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二十四章 像皎月一般女子的诅咒

虽然受到了被美狄亚口中那普罗米修斯的龙脉之气冲击,但从根本上来说,其实我本人,并没有接受到这一笔“财产”的馈赠。
我不能再等了,因为正如Kim所说,再过几秒钟,美狄亚即将毁灭我们所有人。
唰!
小妖姑娘点头,说好吧,看在他和你一起救了我的份上,我勉强同意你的观点——对了,你说臭陆左也来了,还有朵朵,他们在哪里?
我目光巡视,在伏地的人群之中打量着,口中缓缓说道:“出来吧,我知道你在。”
说罢,他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这些龙脉之气,已经足够我催动起了黄金王家从古仙人手中得到的逸仙刀了。
艾薇儿指着门外,说有好多人。
我看着她,说任何人都有好有坏,暗黑议会里面,未必人人都是混蛋,你说对么?
这美狄亚却是艾薇儿扮的。
我点了点头,又赶忙说道:“还有陆左和朵朵,不过我们被迫分开了——你怎么样,还能自己走么?”
逸仙刀。
我听到了残余大头怪婴的哭啼声,这些仿佛是美狄亚的挽歌。
那逸仙刀的光芒似乎隐没在了无尽的黑暗中,然而下一秒,它却爆发出了最为恐怖的光芒来,将整个空间都给映照得通透。
我点了点头,说对,能够成为他的朋友,我很荣幸。
Kim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只要不死,问题都不大,但我现在的情况,可能不能帮你对付K先生了;不过我感觉你应该有了一hetushu.com些收获。”
收容它的,是我脑海里面的龙脉社稷图,就是被留在了我老家大衣柜下面的那玩意。
看着Kim离开,刚刚苏醒,有点儿搞不清楚状况的小妖姑娘说道:“这个人是你的朋友?”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微笑,然而我却还知道,Kim在刚才的战斗中,受了很重的伤。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使得我们一路畅通无阻,几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一扇青铜大门之前,门上雕着无数古怪的图案和符文,而门口有两个脸色冰冷的家伙在看守着。
当逸仙刀击中对方最致命的要点之时,我知道以后的我也许会变得更加强大,但这辈子可能未必能射出第二次这般犀利的一刀了。
它曾经无数次地救我于水火,此刻,是否能够继续创造辉煌呢?
一股阴冷的气息萦绕在了我的身体里。
我伸手,落在一堆灰烬之中的逸仙刀回到了我的手中来,然后被我插进了脑门的伤疤上。
尖锐的叫声中,我的脑海里响起了一道痛苦而怨恨的话语来:“我诅咒你,在每一次月圆之夜,都会受到月光的洗礼,成为万物唾弃的存在,永生永世,不得轮回……”
于是我知道出手的并不是我,它其实承载了那名叫做普罗米修斯的金龙,以及它无数族人的意志。
天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也许是我那传说中的爷爷留下来的遗产。
我说带路吧。
我平静和-图-书地说道:“东方的手段,K先生在哪里?”
没有鲜血,只有无数绿色的灰烬,而在她的背后,我瞧见了刚才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小妖,此刻她一脸苍白地站在了美狄亚的身后。
雁过留毛。
不过好在我的体内,到底还是截留了一部分。
就美狄亚的那个样子,还有鲜血么?
没有任何声响,只有一道金光摇曳,在无尽的黑暗之中,那尖刀飞掠而过,刺入了前方最为浓重黑暗的地方去,而与此同时,那恢弘而又毫无人性的声音则冷冰冰地响了起来:“卑微的凡人啊,是谁唤醒了我……”
他说道:“K先生吩咐过,就算是海茵里希议长亲自前来,没有他的允许,也不能进去。”
这也是挽歌,为了曾经逝去的辉煌。
砰!
角落里走出了一个人来,全身呈现出暗红之色,小脸儿却苍白得很,嘴上却有着鲜血,她满是畏惧地看着我,结结巴巴地说道:“你刚才,使得是什么手段?”
我说你有办法的,对么?
小妖姑娘捏了捏拳头,说道:“她指望改造我,变成他们的工具,所以并没有剥夺我的修为,而且还给我加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现在看来,他们是失算了。”
简单一句话,这些穷凶极恶的家伙居然掉头就走,没有一人胆敢问个究竟。
光芒在瞬间绽放,然后又坍塌回缩而去,在绚烂的光芒之中,我瞧见了一个美丽得宛如天上皎月一般的女子愤怒的容颜。
美狄和*图*书亚重新变成了一具面目可憎的干尸,轰然倒塌在地,不过她已然没有死,而是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艰难地狂笑道:“我是不死的传奇女巫,怎么可能会被你……”
噗!
