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四章 力量狂人

事实上,那不过是诸多因素凑巧而成,即便是最为天才的血族,在接受初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很多也才刚刚拥有男爵的实力。
听到老鬼的回答,我点了点头。
听到老鬼这话儿,却是放了她,女孩儿满心欢喜,慌忙站起来,点头说道:“好,好的,多谢您。”
砰!
而老鬼能够有“伯爵以上、侯爵以下”的实力,已经能够让无数血族惊掉眼镜了。
砰!
老鬼说你知不知道张海洋是个吸血鬼?
肌肉男猛然一抽拳头,浑身的肌肉颤抖,仿佛炸药引爆一般,磅礴的力量从他肌肉的每一个细胞里面灌注而出,然后朝着我的这边砸了过来。
我有些看不懂,说你这是干嘛,让她走了,如果她回头跟张海洋说起,那可怎么办?
老鬼吸收了艾伦·冈格罗·卡帕多西亚和茨密希大公的许多经验与记忆,用这手法展现出血奴的悲苦,只不过是小手段,几分钟过去之后,那个女孩儿一声尖叫,双手抱着头,满地打滚,身子颤抖地就像在筛糠。
我说这两人,已经有天下十大的实力,没有什么可比性。
那人报名,说道:“K先生麾下,健马安东尼!”
老鬼瞧了我一眼,脸色有些发青,而我则报以苦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妹子的问题。
老鬼沉吟了一会儿,告诉我道:“应该是‘伯爵以上,侯爵以下’吧!”
好在老鬼并没有太过于彻底,简单聊了两句,为了避免露陷,就挂了电http://www.hetushu•com话,然后对着我说道:“人赶过来了。”
他轻轻拨动接通键,然后微笑着说道:“嗨,威廉,怎么了?”
我也走到了床边来,透过厚厚的帘布,瞧见张赛男来到了街上,然后匆匆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老鬼显得很淡定,双手扶在了窗沿上,然后说道:“伦敦说大很大,说小也很小,只要确定了他就在这里,他的死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我们所要等待的,不是张海洋,而是那位K先生;所以,抓到张海洋不是目的,必要的时候,我们甚至可以让自己陷入险境之中去。”
两人没有再在窗边待着,而是各自找了一个沙发坐下,这些天来我们很少有独处的机会,总担心隔墙有耳,此刻倒是左右无人,我也忍不住问道:“老鬼,你现在的修为,大概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了?”
当然,带艺入伙的并不能够算在内,就比如梁山好汉,跑单帮的小贼进山,甚至只能当一个头目,但如果是河北麒麟卢俊义,那妥妥的老大有力争夺者。
呃……
老鬼让她离去,唯独将手机给留了下来。
老鬼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的父母,省吃俭用,用血汗钱供你来英国读书,是希望你以后能够有出息,而不是让你在这里挥霍生命的。你这般作践自己,除了你的父母,还会有谁心痛?”
我笑了,说你倒是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他的话音刚落,突和-图-书然间门边的整面墙一阵垮塌,有一道黑影从烟尘之中轰然冲出,重重一拳,砸落在了我们的脸上来。
所有的玻璃,包括电视屏幕都在这一刻变得粉碎。
老鬼与对方猛然交击,一声炸响之后,空间里顿时就陷入到一种罕有的平静之中来,那个健美男盯着老鬼,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往外迸:“你,就是害了艾薇儿的中国猪?”
作为一个血奴,每日每夜都在浑浑噩噩,除了供给血族血液之外,还会被发泄欲望,最后被吸成干尸。
他再一次出拳,却再一次被老鬼用右掌跟挡住,两人交击时的风压造成了屋子里毁灭性的破坏,无数细碎的杂物在飞扬,我的头皮一阵凉飕飕。
老鬼揉了揉拳头,说你准备好大干一场了么?
这是力量的精髓,我遇见过许多高手,却没有瞧见过这般极致的力量爆发。
我说你得出结果来了么?
这样的过程,浪漫么?
我苦笑道:“你倒是理解地透彻,看得出来,你是故意放走张赛男的吧?”
两人聊着天,罕有的惬意,而就在此时,突然间老鬼的脸色一变,我诧异,问他怎么了,老鬼不动声色地举起了右手来。
看着我探寻的目光,老鬼说道:“应该是有危险吧?”
