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六十二章 奇迹

鲜血滴落在了刀柄之上的时候,我的心中突然一动。
每一根的末端,都牵连着一只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小蝙蝠。
啊……
他的爪子硬生生地与这十字军血刀撞到了一起来。
那家伙倏然之间,就冲到了我的跟前来,伸出锋利的爪子就朝着我的心窝里掏来。
因为我最担心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被无数恐怖死尸附着的老鬼。
又一刀!
我没有任何犹豫,持刀向前。
而即便如此,老鬼依旧没有停歇,而是奋力舞动着,带着这三十多头活死人在左冲右突。
最先的几个,却是扑向了老鬼的那儿。
几秒钟之后,那乳白色的万般丝缕变成了红色,精髓被吸入刀身之上,而无数的蝙蝠则化作漫天的血肉,倏然落了下来。
这些士兵仿佛灵体,又如同实质一般,从那刀身的花纹之中扭曲而出,然后一个又一个地跳下,朝着周围扑了过去。
我此刻还被上面的力量所惊骇着,心脏不断跳动,听到老鬼的问话,方才呆呆地回了一句话:“对,应该是!”
他需要为自己的自负的轻敌而付出足够的代价。
我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如果按照虎皮猫大人的实力划分,这位侯爵大人,在我们中国,肯定也是雄霸一方的大人物,没想到居然就被我和老鬼给联手灭了。
一旦它被教会所发现,就极有可能会被穷追千里,反而危害自身。
绝望在一瞬间凝聚,又生出了极为暴戾的情绪来,充斥在了我hetushu.com的心头。
血光笼罩在了那长刀之上,我突然发现了一个恐怖的情况,一双两双、九双十双、百双的手掌不断从刀柄之上伸出,紧紧握住了那血刀。
这一刀下去,天地之间,只有一刀。
老鬼的眼皮直跳,哆嗦着说好猛,太猛了!
最惨烈的,莫过于我前方不远处的老鬼,他被密密麻麻、让人头皮发麻的死人给抓住,将他给层层掩盖,成为了一大团蠕动的尸块。
我感觉第一下捅到了实处,是结结实实的肉身,然而下一秒,我瞧见无数的蝙蝠从那身体之中幻化而出,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这剑技,十分高超。
他是如此的迅速,狠戾果决,仿佛准备将我给秒杀了一般。
海天一色。
一股气息从他的身体里喷发出来,重重地击在了那两名十字军刀灵身上,将它们给直接击溃,化作虚无,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刀却重重地往下压了去。
最后一颗字迸出口中的时候,那刀身一抖,血光潋滟,突然间从上面跳出了装备着锁子甲和鸢盾、十字剑的士兵来。
侯爵硬,也硬不过刀。
鲜血飙射,陡然竖立的十字军血刀将他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给齐根切断,而在下一秒,这刀反手一撩,却是朝着对方的胸口杀了过去。
剑尖之上,居然还有乳白色的神圣光芒,如同烈日一般,灼烧着伤口。
我握着血刀,目光与那个侯爵正面对视。
这是一把双属性的武器和*图*书
叮叮当当,那刀身之上,总共跳下了十二名十字军打扮的刀灵来,十人冲向了老鬼那儿,还有两人,提着手中的十字剑,重重刺向了那位侯爵大人。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
一刀足矣!
亚德里恩侯爵……
拥有卡帕多西亚之力的老鬼,也并没有能够在力量上,与这位侯爵大人占到上风,然而此刻这一刀下去,刀杖交击,几乎凝固住了,我却并没有感受到太大的反震之力。
我看着他,他……
啪、啪、啪……
就在邋遢杰克的惊呼声中,我的周围,突然又围满了全副武装的十字军骑士,刚才两个被亚德里恩侯爵给拍灭了,此刻居然又冒出了两个来。
但是很明显,他到底还是算错了一步,那就是我手中的刀。
然而这里是哪儿?
侯爵其实在抵挡着我的长刀,已经十分勉力了,被一剑刺伤之后,下意识地后退,那两个十字军刀灵居然疯狂进攻,有如狂暴了一般,偏偏限制住了对方的行动。
这时我身边传来了一声惊诧的叫声,邋遢杰克难以置信议地喊道:“天啊,我的天啊?这是谁,亚德里恩侯爵居然被你们给斩杀了,谁能够拍我一巴掌,这难道是真的么?”
无数的怨气从里面蔓延出来,朝着侯爵大人手中的青铜法杖上游动而去。
我的心中有几分猜疑,而就在下一秒,那十字剑却重重地刺到了侯爵的肩膀上去。
想必他自己也觉得十分委屈,身子突然间就和*图*书冒出了滚滚的红光来。
所以我在法国巴黎的时候,即便是最危险的时候,也没有动过这个心思。
侯爵慌了,转身狂退。
这些十字军刀灵,厉害么?
