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五十九章 命运交响曲

萧克明不同意,说我师父现在可是勘破了死关的地仙!
啊、啊、啊、啊、啊……
威尔苦笑,说我是中国通没错,但是对于你们那儿的高手,其实也没有什么直观的接触,在我心中,你们两个,算是一等一的了。
当当当当……
巴克尔侯爵派去报信的人,想必已经到了喀尔巴阡山顶的茨密希古堡了。
陆左说对啊,你是中国通,拿国内的人物来比看看。
威尔将血匙收起,沉声说道:“这几年,我一直试图打开里面的奥秘,却并没有能够成功,所以也不得其解,至于巴克尔所说的,应该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假的,血匙只有一个,而我们已经从乔那里得知茨密希拥有了幻镜,如果再有血匙的话,就有些不合理了。”
她的名字叫做奥黛丽。
虽说他们效忠的对象是侯爵大人和自己,但威尔却并不在意,而是微笑地接受了巴尔克侯爵破釜沉舟的礼物。
打定这样的主意,一帮血族全部都跪倒在了地下,用各自的语言表达了效忠的意思。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奥黛丽小姐似乎对萧克明不太感兴趣,反而对高大威猛、一言不发的龙魔儿很有好感。
所以这些家伙虽然有着伯爵实力,但有的甚至只是挂着子爵的头衔。
这可是对于血族来说,最痛苦的死法。
奥黛丽小姐是个蝴蝶一般的女子,脚步轻盈而开朗,很容易就跟我们打成了一片,虽说我对这样又有美貌,性格又好www.hetushu•com的外国友人,有着那么一丝好感,不过当瞧见杂毛小道围在那美女身边不动弹,就放弃了。
虎皮猫大人嘿嘿笑了,说人好歹也活了上千年,你觉得呢?
虎皮猫大人嘿然笑,说所以我只是说“说不定”嘛,并不肯定,不过你们可得小心了。
我心中吐槽,而老鬼则说道:“我们这次过来,是抱着学习的态度,能够跟各位前辈并肩战斗,这是我们的荣幸,可以吹一辈子的事情。”
威尔一听,手掌一翻,却有一个六芒星吊坠出现在了上面。
然而也仅仅只是震撼人心,而已。
听到这话儿,陆左顿时就倒抽一口凉气,说不会吧,比陶真人还要厉害?
置身事外就好了,至于事后清算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
我听在耳中,心中震撼,想着巴克尔侯爵不是说十三圣器之血匙,不是在茨密希大公的手上么,怎么威尔这里也有?
巴尔克侯爵缓缓地捏起了手来,而那跪倒在地的老管家则表现得无比痛苦,声嘶力竭地喊道:“侯爵大人,我跟了你半个世纪,你怎么能够这么对我?”
真正的死硬分子已经被巴尔克侯爵给除掉了,留在这里的,都是一帮见风使舵的家伙,在事情没有最终尘埃落定之前,他们应该是不会有勇气反水的。
这两人说得决绝,而威尔又瞧向了我和老鬼来。
事实上,也到了离开的时候。
对,这回我们去,并非突和-图-书袭,而是拜访。
这个时候,没有人再去理会地上那具已经烧得只剩下骨头的老管家伊万了。
萧克明也说道:“威尔,你见过冈格罗大公,你觉得像这样的人物,到底有多厉害?”
只要他想,在场任何一位曾经的部属,都会如同老管家一般焚火而死。
这是《命运交响曲》,贝多芬先生的作品。
陆左摇了摇头,说毛主席说过,战略藐视,战术重视,我们必须要尽可能地将对方的实力高估,这样子才能够做好预案。
呃,说起来也是,这位小姐身高一米七八,穿上高跟鞋,可跟萧克明一般高度。
我可不敢跟这位爷争女人。
负责带路的奥黛丽小姐,她将作为中立人员,将我们带到喀尔巴阡山顶的茨密希古堡去,交战的双方,都不得对她进行攻击。
我瞧见一身燕尾服、颇有贵族气质的老鬼,有些无语,不过还是微微笑道:“你们聊,别管我们,我们就是过来打一壶酱油的。”
这个时候,一直躲在朵朵怀里的虎皮猫大人插嘴说道:“血族大公啊,如果是巅峰状态的话,可比邪灵十二魔星更加厉害,就算是邪灵左右使也未必如他,有的人,说不定连小杂毛你师父也能比过……”
陆左也说道:“不管有多厉害,见识见识,也算是开阔眼界,倘若是连人都见不着,就灰溜溜地跑了,日后必成心魔,还不如死在这里。”
这古堡依山而建,风格古朴而沉重,墙壁上和-图-书留下了累累的岁月痕迹,而在古堡之前,有一位衣着华贵的贵妇人,正带着上百名的血族,在那儿等候着我们的到来。
一行人走在山道上,突然间,古堡里传来了慷慨激扬,而又沉重的交响曲。
老管家在地上左右翻滚着,蓝白色的火焰将他整个人都给吞没了去,他试图伸手过来,朝任何认识的人求助,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为他出头。
威尔摇头说道:“怎么会?若不是你们两人在巴黎拖住了茨密希、魔党乃至暗黑议会的目光,我们在拉脱维亚的行程绝对会受到重大影响,更何况你们居然还将法国教会给闹得天翻地覆,没有你们,事情哪有这般顺利,请勿妄自菲薄。”
而面对着老管家的辩驳,巴尔克侯爵平静地说道:“伊万,从你来到我身边,我就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了。这些年来,你做过什么事情,说过什么话,全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只是因为你是上面的人,我才没有动你,而现在,是时候让你解脱了,你也很痛苦的,对不对?”
