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二十章 恐怖女巫

下一秒,我和艾薇儿陡然暴起,一左一右,朝着那两个指望着手令的家伙扑了过去,艾薇儿手中的匕首捅向了这铁罐子的面门处,而我则用上了十三层大散手的隔山打牛,重重一拳,擂在了那人的胸口。
对于自己的定位,我有着自知之明,也晓得如果选择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那无疑是一场灾难。
房间里面有人,有七八个穿着黑色长袍、表面上纹绣着金色六芒星图案的家伙,不过他们只是学徒而已,最重要的人物是一个悬立在血池之上的家伙。
风轻云淡。
而且Kim看样子更多的还是擅长于术法,而没有近身搏击的习惯。
不过她并不能动弹,无数细长的血液触手攀附在了她的身体之上,紧紧缠着她的四肢和身体,将其控制住。
轰!
看着很帅。
比例也不合适,它们的头颅几乎占了全身的一般以上。
马德里恐怖路?
我们被拦住了,两个守卫将长斧一架,面无表情地说道:“没有K先生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与我的猜测一样,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基地,与军事基地所不同的,是这儿并没有厚重的钢板、混凝土结构和充满油味的机器,反而充满了古怪的审美和情调,以及时不时能够瞧见许多隐藏在暗处的符文和能量流动。
因为在这个骷髅一般的家伙脑袋上,留着稀疏的长发,还有干瘪下垂的胸口,能够瞧得出她应该是一位女性。
和图书口有两个脸色僵硬的家伙在守卫,他们穿着中世纪欧洲重型战士的铠甲,明晃晃的头盔以及用来仪仗的长斧,让人觉得实在是有些太过于排场。
不过终究还是有好处的。
他们,竟然不是人?
他与人一般模样,不过几乎没有肌肉,枯树皮一般的肌肤附着在了骨骼之上,使得他宛如骷髅一般——哦,等等,这里应该叫做“她”。
要知道在这样狭长的通道里,这样接近于两米的长斧还不如一把短剑实在。
我属于那种边缘人,说不上多重要,关键时刻,唉,好像又有点儿用。
目光相对的一瞬间,我感觉到好像被太阳一般的光芒照耀,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一声巨大的声响。
此刻的她正在血池旁边的学徒帮助下,布置着一个巨大的六芒星阵,这法阵已经布置了大半,至少有黑红色的光芒将其勾勒出来,而现在她从左手的篮子里,不断洒下香料、植物粉末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我瞧见了小妖姑娘,半昏迷的她飘荡在血池之上,身子随着血水沉沉浮浮,她的脸上满是血污,而眼睛似乎正开着,眼睫毛还在一动一动的,仿佛意识仍在。
听到Kim的话语,我整个人都处于一阵麻木之中。
Kim的脸上居然露出了微笑来,说道:“坏消息是你的朋友完了,如果没有足够的本事,恐怕会死在恐怖隧道下面的鳄鱼池里http://www.hetushu.com;而好消息是他成功地吸引了K先生的注意力,我可以帮你救出那个被困住的女孩子——如果她没有被K先生解剖的话。”
Kim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伸手指着旁边的一个家伙,说把K先生的手令拿出来。
我心领神会,也朝艾薇儿使了一个眼色。
我身前的空间陡然一震,炁场顿时紊乱不休,我往后退了两步,强忍着眼睛火辣辣的疼痛,睁开了眼睛来,瞧见我们所有的人里面,除了Kim和艾薇儿,其余都退到了我的身边来。
他手中拿着一个比筷子稍微长一点儿的小权杖,挡住了这一击。
不过对方的凶威也到了此刻结束,Kim这个时候摸出了一个陶瓷小盒来,将其打开。
我刚才差点儿被这卫兵给弄死,不过我心中却没有半点儿埋怨,因为想要救人的是我,Kim愿意提供帮忙,已经是一件十分不错的事情了。
一边是陆左,一边是小妖姑娘,我该怎么办?
这些东西全部都扔进了血池之中,而那血池里,飘荡着一具有如月牙一般莹白的躯体。
Kim将手中碎裂的权杖扔掉,然后露出了微笑,说道:“没想到,科奇斯公主,史上最著名的女巫之一,美狄亚阁下,你居然在这里?”
