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七十章 战后分析

只不过杰克说幽灵古堡的核心,在于那个幻镜,那么我们遇见的那根金属条儿,又是什么呢?
血族也信上帝?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的眼神,有如毒蛇一般阴冷,让人感觉到十分的不自在。
我擦……
我听到邋遢杰克的声音,勉强松了一口气,冲着那家伙点了点头,说还好。
我大声叫痛,说等等,放开我,疼!
简直就是,十全大补丸啊!
他一走,老鬼就一把拽住了邋遢杰克的胳膊,说这里是哪儿?
听到这声音,阿道夫的表情仿佛一下子就变得生动了起来,居然朝着我们点头笑了笑,然后回头说道:“是中国王和幽灵先生,他们在这里。”
这具尸体就是茨密希大公,被发现在塔楼顶端,浑身僵硬冰冷,早就没有了气息。
我们回来了,而那个恐怖的幽灵古堡消失了。
虎皮猫大人带着我们抵达的这个房间,也绝对是幽灵古堡的中心处。
得知了我们的情况,萧克明给我们披上了大衣,用各自搭了一条毛毯,然后他扶着老鬼,而邋遢杰克扶着我,把我们带到了古堡塔楼下面的一个小厅里面来。
我右手紧紧握着十字军血刀的刀柄,左手却轻轻抚摸着房间的石墙,心中激动无比。
我给他一阵猛摇,身子有些晃荡,慌忙抽了出来,谦虚地说道:“其实没有我这一下,茨密希大公也活不了的吧?”
一阵惊呼声,在我手举起来的那一刹那就响了起来,众人和*图*书纷纷朝着我望了过来,有的甚至忍不住发出声音,表达自己心中的惊诧。
听我叫得惨烈,邋遢杰克慌忙放开我,说王,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怎么会这样惨烈?
我苦笑,说如果说我们遇到了茨密希大公,你会相信么?
许是听到了我们的喘息声,门外的阿道夫没有再敲门,而是停顿了一下,紧接着那门被猛然一踹,轰的一声飞了进来。
这家伙喋喋不休地说着,而我和老鬼则互望了一眼,彼此都瞧见了对方眼中的惊讶。
他们正围在一具尸体跟前研究,瞧见我们进来,纷纷上前来打招呼。
回答过杰克的问话之后,他转过身来,冲着我们微笑道:“你们还好吧,能自己走么?”
杂毛小道指着他左腹部的缺口说道:“这里是我捅的。”
是邋遢杰克。
等安置完了我们两个,他方才回头,对阿道夫说道:“你快去通知阁下,他们两个在这里,情况有些不妙。”
听到陆左的肯定,众人又是一阵惊叹,而这个时候,阿道夫突然举起了手来。
如果他此刻生出半分歹心的话,只怕我们是挡不住的。
我吸了吸鼻子,闻到邋遢杰克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狐臭味,心情顿时轻松许多,说不用捏了,我信。
陆左指着胸膛说道:“这里,还有身上的划痕,是我弄的。”
威尔一脸激动地过来与我相握,说王明,你可真的是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啊。
阿道和*图*书夫听到,连忙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邋遢杰克耸了耸肩膀,说信,怎么会不信呢?我遇到的所有人都宣称遇到了茨密希大公,阿道夫那个狼崽子甚至跟我说是他将茨密希大公给干掉的……天啊,真厉害,不过我可不想揭穿他,一切都是假的,他看都的只不过是幻镜的影子,而真正的茨密希大公,却是被威尔阁下那两位BOSS击毙的。
萧克明走到我们的跟前来,拦住了我和老鬼,让我们别起来,说你们两个怎么了,还好吧?
我和老鬼刚刚经历过与茨密希大公的战斗,两个人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能够相互搀扶着站立,都已经是极限了。
倘若这人是小妖又或者朵朵的话,恐怕大家还会觉得正常,但如果是我……
我们歇了一会,回过一点劲儿来,不再像刚才那般虚脱无力,勉强能够行走。
这是墙壁,真实存在的墙壁!
