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二十二章 Dragon

没有仇恨,没有愤怒,只有不舍,和一丝淡淡的哀愁。
美狄亚又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尖叫声来,她似乎瞧出了我在抽取这条龙脉的力量,而这些力量,正是她最为在意的。
靠Kim?
他的脸上满是鲜血。
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人,他能够有现在的表现,就已经足够不错了,我还能够将这么沉重的期望加诸于他的身上去么?
血池之下,无数力量翻滚,我感觉全身上下,有扭动如蛇一般的东西在将我缠绕着,然后把我往下面拉拽而去。
除此之外,它还拥有几排尖牙,以及如剑刃一般的背棘。
它们输了,身体变成了各种各样的资源,最终变成了被人强大的源泉。
“王哥你怎么样了?”
它曾经守护着这个地方,如同天神一般俯视着那些细小的人儿,不伤害他们,也不帮助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然而有一天,那些曾经被它所谓之藐视的小人儿,突然强大了起来。
随着那股恐怖气息涌入我心中的,是一段漫长而哀伤的记忆。
Dragon翻译成中文,也叫做“龙”!
我突然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血池居然是一个龙穴的节点,那个龙穴或许在地下几万米,或者是深深的海沟之中,不过这儿却是龙脉的一端。
随着手掌地不断抚摸,那石雕在我的脑海里,逐渐浮现出了应有的轮廓来,那是一个头颅,巨大的头颅,狰狞而恐怖,充满了不忿的怒火。
我曾经昏迷和*图*书了一会儿,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悬空而立。
有一股力量不断翻腾,然后朝着我的体内狂涌而来。
日后再相逢。
宁死不退。
它也死了,杀死它的人,被无数同伴传颂,称之为屠龙勇士。
显然,守护龙脉的这一缕意识,更加青睐于拥有龙脉社稷图的我,而不是在它上面弄出这些浑浊污秽血池的美狄亚。
弄不死,老子就会变得越来越强大,强大到你根本吞不下去的时候,咱俩就可以好好唠唠了。
我听到有人在叫我,转过头来,瞧见身受重伤的Kim在池子边上叫我,而这个时候,我也发现了池子底下昏迷的小妖姑娘。
然而随着那力量的灌涌,它却小心翼翼地将自己包裹起来。
我抬头,整个天空都仿佛倒塌下来。
或者别的什么人。
当我的拇指按在了石雕头颅的眼睛上面时,突然间,我脑海里面的龙脉社稷图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仿佛东方的龙脉社稷图,对于西方的它,也有某种联系,或者说是感染。
它们获得了各种各样域外的力量,然后对它的族人进行了一场有规模的屠杀。
这池底之下,居然是一大片的石雕。
所以美狄亚驱动着那些精心培育出来的大头怪婴,朝着我这里纷纷扑将而来。
等等,等等,我知道了!
而我的下方,血池居然全部都给蒸发了去,露出了那巨大的石雕来,如http://m•hetushu•com同我脑海之中的那头巨龙一般模样,而石雕的身上,气息狂涌而来,全部都灌注在了我的身上,金光将我全部笼罩其间。
我重重地跌回了血池之中,然而却稳稳地站住了,没有摔倒。
我离天花板,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左手能够动一点儿,忍不住朝着下方摸了过去,本以为会摸到层层血垢,又或者无数枯骨。
在跌落的一瞬间,我虽然猝不及防,却还是开启了气息的内循环。
不管陆左愿不愿意把我当兄弟,我暂且就这么叫着吧。
疯狂的气息肆虐了我的身体,经脉被撑得达到了极限,仿佛立刻就要爆开了去,然而最终却还是没有能够毁灭。
冰消云散。
玄武金刚劫,受到的攻击越是强烈,便越是刚强,寸土不让。
被我抚摸着的那颗眼珠子实际上没有任何动静,然而在龙脉社稷图的引导之下,却在我的脑海中,陡然睁开了眼睛来。
我摸到了一片凹凸不平、却又显得十分形象的石雕。
她此刻依旧没有醒过来。
不行……
它有着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力量,口中能够喷出烈火、毒烟甚至冰霜,翻腾在云霄之上,以及怒海波涛之中,它是一种拥有着强盛力量的中立生物,然而却被基督徒污蔑为邪恶的代名词。
我的手,正好摸到了那池底石雕处,龙头的眼睛。
我瞧见了一个强壮而巨大的生物,它有着如同城堡和-图-书一般巨大的身子,蝙蝠一般的翅膀或者羽翼,四条健壮有力的腿,全身呈现出金黄的颜色;它的尾巴长而蜿蜒,末端有刺,或许是倒钩;它每条腿的末端都是巨大的爪子,类似于肉食性鸟类的。
就在我把小妖扔向Kim的时候,有一个人的怒气也攀升到了极点,厉声吼道:“这力量是我的,我研究了几百年都没有办成,你凭什么拿走?给我留下来——死!”
