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二十七章 左道聚齐

我瞧见了半透明的肉瘤子里,陆左在微笑。
而这个时候,我方才来得及关注起场间的情形来。
她显然是受到了这个指令,集齐了全身的力量,朝着后面一蹬,身子在半空中飞掠,却是倒退到了这边的下方过来。
一股气息从不知名处流转而来,而她的身体则散发出了异香。
然而让我痛苦的是,这一刀并没有给那东西造成任何伤害,反而是因为边缘太过于滑溜,使得我失去了平衡,连人带刀一起摔倒了去。
火焰狻猊的出现,将那漫天的黑色虫云给驱散,从它的口中、身体上发出漫天炙热的火焰来,而这些火焰则轻而易举地将那浓密到了极致、凝如实物一般的虫子集群给烧去,甚至还蔓延到了各个角落。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倘若只是我一个人,说不定早就被这玩意给砸死了,又或者卷到了K先生的跟前,然而这火焰狻猊别看这身体笨重,不过却有着极强的节奏感,总是能够先对手一步感应到,然后避开攻击。
他手中的文明杖当做武器,一边防范在外围伺机而动的雷罚飞剑,一边还要与攻势凶猛的杂毛小道快速交手。
它们最终全部都落在了水面上,在那儿铺了一层又一层。
时间不等人。
它一次又一次精准地避开了这些触手的袭击,而反应过来的我则翻身骑在了火焰狻猊的身上,挥舞着手中的长刀,猛然斩去。
我在一片混乱之中,感受着这畜和-图-书牲的身法,一时间入了迷。
反而是那无尽的黑色蚊虫,朝着我席卷而来。
不过杂毛小道有快如急电的飞剑,他也没有示弱,那些触角不断挥舞,却是给他帮了许多忙。
那海兽皮糙肉厚,七八根长满了吸盘和青苔的触角一阵乱舞,惊涛拍岸,将杂毛小道给弄得无法上前。
小妖姑娘似乎跟K先生拼了一记,不敌对方,倒飞下来,瞧见我,嘿然笑道:“王明,藏得挺深的啊,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手段?”
至于虎皮猫大人,不知道躲在了哪个角落。
当我冲到了水潭边缘的时候,感觉到头顶上传来一阵让人窒息的劲风,我连抬头的时间都没有,就朝着旁边扑了过去。
不过即便是如此,那些家伙在得到消息之后,定然会很快赶到的。
一声巨响,擦着我的身边炸响。
我感觉十来根里面,至少有七八根在对我下手。
在倒地的一瞬间,那条触角横扫而来,我感觉身体被重重撞击,脑袋嗡的一下响起,人就飞在了半空之中。
水花四溅,劲风和碎石拍打着我的身体,而我则毫不犹豫地紧握着刀,朝着那粗壮的触角猛然一刺。
我和小妖的出手,将K先生这致命而又恐怖的手段给消弭于无形,剩余的蚊虫因为没有能够集结,几乎没有什么威胁,就算是有几小群围绕在了杂毛小道和刀锋女艾薇儿的身边,也近不得他们的身上去。
他的笑容是如此张狂,仿佛胜券在握http://www.hetushu.com,然而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一个声音幽幽地传了过来:“是么,你说这话的时候,有问过我的意见么?”
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响了起来,将整个空间都给穿透了去,我听在耳中,一口鲜血淤积在了喉咙里。
虫尸燃烧时散发的焦臭味让人眩晕,而K先生则发出了愤怒的质问来:“这是什么?”
而这个时候,我则迎着那些不断挥舞的触手冲了上去。
他说的,其实一点儿都没错,若是依靠着我们的实力,的确是不能够跟他调动的庞大资源相比。
轰!
我们没有退路了,不进则死。
不自量力。
我心一阵狂震,低头朝着那章鱼海兽的额头望去。
我没有跟他解释太多,只是微微一笑,淡定自若地说道:“毕竟南海一脉。”
我将这口鲜血喷了出来,洒落在了那火眼狻猊的后脑勺上面,方才感觉通畅了一下,不然憋得,浑身如同灌铅一般的难受。
我不得不拼命,因为真正要命的那一帮人,随时都有可能冲到我的身后来。
我扭头望去,却见先前那帮维京海盗打扮的肌肉棒子冲了过来,艾薇儿身单影只地迎了上去,K先生狂笑了起来:“猪猡们,援兵到了,一切都结束了!”
