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二章 大人妙计安天下

一听到这个名字,我的浑身就是一阵激灵,瞧见老鬼箭步向前,直接就蹿了出去,赶忙跟旁边的威尔等人交代,说我也去看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对啊,要说我们这一堆人里面谁最老谋深算,可不就是这个疲赖的肥母鸡?
看起来,诸多针对威尔以及我们的事情里,幕后都有这位K先生的推手。
两人刚刚追出来,那张海洋却上了一辆车,油门一轰,就消失在了街角处去。
威尔的脸色阴沉,淡淡点头说道:“对,守株待兔,我这回就要立个招牌出来,让那帮人好好反省一下。”
老鬼想起曾经因为张海洋而死的云陌阡,顿时就是一股怒火,脚步不停,直接冲到了对面,然后快步追去,而我则是心中有些忌惮,并没有追,而是折回了来,这个时候才发现威尔等人在那位吉普赛女郎的带领下进了屋子里,赶忙也跟着走进去。
对于陆左的提议,威尔表达了同意,从奥黛丽那儿将昏迷的安吉列娜接了过来,然后与杂毛小道一同进了里面的房间。
威尔说你刚才不是说,碰见一个叫做张海洋的人么?如果他是魔宴同盟里面的人,K先生应该很快就得到消息,找上门来的。
萧克明在旁边解释,说安吉列娜现在的状态,就是我们所说的离魂。她的灵魂,被人给带走了,带到了那个所谓卡戎的领域里,只有K先生,方才能够触发回来。
老鬼思索了一番,突然间眼睛一瞪和*图*书,说我操,是张海洋那龟孙子!
一行人离开,来到了房车里面,小妖姑娘忍不住了,问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安吉列娜姐姐有没有办法好转?
老鬼摇头,说没有,被那小子给耍了——我追到了那辆车,结果让那小子中途溜走了。
威尔的脸色凝重,低声说道:“预言家葛洛告诉我,说安吉列娜中的这个,叫做哭泣的卡戎。”
当然,如果是这样,我估计威尔肯定会亮出拳头来的。
如果没有巴克尔侯爵的介绍信,说不定我们真的就要排期到两个月之后了。
威尔有些犹豫,说如果那家伙一直不肯露面呢?
呃……
我看了陆左一眼,有些不太敢相信,这般意气用事的话语,居然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
虎皮猫大人继续,说现在的问题就在于谁能够掌握主动权,所以我觉得此事得落到王明和老鬼的手上来,由他们出面,而我们则隐入幕后,获得一个缓冲点。
威尔点头,说已经过去九天了,我们只有六天时间,而巴克尔的话,我在预言家葛洛的口中也得到了证实——他告诉我,说如果是其他诅咒,凭着侯爵的推荐以及我的名声,他可以冒险尝试,但哭泣的卡戎却不同。
奥黛丽皱眉说道:“卡戎?冥河摆渡人?”
又或者,安吉列娜被诅咒的事情,跟张海洋背后的势力其实是扯得上联系的?
陆左问道:“巴克尔侯爵说安吉列娜如果十五m.hetushu.com天之内没有办法解开诅咒,是不是就没有办法再醒过来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在伦敦的消息也就藏不住了,麻烦将会不断地找上门来。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威尔过来敲门,面无表情地对我们说道:“走吧。”
房间门口挂着许多玻璃和陶瓷的珠子挂帘,出入的时候,叮铃铃一阵响,让人感觉神清气爽,颇为古怪。
威尔点头说道:“对,黑暗神厄瑞玻斯和黑夜女神倪克斯的儿子,冥王哈得斯的船夫。冥河摆渡人——这种诅咒失传多年了,最后一次出现是大地吟游者奥古斯都的招牌手段,而据说奥古斯都死后,唯一的弟子加入了暗黑议会,也就是现在的资深议员K先生。”
其实我很想提醒一下他们,张海洋那个家伙跟茨密希家族联系密切,即便不是茨密希的人,也跟魔宴同盟有着重要联系。他刚才那一眼,肯定是认出了我和老鬼来,按理说他跟陆左在国内有过冲突,说不定也认出了陆左来。
威尔和萧克明进入房间里面之后,那位吉普赛女郎则将我们引到了旁边等候的休息室里来。
我们在休息室里坐了二十来分钟,门被推开,老鬼冷着脸走了进来,我瞧见,连忙站起来,说怎么样,人追到没有?
