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九章 被俘

是……K先生?
安东尼就是从这样背景里,走出来的男人。
唰!
鲜血融入的那一瞬间,一股血气冲刀身陡然蹿起,然后朝着顶端竖直朝上的射去,那血气撕裂了空间,我感觉肺部一阵舒张,仿佛空间都变大了数分。
面对着安东尼的步步紧逼,我用中文,一字一句地说道:“南海一脉,王明。”
我的脑海里最后闪过这么一个念头,感觉整个天地都崩塌了下来,想要挥刀去劈,结果下一秒,浑身受到四面八方的力量轰击,双眼一黑,顿时就昏了过去。
这儿,只不过是一个幻境而已,又或者说我的魂魄已经如同安吉列娜一般,被摆渡离开了。
我开始占据了主动权,然后被陆左锤炼的刀法也变得越发精妙,如此一会儿,那安东尼终于抵受不住了,他向后跃开了七八米,然后浑身一震,黑色的毛发铺盖了全身,与此同时,他的身后集结起了许许多多断肢残腿的古怪人影来。
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喜欢读书,一开始的时候挺崇拜苏联老大哥的,觉得红色苏联哪儿都好,后来的时候与一位来自东北的同学聊天,聊着聊着就争辩,辩不过,就特地翻看过一些史料和书籍。
仅仅只是为了瓜分波兰,维持自己的统治。
这是一个杀人魔王,而他的成名战,则就在这个所谓的卡廷森林。
我默不作声,感觉到有脚步声走远,又过了一会儿,一脸青肿的安东尼和另外一个披着黑斗篷的矮个子走http://www.hetushu•com到了我的面前来。
我别有对方凶残的名声,也没有对方恐怖的手段,只有一腔热血。
不,他在偷袭我——我长刀一卷,一套惊涛骇浪,将我的周遭给封闭住,刀锋朝外,正好将其攻势给封档。
刀气凝如实质,化作一道红色刀芒,如电一般地斩落在了安东尼的身上,而他则交错双手,猛然往上一顶。
【废物,连这个杂鱼,都打不过!】
哦,对了,他的眼睛,显得格外红。
这些人影残缺不已,有的脸上满是腐肉,有的甚至只有骨头,还有虫子爬来爬去,不过却一个又一个地站在了他的身边。
又或者说,是K先生教授给他的手段。
这手斧也就比菜刀大一些,不过又重又沉,配合着他强大的力量,着实让人有些难以抵御。
我感觉一股力量从脚下陡然传来,下意识地望着旁边一跃,余光处瞧见我刚才站立的地方居然会出现了一道黝黑的裂缝,而安东尼则不见了踪影。
安东尼的脸变得越来越黑,到了最后,除了狰狞而密集的牙齿之外,几乎都是黑色。
然而我却咬牙坚持着,因为我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我扔开了那血刀,只怕下一秒,安东尼就会冲入我的怀里,将我的心脏给掏出来。
我愣了几秒钟,知道倘若让这个家伙持续性地接受怨灵注体,恐怕我根本扛不住对方的攻击,当下也是没有任何犹豫地箭步向前,然后长刀高高举过头顶。www.hetushu•com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浑身无力,呼吸道里像被火灼烧一般发热,鼻子里面满是下水道的酸臭气味。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要后退,这才发现自己给绑在一根铁柱子上面,结结实实,一点儿都动弹不得,而那艾薇儿则面无表情地站在我的面前,死死地盯着我。
我缓缓地拔出了十字军长刀,指向了对面。
安东尼没有再避免与我正面相撼,他的拳头捏得紧紧,宛如岩石一般,开始与我的长刀正经较量了起来,而接下来的时间里,他的每一拳都几乎能够砸在了我的刀身之上,巨大的力量从交击处传来,弄得我右手发麻,有一种想要扔开去的想法。
解封的萨拉丁之刃差点儿就将这个鬼地方给捅了一个对穿,这可是他不能够忍受的,所以他必须缠住我,让我不能有任何别的动作。
是德语么,还是俄语?
当然,战斗民族对别人狠,对自己也没有例外,为了维护斯大林同志的个人崇拜,苏联迫害了自己的几百万人,导致后来与德国作战的时候,有战斗经验的军官,基本上都在坐牢。
我在欧洲待得越久,越知道他们这个地方,对于空间和时间的把握,远远地走在了东方的前面,反而是对于天地之法的感悟没有东方那般深刻。
唰!
这儿是1940年的卡廷森林么?