眼看着对方就要将我们给砸成肉末,老鬼浑身一震,仿佛抵消了这力道,然后右手猛然一拍。
我没有办法,老鬼却有,他将右手的中指和食指贴在了张赛男的太阳穴上面。www.hetushu•com
那肌肉棒子,我感觉好像没有一点儿脂肪在里面。
老鬼教训完她,然后挥手,说道:“你赶紧离开吧,记住,以后千万别跟张海洋这样的家伙来往了,要不然毁了自己一生,也只是活该。”
这个家伙,就仿佛是参加国际健美比赛的选手一般,上半身的肌肉简直超出了人类的想象范畴。
张赛男说我今年十九。
老鬼淡淡说道:“我也是中国人,你侮辱了我。”
他的右手之上,莫名就凸起了一坨肉瘤,红得透亮,仿佛有什么光华要蔓延出来。
说是一拳,却有漫天的拳影闪耀,气压充斥在了整个房间里面。
哄鬼的吧?
他放开了按在张赛男喉咙上面的手指,这时那个女人一脸震惊地说道:“你为什么会学我?”
张赛男一愣,并没有明白这话里面的意思,而老鬼则伸出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按在了张赛男雪白的喉结处。
如果他们有眼镜的话。
我指着外面,说说不定张海洋就在外面瞧着,如果是这样,我们这回就扑了一个空呢。
倘若不是老鬼在张着嘴唇,而张赛男闭口不言,我都以为说话的人,是这个被老鬼限制话语的女人呢——老鬼这一口惟妙惟肖的娇滴滴女音,实在是让人感觉到莫名的惊艳。
我说你这话说起来,玄之又玄,多了几分哲学意思,你就简单地告诉我,能打得过谁?
当张赛男瞧见了事情的真相之后,脸色惨白,浑身直哆嗦,而这个时候老鬼则m.hetushu.com变得严肃起来,淡然说道:“明白了?”
好强!
老鬼走到了窗边,朝着下面望了过去,缓缓说道:“其实陌阡死去的日子里,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如此努力拼搏,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说完话,她匆匆站起来,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塞在一个小包里,然后推门离开。
是么?
老鬼低头,微微一笑道:“小妹妹,你应该还不到二十吧?”
老鬼点头,说对,我们经历这么多的苦难和艰险,所为的,无外乎就是能够强大起来,保护自己的亲人;推而广之,达而兼济天下。越是如此,我越觉得有一点,叫做除恶务尽,杀一人救百人,才是真理。
张赛男抱着胳膊,浑身发抖,说我、我知道了……
一声巨响,漫天的拳影消失了去,留下一个浑身都是蚯蚓一般血管的肌肉男子,双目通红地望着我们。
张赛男似乎感觉我们并不是冲着她来的,心中的紧张褪去了几分,吸了一口气,说不是吸血鬼,是血族知道吧?血族又怎么了,你没有看过《暮光之城》么,血族多浪漫啊?
老鬼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刚才给她看的东西,只要不是弱智,就应该能够感觉到恐惧,也应该不敢搀和到这里面的事情来;看到她,我就想起了米娅和云陌阡,想起了她们国内的父母,所以如果能够让她远离这种事情,也是不错的。”
肌肉男狞笑,说那就一起死。
张赛男低下了头,咬着嘴唇,不敢和图书说话。
被再一次挡住,肌肉男愤怒不已,冲着老鬼吼道:“为什么?”
老鬼望着面露喜色的张赛男,冷冷一笑,说你还准备让张海洋来救你吧?不过你有想过没有,自己最后,会变成什么模样?
对方言语之中颇多轻蔑,老鬼的脸色一冷,却还能够保持平静,左手指着我,说是他,不是我。
我耸了耸肩膀,说他们都是让人高山仰止的偶像人物,实在没有可比性。
老鬼摇头,说血族的手段,虽说是从血液之中涉及力量,但并非完美无缺,需要经历很多的痛苦过程,并不是说我吃了艾伦的心脏,就能够有一位卡帕多西亚的力量,喝了茨密希大公的一口血,就能够有他的实力——这并不是一个吃货的世界,路漫漫,人生还得慢慢走。
许多人或许觉得我们曾经联手诛杀过亚德里恩侯爵,就应该拥有侯爵的实力。
就好像重炮出膛一般。
轻轻一按,然后他用凝重而迟缓的声音说道:“你自己感受一下,作为血奴的悲惨遭遇吧……”
我耸了耸肩膀,说在斯洛伐克的地下室里面,我已经待得浑身不舒服了,真的想要找个人打一架了。
老鬼依旧苦笑,说我们这一边,威尔、龙魔儿、陆左、萧克明、小妖姑娘和朵朵……这些我通通打不过!
老鬼点头,说道:“老鬼。”
老鬼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也不太清楚,感觉可以站得很高,但是面对真正厉害的高手,比如陆左、萧克明这样的人,却又毫无反抗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