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四十八章 信心何来

然而除了我之外的其余人,听完之后,纷纷点头说道:“那好,大动作啊,那得赶紧睡一觉,免得到时候起不来。”
不过如果选择第二条的话,那么就需要面临一个很残酷的问题,那就是雷区。
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间,而不是白天,是因为顾忌到黄金矿场和当地政府的紧密联系,这帮家伙在寻求保护伞方面做得非常不错,如果是在白天的话,无论是警察部门,还是军队,都会及时赶到这儿来的。
没问题?你确定?
呃,我说的不是这个啊……
萧克明打了一个呵欠,说还行吧,争取早一点儿结束,要是威尔的姘头真的在那个实验基地的话,那我们就可以早一点儿结束工作,争取在回国之前,去一趟荷兰的阿姆斯特丹。
陆左很无辜地说道:“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那处矿场在离这里一小时路程之外的一个葫芦形巨型山谷之中,大的圈儿是黄金矿场的矿区以及工人营地,而小的圈儿,则是高级管理人员的居住区域,以及各种研究院。
我说他们就两人,难不成还能够横扫一切?
跟这帮人交手,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他顿了一下,说:“需精不需多,所以我、陆左、萧克明领头,再加上朵朵、小妖姐妹,王明、老鬼,龙魔儿即可,至于虎皮猫大人,还请您居中调度。”
威尔摸着头,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一脸萌相的西瓜头小女孩儿,而这时陆左则站出来说话了,说朵朵,hetushu•com你别闹,你有重要任务呢——那帮人有的会变成蝙蝠到处飞,而倘若是给他们逃走了,那么我们的行动就功亏一篑了,所以需要你跟虎皮猫大人一起,将整个研究中心给封锁住,不让一个人逃走,知道么?
我一愣,说去阿姆斯特丹干嘛啊?
我收好了心,盘腿而坐,这才发现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儿的龙脉之气,比之前在古堡的时候,更加浓郁,知道这个阿尔卑斯山脉的蔓延地中,应该也曾经有过真龙遗骸。
没错,那帮天杀的家伙在山崖至研究中心的那一大片草地上,布下了密密麻麻的地雷,而除此之外,还有防止修行者进入的法阵分布。
但这位长得相当帅气的男人站在了长桌中间的时候,除了我们这些国内来客,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显得十分肃穆。
听到威尔的布置,我顿时就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
他说得兴高采烈,而陆左不得不打断他,说有孩子呢,老萧你就不能收敛一点?
老鬼忍不住笑了,说你难道看不出来么,有了陆左和萧克明,威尔简直是胆大包天啊。
明明八个人和一只鸟,怎么感觉你们说得好像有一整支航母编队一样,你们确定自己没有吃了什么兴奋药?
相比起这帮穷凶极恶的凶徒,我觉得自己虽然手上沾染过几分鲜血,但比较之下,却如同小白羊一般纯洁。
我和老鬼是一伙儿的,两人回到了安排的房间里,我忍不住抱和_图_书怨,说这帮人说得就好像是去新春旅游一样,到底什么情况啊?
而对方,抛出了与此次事件无关的矿场工作人员之外,是我们的二十倍不止。
时间定在了凌晨三点。
说句实话,一开始听到这些阵容的时候,我是拒绝的。
那是血族的阶级性质在他身上的体现。
这一大一小两位美女甜甜一笑,说小意思。
听到陆左的郑重交待,小女孩儿才勉强接受,撅着嘴儿说道:“啊?这样啊,我要跟臭屁猫在一起啊?”
黄金矿场的主事者,以及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是普通人。
我擦!
纳尼?
小妖说你明明就很想去,对不对?
就算是四五百头猪,杀也杀得累死。
我们难道不应该担心一下如何能够从那么多人的基地里活着出来么?
听到这帮人开始为了阿姆斯特丹吵起来的时候,我无奈地扶住了额头——你们到底是哪儿看来的信心啊?
我能够感受得到威尔对于在场所有血族的压制气势,这个,跟之前老鬼见到他不得不跪下的气场,是一模一样的,是一种由上而下的俯视。
呃?
小妖撇嘴说道:“陆左你们这帮臭男人……”
这两个的对话,怎么听都好像是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啊,不过,大哥们,你们真的确定我们需要担心对方是否有人逃走么?
他们叫做黑狼,是除了黑水、南非私营武装和God arming等几个知名的雇佣兵组织之外,最富凶名的一帮和*图*书人。
邋遢杰克负责给我们讲解地形和计划。
呃?
