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五十二章 研究中心

陆左说逃出来的研究人员,未必只有一个,为什么只有你能够活着跑到这里?
陆左提着凶光四溢的鬼剑,肆无忌惮地走进了那大楼里面去。
陆左说道:“应该是,这个倒是可以原谅的……”
两边隔着中庭和大片的别墅,所以那边的光芒并没有照耀过来。
因为他们都是一帮冷血的杀人狂。
我们在火光之中,来到了那个血液研究中心。
大胖子吐出了口中的白色流质,艰难地说道:“杀了我,让我解脱吧,我不想再如同畜生一般被圈养在这里,给那帮吸血鬼提供新鲜血液了……呃!”
这血液研究中心的项目里,研究的对象并非别的,而是人类本身。
那人听到,表示感谢过后,慌忙离开,而陆左则指着小妖姑娘说道:“朵朵和虎皮猫大人想必已经就位了,小妖你守在大门口,别在让人进出了。”
它们的表情无比的怨恨凶猛,几乎和人一般模样。
从大厅下去,一路上不断看到有倒下的人,而来到地下一层的时候,楼梯口那儿就闻到了浓重的福尔马林味儿,有几盏紧急通道的绿色指示灯亮着,我们来到了一个满是玻璃皿的大厅之中。
而第二下的时候,那防弹玻璃材质的护罩方才崩溃了去,面对着哗啦啦落下的玻璃碎渣,那人奋力摇头,甩开了粘在嘴里的管子,冲着我们喊了一句话。
陆左说台湾同胞也是中华民族,都一样,里面什么情况?
我下意识地后退www.hetushu.com一步,听到老鬼的一声轻叹。
迎面撞上了一个仓皇往外逃的家伙,那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瞧见我们,也弄不清楚到底是谁,口中只是说“Help”,除了英语,还夹杂着几句中文“救命”。
这时突然间来电了,那些仪器设备恢复了运行,而灯光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启。
那玻璃护罩的强度极高,第一剑过去,外面几乎成为粉碎,却并没有裂开。
我瞧见了一个人。
陆左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蛊中金蚕,降中飞头,这些东西,看着怎么跟东南亚最著名的降头术飞头降那么像呢?”
园区内其它带有研究性质的大楼已经启用了备用电源,陆续恢复了光明,然而只有这里,依然陷入在一片黑暗之中。
我没有靠近,而是保持着一定距离,然后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啊,什么意思?
我们越过大厅,穿过走廊,直接朝着地下部分走去。
陆左慌忙安慰她,说里面有什么好看的啊,一帮脏不拉唧的吸血鬼,你守门口,随时跟朵朵一起,等我们出来,好么?
刚才那声音就是这个胖子发出来的,他也是瞧见了我们的到来,方才勉强抬手捶了一下玻璃壁。
陆左瞧见了,声音有些低沉,说道:“让我来吧。”
当我们走到这里面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朝着身边一个宛如水族箱一般的玻璃皿摸了过去。
我瞧见她们和-图-书的眼神,如同活着一般,心中有些膈应,说道:“这些,应该是国际上被明令禁止的活体克隆技术吧?”
那人说因为里面有中国人,听到我说汉语,所以才没有下手。
而即便是成了两半,它就还活着,如同蚯蚓一般,在地上不断地翻滚着,朝着我们这边一动。
这玩意长得有点儿像是菜市场里面的软体章鱼,有着粉嫩的触角和吸盘。
Kill me!
就在我们打量里面的克隆产品时,突然间有一阵阴风从身边吹拂了过去。
大门敞开。
当瞧见这一地尸体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做什么事情,最好都别越界。
呃,这个,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填鸭”?
如此安慰了几句,她方才不情不愿地同意,而我和老鬼则显得比较沉默,一直跟在了陆左的身后。
这些人的长相各异,脑袋的下方还连着肠子内脏,瞧见有人望来,也如蝌蚪一般,纷纷朝着我们这边汇聚。
我们把园区的电力系统给弄瘫痪了,使得这儿到处都是一片黑暗,只有那大楼爆炸时迸发出来的火光,和一片火海,将园区这儿弄得宛如末日一般。
黑狼,这个在佣兵界里能够排得上前十、凶名能够排上前三的团伙,如果是超限战的话,甚至能够毁灭一个城市,然而在陆左他们面前,却如同待宰的小鸡,因为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这是一个由无数尸块拼凑而成的血肉傀儡,浑身缠和_图_书着木乃伊一般脏兮兮的布条,散发着凝如实质的熏人恶臭,没有脑袋,却显得异常凶猛。
我定睛一看,却见陆左的鬼剑卡在了一个巨大的肉团之中。
无论是我,还是陆左,都将手中的兵器扬了起来,几秒钟之后,整个玻璃幕墙陡然炸裂开来,然后有一个身影骤然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我眼尖,猛然一挥刀,将其劈成了两半。
砰!