我仿佛在脑海里告诉自己,免得被人迷惑,而安东尼却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和*图*书冷冷笑着,一字一句地说道:“就你们这点儿小手段,还有智商,居然还想跟K先生掰手腕子,你们真的以为K先生是茨密希大公那个食古不化、狂妄自大的乡巴佬么?”
矮个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对方力大,而我手中的刀也沉。
说罢他转身也离开了去,留下那一个矮个子待在这儿,当“哐啷”一声关门之后,矮个子将头顶的斗篷取了下来,冲着我微微一笑:“王哥,又见面了。”
然而安东尼却也被我这一刀给劈得跪下,口中有鲜血喷出,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些黑影却疯狂地涌入了他的体内里去。
啊……
这刀势太强,安东尼没有敢与我正面硬撼,而是身形一转,出现在了我的左边,身子猛然一矮,双拳竟然砸向了我们脚下的土地。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大股的烟云笼罩天空,将这血气给截住,紧接着安东尼一声呐喊,却是朝着我扑了过来。
此刻的我,应该是我自己,而周遭的空间,应该也是真实存在的。
德国战俘,死;日本战俘,死;而在这个所谓的卡林森林里,苏军就曾经杀害过2万多无辜的波兰精英。
轰!
海天一色,一刀锋芒!
这家伙不但是一个狼人,而且还能够操控亡灵。
该来的还是得来,战斗吧。
他根本不懂我们的规矩,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我给打趴下。
几招过后,他并没有建立起优势来,心中就急了。
怎能让你如愿?
我睁开眼睛来,瞧见一http://m.hetushu•com张精致美丽的脸孔。
两人再一次缠斗在一起,不过对方让我为之惊骇的力量,开始消失了。
解封,萨拉丁之刃。
这个男人凶名很盛,以前我们不知道,后来听考玉彪说了之后,方才晓得。
艾薇儿?
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不远处有人在说话,似乎在交流着什么,不过那语言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
拥有解封萨拉丁之刃的我,和没有解封之前的我,并不是两个人。
与老鬼的战斗让他记在心头,此刻的他也是满怀着仇恨,就想着把我给弄死。
一切都是虚妄。
我满心诧异,而安东尼却张狂地笑着,他脸上的肌肉一阵抖动,就仿佛他是这个世间的国王一般。
除恶务尽,就在此时。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感应周遭的炁场,然而却很惊恐地发现一件事情。
估计这个跟民族性格有着一定关系。
老鬼在与魔偶作战,我却落入陷阱,面对着这位凶神。
轰!
安东尼指着我说道:“就是这个家伙,目前我们手上唯一掌握的人质,就是他。”
两人一交手,起先势均力敌,然而几招之后,作为欧洲享誉盛名的凶兵,萨拉丁之刃开始展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来,尽管安东尼不断地咆哮着,但还是节节败退。
是死是活,就看这一刀了。
杀!
我心中一震,越看越发寒,知道这个家伙身后的那些人影,应该就是当年被他杀害的波兰精英,这些被残忍杀害的可怜人,此刻都已经化作了冤魂,最终成为了和-图-书安东尼的奴隶,让他变得更加强大。
血刀划破长空,一阵恐怖的声音陡然响起,朝着下方劈了过去。
我知道自己此刻是孤独的,没有人过来救我了,心中反而沉稳了下来,眯着眼睛,盯着安东尼。
不是,绝对不是,要不然我刚才也不可能抓住那个苏联士兵的时候,双手什么也没有,只是虚无。
我没有能够劈下去,被挡住了。
甚至还在发光,幽幽亮,照耀着整个黑暗的森林之中。
这时我才发现安东尼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对手斧。
这些人不断地向前,最终走入了安东尼的身体里去。
我感觉对方手上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而这个时候,我听到有人在头顶冷冷哼了一声。
我被逼到了绝境,心一横,人往后退了几步,右手的拇指朝着刀锋轻轻一划,然后使劲儿捏紧刀柄。
再一次,硬碰硬!
我沉在胸口的一股气陡然吐出,长刀如电,承载着我所有的劲力,以及萨拉丁之刃上面的无数亡魂,朝着下方劈了过去。
巨大的炸响发生,我这一刀并没有酣畅淋漓地劈到了地下,因为被那个家伙给挡住了,在那一刹那,无数的亡魂在嘶吼着,惨叫声充斥了整个天地。
我才知道苏联并非宣传上看起来那般好,无数华人被流放、秘密处决,而作为苏联的战俘更加可悲,基本上不可能存活下来。
安东尼说麻烦您了。
我扬起手中的长刀,然后陡然下劈。
他消失了么?
安东尼如同一道飓风卷来,他没有说任何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