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六十七章 终极对决:挑滑车

所有的过程,都只不过是半分多钟的时间,那茨密希大公宛如神魔降世,锋芒无人可挡,将场中众人都全数斩杀了去。
虎皮猫大人眯眼瞧去,说嘿哟,这运气真不错啊,你瞧瞧那人是谁?
我被这股磅礴的力量给击中,朝着后面飞跌而去,而那大公却是如同一道闪电,出现在了半空之中,挥爪朝着我撕扯而来。
我翻身落地,然后与茨密希大公交起了手来,那家伙的速度有一种超出人类意识的迅疾,然而即便如此,我依旧能够勉力应付着。
谁也无法抹杀!
轰!
倘若是茨密希大公稍微受点儿阻力的话,我或许还不会质疑,而此刻……呵呵呵,这是演戏给我看么?
拥有了解封血刀,我已经拥有了与远超出自己的对手一战的资本了。
而这玩意被虎皮猫大人揭开了真面目的时候,身子却是陡然一阵停滞,我没有浪费这机会,足尖轻点,身形如箭,倏然就出现在了那具骷髅的跟前来。
没有!
老鬼没事,这简直是太好了。
它猛然一扇翅膀,一股狂风不知道从哪儿就陡然生了出来,我感觉眼前的景物一下子就变得清晰许多,睁眼一瞧,却见与我交手这么久的对手,哪里是什么茨密希大公啊?
战斗在持续,我开始感受到了自与陆左交手以来,最强烈的攻势。
不但如此,我还能够展开了反攻来。
不但如此,他还行云流水一般地折身回转,一掌劈在了龙魔儿的http://www•hetushu•com头顶。
那雪原宛如真实,大雪没入脚踝,冷风呼呼吹着,而雪地上有几个黑点在奋力厮杀。
刚刚分明能够护翼住威尔的龙魔儿,居然连他一掌都没有抵过,便脑浆迸射,白色的脑浆红色的血,飙射一地。
所以在力量上,跟这帮老鬼们拼杀,我从来都是输的。
看得出来,茨密希大公的这座幽灵古堡里,还是隐藏着许多的秘密。
而威尔,也闭上了眼睛,一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状态。
然而即便如此,那又如何,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止我提着刀去战斗?
炁场的感应,其实远远超出目力的反应,如果将身体的协调感,交给炁场感应的话,就能够避开很多必杀的手段。
我所处的空间被限制,处于安吉列娜和威尔一群人的中间,进退都难,而茨密希大公则踩着一地的尸体,朝着我缓缓走了过来。
它不但拥有着浓郁的煞气,而且因为教皇和红衣大主教联手封印的缘故,居然还保留着一股致命的神圣之光,这个东西就如同雷意一般,对于这些非实体的玩意而言,是十分厌恶和克制的。
我在拼死,南海龟蛇技、十三层大散手,玄武金刚劫,还有被陆左提炼而出的南海剑术,纷呈而出,虽然并没有占到上风,却还是能够坚持着。
他们伸出了手,痛苦地向我挥来。
我长刀护体,再一次地挡住了对方的袭击。
将龙魔儿和_图_书给宰了之后,茨密希大公又盯上了威尔。
我没有犹豫,跟着它往前走,走了百米不到,前面的石林陡然一换,却是来到了一片雪原之中。
我活在这个世间,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拥有生存的权力。
你特么的怎么跟国产雷剧一样,一点尊重观众的意识都没有啊,就不能逼真一点么?
如同重型卡车!
以前的我,因为是初入这个行当的新人,虽说修行的南海降魔录,以及轩辕内经,都是当世之间最顶尖的功法,但到底时间太浅。
我虽然不太相信眼前的画面是真的,但是对于他操控空间的能力,多少还是有一些忌惮。
在虎皮猫大人的加油声中,我一个箭步,从雪丘之上一跃而下,长刀翻涌,一招“惊涛骇浪”,却是将那几人都给笼罩住,而老鬼瞧见我陡然冒了出来,心中也是大为振奋,与我一起,三下五除二,将这些对手都给斩杀了去。
茨密希大公朝着我望了过来,而我也正在此时扬起了长刀。
我忍不住地点赞,说大人威武。
是准备把我也给瞬间斩杀了去么?