丢不起那个人。
按照血族的规矩拜访,正正经经地前去,一路上需要过三关,最终与茨密希大公决战,而倘若对方在这之外使什么绊子的话,即便是胜了,但整个茨密希家族也都会蒙羞,在别系的面前,抬不起头来。
表决心的时候,终于想到了我们来了啊?
实际上,有的甚至只会有四五个,就已经算是多的了,也就只有像茨密希和*图*书这样行事毫无忌惮的魔党,不计后果地提升自己的实力,方才会有这么多的伯爵存在。
当然,这所谓的伯爵,并非受到所有血族认同,因为这封号除了实力之外,还需要许多的条件。
又走了半个钟,一座古老而威严的中世纪古堡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所有的血族都瞧出来了,巴尔克侯爵这是在杀鸡儆猴。
对啊,你巴尔克侯爵投降之后,一上来就残杀自己的亲信,这可怎么了得啊?
半个小时之后,十位伯爵全数战死,威尔踩破了最后一位老牌伯爵的脑袋,然后朝着茨密希古堡进发。
而宴席上,我也认识到了之前过来给我们倒茶的那个美丽的小姑娘,居然是跟安吉列娜一般,也是巴尔克侯爵的教女。
虽然只有十个,但每一个都是伯爵之上的实力。
哎呀,老鬼你什么时候这么会拍马屁了,巴克尔伯爵送你的这一套燕尾服就收买你了么?
尽管身为魔党的茨密希是最不讲规矩的一个,但作为一个延续了几千年的家族,是不会违反的。
这厮向来不说假话,所以场间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威尔左右打量一番,然后小心问道:“要不然,我一人前往就行了,尽量和解,若是我有什么意外,你们帮我收尸便是了。”
达成了协议,接着又是盛大的招待,这回比起之前的,可是要隆重多得多,巴尔克侯爵召集了整个村庄进行了狂欢,摆上了丰富的宴席,载歌载舞,欢乐的气www.hetushu.com氛充斥着整个村庄。
所以我们出发了,除了来时的人,我们这儿只是多了一个人。
他猛然一捏,老管家趴倒在地,双手抱着脑袋,有火焰从他的身体里面浮现了出来。
不要怎么说,这么多拥有伯爵实力的血族一齐亮相,终究还是挺震撼人心的。
洋妞似乎喜欢尺寸更大的龙魔儿,对于这件事情,萧克明表示很受伤,刚入夜不久,便吵着离开了。
虽然他被威尔给打败,并且种下了血引,但并不代表他变得多弱势,谁都可以骑到头上来。
我被威尔挠到心里面的痒处,忍不住嘿然而笑,说我们会加油的。
陆左瞧见,有些疑惑地说道:“如果茨密希大公手中的,是真正的血匙,那么你的这个,又是什么?”
听到这话,萧克明突然笑了,说来都来了,哪能白走一趟?
呃……
转念一想,既然巴尔克侯爵已经争取到在这场战争中保持中立的立场,那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呢?
他的话语一喊出来,周围的那些血族,也吓得直哆嗦。
一个氏族之中,能够有多少个伯爵?
一路走,差不多月上中天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了喀尔巴阡山的第一道关防,在这里,有十个茨密希的血族镇守。
路上,威尔、陆左、萧克明、朵朵和小妖,老鬼和我,龙魔儿与奥黛丽,这些人走在第一集团,而威尔的手下则在第二集团,大家走着,不急不缓,陆左突然问起了一句话来,说威尔,把你的血匙,拿出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