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三十一章 冤冤相报

那些人哭哭啼啼,特别是那个胖子,也就是农场主的妻弟,三百多斤的肥肉,趴倒在地,苦苦哀求着,那个肌肉男也是泣不成声,反而是那个身材姣好的妇人,厉声喊道:“你们这些魔鬼,卑劣的家伙,总有一天,教会的神父会将你们绞死,然后活活烧死的!”
说罢,他就带着同伴,将这些人给架到了十字架上去。
这个时候杰克带人过来了,押着七个人类,有男有女,为首的是一个体胖如猪的男子,一个身材曼妙的夫人和一个健壮的肌肉男。
这个时候陆左瞧了过来,虎皮猫大人知道要保持安静,最后说了一句话:“南海剑妖,当真是收了一个好徒弟……”
杂毛小道问,说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杰克对唐尼伯爵说道:“事情弄清楚了,出卖我们的,是旭福特的妻子和妻弟,是他们找来教会的人——旭福特的妻子与这个家伙有私情,一直对旭福特不满,再加上这个肥猪的怂恿,才导致的事情发生。我赶过去的时候,他们正琢磨着瓜分旭福特的农场呢……”
杰克等人无奈,将这小女孩儿给放了,没想到她朝着自己的母亲扑了过去,大声地叫嚷着。
我的正对面是虎皮猫大人,他本来是在沉睡之中的,翻了一下眼皮,看到了我,开口问道:“王明,我怎么感觉你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啊?”
这笑容阴森恐怖。
威尔离开之后,唐尼伯爵就http://m•hetushu.com是这儿的负责人,统领整个队伍的事务,具有极大的权威。当然,在我们这些“功勋卓著”的家伙面前,他也没有摆出什么架子,诚恳地解释道:“放心,谷仓下面的这个地下室是经过特殊设计的,布置了一部分屏蔽法阵,他们应该是找不到这儿来的。”
平日里并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在人死了之后,却被无限的放大出来,我努力地回想,心中却多出了几分感伤。
唐尼伯爵说道:“大家保持安静,不要让他们听到任何动静,然后就是等待。”
那人离开,而杰克则扭过了脸来,一脸沉重地说道:“人走了。”
我的心一跳,听到一声碎裂的声音,却是唐尼伯爵将手上端着的杯子给捏得粉碎,随后他气势汹汹地冲了出去,而杰克追在后面大声喊道:“唐尼阁下,谷仓被他们放火烧着了,我们得从另外一个出口离开……”
杰克皱起了眉头来,而这个时候陆左和杂毛小道都走了过来,开口阻拦。
很浓很香,弄得我差点儿睡不着觉。
十分钟之后,我们出现在离谷仓五十米外的小池塘边,望着那边的火焰和滚滚浓烟,还有被钉在十字架前的四具尸骸。
我们一起动手,将这些尸骸从十字架上面取了下来,唐尼伯爵对着这些焦黑的尸体辨认,分出到底谁是谁。
唐尼伯爵赶忙问道:“我们的人呢?和图书
空气变得骤然寒冷。
老鬼的感知能力比我强上许多,这个我信服,当下也是翻身起床,推门而出,瞧见漆黑的走廊里有一个人,刚露出头,就听到陆左低声说道:“都别乱动,都待在屋子里,别出声。”
陆左瞧了一眼旁边的朵朵和小妖,然后说道:“无辜人被杀,终究是一件坏事,看在我的面子上,还是把她给放了吧?”
整理清楚之后,他对这旁边的同伴说道:“他们的尸体,想办法运回英国的新墓地去,好好安葬,日后等我新冈格罗族大军卷土重来的时候,必将以他们为英雄,誓报此仇!”
杰克点头说道:“好!”
一番胡思乱想,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有人过来敲门,杰克把门开了,那人跟他说了几句话,不是英语,好像是德语,所以我听得不是很清楚。
小女孩被人绑了起来,发出了凄厉的哭声来。
我浑身一激灵,低声说道:“那怎么办,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啊?”
我苦笑,说哪里有,都是些平日里用不出来,搏命用的玩意,若不是这些,说不定我就活不到现在了。
他是威尔的信徒,但是没有正是接受初拥。
听到陆左严肃的声音,我就知道出事了,刚要缩回去,这时听到陆左又说道:“王明、老鬼,你们两个过来。”
老鬼问等待什么?
烧死了?
我琢磨着这话语实在是有些老气横秋,本来想问它是否http://www.hetushu.com认识我师父,不过瞧见大家一脸肃穆,也不好意思再多聊。
我说是么?