一声恐怖的兽吼陡然而起,充斥在整个空间之中,那朝着我旋转笼罩而来的黑色虫云在一瞬间就被烈火点燃。
就在这时,我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厉喝:“库克船长在此!”和_图_书
杂毛小道一马当先,想要与K先生近身搏斗,试一试他剑法的犀利,然而K先生根本就不与他正面交锋,而是让那头凶恶而古怪的海兽与其交手。
一股刺鼻难闻的焦臭味充斥在我的周围,被火焰烧死的蚊虫簌簌而落,就好像是漫天的雪花一般,而在我的身前,一头满是浓烟烈焰的龙兽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
它在愤怒嘶吼,吼声充斥着整个空间,旁人听得心惊胆战,而唯有我能够明白这吼声里面的意思。
吼……
铛!
当他最后一个单词说出口的时候,我感觉到心中陡然一震。
我听到杂毛小道一字一句的喊声:“虚空斩!”
我放目望去,瞧见杂毛小道因为我吸引了火力,已然突破了对方触手的防守,然后冲到了K先生的跟前来。
很快它就攀爬到了十几米的高空中。
哇……
你妹的又交房租,这才多久,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长刀锋利,然而却抵不过海兽皮肤的坚韧,我除了在对方的触角上面斩出几道白印,几乎没有任何建树。
好在这个时候一道火光飞掠,四处灭蚊的火焰狻猊踏着烟云出现,将我给接在了背上,然后在虚空之中踏了几步,从这些恐怖的触角攻击之中穿过。
它踩准了每一个点。
而这个时候,好几根触角陡然卷来,就想要将我给击杀在此。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整个空间陡然一震,炁场一片混乱,似乎朝着某一个点汇聚而去。
然而似乎受痛和-图-书的缘故,又或者火焰狻猊让它们不舒服,这些触手开始频频照顾起我来。
我清楚地听到K先生的话语:“遵循先祖与众神的契约,我让大地撕裂,时间在这一刻凝固,破……”
大概如此吧,我想……
小妖姑娘眉毛一挑,说一字剑黄晨曲君的那个?
刚才倘若不是虎皮猫大人拼死,将身上那一根一根连着心的羽毛拔出,射在了周遭,将他开辟出来的通道都给捣毁,只怕我们早就被这些大军给吞没了。
她说着话,又有一大群的黑色蚊虫朝她席卷而来,面对着这些吸血虫子,她不管不顾,跟我说着话,然后将手往天空陡然一抓。
就在我望过去的时候,K先生已经将文明杖架在了她肩膀上,念下了咒语。
那速度太快了,最后我只感觉到视网膜上,有一道虹光游弋。
即便是没有能够解开封印,但是此刻的十字军血刀也足够锋利。
砰!
我抬起头,瞧见一道月牙一般的七彩虹光,从我头顶上划过,切断了三根坚韧得让人发狂的触手,朝着上方飞跃而去。
K先生操纵着那恐怖而又坚韧的触手,想要将其留住。
两人战作了一团。
那是一种深入灵魂的颤抖,它让我有一种跪下来的冲动,然而这个时候,我瞧见杂毛小道手中的雷罚,居然也化作一道流光,飞到了那海兽的脑袋上面去。
这香味吸引了无数蚊虫,它们层层叠叠,趋之若鹜,将小妖姑娘一瞬间包裹成了蜂窝一般的巨大结块来。和*图*书
所以我在心中下了命令,让艾薇儿急退。
要死了么?
艾薇儿倒是冲到了那海兽之上,距离K先生咫尺之隔,不过很明显这是对方将她特意放过去的。
事情虽然糜烂到了这个程度,但我不想陷入绝望。
想到这儿,我再一次地用十字军血刀割开了我的手指,然而让我失望的是,那冲天而起的血光,没有再一次的来临。
我扪心自问,然而倔强的斗志在这一刻却陡然蔓延了出来,我咬着牙,将染血的左手猛然一捏,怒声吼道:“出来吧,火焰狻猊,交房租的时候到了!”
本以为那K先生是一名巫师,最擅长的应该是念咒,又或者在角落里偷偷地布置着什么,没想到面对着杂毛小道的贴身快攻,他丝毫没有畏惧。
下一秒,时间仿佛定格了一般。
小妖姑娘一动不动,当这些蚊虫集合到了一定的程度,她身子一转,却是冲向了那水潭之下去。
在异香的牵引下,空间中大部分的黑色蚊虫都随着小妖而走。
被我这一口鲜血惊到了,火眼狻猊的前蹄陡然一样,竟然开始攀升起来。
不过作为十三圣器的魔偶,也并非徒有虚名,她在半空之中足尖轻点,也不知道从哪儿就借到了力,一个倒空翻,落在了我的身后。
当K先生说出那一句话来的时候,我的心就像被毒蛇咬了一般,火辣辣的疼。
我有一种感觉,只要这咒诀完结,艾薇儿必将转投阵营,回归K先生的帐下,倒戈相向,朝着我们这边杀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