对,是肉团,因为我没有办法把一个虽然有四肢、但是没有头颅的家伙,称之为人。
老鬼的神情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对我们说道:“不好,有情况!”
小妖撅嘴,说不,我还想去里面看看呢。
我操!
做这种操蛋研究的家伙,即便不是血族,将其杀了,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那人指着里面,说来了几个不明身份的家伙,径直闯入了研究所里,打砸抢,研究所的黑衣守卫跟他们打起来了,我害怕,逃了出来。
砰、砰、砰……
陆左瞧见了,快步上前,扬起手中的剑,陡然一劈。
它从那大胖子的脑袋中迸射出来,朝着我们这边飞射而来。
陆左看了我一眼,说听说你是高材生,你来问他。
他蹲下身子,伸出了左手。
这年轻女子被一个一个地安置在竖直的培养皿中,全身赤裸,金发碧眼,身体放松,仿佛活着一般地望着我们。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那张胖脸突然一分为二,里面有一大坨滑腻腻的软体动物从中迸射出来。和-图-书
玻璃柜子的下方,应该有许多精密的仪器,只可惜骤然的停电,使得这些机器停止了工作。
几秒钟之后,陆左处理完了这个,又瞧向了那胖子的尸体,叹了一口气,说我终于知道老萧他们为什么不留活口了。
在那仪器指示灯的微光照耀下,我抬头看了一眼那浸泡在玻璃皿液体之中的黑影。
我们左右一看,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身边的玻璃幕墙之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又一声沉重的撞击声。
而他们的目的,则是想要给血族提供新鲜的血液。
我们继续往前走,越发地触目惊心,无数的人体器官被安置在了培养皿中,还有许许多多畸形古怪的产品,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我们甚至能够透过玻璃幕墙,瞧见里面有二十几具长得一模一样的美丽女子。
那些血液汇聚到了一个分离泵中,在飞速旋转,而他的嘴巴则被一个管子给封着,有流质食物灌入他的口中。
弄不懂是里面的人本身就喜欢黑暗,还是提前潜入其中的威尔和萧克明将其破坏了。
而与此同时,我听到十数声娇喝,冲着我们这边杀了过来。
那拳头在奋力地砸着玻璃墙。
陆左没有任何犹豫地挥手斩落下去。
一剑宛如疾光,然而却戛然而止。
是英语,不过不是“救命”,而是“杀了我”。
唰!
他的手上,有着一种幻灭不定的火焰,这火焰一接触到那活体生物,立刻将其灼烧得不成模样。
和_图_书人点头,继而摇头,哆哆嗦嗦地说道:“台、台湾人……”
陆左摇了摇头,说那帮家伙是不是杀红了眼,连不相干的研究人员都杀?
我循声找了过去,瞧见老鬼正站在另外一个玻璃皿中驻足,而那圆柱形的玻璃皿中,却是十几个只有橘子大小的人脑袋。
就在我们心中疑惑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阵突兀的撞击声,我们吓了一跳,齐刷刷地望了过去,却见到一个体重至少超过两百公斤的大胖子被安置在一个容器之中,他的身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管子,植入到皮肤之下,有鲜红色的液体从他身体里流了出来。
他沉吟着,将这人放开,说你走吧,最好离开这里。
陆左走到跟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说中国人?
我们瞧见了声音的来源,却是在角落里,有一对拳头。
这回并没有坐电梯,走的是楼梯。
显然这些仪器的优先等级,远远超出了照明。
那玻璃幕墙比刚才陆左剑劈的防护罩还要结实,不过这边似乎承受了巨大的力量,没一会儿,整面墙的玻璃都布满了裂纹,里面的一切也变得模糊。
两个人,都在从我笑。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对连体人,他们共有着相同的身体,但是在左肩之上,突然多出了一个脑袋来,这脑袋比另外一个要小一些,光头,眼中流露出邪恶的光芒来。
陆左的这一剑,正好斩在了它的肩膀上,然后卡在了其中,暗黄色的黏液飞溅而起,落在地上,地砖腐蚀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