踹门而入的阿道夫站在门口,然后冷冷地打量着我和老鬼。
我和老鬼彼此搀扶着,而陆左则继续刚才的话题,指着这具几乎成为干尸的大公阁下说道:“正如刚才虎皮猫大人所说,茨密希大公就是利用了幻镜、密布在古堡基石之上的血槽法阵,以及一种可以不断穿越各个空间的法器,与我们这么多人交手,有的是他的本体,有的则是他操纵的傀儡,以及血腥玛丽操纵的傀儡……”
我看了老鬼一眼,他瞧见我探寻的目光,不动和_图_书声色地指了指自己的右手,又摇了摇头。
走廊外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邋遢杰克挤进了房间里来,瞧见浑身都是鲜血的我,和只剩下一条裤衩、一身细碎伤痕的老鬼,忍不住大声喊道:“我的上帝,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位血族大公,他的鲜血,对于一位可以融合同族的新冈格罗族来说,那得有多滋补啊?
这笑容阳光灿烂,仿佛刚才的阴冷,只不过是房间里光线太暗的缘故。
陆左点了点头,手指移动了一下,最后落到了大公阁下的额头上来,说道:“那么问题来了,这个伤口,到底是谁弄出来的?”
听到这话,邋遢杰克、阿道夫和两位伯爵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充满羡慕。
邋遢杰克瞧见老鬼凶狠的表情,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口气说道:“这里是塔楼下面地下室的其中一间,我们和威尔阁下、还有一部分人汇合了;虎皮猫大人告诉我们,说这个古堡被幻镜给控制了,变成了幽灵古堡,不过幻镜已经被它收了起来,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你们放心,我绝对是真的,不信你捏捏我的脸!”
相比较于阿道夫的袖手旁边,邋遢杰克显得更加热情和亲切一些,他走到了我们跟前来,一边大声尖叫,一边扶着我和老鬼找椅子坐下。
陆左一愣,说怎么了?
一番寒暄过后,众人又回到了那具尸体面前来。
他回过头来,望了虎皮猫大人一和图书眼,然后下结论道:“那么也就是说,杀死茨密希大公的,并不仅仅只有一人。”
阿道夫恭敬地问道:“打扰了,陆先生,我只是想问一下,你刚才所说的,能让茨密希分身穿越不同空间的法器,是不是巴尔克侯爵提到的血匙?”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不愿意在他的面前,透露出真实的情况来。
我与老鬼早就达成了足够的默契,瞧见他的动作,我就知道他不想把那金属条儿的事情说出来,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干,但是我却还是点了点头。
我和老鬼两人,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慨,只有真正面对着那般强大的敌人之后,方才知晓,能够活着回来,到底是有多么的幸运和让人满足。
那可真的是奇迹了。
威尔指着茨密希大公脖子上面的咬痕,以及空洞的胸膛说道:“血我吸的,心脏也给我吃了一大半。”
威尔摇头,说怎么会?每一记打在这位大公阁下的伤害,都是压垮骆驼的重担——这家伙费尽心思,想要将我们给分而化之,然后将我们逐个击杀,却没有想到,最终自己败亡,就是因为分身太多,无尽顾及每一处……
大家纷纷摇头,左右打量着,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确认。
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邋遢杰克大喜,伸手过来,一把将我给搂住,感谢你的信任。
我们在房间那满是灰尘的椅子上等了没一会儿,就有人赶了过来,领头的是萧克明,另外还有威尔手和_图_书下的一个伯爵,除此之外,他们还带来了两条毛毯和大衣。
从之前我们遇到的景象来看,陆左和萧克明的确是战胜茨密希大公的关键,然而我们也笃信一点,那就是自己所遇到的那个家伙,也绝对是茨密希大公本人。
不过仔细想一想古堡门前的一战,大家又觉得释然了。
而几秒钟之后,外面的走廊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嘿,阿道夫,你有什么发现没?”
萧克明吸了一口凉气,说我说你们两个怎么累成这样,原来是碰到了那家伙的本体了,难怪如此……
现场的气氛是如此的沉默和僵硬,仿佛空气都凝滞了一般,我下意识地捏紧了毫无生气的十字军血刀,想着这小子倘若真的动手,我绝对不能引颈受戮。
难道不是血匙?
而在确定了房间里面的我和老鬼之后,他的脸色也并没有太多的激动和欣喜,反而是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冷静和平静,表情阴晴不定,仿佛在计算着什么一样。
陆左也点头,说他额头这里的伤害,与心脏那儿的,才是这家伙最终死亡的原因。
走进去的时候,我瞧见陆左、威尔、小妖、朵朵、龙魔儿、虎皮猫大人都在,另外阿道夫和另外一个伯爵也在。
所谓兄弟,不就是无条件的信任么?
事实上我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用尽了最后的一丝精力,再加上茨密希大公的寒劲袭击,连站着都感到头晕目眩了,哪里算是“还好”?
我看了老鬼一眼,弱弱地举起了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