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十五章 残兵败将

他握着我的双手,用低沉的语气说道:“王明,魔偶是血族的圣器,如果有可能,你最好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当然,它在你的手上,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我也衷心地恭贺你。”
陆左咬着牙齿,沉默了十几秒钟,终于叹了一口气,说唉,好吧,我知道了,听你的。
威尔走了,临走之前对我进行了警告,说魔偶此物自出现的那一天,就是脑后有反骨,除非是有绝对的力量将其掌控,要不然很容易被她反噬的,让我务必保持警惕,小心这东西。
不过它也是疲惫不已,并没有跟我多聊几句,便找找了根横梁睡了过去。
匆匆收拾妥当,我们乘车出发,在凌晨五点半的时候,我们抵达了英国南部的一个小镇。
一开始的时候艾薇儿闭口不言,一直到我对她进行了明确的要求之后,才一一作答。
稍微聊了两句,杂毛小道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简单说了一句“辛苦了”,然后跟陆左、朵朵退到了后面去治伤。
那就是我如何制服这个家伙,并且将其占为己有的。
陆左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扔在地上:“这些血基本上都是别人的,我倒是没受什么伤。”
目睹了这一过程的威尔显得十分激动,因为他最终确认了艾薇儿就是传说中的血族十三圣器魔偶,如此说来,应该很快就能够找到K先生了。
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刻意地压低了声音,不让别人知晓。http://www.hetushu.com
我瞧见邋遢杰克一副如丧考妣的脸,说怎么了?
我想听清楚它的话语,却发现这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不过与之前所不同的,是现在这个木雕娃娃,却是一个崭新的手工艺品,比起之前的那个要漂亮许多。
威尔无奈地笑道:“教会那帮人的手段,圣光加圣水,中世纪的办法,不过对我没有太多的用,没事的,我休息一天就好了。对了,先前太过于焦急,没有能够听清楚,如果可以,你,或者老鬼,给我介绍一下这位魔偶女士吧。”
威尔在电话那头一声大叫,低声喊道:“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不过这跟K先生的下落又有什么关系呢?”
它骂得越凶,我越能够感受到大人浓浓的关切之情。
听完这些之后,威尔深吸了一口气,说你们那个藏在K先生身边的朋友,才是最厉害的家伙,他居然能够在魔偶上面动手脚,这才是真正让人惊讶的……
我瞧见他跟非洲煤矿里面的挖煤工有得一比,不由担心地问,说你还好吧?
我说他能够找到威尔呢,我需要跟威尔先生直接通话,汇报关于K先生此刻的下落问题。
陆左眉头一挑,正待说话,杂毛小道过来揽住了他的肩膀,说小毒物,别着急了,小妖福大命大,绝对不会有事的,我们现在过去,即便是找到了人,只怕也未必能够拿得下K先生,也不一定能和-图-书够救出小妖来,还是得养精蓄锐,保持最好的状态,方才有机会。
威尔告诉我人太多,他已经让人散了,龙魔儿与奥黛丽一块儿,照顾昏迷的安吉列娜,至于其余的人,则都分散到了各个据点,暂时沉寂下来,避免被教会的人一网打尽。
我指着不远处僵直而立的艾薇儿,说道:“对,她应该能够找到K先生!”
他并非焦躁之人,只不过出事的人里面涉及到小妖,心防大乱,方才会如此。
陆左点头,说好,我们什么时候走?
邋遢杰克皱着眉头,盯着我,说你确定自己可以?
想起艾薇儿一被我掌握之后,立刻就转变了立场,对前主人K先生没有半分情义,甚至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态度,让我生出了浓浓的警惕心来。
事情进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威尔不得不谨慎和小心。
我表达感谢,而他又对我说道:“安吉列娜没有几天的时间了,我希望你能够帮我,谢谢。”
邋遢杰克说道:“唐尼伯爵!”
差不多等了快一个钟头的时间,外面一片喧闹,很快我瞧见了浑身焦黑的威尔,在他的身后,还有陆左、萧克明和朵朵,虎皮猫大人歪歪扭扭地飞进来,破口大骂着什么。
电话挂断了,不过因为放了外音,所以杰克也听到了威尔的命令,他毫不犹豫地说道:“那么,我们现在就走吧。”
他平日里口头花哨,开口闭口“大洋马”,然而真正的http://www.hetushu.com大洋马艾薇儿站在了他的面前,却是一眼都没有瞧。
我焦急地说道:“快!”