他的爪子上面一团黑雾,鳞甲密布,每一根手指上面都有锋利如刀的尖锐指甲,宛如一把又一把的匕首。
一声闷雷般的炸响,侯爵大人大叫了一声,身子一滞,却是被我一刀捅入了胸口。
这可是侯爵啊!
他出现得是如此的突兀,不但是我,就连那伯爵大人都没有能够意料得到。
我瞧见一副又一副厮杀的画面,无数满脸鲜血的狰狞脸孔在我的眼前浮现了出来。
这血光浓郁,凝如实质,将大片的血雾给驱散一空,露出了我身周十米的景色来。
即便是他的身份和实力,也顶不住这攻击,朝着后面狂退而去,而这个时候,有一个黑影倏然而至,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这简直就是一场奇迹,而奇迹的缔造者,既不是我,也不是老鬼,而是Kim。
中欧大地的喀尔巴阡山,茨密希古堡,血族的大本营里,在这儿,教会的力量根本就伸不进来。
砰!
没有他的解封,没有这把萨拉丁之刃,我们说不定就要死在这里。
刀不是剑,没有任何精妙绝伦的地方,讲究的,就是一个霸气。
侯爵快,却快不过刀。
它们曾经战死于这把长刀之下,如今却受到了奴役,为了刀的主人而奋战着。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Kim的一再叮嘱,hetushu.com他告诉我,说这刀因为当年屠杀了太多的十字军骑士,而那些十字军骑士都是当时的精锐之师,教皇的赎罪券加持,所以凝固得有太多太多的怨念和血气,根本就遮掩不住这凶兵的锋芒。
双方在僵持,冲天而起的血光倏然落回了地面上,一股恐怖的气息朝着四面八方鼓吹了出去,将整个古堡之前的血雾都给吹散。
杀!
想跑么?
我本身的刀意,再加上十字军血刀上面加持着的无数恐怖刀气,如同层层狂浪,砸落在了侯爵大人的身上。
慷慨演奏的交响曲,戛然而止。
血雨落下,老鬼一脸骇然地望着我,有些口吃地问道:“这、这就是解封之后的萨拉丁之刃?”
十字军血刀,在这一刻居然直接越过了我的意识牵连,将刀锋竖立了起来,在我的炁场感应之中,似乎感觉到有无数只手也握在了这刀柄之上。
既然如此,那就出来吧?
我与这刀之间,突然间多了一种亲密的联系。
然而他竟然还是没有这刀快,胸口一道鲜血飙射,又被划伤了一道口子出来。
有死无生的凶悍!
反而是那侯爵仿佛如遭雷轰一般,身子猛然抖动了一下。
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这是……萨拉丁之刃?”
我的手几乎不受控制地再劈了一刀。
浑身都是血肉的老鬼,他突然就出现在了侯爵大人的后路,然后猛然一杖,硬生生地砸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斯洛伐克!
它们戴着铁盔,http://m.hetushu•com脑袋低垂,等待着我的命令,而我则是豪气大发,冲着前方仍在厮杀的人群大声喊道:“为了新秩序!”
它们是随着我的心意。
而在挥刀的那一刹那,我也瞧见了那个黑影的面目。
这个时候,侯爵大人终于伸出了那根青铜法杖,与我重重抵挡。
这刀上面,有一股气,被这凶气沾染到的邪物,根本就逃不脱,毕竟它曾经被教皇和红衣大主教封印过,那种封印的力量虽然被解开了,却被Kim给巧妙的利用了下来。
我感觉在那一瞬间,自己仿佛中了心魔一般,当下也是行运了一圈南海降魔录,将这气息压住,这时方才发现一股血光从那十字军血刀的刀尖升起,直达天空之上。
它像是我的手,然而跟逸仙刀又有所不同,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牵连,而与此同时,我突然间感觉到那刀身之上,有一股暴烈到了极点的杀气迅速蔓延到了我的手掌,然后侵蚀进入了我的脑海之中。
他有那样的实力和信心。
而即便是有,在威尔、陆左和萧克明一行人的护翼下,我也没有太多的忌惮。
每一张脸,都是一种难以言叙的绝望。
我瞧见无数人在捉对厮杀,更多的人被团团围住,战况尤为惨烈。
这是我第一次解封十字军血刀。
整整十二个,围绕着我,仿佛一个斯巴达军团一般。
就在我心中震撼,却并无办法的时候,突然间刀身之上,有一股乳白色的神圣光芒浮现而起,化作了千丝万缕。
唰!
是帮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