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五十四章 千万别小觑弱者

高台之上,有一个悬浮着的人,又或者说是一件黑袍子。
我倘若是在这里死了,绝对不可能在存活。
我万万没有想到,最先将那血迷宫给破解开来的人,并不是他们所有人,而是我。
腰身被斩的黄溯再也无法拟人,化作鲜血滑落。
我并没有瞧见什么迷宫,而是一大团的血雾,它时而凝固,时而分散,时而又化作人形。
我感觉到了心慌意乱,心脏跳得比平日里快了好几分。
我被往那下方陡然扯去,眼看着即将被鲜血覆盖,这个时候,那黑袍子后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来。
那黑袍扬起,袍子底下突然有数十道阴影浮动,朝着我这边射了过来。
这不是高台,鲜血也并非凝固。
低配飞头降,也就是人头之下,挂着一堆肠子和内脏。
翻过高墙呢?
我冲到了东南角,然后开始往前跑。
这是一堵墙,石头堆砌,高得望不到尽头。
这个时候,龙泽乔、温半城、黄养天、马疯子、黄坚,这五个追兵都赶到了。
前后左右,都有。
交击声宛如音乐,叮叮当当响起,十几招时候,我猛然一刀横斩,将这黄溯给从中斩杀了去。
尽管这是幻象的世界,但与此同时,它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肯定也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不仅仅只是四个通道,而是六个,按照六星芒的方位布置不一,我居于其中,眯眼四周相望,并没有立刻动身,而是心中懊悔。
就在我心中狂喜的时候,m.hetushu•com突然间感觉到一种强烈的不安感,下意识地低头望去,却瞧见在这个空间的中心,有一个圆形的三米高台,那高台是由鲜血浇筑而成,充满了艺术的美妙。
血迷宫!
陆左信心满满,我以为跟着他,就能够大破这血迷宫,却没有想到一进入其中,就被分割了开来。
我的心中惊讶,左右打量着,尽管知道此刻的我是身在幻境之中,但也为这真实到了极致的场景所为之震撼。
前、左,右!
我的天?
血迷宫。
由此可见,正是因为威尔和左道等人给他带来了强大的压力,这才使得他出现了没办法避免的疏漏。
我倘若一直跑下去,或许等不到面见最终对手的那一刻,我就得活活累死。
如果我继续如一条大壁虎似的趴在天花之上,必然会被这些小东西给活生生地磨死。
这天花板仿佛透明一般,上面还有无尽黑暗,但是我却真的到了头。
唰!
又是一阵响,那黑袍微微避开,而我也落到了那高台之上。
另外一角也出现一人,黄养天。
我身后的通道口也走出一人来,竟然是那津门温半城。
我心中不断地警告着自己,然而当黄溯挥舞着手中的利器,朝着我的胸口扎来的时候,我忍不住还手了。
黑袍子的帽子下面,有一双深邃黝黑的眼睛,遥遥地朝着我望了过来,我们两人隔空相对。
想到这里,我没有任何犹豫地一个箭步前冲,直和-图-书接窜到了那石墙之上去,利用南海龟蛇技的强大手段,不断蜿蜒朝上。
我虽说在南海传承之中,也有阵法玄妙,但本身钻研并不精神。
男人身穿青色道袍,脸色平静。
不同的体系,做不到殊途同归。
这些玩意飞到我跟前,我方才瞧见居然是之前瞧见过的人头。
我跑过了一条通道,前方突然间又出现了三个岔道。
不管你是任何来头,哪怕是幻觉,我也要将你给斩成碎片。
那就是不管遇到什么方向,都会朝着一个地方走,如果到时候碰到了死胡同,只需要记住过了几个路口,那么原路返回的时候,就不至于迷了路。
再爬了三十几米,我突然再也无法往上行进了,因为我触碰到了天花板。
我抬头一看,瞧见一个浑身血气的家伙,从那个通道里缓慢走了出来。
这血气里,有毒。
身后有追兵,容不得一丝犹豫,我没有任何犹豫,径直往左。
一落地,下方立刻伸出了数十双的血手来,将我的双腿、腰身给紧紧抓住,把我往下扯去。
我提着长刀,发足狂奔,那帮陆续出现的敌手也在我的身后追来。
事到如今,只有跑了。
就在我心中畅快的时候,西南角的通道里,又走出了一人来。
我没有任何气馁,继续向上。
因为对方实在是太真切了,就连挥舞长刀时的风声,都是那般的自然。
而我则已经爬到了二十多米的高度,抬头望过去的时候,发http://m•hetushu.com现顶端直入黑暗,根本无法企及。
就在我考量着这事儿的可行性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了一种古怪的声音,从东南角传了出来。
唰!