它们奋起反抗,杀死了无数的人,然而最终却落败了。
啊……
气息和力量是无限的,然而却有一股意识在引导。
此刻落在了这血池里,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它走了。
潜伏在我左手之中的火焰狻猊在这个时候,似乎想要表现一下自己的存在,陡然嘶吼了一声。
一开始我并不明白,然而后来却知道了,这东西,居然是我意识之中的龙脉社稷图,它如同容纳百川的大海,将一切的力量和气息都给收纳其中去。
它们的敌人不是这些可怜虫儿,而是在时间壁垒的另外一个尽头,那些操纵一切的存在。
余光处,我瞧见无数大头怪婴将宛如恶鬼一般的美狄亚给托举着,在不远处飘着,而Kim则在不远处站立。
砰!
我没有在池子里,而是腾身在了半空之中。
我伸手,把小妖姑娘扶了起来,然后扔向了Kim,喊道:“没事,帮我照顾好她——我的兄弟媳妇。”
我尝试着睁开眼睛来,这才发现眼前一片深红和-图-书,却是有汹涌的液体想要钻进我的眼睛里面去,吓得我赶紧闭上眼睛的同时,立刻启动了玄武金刚劫。
沉入血池之下,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感觉到那些将我束缚得一动也不能动的血蛇,或者说潜伏的力量,似乎消散了许多。
漫天的鲜血将我给淹没了去,我才回想起来,刚才在我身后重重一推的那东西,应该是那些从玻璃罐子里跑出来的巨头婴儿。
毕竟是南海一脉。
没有不舍,没有哀愁,没有任何怨念,只有淡淡的祝愿。
然而每一个带着邪恶力量的生物,一旦临近这金光笼罩的区域,立刻就炸成了碎片,里面腾然而起的黑色气息,也被金光照得一缕全无。
它们祖先的尸骨,堆积在了某一个龙穴之中,然后化作力量,引导地脉与天机。
我的脑海里,仿佛上演着一场挽歌。
显然,对方已经将我当做了失去威胁的废物,没有再多精力来管我。
这是一种有情绪的法门,而这种情绪,叫做骄傲。
有种你他娘的就弄死我!
如何对付这个感觉比K先生还要厉害的传奇女巫呢?
然而它在被这些恐怖的巫师发现之后,弄成了邪恶力量的源泉。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一阵狂跳,拼出了十二分的气力来,让自己的左手能够伸得更长一些,去感受到那其中的图案。
没有了这些,她藏身在这儿数百年,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力量终究还是有截止的时候,我感觉和*图*书下方的托力一松,整个人就往下掉落了去。
重要的是用它的人。
这一刻,它睁开了眼睛来。
每一个它,都被栽赃成贪婪、暴躁、淫秽、滥杀无辜的邪恶生物,然后被一头又一头的消灭。
其实力量就是力量,没有正义和邪恶之分。
然而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觉到恐怖的力量把我给拉入池子的底部去,一层又一层,把我给按着。
咳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我不存在。
我有一种感觉,这是能够改变我此刻命运的东西,因为我即便此刻侥幸没有死,但如果上面的Kim顶不住传奇女巫美狄亚的手段,也败亡了,再加上似乎有着很大局限性的艾薇儿,只怕那女人回过头来,我想不死,也是没有任何机会。
然而没有。
我有这份坚持和忍耐的意志,为了躲避追杀,我曾经跳入滚烫的岩浆之中,也曾在冰冷的湖水里待上不知道多少时间……
这些,应该都不是活人,而是用特殊巫术喂养出来的鬼孩子。
这就是玄武金刚劫的精髓。
它们被叫做Dragon,曾经被古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古希腊、巴比伦、圣经、伊斯兰、波斯列王、盎格鲁-撒克逊神话、凯尔特神话、北欧神话、斯拉夫神话等无数文明为之记载和称颂,然而却因为人的野心也葬灭。
我轻轻地抚摸着它,似乎感应到了我的善意,我的耳中传来一阵悠长的龙吟,然后变得十分的遥远,仿佛就在天边一般。
这就是它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