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六十六章 终极对决:茨密希大公

我回过头来,却见那茨密希大公居然出现在了威尔的身旁,挥手抓去,一道血雾横生。
啊……
他当然想一举冲到跟前,然后把安吉列娜抢过来,然而这事情并不可能。
茨密希大公。
面对着这种打击,威尔反而变得坚强起来。
现如今,龙魔儿绝对是威尔麾下最顶尖的那一个。
面对着这么一个坚硬的石头,茨密希大公显得有些不爽,冲着威尔说道:“东西方自一百五十年前起,就已经是血仇了,没想到你居然还能够从那里请来了这么多的神奇高手,告诉我,你到底出卖了血族的什么利益?”
茨密希大公身子陡然一转移,出现在了小妖的身边。
那鬼灯悬空,突然间灯光一阵摇曳。
那两位大佬,方才是威尔这一路以来能够横冲直撞、战果辉煌的根本原因。
他是大公,茨密希大公,一位年龄比我们加起来还要漫长无数倍的长者,他见识过山海剧变,斗转星移,世间的变化皆在他心头闪烁,怎么可能会被突袭成功?
茨密希大公冷漠地说道:“冈格罗,它庇护你了么?”
龙魔儿护主,拦在了威尔的跟前,而邋遢杰克似乎也想上前,却因为实力的缘故,在灯影变换之中,消失在了空处去。
威尔喊了两声,那妹子都没有转过头来,而是自顾自地弹着卡农小调,欢快的钢琴声如流水一般地划过我们的心田,老鬼再也忍不住了,箭步朝前,冲向了窗户边hetushu.com的安吉列娜。
因为我们的对手,并非放假的小学生。
威尔摇头,说没有。
面对着茨密希大公的攻击,龙魔儿堪堪阻挡,并没有让他能够靠近得了威尔的身前来。
说好的大洋马呢,怎么感觉好像是一个小清新啊?
茨密希大公脸色变冷,眯着眼,徐徐说道:“也就是说,你是准备杀鸡给猴看了?”
茨密希大公说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这般傻?
我以为它们可以无限再生,然而经历了血腥玛丽的死亡凋零之后,却已然被消耗一空了。
我重重地撞到了那一面透明的墙上去,差点儿筋骨松散,这才发现为什么安吉列娜为什么听不到威尔的呼声。
就在我再一次挥刀失败的时候,滚落地上的我突然间瞧见了一件恐怖的事情。
仿佛全部心神都沉浸到了钢琴弹奏之中,即便是面对着这老东西宛如猥亵一般地抚摸,安吉列娜也是没有半点儿反应,而威尔却停住了脚步来。
我并没有跟他说太多,持刀便上。
我们并没有冲到跟前,因为前方有一堵透明的墙,将我们给隔开了。
老鬼也动了,他掩护在我的侧翼,而小妖则走在了我的另外一边。
我动了,没有任何犹豫,刀势翻转,划破长空,径直朝前劈砍了过去。
他冷言说道:“密党?呵呵,那些虚伪的小人们,你觉得他们真的放任这样的变故和机遇而不管?都只是隐藏着,没和_图_书有如我一般明目张胆罢了。”
醒来吧,萨拉丁之魂!
因为尽管相隔咫尺,这里和那边,却分属于两个不同的空间。
沉默一会,威尔向他欠身说道:“你好,伟大的茨密希大公阁下。”
这人就是安吉列娜啊?
他猛然一撕扯,双手如同尖刀,将小妖那瘦弱的躯体给撕扯成了两半,随后老鬼奋力扑来,想要救下小妖,结果也给一巴掌扇飞,继而化作漫天血雾。
我这时方才明白,这老东西并没有给我们一拥而上的机会,而是使用手段,将我们给隔离开来了。
因为这个时候,一股狂风朝着我们这边陡然吹来。
白发老头很高,足足有两米多,所以他是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我们,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好,威尔冈格罗,血族的切格瓦拉同志。”
这个男人有着一头白发,满脸沧桑,鹰钩鼻,双目浑浊,华贵得宛如国王新装一般的长袍随意披在身上,让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位权倾天下的王者。
不过刀灵没有,刀却在。
茨密希大公平缓说道:“发明了‘该隐的祝福’的你,是血族的变革者,如果能够服用药剂,获得该隐的祝福,我们这些在棺材里整日睡觉避祸的老东西,又能够重见天日了,那种感觉,不知道有多美好——只可惜,你并没有给我们合作的机会。”
威尔在念咒,仿佛在蓄积某一种手段,不过却还是能够通过空气共鸣,回答这个问hetushu•com题:“真诚!”