这东西与武力不同,它需要时间积累。
我抵达这里的时候,并没有立刻回转,去找寻另外的出口,而是停了下来。
我在落下的一瞬间,就有一团血雾将我给承托住,想要把我拉入幻境之中,而这个时候我却用龙脉之气护住了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家伙。
我没有再犹豫,脚尖一点,就朝着东南角的方向快步冲了过去。
当十字军血刀与对方的军刀相交之时,刀身上传递过来的力量反馈,让我没有任何犹豫,便直接搓身上前,刀势连绵不休。
死胡同不可过,只有另寻道路。
我矗立在了一个迷宫之中,四面都是墙,墙内有通道。
这是我以前玩迷宫游戏的时候,一个比较特别的习惯。
老子现在杀你,已经费不了太多的力气了。
当瞧见这人的模样时,我的心中狂震不休。
我双脚和一只手紧紧吸着天花板,然后单手执刀,朝着这些向我袭来的阴影斩杀过去。
此刻他居然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
因为文化背景的不同,跟中国那种以阴阳和八卦发展出来的奇门遁甲系统,完全是两回事儿。
最后一个敌手也出现了,黄坚。
我的人生之中,第一个面对的修行者,也是拥有着恐怖实力的黄家旁支。
那人脸色苍白,眼和-图-书神阴沉,却是金镇事务所的龙泽乔。
擒贼先擒王。
还有一人也走了出来,马疯子。
我没有任何犹豫,朝前快速攀爬,一直爬到了黑袍的顶端之上时,双手握刀,从十米高空之上,一跃而下,朝着那家伙劈了过去。
这些家伙倘若是如本人一般的实力,我又如何能够在这五人的联手中存活下来?
一步踏入,万般鲜血宛如潮水一般袭来,我们所有人仿佛都陷入了鲜血的海洋之中。
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一点。
更何况这还是外国玩意。
什么是迷宫的规则呢?
铛!
只是此刻,他已经发现了我。
而我也并没有在五六十米之上的高空,顶多十米,而在这下方里,我瞧见了威尔、萧克明、陆左、老鬼、龙魔儿。
这个家伙曾经杀害过我的好几个工友,最终被一梭子给打死。
不,一定是幻觉。
铛!
那么,我是否可以呆在这里不动,然后等威尔或者陆左这些厉害的家伙把血迷宫给破了,将那个死灵法师乔给杀死,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说呢?
我捏着十字军血刀,不断调整呼吸,想着这黄溯与之前的那个,除了没有用冥火之外,实力倒是相当,只可惜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王明了。
如此折腾几个回合,我终于知道不能这样下去了。
这些东西煞气十足,被我斩落几个之后,依旧不断围绕着我,寻隙攻击,不但如此,它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暗黑血气,也渐渐包裹住了我。
长刀锋利http://www.hetushu•com,从天而降。
这是一个被人操控着的血迷宫,其实也就是一个幻境,那么不管我怎么逃,都不会找到出口的,而对方所展现出来的规则,其实只是他希望我遵守的规则,而并非血迷宫实际的规则。
之所以走这里,是因为东南角出现的黄溯,已经被我给一刀斩成了两半,化作血浆倒地,再也没有人阻拦,而如果往别的地方冲击的话,必然会被留住,紧接着陷入重重包围之中。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用南海龟蛇技的手段,将自己倒挂了起来,然后攀上了天花板上去,继续攀爬,我爬了一段距离,然后往下瞧去。
我跑得飞快,而身后的追兵却也不慢。
是黄溯。
几秒钟之后,我终于确定了一点。
刀身临体,猛然一挥。
瞬间之后,那潮水褪去,我发现陆左和老鬼都消失了,整个空间之中,只有一个我。
死胡同真的不可过?
是心魔,我也将你斩杀。
一个半路出家的我,居然最先勘破了这里面的奥义?
并不是我厉害,而是因为迷宫的主事者最不重视我,所以没有调动太多的资源,使得我在找准了方向之后,第一个发现了这里面的奥秘。
他们时而与血雾凝固的人形交手,时而与自己人交手。
如此一直跑了十几个路口,我身后的追兵方才被慢慢地落下,而我也碰到了第一个死胡同。
六个通道里面,居然每一个都出现了一个我曾经的对手来,有过刚才与黄溯的经历,我突然间心中剧烈跳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