗黑议会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无数血族、狼人、亡灵巫师和异端汇聚的场所,而我们潜在的敌人里面,便有暗黑议会;那个奥斯瓦尔多是从中世纪就一直活下来的黑巫师,你们那朋友如果去了他身边,指不定变成什么模样呢……
威尔立刻摇头,说你若说是某位长者,或许还能够凭着多年的经验凑巧成功,一半大孩子……
我听完也是觉得毛骨悚然,轻声叹道:“Kim一直排斥回国,至于跟着樱桃小姐离开,那是他自己的意愿,事实上,我们根本拦不住他的。”
我想了一下Kim的模样,说大概十四五、或者十五六岁吧,大概就是这么大。
我来到了他的身边,威尔招呼我吃饭。
陆左打了一个响指,说若是如此,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提前回去过国庆长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