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七十二章 本卷终

我知道老鬼此刻正在蜕变,没有打扰他,而是推门出了来。
我说这挺好的,相当于多了一个大背囊,以后出行就简便许多了。
(本卷完)
因为总有人会按耐不住跳出来的,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他威尔就像是一条鲶鱼,打乱了欧洲地下势力的当前格局,不过他在这个过程中,只要保持存在,就会越来越厉害。
这时我才感觉到有些饿,伸出手,说来一杯茶,另外肉汤来一份,面包看着给吧。
事情的进度发展得好像有些不可控,不过经过两天的思考,威尔也基本上明朗了思路,他告诉我,说现在的问题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复杂,暗黑议会并不是一个紧密联系的机构,彼此的成员甚至还有相当大的仇恨,只要我们躲过这几天的搜查,那强度就会减轻下来,随后他会找冈格罗族的大公,与暗黑议会的议长海因里希进行沟通,出卖一部分利益即可。
巴尔克侯爵离去之后,威尔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
哈!
另外也有谣传,说巴尔克侯爵与我们达成了交易,这才没有太多的损失。
客串服务员的邋遢杰克离开了,而陆左则冲着我笑了笑,说怎么样,恢复一些精神没?
我说管它是什么玩意,刚才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新帝国的崛起,必然是要踏着老牌帝国的尸体而过。
我想起那细铁丝一般的金属条儿上发出来的电芒,知道http://m.hetushu.com不是凡物,说那玩意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
一切其实很简单,不过我们有可能会面临许多隐藏得很深的敌人。
一觉不知时间,我是第三日的中午,方才醒过来的。
本来在他的计划之中,将茨密希一族给重创,在最注重实际利益的欧洲人心中,一定会留下深刻记忆,从而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并且能够得到相对应的尊重。
我坐到了陆左的旁边,威尔问我,说老鬼醒了没有?
他缓声说道:“我也不太清楚,就知道那玩意钻进了我的手里面去,一开始我也吓得半死,后来才发现这东西好像能够容纳实体,只要我意念一动,手心发热,就能够将东西转移进去,回头若是想要用这东西,再将其转过来便可。”
而且更让人痛苦的事情在于,千辛万苦救回来的安吉列娜并没有脱离危险,反而是处于生死崩溃的边缘。
老鬼说可这毕竟是十三圣器,与寻常之物的区别还是很大的,我觉得阿道夫在怀疑我们呢。
老鬼将右手平放,然后手掌一收一翻,那根镶嵌着绿宝石一般的法杖就陡然出现在了他的手心之上,光芒清冷,却格外璀璨,我瞧见了,口中一阵发干,急切地问道:“这怎么回事呢?”
我说除了这个,还有什么用处没?
我闭上眼睛,行了一遍气,感觉除了右臂附近有一些凝滞之外,全身倒也没有太多的不和*图*书妥,于是点了点头,说还行吧,其实没有受到太重的伤,只是战斗得有些脱力了,休息一下就差不多了——对了,外面的情况如何?
说到了这里,威尔说道:“我已经向陆左和萧克明发起了正式邀请,他们答应随我前往英格兰,所以我现在想听一下你和老鬼的意思——如果你能够替老鬼做决定的话?”
事情的进展有些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本来巴克尔侯爵是威尔留下来,收拢罗茨密希残余力量的,然而此刻却全部都给血腥玛丽给接收了去。
所幸的是空气有换气扇,倒也不至于太过于憋闷。
虽说侯爵大人驭下的手段了得,暂时没有可靠的人证物证,但是也使得暗黑议会对于巴克尔侯爵提升了防范之心,许多事情都没有让他参与进来。
这个时候我们也了解了暗黑议会插手的理由,居然是为死灵法师乔报仇。
他摇头,说不太清楚,目前就只知道有这么一项功能,其它的估计还得慢慢摸索才行。
我这才想起来,他不但收获了一份不知名的玩意,而且还啃了茨密希大公。
大部分的时候,暗黑议会是一个十分松散的组织,并没有严密而具体的架构,所以这件事情,连乔都不太在意。
我起来之后,发现床头的小柜子里有两杯放凉的牛奶,另外房间里也有人来过的痕迹,知道在我们睡着的时候,有人出入过这个房间。
老鬼沉吟一番,说我觉得这东西应该是和_图_书血匙,不过陆左又说真正的血匙是在威尔手上,那么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
我的眼皮在打架,世界一阵模糊,然而却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低声问老鬼,说那金属条儿,在你那里?