依旧是那一个原理,那就是我的容量并不大。
艾薇儿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将那惊恐压下,对我说道:“在更下面。”
就在美狄亚整个人被那黑色大门投影映照,宛如充气球一般地膨胀起来、变成一个绝色大美人的时候,我终于出手了。
痛苦的女神发出了一声尖锐到极致的叫声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说出了一句话来:“Kim,千万别迷失自己。”
有人堵在了道路之上,将我们给拦住了。
我在与她对视的那一瞬间,感觉到了死亡的湮灭。
艾薇儿还想狐假虎威,然而刚刚骂了一句,左边那个独眼男子却冷笑起来。
她有这样的实力,从前有,现在更有。
他们拦住了艾薇儿和我们。
我只是一个跨入修行界一年多时间的小角色,尽管碰见过比别人多得多的生死,但终究不可能一下子变成大海,容纳这恐怖而磅礴的力量和气息。
这诅咒还有后续,不过却因为正主的离去戛然而止。
这是一把飞刀,它最辉煌的战绩,就是曾经屠戮过危害大宋的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虽说我不太清楚演义小说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然而却知道此物的厉害。
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会匍匐在她的石榴裙下。
m•hetushu.com铺天盖地的黑暗将我给笼罩,恐怖在一瞬间席卷在了我的心头,而在那一刻,我也出手了。
她被那化作一道漩涡的黑门给吸收到其中去。
这是一个集合了西方女子所有美丽的存在,她就像皎月一般迷人,每一根毫毛都让人为之动容。
小妖一听,脸色立变,说人在那里?
美狄亚伸出了手来,朝着我一抓。
不过可惜地是,此刻的她,额头上面插着一把刀,一把算不得大,不过却很锋利的尖刀。
Kim对我说道:“我得离开了,接下来的路你得自己走,希望我们能够有再会的一天,而那个时候,用不着这般喊打喊杀。”
她沉默了一下,指着低声的黑色袍子说道:“穿上吧,我带你们过去。”
一道劲风响起,她的头颅陡然飞扬而起。
暗黑议会是一个大魔窟,里面的恶人无数,我不希望Kim变成如同K先生一般恐怖的角色,而他似乎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冲着我微微一笑,说道:“别担心,我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男人,而我的目标,可是当教皇呢……”
我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
艾薇儿来到了石门前,Kim离开的时候,留了一条缝,我和小妖跟着她一起出来,然后将石门关上,刚刚走了十来米,就有大片的脚步声。
两群人对峙了几秒钟,艾薇儿凝视着这一帮家伙,冷冷地说了一个单词:“滚!”
小妖姑娘说道:“我之前被抓的时候,他就在现场,看起来好像是跟暗黑议会一边和*图*书的人啊?”
美狄亚的名声,居然这般的凶。
魔偶娃娃吸食人的鲜血,然后可以化作别人的模样,难道她吸食过美狄亚的血?
额头上的伤疤,打开。
因为在刺中对方的那一瞬间,我的耳边,听到了欢畅而平静的龙吟声。
他得离开了,留下来的话,可能就是死。
美狄亚的身子开始崩溃,化作青黑色的灰烬,落在了地面上,小妖姑娘隔着灰烬看着我。
尽管感觉到了此刻前所未有的强大,但我最终还是没有解开龙脉社稷图的谜底,也暂时使用不了上面那来自于异国他乡、截然不同的那龙脉之气。
我和小妖将那袍子穿上,转过头来,瞧见皮包着骨头的美狄亚又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小妖惊了一下,刚要出手,我却拦住了她,说自己人。
什么个情况?
我将散落在地上的萨拉丁之刃给收入刀鞘,并且背了起来,然后说道:“他很危险,现在应该在跟K先生决斗,我们得赶紧过去帮他。”
我微笑着说道:“还算不错,不过我有自知之明,恐怕并不是K先生的对手。”
我确定了小妖姑娘的身体状况,左右打量了一下,瞧见暂时安全,便走到了Kim的跟前来。
我伸出手来,与他重重一握。
几秒钟之后,她对我说道:“王明,你是过来救我的么?”
它仿佛具有极大的穿透性,不知道传递了多远,而后她化作了一道虚影,从美狄亚的身体里往后陡然一撤。
我扶住了他,关心地说道:“你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