尽管鬼灯将塔顶的整个空间都给照耀,不过害怕出现什么变故,我们也不敢与他保持太远的距离,也跟着上了前。
面对着这位王者,威尔莫名心虚,说您说笑了,切格瓦拉之类的,太高抬我了。
威尔摇头,说道:“这东西的制作,实在是太需要机缘了,我总共就只有三份,我一分、安吉列娜一分,还有一份给了我冈格罗族的大公,以求获得庇护,再无其余之力了。”
骤然听到这位千年老血族用了一句中国的俗语,我感觉到十分新鲜,然而却也知晓,大战恐怕是一触即发了。
威尔摇头,说不包括。
我这边的动静引起了茨密希大公的注意,他陡然回头,瞧见我手中发出冲天血光的长刀,双眼一眯,就瞧出了七八分来。
然而现如今,他们不在了,谁又能够撑起这局面来呢?
我下意识地捏紧了手中的十字军血刀,而就在此时,威尔终于撂了挑子,开门见山地说道:“把安吉列娜交出来,我们什么都可以商量。”
哎哟?
三人如同一道锋矢,奋勇向前。
哼哼,如果我告诉你,帮我解开封印的人,只是一个背叛出了教会的华裔少年,你会怎么想呢?
威尔之所以给予了老鬼这般平等的待遇,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弥补抢夺后裔的心虚和愧疚。
我再一次滴血而上,然而这一次,我却发现了一个悲哀的事实,那就是里面足足十二个十字和*图*书军刀灵,居然全数一空,再没有一个留存。
茨密希大公怒吼道:“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你就去死吧!”
作为百年大妖,龙魔儿的底子本来就要比在场的许多人高得多,而成为了血族之后,他的妖身和血族体质迅速结合,形成了一具强悍到了极点的躯体。
简单两个字,足以概括一切。
眼看着那战斗近在咫尺,我却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我心中凭空生出几分愤怒来,双手紧握长刀,向前猛然一劈,结果感觉好像斩在了厚厚的城墙之上一般,毫无效果,反而凭空生受了几分反震之力,痛苦得很。
手握权杖的他站在了安吉列娜的身边,轻轻抚摸着那妹子的脑袋。
哈哈哈……
有一句中国俗语,我的嘴角一挑,会心微笑之后,陡然拔出了长刀来。
只是,在这幽灵古堡里,一个人在这儿弹钢琴,是不是有些太过于怪异了啊?
他略带一些惊讶地说道:“这不是那把萨拉丁之刃么,为什么当初教皇的封印,会被解开呢?这种事情,只有当代教皇,方才能够办得到的啊?”
咚!
眼看着老鬼和小妖朝着茨密希大公冲了过去,我却没有动,而是将心神放在了手中的十字军血刀之上来。
茨密希大公说道:“包括该隐的祝福?”
轰!
血滴入刀柄,一股血气冲天而起,穿过了塔顶的尖端,朝着天空之上蔓延而去。
当代教皇?
不过他并没有得手,龙魔儿挡住了他。
弹钢琴的和-图-书人,还真的是有气质,给人的感觉,妥妥的文艺青年有木有?
然而我刚刚走了几步,却突然间又撞上了一堵看不见摸得着的透明气墙。
他望着得意而高傲的茨密希大公,缓慢地说道:“既然不敢放在台面上,必然是有所顾忌,这便是尊重,至于如何让他们保持隐秘,这就需要看我的表现了。”
我再一次滑落倒地,感觉浑身如同撕裂了一般,即便是有着玄武金刚劫,也是抵御不了的。
他的腰杆一下子就挺得直直。
老鬼和小妖因为我的缘故,所以倒没有撞得那般凄惨,及时收住了脚步,而这个时候,我们却听到身后传来了硬生生的拳脚之声。
当我们走到塔顶中间的时候,突然间那弹琴的妹子旁边,突然就出现了一个男人。
威尔说即便没有获得庇护,我也得到了冈格罗一族,以及密党的承认和尊重,对于我来说,这样便已经足够了。
即便双方是敌人,而且彼此交手也蒙受了重大的损失,但是面对着这么一位王者,威尔还是不得不保持着必要的敬意。
虽说威尔跟黑手双城之间还是有许多合作的,但这些都抵不上他与陆左和萧克明的之间的情谊。
我们都看向了威尔,而威尔则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茨密希大公突然咧嘴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讽刺和不屑,在欢快的卡农中穿插着,显得十分怪异,笑声结束之后,他随手一抓,摸出了七八份迎着神秘徽章的信笺来,丢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