我也知道此刻的我,将面临人生之中最艰难的一次战斗。
锋芒毕露的血刀斩在了实体之上。
我眯眼望去,却瞧见那个被四五人围攻的家伙,居然就是先前被茨密希大公给撕成血雨的老鬼,没想到他居然就在我附近。
几乎是一瞬间,他的手上传来了一阵恐怖的力量。
也是一个瞬步,陡然www•hetushu.com出现在了威尔的身后,紧接着一个黑虎掏心,却是从后背往前一探,直接将威尔的胸口开出了一个大血口子来,活蹦乱跳的心脏在他的手掌之上扑腾着。
双方陷入僵持,而我则也感觉得出来了。
然而当他一招就灭了龙魔儿的时候,我刚才因为老鬼身死而腾然而生的怒气和恐惧,却潮水一般的退去。
这千奇百怪的石头,就好像到了山水甲天下的桂林。
我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猛然一刀,将面前的茨密希大公给逼退,然后说道:“你特么的不会也是幻境吧?”
然而解开封印的十字军血刀,却将我的短板给补齐了,因为我已经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
有点儿像是哀求,又有点儿像是威胁,仿佛在朝我述说,然而听在我的耳中,却又只是呜呜的哭泣声。
而且我感觉自己在力量上面站住了脚之后,很快就通过招式的玄妙,将对方的攻击给封死。
杀!
你不但侮辱我的人格,还侮辱了我的智商。
我一愣,问虎皮猫大人说道:“我也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了?”
一种连绵不断,让人透不过起来的恐怖感觉。
茨密希大公猛然一捏,那心脏稀烂。
战斗吧,不是为了别人,不是为了信仰,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生存!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那浓重的血雾被一道翅膀给撕裂开,露出了一个肥硕的身影来,我只是余光瞧见,并没有在意,这时却听到虎皮猫大人尖锐的叫和*图*书声:“你小子在这儿呢?”
休想!
虎皮猫大人说这个地方是茨密希的老巢,怎么可能让我们那么顺利抵达呢,这儿早就有大阵布置,就是准备将我们困死这儿——不过这点儿小花活儿,在大人我面前,实在不算什么。
长刀划过,那骷髅顿时就崩溃了去,而虎皮猫大人则是挥舞着翅膀,一阵搅动风云,将场中的血雾给全部驱散,而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自己这哪里是置身于塔楼顶端啊,分明就是在一个石林荒野之上。
唰!
不过想来也不觉得奇怪,老鬼之前一直跟我在一块儿,也是刚刚分开不久的。
人不是猪,高手更不是,想要杀人,就得考虑一下别人是否会反抗。
好凶的煞气!
经过虎皮猫大人的辨明,我们方才发现,这些居然也都是一些骨头。
这尼玛是狗屁的茨密希大公,给我的压力,甚至还没有那个亚德里恩侯爵来得强烈。
虎皮猫大人怒声吼道:“你大爷的,幻境你妹啊,你等等啊,给你看一下……”
是被萨拉丁大帝屠杀了那几百名十字军大骑士的怨灵在陪着我。
太假了。
然而这些东西却并没有一个胆敢上前,因为我手中的十字军血刀,实在是太古怪了。
清理了这些,虎皮猫大人扬起了翅膀,意气风发地唱道:“你看那边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
分明就是一具通体莹白透亮的骷髅骨架子。
这一次我有所准备,将血http://m.hetushu.com刀之中的力量抽取而出,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斗地主”,那血刀之上陡然间,又浮现出了无数的手掌来,撑在了这上面去。
尽管此刻的景象如同真实发生的一般,但我却并不信。
血刀在怨灵力量的支持下,我没有再吃亏。
我用无比坚定的眼神回瞪了过去,而茨密希大公整个人都消失了,几乎出于本能,我陡然回刀,朝着身后斩去。
与此同时,一股浓重到了极点的血雾弥漫在了整个空间,这些血雾随着战斗的持续在不断增长,然后幻化成了无数的形象来,有豹子,有老虎,有大象,有狮子,不过最多的,还是人。
我或许会死,死得很难看。
是茨密希大公满是鳞甲的双手,比起一般的血族而言,他显得更加的坚韧,皮肤上面有一层又一层细碎的鳞甲,指甲漆黑如刀,将我手中的长刀给架住。
茨密希大公是如此的生猛,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将老鬼、小妖都给斩杀了去。
刀风呼呼,那茨密希大公开始变得越来越着急了,却是把希望寄托在了那漫天的血雾幽灵的身上来,指使着这些玩意,不断地朝着我扑来。
各种各样的人,这些人的脸上充满了痛苦,在我身边的周围不断萦绕着。
妈的!
一刀锋芒!
它嘿然而笑,说我差不多已经找到了阵心了,直捣黄龙就是,刚才想找陆左他们来着,不过茨密希大公对他们似乎十分忌惮,动用了大部分的实力,你目标小,没人注意,跟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