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十七章 死亡荆棘

长刀锋利,刀气飞扬,那刀扎入其中,深入数寸,依旧造成了巨大的裂痕来,然后依旧没用能够动摇它的根本,我使劲儿有力,发现没有办法再进一步。
我们没有在这座植物园一般的房间里久留,而是一直来到了角落处的一个铁门前,打开之后,走路一个狭长的隧道之中。
两人离开之后,下方一片沉寂,陆左引导金蚕蛊下去侦查,然后询问了我刚才那一帮老外到底在说些什么。
砰!
我往墙上望去,瞧见的确有指甲盖儿大的玩意,有点儿像是玻璃片。
陆左也还知道我们中了埋伏,冲着我这边快速飞奔而来,然而刚刚走了两步,他前方的空间突然一阵凝固,竟然有一堵无形而透明的墙,挡在了我和他之间。
气墙那边又传来了一声巨大的撞击声,是陆左再一次出了拳,这个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整个空间都抖了一下,脚下顿时就是一空。
陆左却快步走向前方,七八米外,他蹲了下来去,过了几秒钟之后,抬起头来,对我说道:“这个有符文,我瞧见了六芒星的图案……”
我瞧得心慌,将那铁门猛然关上,然后将门闸给锁住。
除此之外,他们还提出想见一见K先生,达成某个协议,然而燕尾服却告诉他们,K先生目前正在处理一件很紧急的事情,并没有时间会见他们。
陆左和朵朵在那头,而我和艾薇儿在这头。
想跑?
砰、砰、砰……
他们回头会把安东尼给还www.hetushu.com回来的。
随后我发现这些宝石状的玩意有很多,吩咐在隧道两边的墙上。
呃……
噼里啪啦,不绝于耳。
那个燕尾服黑人双手一滑,我瞧见前方突然间就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石墙,眼看着我就要撞上去,突然间有一道黑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重重将其撞得粉碎。
我一连转换了好几个位置,突然将有一人将我的周遭给撑住。
地板在我身后不断崩塌,我则在一瞬间冲到了铁门这边来。
陆左没有任何犹豫,一拳砸过去,那道墙就如同被射中的防弹玻璃一般,有放射性的裂纹出现,然而却并没有碎开。
奇怪的事情是,这儿除了几盏冷光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明亮的光线。
陆左在疯狂地砸着那面透明的墙壁,而我的心中却莫名生出了一股极大的恐惧来,猛然扭头一看,却见我们来路尽头的铁门被打开了,那个穿着燕尾服的男子走了进来。
不过对方的英语有着很古怪的口音,我本身就是个半调子,这样一弄,顿时就感觉到云山雾罩,只是勉强听懂了几句。
他的手往下轻轻一拍,突然间,隧道里一阵光芒亮起,在他脚下不远的地方,的确出现了一个等边的六角星。
我帮陆左翻译过去,那满脸油腻的侏儒开口说道:“别杀我,我带你们去就是了。”
艾薇儿,魔偶娃娃……
而做完了这一切,我瞧见那铁门被猛烈的撞击着,就好像有一m.hetushu.com头野牛在门外顶着,一连撞了四五下,方才停不下,而后则是细碎的撞击声,有点儿像是下雨天,落在雨伞上面的雨滴声。
“我们退!”
我听得毛骨悚然,不知道在通道另一头的陆左和朵朵,是否能够撑得过这些黑暗蚊虫的袭击。
陆左的夸赞让我受之有愧,正想说些什么,他已经搬开了那块隔栏,跳了下来。
在门口的时候,隧道停止了崩塌,从我这儿过去,整个通道已经没有瞧见几块石头,下方是又黑又深的深渊,有黑色的雾气翻滚,我听到了无数苍蝇或者蚊虫摩擦翅膀的声音,嗡嗡嗡的声音充斥了整个通道之中,而下一秒,居然化作一道黑色长龙,朝着我这边猛然撞了过来。
这句话我倒是听懂了,他在威胁对方,说如果你们真的考虑好的话,那件事情将会散播出去,整个宗教界都会知道,而即便是教皇阁下都会因此蒙羞,甚至还可能主动辞职下台,承担责任。
我没有回头,带着一阵风,也冲进了刚才我们进入的那个满是植物的大厅里面来。
我的天,K先生居然和教会的人勾结在一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双方,不是几百年的死对头么?
他的下半身,在一瞬间,却是化成了一大团的稀泥,融入地下。
他冷冷笑了一声,说了一句话:“狗屎!”