不过说起来,我突然之间挺想我师父的,不知道他留在黄养鬼那儿的一缕残魂怎么样了。
他朝着农场的住宿区那边赶了过去,而唐尼伯爵则没有避嫌地直接走到了那四个十字架跟前来,伸出手,微微一挥,那些火焰便一下子消失了去。
说完这一句,它没有再开口。
我在旁边默默看着,不过当瞧见他们将最后一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也绑上去时,心中一愣,上前问道:“这个小女孩犯了什么罪?”
杰克瞧了一眼唐尼伯爵冰冷得吓人的眼神,点了点头,带着人离开。
走进里面,灯光昏暗,我瞧见里面还有萧克明、抱着虎皮猫大人的朵朵和小妖姑娘、邋遢杰克和之前来巴黎接我们的唐尼伯爵都在这里。
虎皮猫大人说你小子最不老实了,什么东西都是藏着掖着的,一点儿都不痛快。
唐尼伯爵是个极为威严的老男人,他试图说服我们:“这个孽种身上流着她和那奸夫肮脏的血液,而且还瞧见我们对待她父母的手段,必然会怀恨在心的。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叫做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不如一起烧了,免得以后留成祸害……”
老鬼说不知道,听声音是来了十几辆车,不过来头好像有些不对,气势汹汹的。
陆左、我和老鬼依次进入,那铁门被杰克www.hetushu.com关上之后,我忍不住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尼伯爵看了陆左好一会儿,然后抬起了手来,说道:“放了。”
杰克叹了一口气,说道格拉斯和戴维、罗伊他们,没一个活下来,都给烧死了!
我这一夜,有龙脉社稷图温养,身体里面的损伤也慢慢找补了回来,正是精气旺盛的时候。
唐尼伯爵沉默了许久,然后对杰克说道:“旭福特是威尔族长十分器重的人,也准备在适当的时候给予他初拥,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闻言,没有再躲,而是踮着脚走了出去,被陆左带到了通道尽头的一个密室来。
那些人郑重其事地点头,场面十分凝重。
我与他的接触并不算多,但还是记得他那英国大叔一般灿烂阳光的笑容,还有请我喝的咖啡。
听到唐尼伯爵的话语,我们不在惊慌,而是在房间的角落里各自找地方坐了下来。
她到底人小力弱,挤不进去,几次之后,她终于放弃了,一边跑,一边冲着我们怒声喊道:“你们这些杀人犯、魔鬼,我伊丽莎白发誓,总有一天,会把你们全部都杀死的!”
杰克没有决定权,看向了唐尼伯爵。
唐尼伯爵的表情很认真,一字一句地说道:“对,我确定,请你相信他们,如同相信我,他们是真正的血族,贵族的传统使得他们就算是死,也不会透露出自己主家的任何事情。”
陆左伸手和图书,搭在了我的肩上,平静地说道:“别着急,听唐尼伯爵怎么说。”
唐尼说等待他们的离开,一旦他们离开了,我们立刻转移,然后跟族长取得联系,离开英国。
杂毛小道眯着眼睛说道:“你确定?”
唐尼伯爵说道:“有内奸,但绝对不是我们这儿的人,而农场里只有几个人知道我们的存在,而他们是不会出卖我们的。”
杰克回答我,说这个女孩是她和那个奸夫所生的私生子。
杂毛小道在对面提问,说你不说有内奸么?
他露出了整个晚上唯一的笑容来。
不过听到老鬼的这话儿,我顿时就是一慌,说什么个情况?
听到他的话,唐尼伯爵走到了她的面前,冷笑着说道:“亲爱的夫人,你刚才所诅咒的,正是我们要对你所做的。”
我伸手拦住了他,说孩子无罪。
黄养鬼是否找到办法,把我师父给恢复。
这密室有着钢板和隔音棉,关门的时候,我瞧见那钢门都有一掌厚。
这四具里面,只有三个是血族,另外还有一个是人类,也就是这农场的主人。
唐尼伯爵听到,不喜不怒,淡淡地说道:“旭福特所经受的一切磨难,就让他们也来承担吧,我不希望旭福特和其他几个族人,在地狱里面骂我们。”
宗教裁判所?
唐尼伯爵脸色严肃地说道:“杰克刚刚从上面下来,外面来的,是教会的人,他说看到了大伦敦区宗教裁判所的人,估计是我们这儿被人出卖了。”