他自顾自地说道:“从山崖到实验基地的路上,隐蔽工作由我负责,进入其中之后,陆左、小妖姑娘与王明、老鬼负责解决那帮雇佣兵,我、萧兄和龙魔儿、朵朵去封锁实验基地,不让人外逃,可行?”
威尔并没有说太多的话,而是简单地指着杰克弄出来的简易沙盘,说道:“我们出发,阿道夫你们几个,在这里负责接应后路;鲁尼伯爵,你带着人在黄金矿场的必经之道上设伏,务必拦住外逃报信的人;杰克,通信封锁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至于潜入实验基地的事情……”
毕竟人家是经历过几次特种战争出来的专业人士,在这方面有着充足的经验,不可能给我们太多的空子可钻。
第三日中午,我们秘密抵达了黄金矿场附近的一个废弃工厂,这里有负责监控的内线在接应,将我们一行人给安顿妥当。
陆左点头,说应该没什么问题。
没有等我吐槽,威尔继续布置,说通过地雷区域的事情,有劳朵朵和小妖了。
这帮人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呢,就没有人准备谈一谈今天晚上的计划么?
要知道,最终确定出发的人并不多,我数了数,尼玛,才二十人不到。
老鬼笑,说我不知道,不过却明白一点,反正今天你我二人,都不是唱主角的料,就随波逐流吧——只是一个前哨战而已,如果连这个都没有自信的话,还谈什么去灭hetushu•com了茨密希一族?
一番行气,不知不觉便已经到了夜里,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之时,我们集中到了一处废弃的会议室里来。
我表示怀疑。
朵朵白了他一眼,说你别给我添麻烦就行了。
我心想也对,天塌下来有个高儿的顶着,咱们这种小人物,就跟在后面混点儿经验就好了。
朵朵指着陆左和小妖姑娘说道:“为什么要让我跟你们一起啊?我想跟陆左哥哥和小妖姐姐在一起……”
我说对方那么多的高手和武装,我们就这么几个人,到底行不行啊?
萧克明眉飞色舞地说道:“嘿嘿,这你也不知道?知道阿姆斯特丹的外号叫做什么吗,世界性都,那儿可是男人的天堂,无数金发碧眼的大洋马,哇哈哈……”
更让人郁闷的事情是,他们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已经好到了一个电话,立刻就会有至少一个现役陆军营的兵力前来的程度。
威尔很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啊,因为行动的紧密性,所以没有找到什么好车。”
当然,作为茨密希一族以及魔党最重要的基地之一,它还有着不知道多少的血族存在。
开完了会,开始出发。
除了一少部分核心分子知道自己的幕后老板是谁之外,这儿大部分的员工其实都是不知情的。
然后他们纷纷伸着懒腰,找地方睡觉去了。
山谷属于封闭式的,如果想进入其中,要么就从黄金矿场的正门进入,通过森严的门禁和重重守卫,然后长驱直入,要么和图书就需要从两边的悬崖峭壁之上,攀岩而下。
这帮雇佣兵中的许多人参加过1994年和1999年的两次车臣战争,还有一部分参加过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
他们在为钱工作,而据威尔安排在这里的内线透露,矿场可是花了大价钱,聘请了国际上一个比较著名的雇佣兵组织进行安保工作。
邋遢杰克讲完了地形话之后,由威尔来分配任务。
这是一帮曾经与世界两大军事强国扳过手腕并且不落下风的悍匪,他们有来自英国SAS,美国三角洲和海豹、俄罗斯阿尔法和德国第九边防大队等正规出身的特种部队,也有来自基地、哈马斯和爱姆真理的恐怖组织,还有一部分在自己国家混的不如意的军人、罪犯和毒贩。
我们乘坐的是一辆又烂又破的小货车,解放牌卡车的那种感觉,我们都全部都坐在后面,此次主要的行动人员都坐在一辆车上,至于另外两辆,这一前一后地跟随着,不过似乎更烂。
这时朵朵举手了,威尔扬手,说朵朵你讲。
虎皮猫大人哈哈大笑,说媳妇儿,我会保护好你的。
我们所要前往的地方,就是那个血液实验基地,也在其中。
当然,摄像头、狙击手以及应有的防范措施,那儿都有。
敢情这帮血族后裔、伯爵没有一个人进去,进入的都是我们这帮中国来客,威尔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瞧见一车的人在那儿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终于忍不住了,说大家真的这么简单就杀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