他朝我微微一笑,躬身说道:“K先生麾下黑骑士,死亡荆棘,欢迎您的光临。”
我走和图书上前,认真打量一番,发现确实一颗绿色的晶状体,有点儿像是宝石,而不是普通的玻璃渣子。
那隧道很长,我们一行人走了十几米,突然间陆左问我:“王明,你瞧见墙上的亮片没有,那些是什么东西?”
燕尾服显得相当绅士,收敛起了狰狞的面目,说送他们离开。
对于此刻发生的情况,我早有准备,没有等脚下石头全部崩塌,落入下方的无尽黑暗,而是朝着前方快速奔跑。
天知道这些植物是怎么活下来的。
就在我担忧陆左的时候,我感觉到脚下突然间传来一阵诡异的游动声。
对于教士们的威胁,燕尾服说了一句话。
我集中精神,想要听清楚对方的谈话。
我想起来了,K先生的全名,叫做K·贝尔纳·卡特。
唰!
我再刺一刀,刀尖从这家伙的额头直刺而入,那人的脸色一阵扭曲,头颅瞬间化作了火焰,而火焰燃过的地方,有灰白色的灰烬洒落下来。
听到燕尾服这句威胁,教士们沉默了。
这个图案十分复杂,然而却与西方历史上很著名的六芒星大概相似。
那影子飞快,然后停止了下来。
我心中诧异,扭头看向了旁边的陆左,而他则没有任何反应。
不管如何,我都没有独自面对K先生的实力。
这位暗黑议会的王二小将我们引入危险之地,却在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准备离开,哪有这么美的事情?
如果我刚才还站在那儿的话,只怕这仙人掌就会将我的菊http://www•hetushu.com花给撑开。
艾薇儿站在了我的旁边,而那个穿着燕尾服的黑人则挺直身子,站在了我的十米之外。
燕尾服好像是在教士们抗议他们抓捕健马安东尼的事情,而教士的为首者则表示这只是一个误会。
我的心中一跳,知道如果我和陆左被分割开来,只怕问题就变得麻烦了。
他是位黑哥们儿,在黑暗的灯光下,我远远瞧见,只能够看见他说话儿的时候,裂开嘴来露出雪白的牙。
对于燕尾服的傲慢,教士们表达了强烈的不满,甚至表示如果对方是这样的合作态度,双方那就撕毁协议,扯破脸皮。
没有任何犹豫,我甩开了还在燃烧的头颅,然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长刀朝着前方猛然一擦。
卡特林?
我落地之后,打量着面前一颗花朵不断张合,宛如食人花一般的玩意儿,而陆左则押着那个侏儒,对他说道:“K先生在哪里,带我们过去找他。”
一声炸响,鲜血飙射,那头颅飞到了半空之中,即便是这样,他都没有死,口中迸射出了一句话来:“卡特林先生万岁!”
这个所谓血族十三圣器的东西,终于发挥出了她的作用来,将那仿佛是巫法凝固而出的石墙给撞碎,然后扑到了燕尾服的身上,两人翻滚着,冲进了铁门那里面去。
我让艾薇儿押着那个侏儒下去,我也跟着跳到了下方,发现这儿是一个布满了藤蔓和植株的大房间,墙壁上被密密麻麻的绿色植物给爬满,千奇百怪的植株www.hetushu.com交错的摆放着,有着一种来到了植物园里面的感觉。
我心中一跳,伸手去抓那个侏儒,没想到那家伙居然身子一缩,却从艾薇儿的手中挣脱了出来,口中大声喝念着不知名的咒语,然后整个人居然融入了地下。
喀!
这个山丘下面的地底建筑并非人工完成的,显然在此之前,它是一个天然的洞穴,而后被人发现,并且建造成了一个类似于防空洞一般的巨大的基地,这一点可以从那足有四五米高的屋顶,以及毫无休整的隧道两壁能够看出。
没有任何征兆,我向左边平移了好几米,余光出瞧见我刚才站立的地方,居然瞬间长满了无数的荆棘刺藤,一根一米多高的仙人掌从地上陡然冲了出来。
砰!
大概过了十几秒钟,他们没有再提拜见K先生的相关事宜,而是表达了离开的意思。
它们并不是散乱排列的,而是呈现出一定的规律。
我背上的十字军血刀猛然一跳,我顺手一抽,那长刀带着呼啸声,斩向了那家伙的脑袋。
我看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心中莫名就是一跳,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对陆左说道:“这里可能有些不对劲儿。”
我连蒙带猜地将刚才他们对话大概的意思跟陆左说起,他忍不住拍我的肩膀,说不愧是大学生,就是有文化,这帮家伙叽里咕噜的话语,你居然还能听懂,正是了不得。
抽出长刀,我瞧见我与陆左之间的透明气墙变得一片碎裂,越来越多的裂纹将我们给分离成了两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