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六十四章 幽灵古堡

在高速的旋转切割之中,它居然有着另外的一种恐怖特性。
就在我心中疑惑,震惊无比的时候,萧克明的那把雷罚之上,突然间就劈出了一道剑光来。
我握着他的手,冰凉之中带着一丝温热。
刚刚大出风头、一锤定音的萧克明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指着我手中的剑,说之前不敢解封给我们看,原来这玩意,这般牛波伊啊?
她抵挡,重兵伏击,层层抵挡。
威尔像真正的绅士一般,微微一欠身,满面笑容地说道:“承让了。”
血腥玛丽喷了一口血,方才没有那般的愤怒,回过神来,对着威尔说道:“你赢了第二场,茨密希千年积累,被你一招击溃;那么,只要你能够穿过幽灵古堡,就能够瞧见大公阁下,以及你可爱的安吉列娜小姐。”
然而,却节节败退。
除了这些铜像,还有许多看着就很有历史感的大理石雕塑、翡翠、雕版等等,却是一个古董盛放区。
萧克明对我闻言警告,望了之后,打量四周,又瞅向了威尔,说怎么样,继续?
我南海一脉,最重要的法门,就叫做南海降魔录,做的就是这一份事儿,对上这样的凶兵,正好是耐着性子,慢慢磨砺。
这剑光离开了剑刃之上,每隔一段距离,就增大了数分,而抵达这一群双手交叠在一起,通过导引古堡千年炁场轰击而来的血族面前时,却化作了一道新月般的巨大锋芒。
那弧线,那角度,那力量,那精髓…和*图*书
咦?
然而不得不庆幸的是,我身边的这帮伙伴,实在是太恐怖了。
噗……
是萎了么?
虚空斩抵达一定的距离,终于停歇,浑身都是鲜血的血腥玛丽退到了古堡的门口,一脸惊骇地望着轻松提剑的萧克明,止不住地尖叫道:“威尔冈格罗,你这个天杀的混蛋……”
说罢,他将紫色宫灯祭出,照耀着我们头顶的空间。
我醉了。
我自己都有点儿搞不清楚这刀,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而萧克明则在我耳边轻轻说道:“这刀是凶兵,有些妨主,你日后若是全力使用,需要尽量控制自己的心神,万万不可被它给魅惑了去,化身成魔,可知?”
正是因为我们这些人的超常发挥,才使得茨密希一族跌破了眼镜。
我与老鬼并肩而立,然后跟着前面的陆左往前行走,亦步亦趋,通过虚掩的大门,走入古堡之中。
我有些纳闷,说这些有什么说法么?
一入其中,空间的温度立刻低了好几度。
当瞧见威尔将紫色宫灯收起来,长长舒了一口气的时候,我也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如此商量妥当,一行人便踩过古堡的层层台阶,来到了镶铜雕花的大门之前来。
然而没有人喊叫,能够抵达这儿的,每一个人都是绝对的硬汉,或者是意志坚定之辈。
血腥玛丽似乎感受到了这恐怖,将血族术法死亡凋零的目标,从威尔的鬼灯,转移到了这一记高速旋转的新和图书月型锋刃上面来。
我有些激动,又使劲儿保持平静,温和地笑,说都是并肩子作战的战友,何必多言——如果不是你的拼死抵抗,我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我心中疑惑,慌忙低头一看,却见刀柄之上的鲜血早已干涸。
这一剑,与我的刀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亲眼瞧见这样的手段,让我获益颇丰。
到了这里,作为中立方的奥黛丽小姐朝着威尔一鞠躬,说等待您凯旋归来。
威尔点头,不过在这之前,却沉声说道:“茨密希的这幽灵古堡,据说因为千年的血光浸染,已经拥有了独立的人格意志,说不定比先前的情形还要凶险,而巴尔克侯爵曾经告诉我们,茨密希大公的手中,可有血匙,且不管他说的是真还是假,众人都要小心;另外,虎皮猫大人……”
她是主导者,而她一躲开,身后摧枯拉朽地崩溃了去,那些集结在她身后的剩余血族,不管是伯爵侯爵,还是子爵男爵,又或者是有资历没爵位的强者,又或者是优雅而具有强烈侵略性、认为自己是血族极致的勒森魃援兵,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被那力量撕裂成了碎片。
我提起变得有几分黯淡的十字军血刀,这才发现那股劲儿已经不再,它又如同先前未解封的模样了。
没有谁能够阻止得了虚空的毁灭力量。
千百的目光注视,这样的感觉让人头皮发麻,精神控制力稍微差一点的,恐怕当场就要叫出来了和_图_书
就仿佛纠结了十万兵马,却给一支百人队伍的锋芒,给捅了一个对穿。
就好像是走悬崖之上走钢丝绳,稍微一不留神,就极有可能如同旁边几位同行者一般,要么被之前的茨密希血族围殴而死,要么就被那血灵天灾、死亡凋零给湮灭。
威尔的声音缓缓响起:“茨密希大公在古堡塔楼的最顶层,我们需要穿过古堡的大厅,走廊和宴会厅,穿过楼梯和主楼,然后抵达后面的塔楼处,旋转而上,最终拜访这个古堡最高的建筑;所以,各位都小心一些,不管看到什么,都要与我保持一定的距离,千万不能离开鬼灯照耀的范围,知道了么?”