这儿仿佛一个充满了异国情调的古堡。
最让我触目惊心的,是在大门对面处,有一大片靠墙而立的玻璃罐子,里面居然有四五十个蜷和_图_书缩在一起的婴儿。
我心中惊骇,下意识地一偏头,那由密集细虫聚集在一起的黑雾瞬间就包裹住了我身后一人的脑袋,猛然一吸,那家伙的脑袋就变得干瘪,化作了一具干尸。
然而当我打中对方身上铠甲的那一刻,心中突然一跳,却见这两个守卫裸露出来的皮肤在一瞬间变成了黑雾,然后朝着我和艾薇儿的面门射了过来。
那个女巫没有任何废话的就进攻了,我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知道Kim将这波攻击给挡住了。
想清楚了这一点,我决定相信陆左的能力,然后与Kim一起,去将小妖给救出来。
那人愣了一下,估计是心里面在想手令是什么鬼,而这个时候,Kim却朝着我使了一个眼色。
巨婴。
这些黑色气雾在空中转了两个圈,居然全部挤入其中。
我们推门而入的时候,那个女巫正好也抬头,朝着我们这边望了过来。
Kim的眉头一跳,说道:“我恐怕帮不了你,马德里恐怖隧道是处于K先生的直接监管之下,只怕现在K先生已经关注那里了。两个消息,一好一坏,你想听哪个?”
我说你都讲吧,别卖关子。
Kim给我和艾薇儿罩上了两件连头套一起的黑色长袍,然后带着我们和五个新收服的属下,行走在地下基地的大路上。
这个房间门口上面的牌子,用花式文字勾勒着,然后有暗红色的光芒浮动。
啊?
我们一路穿过大厅、隧道、m.hetushu•com密室和旋转台阶,一层又一层,终于来到了最底层的一个房间门口来。
还有一人,直接滚落在了地上去。
不过当我瞧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那权杖变得粉碎,一点一点地往下掉落而来。
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我叹了一口气,说手段是没有好坏的,使用的人才是根本,教会当年的手段,实在是有些过了。
Kim平静地说道:“不过是维护自己的统治力,排除异己而已,跟咱们古时候独尊儒术、焚书坑儒的招数没啥区别;我出身的威斯敏斯特教堂是教会除了梵蒂冈之外,最重要的对外研究中心,对于破解这些自然巫术,有着很多的心得体会——现在并不是谈论这些玩意的时候,你来这儿,不是来救人的么?”
Kim的抵御给予了那女巫一定的尊重,她眯眼打量着这个黄皮肤的少年,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你是K的助手,告诉我,为什么闯入这里来?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禁地么?”
入目处是一个很大的血池,里面有无数浓郁的鲜血在翻滚,与我们之前在茨密希古堡瞧见的几乎一样,不过规模却小了一些,而在旁边,有各种各样古怪而粗壮的玻璃管子,以及器皿,还有许多充满了朋克风格的机械。
没有任何犹豫,我与Kim开始离开了这个见鬼的餐厅,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当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闻到了一股浓厚的血腥之气,仿佛它如同实物一般,红色的,有一种往m•hetushu•com外蔓延而来的感觉。
然而我并不是他们,我只是王明,隔壁老王。
这就是Kim现在给我的感觉,愣了好一会儿,我方才指着那个回复成人形的家伙说道:“这到底是什么?”
小妖姑娘。
很快,我找到了钥匙,将这扇石门给打开了来。
当最后一丝黑雾消弭,Kim手中结了一个印法,将盖子合上了去。
这些婴儿比寻常的要大上许多,足有四五岁的孩童那般大小。
尽管这小盒子不断地抖动,不过他还是收入袖子里面。
与这些厉害到让人听到名字都心惊肉跳的家伙来说,我的外号,仅仅只是用来搞笑的。
Kim平静地说道:“自然巫术,源自于大高加索山脉的一种原始手段,拥有这样手段的人,常常被人们称之为德鲁伊;因为对于自然的利用和农业的培育而非常昌盛,然而在中世纪的时候,因为黑巫术的连累,被教会牵连,从此走上歧途,并且加入了暗黑议会……”
如果我是杂毛小道,或者是名满天下的威尔冈格罗,或许不用这么头疼,直接插手陆左与K先生之间的战争,将天平朝着我们这边倾斜就好。
我这才想起被困在那端的陆左来,指着那边的门,说我有两个朋友,被困在那边的隧道了。
拳劲激发,力量骤然集中在了铁皮后面的皮肉之上。
弄完这些,他对我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钥匙应该在他们其中一人的腰间,你搜一下。”
砰!
又或者说她生前,是一位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