他苦着脸说道:“威尔阁下和另外两位先生在得到梵卓的情报之后,前往某个废弃工厂,结果不但没有见到K先生,而且还被教会的人伏击了;目前的情况很糟糕,我们损失了一部分人,正处于逃亡之中……”
艾薇儿告诉我们,K先生现在应该在英国中部的某个城市或者山区,她只能够感受到大概的方向,至于具体位置,则需要接近了,方才能够确认。
几分钟之后,她重新变成了一个木雕娃娃。
我和老鬼两人平心静气,保持精神,一直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原本疲惫不堪的威尔、陆左、杂毛小道和朵朵等人全部都精神抖擞地出现了,就连断了一臂的龙魔儿也赶了过来。
毕竟是异国他乡,终究没有自己家门前方便。
陆左身上全部都是血,一进谷仓里面来,目光就开始四处搜寻,很快就找到了我,快步走到了我的跟前来,一脸紧张地对我说道:“王明,听威尔说你有办法了?”
除此之外,农场里还集中了八个穿着黑袍子的家伙,这是威尔目前在英国能够找寻到最后的一只力量。
啊?
白天很快过去,其间就虎皮猫大人找过我一会,对我破口大骂了一番,然后又传授了我一些破解外国法阵的诀窍。
看得出来,这些天的奔波也是将它的精力给磨损许多。
听到威和*图*书尔的警告,我陷入了沉思。
我们来到谷仓下面的一个隔层密室之中,然后我将自己遇到的经历跟威尔一一讲了起来,至于Kim的身份,我却做了隐瞒,只说说一个朋友,而并没有跟他讲起具体的名字。
我说你在跟谁通话?
我沉声介绍道:“魔偶上一任的主人,就是这位K先生,而现在,我已经获得了它的承认;与此同时,魔偶还保持着与K先生的一缕联系。我相信凭着这个,我们可以找到K先生的具体位置,到了那个时候,我想我们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如何拿下这个给我们带来麻烦的家伙。”
对于这个,我毫不隐瞒,如实回答。
从这里我可以看得出来,队伍里面的士气还是有些低沉,即便是最爱开玩笑的杂毛小道,也没有了那种心情。
威尔在电话那头高兴地喊道:“我亲爱的先祖保佑,王明你真是我的福星;好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告诉杰克,让他带你们去下一个地点集合,我也尽快甩掉那该死的红衣大主教!”
威尔认可了她的说法,而这个时候艾薇儿也开始陷入了不稳定的状态。
邋遢杰克没有再犹豫,跟那边低声说了几句。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我也能够感受到很沉重的气氛。
威尔是个聪明人,也知道我有了一部分隐瞒,不过并不在意,而是问起了最为关心的内容。
我接过电话,放在耳朵上,就听到威尔气喘吁吁的声音:“亲爱的王明,如果你刚才让杰克转告hetushu.com唐尼的话语,只不过是一个假消息的话,我恐怕不能够跟你讲太多——伦敦区红衣大主教正在我们的屁股后面追着,我很难跟你正常的聊天。”
他依旧不放心,开始对艾薇儿进行了简单的提问。
这儿是威尔一个信徒的农场,十分隐秘,农场主本身并不是血族,所以连地头蛇梵卓都不清楚它的存在,而我们被安排在了谷仓之中歇息。
我没有跟他兜圈子,而是直接说道:“先生,如果我说魔偶在我手上,你会感兴趣么?”
威尔坚定无比的信心,似乎也有些动摇了。
过了差不多两分钟,他将手中的电话递到了我的手上来,说快,是威尔阁下。
我们开车出发了,在魔偶的指引下,朝着中部前行,来到了伦敦西北方向的第二大城市,伯明翰。
他刚刚这般说,旁边的朵朵就毫不留情地揭发道:“你背上的那两道剑痕,还有左臂上面的弩箭,都不算是伤么?陆左哥哥!”
我明白威尔的意思,魔偶乃十三圣器之一,是了不得的宝贝,这事儿倘若是让别人知晓了,恐怕会对我们不利,也会我们找寻K先生产生麻烦。
它好像用的是德语,除了“傻波伊”之外,我别的都没有挺清楚。
我瞧见就这些人,不由得诧异,问威尔,说其他人呢?
我愣了一下,瞧见他们每一个人都仿佛伤痕累累、无力再战的样子,犹豫地说道:“天色一亮,她恐怕就不能够出现了,只有等天黑;而且你确定你现在没有问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