这休息室挺大,分作不同的房间,而且还有许多人,显然她刚才的话语并不假。
奥黛丽忍不住问道:“不可能吧?暗黑议会与教会是世和*图*书仇,不共戴天,他身为暗黑议会的议员,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老鬼点头,说对,就是他,那小子化成灰我也不会忘记。
虎皮猫大人不管她,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得保持神秘,主动出击,揪住张海洋,然后死缠烂打,最终牵藤摸瓜,找到K先生出来。”
威尔望了一下左右,陆左指着杂毛小道说道:“算起来老萧跟他是同行,让他帮你参谋一下吧。”
到了那个时候,死亡一族卡帕多西亚和暗黑议会的K先生,估计都会赶到伦敦的,这样子,是否会对安吉列娜的事情产生影响呢?
陆左听闻,忍不住拍起手来,说大人妙计安天下啊!
威尔疑惑,说怎么个假手他人法?
我瞧见他的话语低沉,显得有些谨慎,心中即便再多不安,也没有敢多言。
K先生?
虎皮猫大人嘿然而笑,说这个还不简单?跟教会说一声,自然会有人冲锋陷阵,要知道王明和老鬼在巴黎,可是闯了不少的祸,教会里对我们可是恨之入骨的。
我将我与刀锋女艾薇儿之间的恩怨说了出来,当得知刀锋女曾经参与过机场截杀,威尔点了点头,说茨密希古堡一役里,就曾经有许多不属于茨密希家族的血族,除了勒森魃,还有一部分生面孔,看得出来,这些人应该就是那些幕后准备对付我的势力,而这位尊敬的K先生,恐怕就是其中之一吧?
如果是杂毛小道,我倒还觉得正常,至http://m.hetushu•com于陆左,他在我眼里,可是十分稳重的啊?
我想起了之前暗黑议会的消息,这位K先生也曾经出现在斯洛伐克,并且差点儿就将我们给堵在了茨密希古堡里。
威尔瞧向了窝在朵朵怀里打瞌睡的虎皮猫大人,说大人,你一向足智多谋,这事儿还得由你来张罗才是。
对方的回答十分官方,陆左有些无奈,耸了耸肩膀,没有再多聊。
虎皮猫大人摇头,说这怎么可能?那个老K之所以给安吉列娜下诅咒,绝对不可能是私仇,而是想要借此来要挟你,他必然也知道十五日之期,如果时辰一过,到时候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不但没有任何利益,而且还会结下私仇,这个对他来说才是最头疼的,所以他一定会在此之前出现。
张海洋?
路上的时候,陆左有意无意地问起了刚才离开的张海洋来,然而那个吉普赛女郎却显得十分谨慎,守口如瓶,说要为客户负责,对他们的信息保密,所以恕不奉告。
这扁毛畜牲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不过威尔等人都知道它的脾气和秉性,一通马屁狂拍,弄得它舒舒服服,忍不住就卖弄起来,说这守株待兔的地方呢,如果是放在玫瑰园里,就有点儿掀桌子的意思了,而且对方老谋深算,想起之前我们平了茨密希古堡的战绩,心中多少有些忌惮,不敢上门,或许还会假手他人……
奥黛丽一听这话,恶狠狠地瞪了它一眼,说说谁洋鬼子呢?
陆左“噗嗤hetushu.com”一笑,无所谓地耸肩说道:“你觉得我们会害怕喊人?忘记跟你说了,之前我跟威尔聊过了,觉得茨密希古堡一战,到底还是太偏僻了,许多人将信将疑,既然如此,那就在帝国主义的心脏这儿,再闹点儿动静出来,敲山震虎,免得那帮家伙小瞧人,你说对不?”
我有些讶异,说这是准备守株待兔?
陆左皱眉,说具体的,该怎么操作呢?
陆左听到,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说先问安吉丽娜的事情,至于那个家伙的事情,后面再处理也不迟。
我们听了它的分析,都觉得有道理,纷纷点头。
老鬼一脸疑惑,似乎在想着什么,而我则不以为然,说你在英国还认识什么人啊?
我看向了陆左,他眯着眼睛,说没关系的,只要这小子在,我就不会让他再跑了去。
他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呢?
我听得一头雾水,直接问道:“那怎么办呢?”
虎皮猫大人一撇嘴,说洋鬼子最重利益而轻廉耻,只要对他有利,何乐而不为?
要不然,他怎么这么凑巧地出现在这里?
我说你确定是张海洋?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安心地等待着威尔他们。
这栋房子十分曲折,我们一路走,最后来到了一个密室之前,美丽的吉普赛女郎朝着我们躬身,然后说滕迪奥先生不喜欢太多的人,所以只能够有两人进去。
我说他要是万一喊人呢?
我走在最后,想起陆左之前跟我说的话,低声说道:“刚才那个人,就是张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