威尔朝着我头顶上面的虎皮猫大人拱手,说这幽灵古堡如何闯过,可就看您的手段了。
真的,瞧见这种力量与技巧都抵达巅峰,到了一种绝高境界的手段,我就兴奋得浑身颤抖,仿佛丑女见到了张曼玉一般,突然间就生出了无数的感悟来,如饮琼浆玉液。
这话儿刚刚说完,突然间我听到萧克明的惊呼声,天啊,它们居然在这里?
对于萧克明的直言不讳,我十分感激,点了点头,说好,一定。
杂毛小道的身子弯成了一张弓,然后陡然劈了出去。
对,所谓“虚空斩”,就是将禁锢这世间的力量给撕裂了开来,极度不稳定的空间因子赋予了它毁灭性的恐怖力量。
一道肥硕的黑影从天上落下,居然就趴在了我的脑袋上面来,那温热和图书的气息,狂狷邪魅的气质,可不就是虎皮猫大人么?
萧克明此刻已然是宗师身份,眼光自然独到得很,被人都瞧见了十字军血刀的牛波伊之处,他却能够瞧出危机。
这锋芒并非只有锐利。
血腥玛丽身子一阵扭曲,却是消失不见了。
而与此同时,那雕花实木大门吱呀一声,却是开了半边来,里面黑洞洞的,不知道藏着什么未知的怪物。
第二关,终于结束了么?
时间转瞬即逝,血腥玛丽开始感到了恐惧,她身子微微一晃,却是朝着后面躲开了去。
我能够很分明地感受出来,皮肤上立刻有一股鸡皮疙瘩冒了出来,紧接着感觉到有一股滑腻阴冷的气息在角落处盘桓着,黑暗中有无数的眼睛,在瞧着我们。
这一战,给我的感觉简直是太刺激、太惊险了。
威尔点了点头,对着我们说道:“幽灵古堡诸多诡异,众位进入之后,请务必紧紧跟随着我,集结在鬼灯的照耀范围之内,千万不要离开;不然的话,说不定就会被分割包围,直面茨密希大公这样恐怖的对手,千万注意了。”
他说着话,忍不住伸手去摸,而就在这个时候,威尔突然大叫道:“住手,别动!”
不知道是不是被虚空斩伤到,还是怒极攻心,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完,一口鲜血就从喉咙里涌了出来。
这些碎片有的消失在了虚空之中,有的则化作一地碎肉,铺呈在了青草地上。
我一愣,朝着萧克明发声的地方瞧和图书去,却见到在门廊的一排架子上,居然摆放着辰龙、巳蛇、未羊、酉鸡四个巧夺天工的青铜铸像。
经受过死亡凋零轰击的威尔此刻回过神来,一脸敬意地将我拉了起来,郑重其事地对我说道:“王明,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和老鬼打破僵局,只怕我们就真的要给活活耗死了。”
真的,无论是威尔,还是陆左,还是萧克明,还是朵朵,又或者小妖和龙魔儿,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远远超出自己实力的表现。
撕裂空间。
杂毛小道说道:“国宝啊?知道不,这些就是传说中一直下落不明的圆明园十二生肖头像,之前被英法联军拿走之后,一直就流失海外,没有消息,没想到居然在这个鬼地方……”
这是什么招数,看起来不像是技法,难道是?
所有的一切,回想起来,简直就是一个不愿意醒过来的梦。
我说得真心,因为没有在场每一个人的拼死战斗,就不可能有现在的成果。
这位大人毫不在意地挥了挥翅膀,说行了,走吧,别啰啰嗦嗦。
当然,这里面也包括了我和老鬼。
他说道最后,却是拱手朝天。
它大大咧咧地问道:“啥事儿?”
刚才那股恐怖到让人头皮发麻、大小便失禁的死亡气息,一扫而空。
紧接着,我瞧见萧克明跳斩出去,那剑锋之上,有一股七彩虹光浮现。
我喘息,不断地喘息,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有一只手伸到了我的跟前来,我抬起头,才发现是威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