先是连番大战,紧接着又赶了一天的路,尽管有人搀扶,我们也是累得够呛,刚刚躺下来,睡意就涌上心头。
这背后涉及到很多势力,至于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等几天,然后前往英国找到那位预言家,把安吉列娜身上的诅咒给解开就好。
我想起阿道夫古怪的表现,以及如毒蛇一般让人不舒服的眼神,也觉得慎得慌,不过这家伙只是威尔的一个后裔而已,还能翻出什么天来?
我安慰了老鬼几句,而他也是睡意朦胧,与我聊了两句,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老鬼的脸色有些凝重,说话虽如此,但我总感觉有一些不太好,毕竟如果这东西是血匙的话,它可是血族的十三圣器之一,给我拿了,威尔的心里也许会有些疙瘩呢?
威尔本来都准备在此一役之后,将我们和左道等人,给送回国内去的,这件事情一出来,又该如果处理呢?
在暗黑议会出现之前,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
威尔摇头,说不太好,血腥玛丽作为茨密希硕果仅存的领导者之一,带着茨密希古堡的残兵败将加入了暗黑议会,而巴克尔侯爵则被暗黑议会审查,他们的大部队,就在我们头顶的蒙多迪尔山村。
他更http://m.hetushu.com多的,还是注重茨密希族的庇护和资源提供。
因为那家伙在五十多年前,曾经签署过一分协议,将自己一部分的研究成果提供给暗黑议会,从而获得议会的庇护,成为其中一员。
谁也没有想到,暗黑议会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插手,而它的意见一出,则代表着威尔在这欧洲大陆上,处于更加窘迫的境况,虽说不是寸步难行,但也束手束脚,危若悬卵。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协议,使得暗黑议会获得了插手的理由,从而对我们以及威尔等人发布了协助调查的命令。
我起来的时候,发现老鬼整个人都缩在了被子里,气息绵长而澎湃,使得那被窝一会儿缩,一会儿鼓,显得十分古怪。
我瞧见他期待的眼神,微微一笑,说为什么不呢?
这可如何是好?
与老鬼之间的谈话,也是耗尽了我最后的一丝精力,当下也是闭上了眼睛,呼呼大睡起来。
如果有了这一份底气,他就可以从容布局,建立起自己的新冈格罗族的构架来,慢慢填充人手,从而成为雄踞一方的势力。
我和老鬼两人占了一个房间,这空间狭窄,除了两铺床之外,就很难再放下别的东西了。
我耸了耸肩膀,说损耗过度,现在还在睡着呢。
这时邋遢杰克走了过来,问我道:“是否需要来点儿吃的呢,咖啡和茶,另外我这里还有一些面包和热的肉汤。”
老鬼收起法杖,左手握住了右手的手腕,使劲儿一按,http://m.hetushu.com掌心处立刻浮现出了一个钥匙状的肉瘤子来。
老鬼摇头,说不行,活物不行,我来的路上,悄悄试过了。
威尔说过,茨密希大公心脏的大部分,和脖子处的鲜血,都是他造成的,然而老鬼的介入,却没有一个人提起事实上,据我了解,老鬼也绝对吸了茨密希大公的鲜血,至于另外一小半的心脏是不是他吃的,这个我不得而知,但知道想要消化这一次的巨大收获,他肯定得睡好长一段时间。
我摇头,说威尔不会,他一直都说过,所谓战利品,谁拿了算谁的,各凭本事,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当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不过即便是情况再复杂,也总得面对的,威尔需要有更多的情报进来,方才能够最终作出决定,所以让我们大家各自先休息一下,等待事态后面的进展。
老鬼犹豫地望了一眼地下室的铁门,然后点了点头。
威尔霍然而起,向我鞠了一躬,然后伸手与我,热情地相握,对我说道:“茨密希古堡一战,你让我看到了一个顶级高手崛起的未来之路,欢迎你的加入,让我们站在一起,给整个欧洲一点儿颜色看看!”
我有些激动,说不错啊这东西,你把我也转移进去,我瞧一瞧里面的构造。
只要能够活下来,他就会掌握越来越多的话语权,从而建立起自己的势力版图来。
我走出来的时候,公共空间的长桌前,陆左和威尔正在翻看桌子上面的文件,瞧见我走了出来,都与我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